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495章雪地里的小船

赘婿出山 李闲鱼 6277 2020-11-17 17:24

   雪花飘飘,北风萧萧。

  两人终于爬上了一座雪峰,往下看便是那个在地图上看见的“神的酒杯”。

  四周都是高耸入云的雪峰,唯独中间一块是凹下去的平地。在卫星地图上看这个地方,它像是一只“神的酒杯”,来到了这里,居高临下的去看它,看面积,看周围的环境,它更像是一块巨大的陨石从天而降,然后活生生的在这片群山之间砸出了一个圆形的坑。

  群山间的盆地里覆盖着厚厚的积雪,看上去很平坦,没有植物生长,也没有什么建筑,平整干净得就连一块岩石都看不见。

  “这个地方看上去好奇怪。”莎尔娜说。

  “是啊,我也觉得很奇怪,它看上去不是天然形成的,你看它会不会是一个陨石坑?”李子安说。

  莎尔娜看着悬崖下面的盆地,琢磨了一下才说道:“这个盆地的直径起码5公里,如果真的有这么大一块陨石砸下来的话,在周围的山峰都会被荡平,我觉得应该不是陨石坑。”

  “那是什么?”

  莎尔娜摇了一下头:“我也不知道。”

  李子安刚看见的时候还十分笃定是陨石坑,可听莎尔娜这么一说,他也觉得不是陨石坑了。人家毕竟是牛津学霸,三项硕士学位中就有一项是矿物质学,对陨石肯定有研究,不至于连是不是一个陨石坑都看不出来。

  可眼前只是一个堆满积雪的小盆地,如果这个地方就是要找的地方,这里有什么?

  李子安打开合金工具箱将罗盘拿了出来,注入真气激活。

  一线绿光从罗盘中冲上天空,可天色昏暗,大雪飘飘,根本就看不见它飞了多高。

  指针原本是指在3点方向的,也就是东方,可是它突然又指向了6点方向,也就是南方。罗盘上,东方青龙和南方朱雀的眼睛都亮了。

  李子安心中一片奇怪:“这罗盘在华国境内一直都指向西方,我们到了天竺它就指向东方,我们到了这里,它怎么又指向南方了?”

  莎尔娜也凑了过来看:“这样的话,那我之前的计算……”

  没等她把话说完,罗盘上的指针忽然又指向了9点的方向,也就是西方,白虎的眼睛也点亮了,东方青龙和南方朱雀的眼睛里的绿光也没有熄灭。

  李子安和莎尔娜忍不住对视了一眼,两人的脸上都是一样诧异的表情。

  这罗盘在闹着玩吗?

  就在这个时候,罗盘上的指针忽然又指向了12点的方向,也就是北方,北方玄武的眼睛也点亮了。

  这罗盘等于是顺时针走了一圈。

  “它……是不是坏了?”莎尔娜惊讶又困惑的样子。

  “我也不知道。”李子安和她差不多。

  突然,罗盘的指针从12点方向自立了起来,指向了天空。

  李子安跟着抬头去看天,天空中灰蒙蒙的一片,一片片鹅毛般的雪花从天空深处坠落下来,除了雪和云什么都没有。

  莎尔娜也抬头看着天空,讶然道:“它指向天空,难道是要我们上天去吗?”

  “从指示方向的角度来说,如果它指向天空,那就在天空上,可是天空上什么都没有啊,如果真有什么,卫星和飞机的飞行员早就发现了。”

  “会不会是外星人的飞碟?”

  李子安觉得越说越不靠谱了,也就不说了,他的视线重新回到了罗盘上。

  就在这个时候,罗盘突然震动了一下,那根竖起来的指针竟然回收进了罗盘,罗盘的中间只剩下了指针的顶部。

  更为诡异的一幕发生了。

  罗盘的指针顶部和罗盘本来是有一点空隙的,可就在他盯着看的这点时间里,那点缝隙正在消失。宛如青铜的材质从针孔周围扩展过来,转眼就把空隙填满了,什么都没有剩下。

  这一幕莎尔娜也看见了,直接就目瞪狗呆了。

  李子安忽然想起了什么,跟着将罗盘翻了一个面。

  罗盘的背面没有指针,只有一些让人看不懂的花纹和图案,没有指针。

  这一面李子安不知道已经看过和研究过多少次了,莎尔娜也是一样的,有没有变化,两人都是一眼就能看出来。

  李子安又将罗盘翻转了回来。

  一片铜锈色的光芒突然从罗盘的每一个刻度上冲射起来,那是12个符文在发光,还有天之四灵的眼睛所散发出来的光芒。

  那些光芒在空中汇成一股,诡异的弯曲,投进了群山之间的盆地里。

  那景象,给人的感觉就像是光线遭遇了黑洞,先是被抓捕,然后被吞噬了。

  李子安的视线追踪着那扭曲的铜锈色的光线,看见落点,那是盆地的正中心。

  那里是一片雪地,什么都没有。

  那一束臂粗的铜锈色光束投进了雪地里,然后消失了,没有破坏一粒雪花。

  莎尔娜直盯盯的看着罗盘,说话的声音说话的声音颤得有点厉害:“这罗盘……它、它绝对不是这个星球上的东西,它就像是科幻中的拥有生命的金属,它发出的光线也不是正常的光线,我怀疑是一种能量。”

