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181章甘做女王后面的男人

赘婿出山 李闲鱼 3750 2020-11-17 17:24

  六年同窗……

   f~u~c~kyou……

   杜林林感觉她似乎捕捉到了什么信息,穿过主会场往里走的时候,她用眼角的余光瞅了李子安与余美琳一眼。

   李子安的表情很轻松,余美琳却是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

   她的心情本来好好的,汉克一出现,她的好心情就没有了。

   李子安感觉到了余美琳的情绪变化,凑到她的耳边,笑着说了一句:“不要因为那个家伙不高兴,他要是再敢骚扰你,我揍扁他。”

   也许是扑卷到耳朵里的热气,也许是这句话本身,余美琳的心情这才好了一些,她点了一下头,把李子安的胳膊挽得更紧了。

   她之所以心情不好,其实还是因为害怕李子安不高兴,李子安这么一说,那就表示他不在乎汉克,也相信她,这等于是让她放下了心中的一块石头。

   穿过一个庭院,杜林林将李子安和余美琳领到了一座仿古建筑前,门前台阶两旁放着两只石狮子,门前站着两个穿青色汉服的女迎宾,早早的就把细腰弯了下去。那门敞开着,可以看见里面摆了几张餐桌,还有坐在餐桌边的人。

   能坐在这里的人,差不多都是一方大佬,或者某个行业的执牛耳者,可谓是英才聚会。

   “就是这里。”杜林林说。

   余美琳点了一下头,却难掩眼神之中的一丝局促,也不知道是因为汉克的原因,还是自身只是一个小公司的老板,没有资格参加这种高端年会的原因。

   李子安又在余美琳的耳边说了一句:“你才是主角,我会在你的背后支持你,你别忘了,我给你卜过一卦,你可是女帝的命格,这些人根本不能跟你比。”

   余美琳轻声说了一句:“什么女帝,我就一吃苦的命,有你和小美,我就知足了。”略微停顿了一下,她又补了一句,“谢谢你,老公,这些年我……”

   李子安没让她把话说下去:“两口子,这么客气干什么。”

   余美琳的脸上露出了笑容,这一次听李子安说“两口子”,与以前听到有不一样的感觉。

   杜林林的神色有些尴尬,李子安和余美琳一路嘀嘀咕咕,卿卿我我,真有点虐单身狗的嫌疑。

   这设在里面的高端会场就像是古时候大户人家的厅堂,里面放了五张大圆餐桌,左边两张,右边两张,中间正墙下一张。每个餐位上都放着一只名牌,什么人坐什么位置,一眼就能看见。

   不少人已经入座,还有人站在一边聊着什么。

   李子安在正墙下的餐桌上看见了他和余美琳的名牌,正中的餐位上放着马化云的名牌,其次是杜枝山,他和余美琳的座位就在杜枝山的旁边。就在他想将视线收回来的时候,同一张餐桌上的一只名牌将他的视线留了下来,而且那名字还有点扎眼睛。

   那是汉克拜恩斯的名牌。

   那货居然也能坐正桌?

   余美琳也看见了汉克的名牌,脸上的笑容消失了。

   一些人的视线移了过来,落在了三个年轻人的身上,个个的眼神之中都有点惊艳的神光。余美琳冷艳高贵,自带女王气场,身材也好到爆。杜林林生了一张西方女人才有的高端脸,身上更有女武者的气场,给人一种英姿飒爽的感觉,身材也是极好,前~凸~后~翘,特 别有料。无论是余美琳还是杜林林,都是难得一见的极品女人。

   杜林林常年跟在杜枝山的身边,这里的人自然都认识她,余美琳却是一张生面孔。乍见余美琳,好些自以为牌面够大,兜里又多金的人都有点蠢蠢欲动的心思,琢磨着该怎么下手,却又看见余美琳挽着李子安的手,然后都有一种被当头浇了一瓢冷水的感觉。

   李子安太帅了,大~师的气场更强。

   如果余美琳挽着别人的手,这些人心里十有八九会说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可是余美琳挽的是李子安的手,这话就怎么也说不出口了。

   真的,太上老君骑的牛也拉不出这么好看的牛粪。

   这时杜枝山和几个人从会场里面的一条走廊里走了出来,他身边的那位正是天生鼎相的马化云。现在出场的,才是真正的大佬,但包括杜枝山在内,也都走在马化云的旁边,众星拱月。

   李子安悄悄看了余美琳一眼,余美琳天生就是女帝命格,不知道她能不能成为新一代的商界王者,女版的马化云?

