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681章白甲大将军

赘婿出山 李闲鱼 6922 2020-11-17 17:24

  防潮垫往地上一铺,睡袋再往防潮垫上一铺,地铺就完成了。

  李子安又从防弹屏障之中取了一根檀香点燃,插在了地铺旁边的岩石缝隙里。

  今晚或许会有意外的惊喜,当然要有所不同。

  如果这里能采到鲜花的话,李子安甚至想在地铺上铺上一层鲜花的花瓣,把睡觉的地方弄得美美的,香香的。

  可惜没有。

  想也白想。

  李子安铺好地铺等了几分钟也不见董曦回来,他有些担心她,往她去捡玉的方向找去。

  没走多远就看见了战术手电的灯光,在一块起码几吨重的碧玉原石的后面,他走过去的时候耳朵里传来了哗哗的水声。

  李子安循着水声绕了过去。

  碧玉原石的另一边有一个泉眼,并在低洼处汇聚成了一个小泉池,也就一两平方的样子。

  董曦就蹲在那小泉池旁边浇水,旁边还放在一只战术手电,雪亮的光束照亮了她,也照亮了那小小的泉池。

  那泉池的底部全是碧玉,绿幽幽的,水面上倒映着一轮皓月。

  月有阴晴圆缺。

  晴则春暖花开。

  缺则天狗食月。

  董曦每一次伸手鞠水都会打碎水中的皓月,但涟漪荡漾开去之后它又会回到水面上,依旧美玉般无瑕。

  李子安顿时呆住了,足足一分钟才回过神来,他慌忙退了回来,故意弄出点脚步声,然后还大声说道:“阿曦,你在哪?”

  碧玉原石后面出来了董曦的声音,显得有些慌张:“你、你别过来,我马上就好了。”

  李子安又问了一句:“你在那里干什么?”

  “我、我在洗脚!”董曦说。

  李子安说了一句:“这么冷的地方你洗什么脚啊。”

  “要你管,不许过来!”董曦的声音凶巴巴的。

  “哦,我看看这里有什么玉石。”李子安蹲下去捡玉石。

  这里遍地都是碧玉,大的几吨重,小的不计其数,随便扒拉一下都能捡一块。这地方要是玩玉的人来,那肯定会激动死,但他对这个却不感兴趣,就随便捡了两块趁手的拿在手里。这两块玉石也就一个作用,那就像是向董曦证明他真的是在捡玉石,没偷看她洗脚。

  一点窸窸窣窣的声音之后,董曦打着电筒过来了。

  李子安跟着就站了起来,将捡到的两块碧玉原石递向了董曦:“你看,这两块怎么样?”

  董曦看了一眼,嘴角顿时露出了一丝笑意:“这两块不错,都带洒金皮,请个玉雕师傅雕琢一下会很漂亮,我妈一定很喜欢。”

  李子安笑着说道:“你懂玉,你说好那肯定好,妈也一定很喜欢,明天天亮了我把弹药都扔了,我们多捡点回去,等我们领证之后,让妈拿去送亲戚朋友。”

  “妈肯定舍不得。”

  “那就让妈都留着。”李子安乐呵呵地道。

  董曦忽然反应了过来:“我又不是真嫁给你,你叫什么妈啊?”

  “丈母娘妈啊。”李子安脸皮厚,不让叫也要叫。

  董曦的脸颊微微红了一下:“你真不要脸。”

  “呵呵呵。”李子安的脸上露出了一个憨厚老实的笑容。

  “还笑,我让你铺地铺,你跑这里来干什么?”

  “我都铺好了,我担心你在这边遇到什么危险,就过来看看。”李子安继续憨厚老实。

  “这里就我们两个人,我能有什么危险?”嘴上虽然这样说,可董曦的心里却暖暖的。

  “万一姑师大月儿回来怎么办?”

  “她回来也是找你,最多打晕我,不会有危险。”

  李子安耸了一下肩:“那好吧,你先回去,我也去洗个脚,然后回来睡觉。”

  “你洗什么脚?”董曦问了一句。

  李子安有些无语的指了一下自家的两只脚:“当然是洗这两只脚,难道我还有第三只脚吗?”

  “不要脸。”董曦转身就走。

  李子安一头雾水,也很尴尬,不过还是后着脸皮说道:“把战术手电给我吧,没灯我怎么洗脚。”

  董曦转身将战术手电给李子安抛了过来。

  李子安伸手接住,又给董曦照着脚下的路,等她走到地铺旁边才转身去洗脚。

  董曦回头看了一眼,她已经看不见李子安了,可她的脑海之中却浮出了李子安蹲在泉池边洗脚的画面。

  那个不要脸的还真是温柔体贴呢。

  真要挑点什么毛病的话,那也只是太不要脸了。

  李子安直接脱了衣服,跳进了那小小的泉池里,把洗脚的事情升级成了洗澡。

  泉水冰冷刺骨,不过对他来说没什么,真气运行之下一点都不觉得冷。

  不过他也没有洗多久,几分钟后就爬了起来,然后就穿了一条三角形的裤子回去了。

  董曦用另一只战术手电照着李子安,先是愣了一下,跟着就担忧地道:“这么冷你怎么不%穿衣服,着凉了怎么办?”

