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535章姐夫小姨子初交锋

赘婿出山 李闲鱼 6022 2020-11-17 17:24

   进来是进来了,可是李子安不知道该去什么地方,他在这里没有办公室。

  “姐夫,要不去我办公室坐坐吧。”余家明说。

  “行。”李子安爽快的就答应了。

  余诗曼跟着两个男人走,始终都没跟李子安说话。

  李子安也不着急。

  钓鱼得有耐心,这是最基本的。

  穿过大办公区,余家明将李子安领进了一间办公室。进来的时候李子安看了一眼办公室的门牌,那上面写的是“人事科”。

  办公室里有两张办公桌,放着电脑、打印机和一些办公用具,整理得一丝不乱。

  李子安心里正想着兄妹俩会不会都在这间办公室里,余诗曼就拉开了一只办公椅,坐了上去,然后从包里拿出化妆盒补妆。

  看是补妆,其实是在在偷窥化妆镜里的臭不要脸的姐夫。

  李子安用眼角的余光扫了一眼,面上却不动声色,假装去看别的地方。

  吃不到的才是最香的。

  他一点都不怀疑她会上钩,因为他的手里有两个鱼饵,一个是他手里的那百分之五的股权,另一个就是他自己。

  这两个饵,余诗曼肯定会吃一个。

  “姐夫,坐吧,我去给你泡杯茶。”余家明说。

  李子安客气了一句:“家明,自家人不用客气。”

  余家明笑着说道:“我给姐夫泡茶算什么客气,应该的。”

  他往饮水机走去,转身的那一刹那,他的眼眸里闪过一线冷芒。

  自家人?

  自家你妹啊!

  李子安坐到了沙发上,拿起茶几上的一本杂志翻看,眼角的余光却在小姨子身上。

  小姨子的视线通过化妆镜的折射,也在那臭不要脸的姐夫的身上。

  看谁沉得住气。

  余家明端着一杯茶过来,放在了李子安面前的茶几上,客客气气地道:“姐夫,待会儿大伯会来,你找他要一间办公室,往后你来也好有个落脚的地方。”

  李子安面带笑容:“家明,我就是来打酱油的,办公室什么的就算了吧,省得给你添麻烦。”

  余家明笑着说道:“怎么会给我添麻烦?你看,我现在才是一个销售科科长,诗曼也是一个副的,我们想帮忙也没有能力。”

  “家明,你这样说就谦虚了。你是奶奶指定的接班人,老人家还指望你将大江集团发扬光大,我相信用不了多久,你就会成为集团的掌舵人。”李子安说。

  余家明连忙摆手:“姐夫,这样的话在这里说说就行了,千万被在大伯的面前说,他会不高兴的。”

  李子安说道:“能者居之嘛,家明你是哈佛毕业的高材生,奶奶之所以把她的股权给你,那是她老人家看中你的能力,我也看好你。”

  余家明摇头,表示不认同,可嘴角却难掩笑意。

  “家明,你去忙你的吧,不用管我。”李子安说。

  他是专门来勾搭小姨子的,跟你个灾舅子唠什么嗑。

  “行,我手边还真是有工作要处理,你喝茶,有事你知会我一声。”余家明始终都很客气。

  说是有工作要处理,可他却走出了办公室,出门的时候还意味深长的看了余诗曼一眼。

  余诗曼心领神会的地点了一下头。李子安假装看杂志。

  那是大江集团的内部企业杂志,他翻到的一页上是一个新建的楼盘,不在魔都,而在蜀都。

  大江集团资产早就向房地产业倾斜了,现在差不多是泥足深陷了。在魔都拿地太贵,竞争的对手也太多了,而蜀都是被低估的准一线城市,大江集团往蜀都发展也是一个正常的商业操作。

  余家明出去之后带上了门,房间里就只剩下了李子安和余诗曼两人。

  一个是臭不要脸烂姐夫。

  一个是冰清玉洁小姨子。

  若说没奇缘。

  为何偏偏遇见他?

  余诗曼将化妆盒放进了她的桔色的爱马仕包里,转动办公椅,转身过来看着李子安。

  李子安假装看杂志,没有搭讪。

  搭讪?

  搭讪他就输了。

  余诗曼犹豫了一下才打破了办公室里的沉默:“姐夫。”

  李子安这才抬起头来看着余诗曼,嘴角露出了一丝笑意:“诗曼,我以为你不理我了,你不搭理我,我都不好意思找你说话。”

  余诗曼一个不待见的眼神过来:“你就别装了,就你那脸皮,你会不好意思吗?”

  李子安不以为意的笑了笑:“诗曼,我觉得你对我可能有什么误会,你说说,给我一个解释的机会。”

  “哼,我不需要你的解释。”

  在小姨子的心里,白嫖的渣男,他说的话,哪怕是一个标点符号都不值得相信。

  李子安露出了一个无可奈何且无辜的表情。

  “姐夫,你现在算是亿万富翁了,打算怎么花奶奶留给你的遗产?”