   不知道为什么,以前他对余美琳的事业心不以为然,可是解开心里的疙瘩之后,他却生出了一个辅助余美琳“登基”的念头。

   每一个成功的女人背后都有一个优秀的男人在默默的支持和输出。

   如果能将余美琳扶上商界的王座,那未尝不是一种成就,那个过程想必也会充满挑战和乐趣。

   “子安,快过来。”杜枝山向李子安招手,脸上满是笑容。

   “子安哥,我们过去吧。”杜林林说。

   李子安点了一下头,携着余美琳走了过去。

   马化云看见李子安,先是一笑,然后居然给李子安行了一个抱拳礼。

   李子安也将手从余美琳的臂弯里抽了出来,还了一个抱拳礼。

   这是汉~人的传统礼仪,华国的武术虽然没落了,但这种抱拳礼却一直保留着,现在也在用,习武之人切磋之前,往往要给对方行个抱拳礼。

   不知道马化云是怎么想的,居然会用这种古礼跟他打招呼。

   李子安心里正奇怪的时候,马化云就主动迎了上来,语气亲热:“大~师,刚才杜老哥跟我聊你打拳的事,他说你隔缸打拳,水缸里的水激荡喷涌,最后更是隔着几米将大水缸一拳打碎,我相信杜老哥不会说假话,可是没亲眼看见,我心痒痒,我平时也爱打拳,太极拳,但只是健身,不敢跟你相提并论。”

   原来是这样。

   李子安笑了笑:“有机会,我给马总演练演练。”

   马化云说道:“择日不如撞日,我迫不及待想看看传说中的内家真气究竟是什么样子的,不知道大~师~方不方便?”

   跟他一起出来的几个商界里有牌面的商人也都看着李子安,他们显然也听杜枝山讲了李子安打拳的事,不过他们的眼神里却带着质疑。

   这年头谁还相信什么内家真气?

   李子安感到有些为难。

   这样的要求有点不合适。

   他又不是街边卖艺的,当众表演有失大~师的身份。

   马化云满眼期望的看着李子安。

   就这么一点时间,李子安已经做出了决定。

   当众表演固然有失大~师的体面,可是收获却是巨大的。

   这里的人都是浙地商界精英,放全国那也是有分量的人物,他这边当众表演了,等于是免费在顶级商界打了一个免费的广告,自然会有更多的人认识他这个大~师,并将他的口碑传出去,工作室的生意会更好。

   更重要的是他能为余美琳拿下更好的关系网,给她打造一条专属的大~师人脉。

   他刚才还在想,要是把余美琳扶上商界的王座,帮她实现人生最大的愿望,也是一个了不起的成就。面对这样的收益和机会,又有什么面子放不下的?

   “好,只是这里不太合适,有合适的地方吗?”李子安说。

   马化云跟着说道:“有,我们刚才喝茶的地方有个小院,我们这就去。”

   他说走就走,还真是心急。

   李子安正要跟上去,余美琳却拉住了他的手,然后凑到了他的耳边:“老公,你要是不愿意就别去了,你又不是卖艺的。”

   李子安也凑到她的耳边,低声说了一句:“这年头谁赚钱都不容易,我也不比卖艺的高贵,再说了,让这些人开开眼界,往后生意也会好些。”

   “我知道你是为了我……”余美琳的心中很感动,从她的眼神里就能看出来。

   李子安搂了一下她的肩膀,笑着说道;“不说了,晚上回去再说。”

   余美琳点了一下头。

   马化云和几个熟识的商人喝茶的地方是一个茶室,古香古色,非常雅致。从茶室里的一道门出去,有一个小院,一面的院墙下有一座用石灰岩和大理石造的假山,那座假山下是一个圆形的小水池,里面养着十几条锦鲤。

   几个商人和马化云早早就站在院子里等着了。

   李子安还没下场,马化云却当众表演起了太极,一招一式一板一眼。

   这就是马化云的情商。

   他不是不知道对李子安提这种要求,有点伤李子安的面子,甚至会让李子安感到难堪,但他当众先表演一下,这种尴尬就没了。

   这世上能比他情商更高的,恐怕也找不出几个。

   人家能成功,不是没有原因的。

   余美琳挽着李子安的手来到了小院里。

   李子安轻声说了一句:“在这里等我。”

   “嗯。”余美琳轻轻应了一声,松开了手。

   李子安往马化云走去。

   马化云刚刚比划完一个野马分鬃的太极招式,动作倒也干脆利落,柔中带刚,有点功底。

   “好!”几个商人齐声叫好。

   这马屁拍得毫无技术含量。

   李子安来到了马化云的身前。

   马化云收了拳招,冲李子安抱了一下拳,笑着说道:“大~师,献丑了。”

   李子安笑了笑:“马总,借一步说话。”

   马化云微微愣了一下,有点疑惑的反应,但他却没有犹豫,当即点了一下头,并往旁边走去。

   李子安跟着马化云来到了假山的另一侧。

   “大~师,你要跟我说什么?”马化云面带微笑,那看似友善和气的眼神里却藏着聪慧。

   李子安笑了笑:“马总,我想跟你打个赌。”

   ps:今日爆更,求月票!把你们的月票给我吧,我看看我能飞多高!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