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506章完美收锅

赘婿出山 李闲鱼 3662 2020-11-17 17:24

   李子安看着笔记本电脑上的转款读条,不慌不忙地道:“不着急,钱一到账,我马上把钱要给你。”

  克鲁多看着笔记本电脑屏幕,眼角的余光却在看秃驴手中的解药。

  库伯一幕看了一眼大篷车的车窗,虽然看不见车外的人,不过他却知道他的人就在车外。他的心里已经做下了决定,只要那秃驴将解药给克鲁多,他立刻就发信号让他的人冲进来抓人。

  显示器上的读条走完了。

  李子安并没有收到什么转款提示,那毕竟不是国内四大行,还提供这样的服务,那是一个离岸账户。

  不过他很快就收到了莎尔娜的声音:“李,钱到账了,4亿2千万美金,我和孟刚就在下面,10秒之后打开井盖。”

  李子安轻轻嗯了一声,算是收到。

  “钱已经转到你指定的账户里了,给我解药!”克鲁多迫不及待了。

  李子安将解药递向了克鲁多:“记得要往药丸上滴两点鲜血,激活药丸的药性,另外你还要注意一下……”

  克鲁多伸手抓住了装着药丸的塑料袋,他的手好像被什么东西扎了一下,可是他的心里想的全是怎么报仇,怎么把钱拿回来,根本就没有留意到。

  库伯微微张开了嘴巴,只等李子安把怎么服药的注意事项说完就叫人。

  李子安继续叮嘱:“你要多吃点水果,补充维生素,另外你还要……”

  克鲁多的脑袋忽然一歪,倒了下去。

  他被机关戒指扎了一下,那针上抹了止行膏。

  库伯吃了一惊,正要吼叫,却没等他吼叫出一声来,李子安那只递完药丸还没有收回去的手,突然横切过去,狠狠的劈在了他的咽喉上。

  声带受到重击,库伯就连惨叫声都无法发出来,眼前一黑便往车厢里倒去。

  李子安猫腰下去将脚下的一块地毯掀开,车厢厢底上有两个孔,他用指头扣住那两个孔往上一提,一块两尺见方的铁板就被提了起来,下面是一块刚刚打开的井盖。

  这就是莎尔娜昨晚在浴室里跟他说的计划,大篷车计划。

  因为租房子的原因,她特意查了一下红堡的地下排水系统,发现红堡下面有一个古老的排水系统,雨季有水,现在是冬季,地下排水沟没水。而且红堡下面的排水沟是用石砖砌成的,有一米多高,差不多六十公分的宽度,即便是成年人也可以轻松通行,所以是现成的撤退之路。

  之所以选大篷车,那是因为大篷车的为了吸引游客,通常都会有很夸张的改装,车厢的外包围距离地面不到一尺,车子旁边的人根本就看不见车下的情况。这车是范才伟租来的,地板也是他上午亲自切的。

  “走!”李子安说。

  范才伟跟着移步过来:“老板你先走。”

  李子安一把将他推了下去,范才伟直接从车里掉进了井里,不过也就不到两米的高度而已,不会伤到。

  把范才伟推下去之后,李子安才从切开的口子跳下车厢,不过没下井,而是站在井边的路面上,将地毯连带切开的地板盖上,这才跳下排水井。井盖也被合上了。

  孟刚、莎尔娜都在地下排水沟里。

  “跟我走。”莎尔娜走前带路,她的手里拿着一张打印出来的排水沟地图。

  孟刚和范才伟紧随其后。

  李子安走在最后面,走了几米远之后从僧袍之中掏出了一根假天香,拔掉火柴棍点燃香柱之后扔在了排水沟里。

  这古老的排水沟密不透风,混合了止行膏的香烟不会扩散,但如果有人追上来,那必然会中招。

  走了一段路,前面出现了一个“L”形的路口,莎尔娜往右走,孟刚和范才伟却往前走了两步,然后停下来等李子安过去。

  “你们这是干什么,走啊。”李子安说。

  “老板走前面,我断后。”孟刚说。

  “我也断后。”范才伟说。

  李子安也懒得跟他们客气,猫着腰跟上了莎尔娜。走了几步他就发现那两货为什么要换位置了,军师的蒲团本来就特别丰满挺翘,现在往后撅着行走,那形状就更丰满挺翘了,甚至给人一种随时都有可能将裤子的线缝崩开的既视感。

  军师的蒲团乃黑锅总裁的禁脔,两个手下怎么好跟在后面盯着看,所以这个位置必须让给总裁。

  红堡广场上,拉瓦舍沉不住气了。

  他的人已经将那辆大篷车包围了,只等在里面的库伯和克鲁多交易完成,发个信号他的人就会冲上去,可是等了这许久都不见库伯和克鲁多发信号,也不见库伯和克鲁多出来。

  “你们两个去看看。”拉瓦舍点了两个兵,“就说要坐车观光。”

  那两个士兵立刻就执行了拉瓦舍的命令,走向了停在路边的大篷车。

  大篷车周围的人慢慢靠拢,有的已经抓住了藏在衣服里的枪柄。

  一个士兵敲了敲门,没人应。

  另一个士兵伸手去拉后车厢的门,但那门却锁了,根本就拉不开。

  拉瓦舍意识到了情况不对,跟着又下了一个命令:“把车窗砸开!”