  “呵呵,我还没有想好。”

  “不会是已经上交我姐了吧。”余诗曼试探地道。

  李子安摇了一下头:“没有,我在外面家里的家庭地位很高。”

  余诗曼嗤之以鼻:“你就吹吧,反正我也不会向我姐求证,不过我估计你也装不了几天了,我听说我姐在忙上市的事,我觉得等她腾出手来,就会找你拿走奶奶给你的那百分之五的股权。”

  李子安只是面带微笑的听着。

  他心里也有点佩服这个小姨子,消息还真是灵通。

  “你说你,辛辛苦苦伺候奶奶好几年,做牛做马的得了一笔遗产,可还没捂热就被没收了,你们家的经济大权肯定不在你的手里吧?”

  李子安很配合的点了一下头。

  “我知道我姐跟你结婚之前,你们签了一份婚前协议,你别我多嘴啊,我是真担心万一我姐哪天找到了什么你在外面出轨的证据,一脚把你踹了,你什么都没有了。”

  李子安只是笑了笑。

  他心里又有些佩服这冰清玉洁小姨子的小嘴,损人和带节奏两不误,两句话就把他引诱到了坑边。

  “姐夫,你别嫌我说话难听,我说的都是事实。”余诗曼强调了一下。

  李子安说道:“不会,忠言逆耳嘛,你接着说。”

  你随便说。

  我要是信你,我是猪。

  “所以啊,你得为自己考虑一下,你手里的那百分之五的股份最少能卖五个亿,你换成钱拿在自己的手里才稳当。”

  绕了这么大一个圈子,还是这个目的。

  李子安一本正经的点了一下头:“你说的对,这世上没什么东西比钱更实在。”

  余诗曼起身往李子安走来:“姐夫,给奶奶守灵的那天晚上,我开的价仍然有效,你的那个条件,我依然可以满足。”

  李子安笑了。

  “你还是这么不要脸。”余诗曼在李子安的身边坐了下来。

  李子安故作迷糊的样子:“我提过什么条件吗,我怎么不记得了?”

  余诗曼甩了李子安一个白眼:“你非要在我面前装吗?”

  “真不记得了。”

  “不记得就算了,我买你手里的那百分之五的股权就行了。”余诗曼说。

  李子安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一副在思考的样子。

  余诗曼凑到了李子安的耳边:“姐夫,你要是觉得五亿的价钱低了点,我可以给你加一点。”

  “加多少?”

  “五千万。”

  李子安把茶杯放了下去,翘起了一个二郎腿,淡淡地道:“在商言商,我觉得你这个价钱还是有点低。”

  “姐夫,你要想清楚,如果你拿出去卖的话,能卖到五亿我都算你厉害,我给五亿五千万你还觉得低?你知道五亿有几个零吗,你一辈子都花不完这笔钱,我劝你还是现实一点好。我们家不是非要买下你的那百分之五的股权,我们家现在已经实质性控制了大江集团,有没有你那百分之五都改变不了这个事实。”

  冰清玉洁小姨子看着李子安,眼神里满是自信。

  李子安淡淡的笑了笑:“我虽然是一个外姓人,但余家的情况我还是清楚的。你爷爷在病危的那段时间将大江集团的股权分成了五份,每份百分之二十,三个儿子一人一份,爷爷和奶奶一人一份。因为大江集团是美琳的母亲做大做强的,所以你爷爷在分他那一份的时候,给了美琳百分之五,你们三家一人百分之五,后来美琳退出,你们三家又分了她的,算起来你们一家百分之二十六多一点的股权,现在你们家得了奶奶留下的百分之十五,加起来也就百分之四十一,这也不到百分之五十一嘛,你怎么说你们家已经完全控制了大江集团呢?”

  余诗曼的脸色逐渐阴沉:“你什么意思?”

  “这还需要我说明吗,现在大江集团仍然是我老丈人掌舵,你们家要推翻他就得召开董事会,需要得到二叔家的支持。我这百分之五你们家的确不是非要不可,因为要了也不够百分之五十一。”

  余诗曼冷哼了一声:“看来你还有点自知之明,我们不是必须要买,那你还在我这里漫天要价?”

  李子安的脸上露出了一个阳光般的笑容:“你们家独得百分之十五,我岳父和二叔家对你们家很不爽,你说你们能得到二叔家的支持吗?”

  余诗曼的脸色不好看了。

  李子安又补了一句:“我手里虽然只有百分之五,在董事局里只是一个打酱油的,可我这个打酱油的却能让二叔听我的话。你知道的,他现在还在监狱里,还全靠我作证他才只判了半年,但只要我举报一下,他的刑期会加多长就不知道了。”

  余诗曼顿时愣住了。

  李子安起身往门口走去:“你自己想想吧,我老丈人应该来了,我去跟他打个招呼。”

  余诗曼看着李子安离去,神色凝重。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