  “就是冷,我先进睡袋暖和一下。”李子安钻进了睡袋。

  董曦凑了过来,伸手触摸了一下李子安的脖子和肩膀,然后甩了李子安一个白眼:“你这么暖和,还骗我说冷。”

  “啊嚏!”李子安干脆打了一个喷嚏,说话的还是还故意磕牙齿,“好冷、冷。”

  “你真的很冷吗?”董曦明知道这个不要脸的很有可能是装的,可她心里还是担忧,忍不住要去关心他。

  “冷,好冷。”李子安继续他的表演。

  董曦犹豫了一下,捏捏扭扭地道:“要不要我来给你暖和一下?”

  李子安跟着就点了点头。

  “那我来给你暖和一下。”一句话出口,董曦的脸就红了。

  李子安忍不住心中的激动,嘴角也悄悄的浮出了一丝笑意,看董曦的眼神之中也充满了渴望。

  董曦脱掉鞋子和袜子还有外套,瞅了李子安一眼,嫌弃地道:“不许看,你再看我就不进来了。”

  李子安跟着就扭过了头去,很是乖巧。

  不能因小失大。

  董曦磨蹭了一下钻进了睡袋里,她显得很紧张,老老实实的躺着,不敢看李子安,也不敢乱动,生怕碰到了什么东西。

  李子安将两支战术手电倒立在了脑袋后面的岩石上。

  董曦好奇地道:“你这是干什么?”

  李子安笑着说道:“这个山洞就是我们的新房,这两只战术手电就是我们的喜烛。”

  董曦的脸更红了,又轻轻啐了一口:“真不要脸,你向我求婚了吗,我答应你的求婚了吗,说什么新房喜烛,你能要点脸吗?”

  李子安看着脸红红的董曦,还有她放在地铺旁边的两只口罩,脸上露出了一个不怀好意的笑容。

  “你笑什么?你再笑,我就出去了,我去别的地方睡。”董曦说。

  李子安跟着就憋住了笑:“我现在就向你求婚。”

  说着,他就要从睡袋里爬起来。

  董曦伸手搂住了他的腰,不让他起来:“外面那么冷,你起来干什么?”

  李子安说道:“我向你求婚啊,求婚不就得跪下吗?”

  董曦给了李子安一个嫌弃的表情:“你爬出去给我下跪,那我岂不是也要爬出去站着接受,我们现在这个样子多尴尬啊,你不要脸我还要脸呢,算了,你就在这睡袋里向我求婚,我这边答应你就行了。”

  “那样岂不是没有仪式感?”

  “我都跟你这样了,还要什么仪式感?”

  李子安想想觉得也对,也就打消了爬出去跪着求婚的想法,深情款款的看着董曦,酝酿了一下说道:“阿曦,嫁给我好吗?”

  董曦微微偏了一下脸:“不嫁。”

  李子安:“……”

  不是说好的他这边象征性的求一下婚,她这边就答应了,怎么又变卦了?

  董曦用眼角的余光看着李子安,那眼神里藏着话。

  你是猪吗?

  人家虽然不要什么仪式,可人家也要点矜持啊。

  “阿曦,嫁给我好吗?”李子安又说了一句。

  “不嫁。”董曦又一口回绝了。

  李子安上手了,挠她痒痒:“你嫁不嫁?你嫁不嫁!”

  “咯咯咯……我嫁我嫁!”董曦向邪恶势力妥协了。

  李子安翻身过去。

  董曦只是象征性地推却了一下,再次向邪恶势力妥协了。

  邪恶势力有枪。

  枪%口低着你,就问你怕不怕?

  一切都水到渠成般发生了。

  两只战术手电的灯光里上演着灯影戏。

  灯光里两军对垒,旌旗翻卷,战场上小雨霏霏,肃杀之气弥漫。

  一匹白色的骏马拉着一辆战车往敌方城池奔驰而去,战车的两只轮子碾过雨后的草地,泥浆飞溅。马车上站着一白甲大将军,身高九尺,膀圆腰粗,霸气侧漏,犹如天神下凡。白甲大将军手中握着一把丈二长枪,名曰轮回抢,白蜡枪杆配青缨,端的是好神兵!

  骏马飞驰,人车合一,直奔敌方城门而去。

  那是一座小小的城池,却是固若金汤,易守难攻。

  城楼上不见一个守兵。

  城门紧闭。

  “空城计,雕虫小技尔!杀呀!”白甲大将军一枪捅向了城门。

  那城门浇了桐油,看似坚厚,却经不住大将军一枪,枪%头撞击,哗啦一声就破开了。

  大将军驱车长驱直入,杀进了城门。

  长街狭窄,街道两边亭台楼榭高鳞次栉比,繁华如梦。

  这城虽小,却肥得流油。

  大将军意气风发,端长枪,气势如虹,杀向了王宫。

  大将军身后,千军万马齐冲锋。

  王宫就在眼前。

  “儿郎们,随某杀啊!”大将军挥枪%怒吼。

  突然,城中涌出无数敌军,个个身披红甲,刀枪%如林,潮水一般冲杀过来。

  大将军的战车顿时被掀翻,人也陷入了困境之中。

  杀杀杀!

  大将军神勇无敌,在敌阵之中杀出了一条血路,然后又从血肉之中杀进去,长枪所指,当者披靡,尸横遍野,血流成河。

  可敌人实在是太多。

  大将军精疲力尽,伤痕累累,在敌军包围之中摇摇欲坠。

  敌军围拢,步步紧逼。

  大将军抚须长叹:“吾命休矣!”

  语落,一片密密麻麻的箭雨从王宫之中飞射而来,瞬间扎在了大将军的身上,顿时将大将军扎成了刺猬。

  大将军倒在了地上,死不瞑目。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