  哗啦!

  车窗玻璃杯砸碎了,一个士兵爬上了车窗往车里看了一眼,紧张地道:“上校,车里只有克鲁多先生和他的助手,人都倒在了车里,那两个人不见了。”

  拉瓦舍顿时愣在了当场。

  这辆车已经被团团包围,那两个人难道飞了不成?

  他忽然意识到了什么,踩在驾驶室的踏板上,用枪柄砸开驾驶室的玻璃,然后拉开了车门。

  他想将车移开,可是车上却没有钥匙。

  他松开了手刹,大声说道:“把车给我推开!”

  几十个山地师的战士,还有安能公司的枪/手都围了上来,合力将大篷车往前推去。

  井盖露出来了。

  两个山地师的战士将井盖移开,但下面什么都没有。

  拉瓦舍从车上跳下来,派了两个山地师的战士下去看看情况,但那两个战士再也没有上来……

  同一时间,李子安推开了头顶上的一块井盖,然后将莎尔娜拦腰抱了起来,将她推了上去。

  莎尔娜双手撑住井盖外的地面爬了上去。

  李子安纵身一跃,双手扣住井口边沿,轻轻松松的就爬了上去。

  范才伟和孟刚紧随其后也从排水井里爬了出来。

  这是一幢老楼的后院,洒落了一地的树叶也没人打扫,很幽静。爬满爬山虎和的围墙上有一道铁艺门,用一把锁锁着,那锁已经锈迹斑斑了,也不知道有多久没人开启过了。

  李子安走了上去,抓住那把锁,注入真气,运力一拧,那锁咔嚓一声断开了。他拉开了门,范才伟、孟刚和莎尔娜鱼贯出门,上了停在门口的一辆丰田越野车。

  这车是一早就准备好的。

  李子安关上了铁栅栏门,也上了车。

  范才伟启动车子上了路。

  莎尔娜向李子安举起了一只手。

  李子安心领神会的伸手与她击了一下掌,笑着说道:“干得漂亮!”

  “现在就差阿山雅度的判决了。”莎尔娜的脸上也满是笑容。

  这是她第一次跟李子安出来背黑锅,就她的表现而言,完全可以打满分。

  李子安说道:“他要活命,他肯定知道该怎么做,等撤销了指控,华投/公司的员工放出来,我们就可以回华国了。这次多赚了2千万美金,回去之后我把你们租的房子都给你们买下来,你们在华国也就有个家了。”

  “魔都的房子很贵啊,差不多要1千万吧?”莎尔娜很惊讶的样子,惊讶之中又藏着激动和开心。

  李子安笑着说道:“这是大家拿命赚的钱,理应花在你们身上,除了房,一人再配一辆车,奖金也少不了。”

  “哇!”莎尔娜张开了嘴巴,那嘴型十分性感,好诱人。

  李子安看着她笑,他就喜欢看部落军师这没见过世面的样子。

  哪知,莎尔娜哇了一声之后又补了一句:“李,你是我见过的最傻/逼的老板!”

  李子安的笑容顿时僵在了脸上。

  开车的精神小伙没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孟刚面无表情,但憋得很辛苦。

  莎尔娜忽然凑了过来,吧嗒一下在李子安的脸上香了一下,然后笑着说道:“不过,你却是这世界上最好的老板。”

  李子安被她弄得哭笑不得。

  还好是哥们。

  不然以后关系还真是不好处。

  被军师吃了豆腐,但大/师心里想着的却是另外一个女人,那个女人算是李小美的奶妈,黑锅公司的总工程师汤晴。

  汤晴把李小美带大,在家里也是任劳任怨,他一直想给汤晴买一套房,以前没钱,这次有钱了,另外理由也有了,黑锅公司全体职员买房的福利,怎么能少了人家总工程师?

  这事,余美琳也不好说什么,完美。

  只是汤晴那姑娘腼腆,为人厚道,直接给她买估计她会拒绝,还得想个法子让她心安理得的收下房子才好。

  这事就不劳烦军师出主意了。

  这哥们路子太野。

  丰田越野车往白沙瓦方向驶去。

  要回华国,最安全的路径自然是在巴铁的地盘上坐飞机回去。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