  她的话音刚落,罗盘上的铜锈色的光芒消失了,那指针却没有再冒出来。

  李子安将她的话琢磨了一遍却仍是一头雾水,他说道:“真相也许就在下面,我们得下去。”

  莎尔娜点了一下头,然后跟着李子安往山坡下走去。

  这天越来越阴沉了,给人一种天就要黑了的感觉,可这才是下午四点的时间。

  山势陡峭,山坡上覆盖着厚厚的积雪,一脚下去都踩不到地面。李子安走了一段路觉得费事,干脆坐在了雪地上:“莎尔娜,我们滑下去吧,这样快一些。”

  莎尔娜挨着李子安坐了下来。

  李子安从合金工具箱中取出了一卷医用纱布,用它缠住了他和莎尔娜的手腕,跟她绑在了一起。

  他绑的时候莎尔娜只是看着,没说话,直到他绑好了,她才开口说了一句:“李,你这算是向我表白吗?”

  李子安忍不住笑出了鹤声。

  “你笑什么,你将我和你绑在一起,这在汉语世界里就叫生死与共。”莎尔娜说。

  李子安懒得跟她瞎扯,忽然伸手将莎尔娜搂了过来,放在了他的身上。

  “你干什么?”莎尔娜好奇地道。

  李子安双手灌猛地一撑,抱着莎尔娜往山坡下滑去。

  这山山势陡峭,那坡度就跟小朋友喜欢玩的滑滑板差不多,这一滑,惯性加重量加速度,两人就像是坐着过山车往下冲一般。

  莎尔娜很紧张,将李子安抱得紧紧的。

  李子安说道:“不用怕,就算是摔下去了,也有我给你垫背。”

  莎尔娜瞪了李子安一眼,但很快就放松了下来:“李,这山这么陡峭,我们下去倒是很容易,那你有没有想过我们怎么上来?”

  李子安微微愣了一下。

  他只想着下去探险,哪有想过怎么上来,莎尔娜这么一说,他才想起这个问题。

  是啊,这山这么陡峭,这雪又这么厚,到时候怎么爬上来?

  不过,他天性乐观,转眼就把这个问题抛在了脑后,他笑着说道:“车到山前必有路,到时候一定会有办法。”

  “如果没有办法呢?”

  “我就算背也把你背上来。”

  莎尔娜的脸上露出了一个笑容,忽然凑了下来,吧嗒一下啄在了李子安的嘴唇上。

  李子安顿时有点犯懵了。

  “你可别误会,这只是课题研究。”莎尔娜说。

  又是课题研究。

  李子安有些郁闷,但他拿这个军师没辙。

  突然,前面出现了一块岩石,从雪地表面冒出来两尺多高,那形状就像是一根石笋,非常的尖锐锋利。就这速度冲上去,没准儿能把人从中间剖开!

  “危险!”李子安吼了一声。

  莎尔娜回头一看,顿时一声尖叫,哗啦一下从李子安的身上坐了起来,一双大长腿扎进了雪地里。

  她的腿够长,产生的阻力也大,两人下滑的速度骤然放缓。

  李子安本来还考虑将莎尔娜从身上掀下去,然后他自己翻滚避开那块岩石,没想到莎尔娜的这一个应急反应起到了一个刹车的作用。

  不过还是要撞上了。

  “快转弯!”莎尔娜嚷道,情急之下她将双腿伸到了近乎拉伸的程度,却还是没能彻底刹住车。

  李子安灵机一动,双手抱住她的腰,往旁边的方向拧了一下,同时他自己的腰也向同一个方向摆动。

  他这边一拧,莎尔娜的上身顿时往右边扭去,连带她伸到雪地里的腿也往右边扭去。

  这又成了一个船舵的作用,舵手操控船舵,探险的小船就能在雪海里乘风破浪。

  两人擦着岩石滑了过去,有惊无险。

  李子安松了一口气:“莎尔娜,你把腿抬起来,这样速度更快一些。”

  莎尔娜非但没有把腿抬起来,还扭了扭腰。

  李子安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他心中有难处,可是说不出口。

  莎尔娜就坐在他的身上,位置很特殊。

  1和0就隔着那么一点点纺织物,如果除去那点纺织物,那就不只是10了,还是烤串。

  莎尔娜又扭了扭底盘。

  李子安的有点要炸的感觉的:“我说,你不会在这个时候搞课题研究吧?”

  “不,我只是想看看你有多不要脸。”莎尔娜说。

  李子安:“……”

  前面又出现了一块岩石。

  李子安慌忙又抱住了莎尔娜的腰,这一次他往左边扭。

  莎尔娜相当配合,不但将双腿绷得笔直,还不断的微调底盘,就像是老司机踩刹车的点刹手法,一点、一点、再点……

  李子安的眉头越皱越高。

  这样划船真的会出人命啊。

  第二块岩石又躲过去了。

  然而,一堆岩石出现在雪地前面。

  李子安的脸都黑了。

  那些石头……

  它们是认真的吗?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