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123章哈士奇的快乐

赘婿出山 李闲鱼 3815 2020-11-17 17:24

   轰!

  被撞出了裂缝和凹坑的墙壁突然垮了。

  李子安被吓了一跳,移目看去,滚滚浓尘中,一个人正摇摇晃晃从缺口里往这边走来。

  国字脸没死。

  “人呢?”刘军的第一句话。

  李子安叹了一口气:“跑了。”

  刘军颤颤巍巍的走到了李子安的身前,愣了一下,又说了一句:“你也被揍得这么惨?”

  李子安:“……”

  比起你拿着枪却被人一脚踹下楼要好得多吧?

  刘军心中塞满了郁闷和困惑:“那家伙怎么看都只是一个老头,怎么那么强?我敢肯定,我的教官都不是他的对手。”

  “那个,我和他打了好几分钟,如果不是他身上还藏着一把刀,没准我能抓住他。”李子安含蓄的说了出来。

  “你就吹吧,反正没人看见。”刘军的眼神里带着点嫌弃。

  李子安耸了一下肩:“我和他打到了二楼,然后他一脚把我踹下来了,我昏死了过去,直到现在才醒过来。所以,还是你厉害一些,你肯定比我先醒来对不对?”

  刘军:“……”

  “他是黄波。”李子安给国字脸保留了一点脸面。

  “你怎么知道?”

  “我问他是不是黄波,他亲口承认了。”李子安说。

  “然后呢?”

  “打啊,我们搏斗,最后他跑了。”李子安说,白衣女子的事太过蹊跷,而且他感觉姑师大月儿明显是站在他这边的,在没有弄清楚她的真实的身份前,他不打算跟国字脸聊她的事。

  “是我大意了,早知道就请特警来帮忙,先围起来,再进去抓人。”刘军有些懊恼的样子,他转身往村道走去。

  李子安跟了上去:“你去哪?”

  “我得去看看我的同事。”刘军说。

  “对了,我刚才按你说的,黄波出来之后我就叫人了,可你的同事一个都没来支援我。”李子安说。

  “糟糕,他们会不会……”刘军加快了脚步。

  李子安的心也微微往下一沉,他知道刘军在担心什么,可就他掌握的情况,如果那几个警察真的遇到了什么意外,有个三长两短,那也不会是黄波下的手,而是姑师大月儿。现在回想起来,难怪他开口叫人的时候没人赶过来支援,多半是姑师大月儿对那些警察出了手。

  她究竟是好是坏?

  李子安的心里一片困惑。

  迈上村道,刘军和李子安很快就找到了两个警员,一个躺在村道上,一个躺在村道旁边的草地里,两人都是一动不动,也不知道是死是活。

  李子安伸手搭在了一个警员的颈动脉上,那警员的脉搏还在跳动,他顿时松了一口气,只是被打晕了,没死。他跟着又移到了另一个警员的身边,伸手搭了一下脉,情况是一样的,姑师大月儿只是将他们打晕了,并没有杀死他们。

  “他们怎么样?”刘军着急得很,眼眶里都起泪花了。

  李子安说道:“放心,他们只是昏迷过去了,没有生命危险。”

  说完,他掐住躺在草地上的警员的人中,并渡入了一丝真气。

  几秒钟后,那个警员忽然张口吸气,眼睛也睁开了。

  “小张,你没事吧?”刘军关切地道。

  那警员却还愣着,一时半会儿回不神来。

  李子安又用同样的方式将另一个警员唤醒。

  直到这是那个小张才说出话来:“我怎么啦?”

  刘军着急地道:“你昏过去了,袭击你们的人长什么样,还记得吗?”

  小张一脸困惑的表情:“没有啊,不知道怎么的……突然就倒地上了,我什么都没看见。”

  另一个醒来的警员也说道:“我也没看见什么,我们本来在这里守着,都看着那幢小洋楼,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昏死过去了。”

  李子安知道是谁,可是他不说。

  “那边还有两个,我们过去看看。”刘军往另一头走去。

  小洋楼的另一边的村道边也躺着两个警员,一男一女,一样的情况,都只是被人打晕了,没有生命危险。

  李子安将那两个警员也唤醒过来。

  刘军又问那两个警员有没有看见是什么人袭击了他们,可是那两个警员也是一问三不知。

  随后李子安和刘军还有四个警员一起进了小洋楼,来到了二楼的房间里。

  洪宝慧躺在地上一动不动,李子安伸手摸了一下颈动脉,已经没脉搏了。

  “她死了。”李子安说。

  他的心情一下子就不好了,如果不是他追踪姑师大月儿找到了洪宝慧,那么洪宝慧大概不会死在这里。

  之前的马福全也是这样,如果不是他画出那个符号去找康海川,马福全也不会死。

  莫名的,他忽然想起了那句卦辞,当追之人不可追。

  这句卦辞之前还没有多么深刻的体会,现在却给了他极其深刻的体会,当追之人不可追,一追就要死人啊!

  这句卦辞看似平平淡淡,其实是大凶之卦啊!

  “李先生,你在想什么?”出奇的,刘军客气了许多。

  李子安收起思绪,情绪有些低落:“我在想,如果不是我找到这个女人,她大概不会死。”

  刘军说道:“你别把什么都往自己身上揽,那黄波心狠手辣,就连几十年的老朋友都说杀就杀,这个女人和他厮混在一起,多多少少知道他一些隐私,就算你没有找到她,他最终也会杀了这个女人灭口。”

  听国字脸这么一说,李子安的心里好受了一些。

  “你跟我来,我想跟你聊两句。”刘军往门外走去。

  李子安跟着刘军来到了楼下的客厅里,问了一句:“刘警官,你想跟我聊什么?”

  刘军沉默了一下才说道:“今晚的事可不是什么人都能经历的,我们这也算是同生共死了,我当你是朋友了,希望你跟我说实话。”

  李子安点了一下头:“我也当你是朋友,你想问我什么,说吧。”

  “我的四个同事是不是那个白衣女子打晕的?”

  “可能是,我没看见。”李子安是真的没看见。

  “那个白衣女子究竟是谁,跟你什么关系?”刘军直盯盯的看着李子安的眼睛。

  李子安苦笑了一下。

  这算什么朋友?

  前一句还是朋友,转眼就把朋友当罪犯来审问。

  他已经有了一个塑料老婆,现在又多了一个塑料朋友。

  “你怎么不说话,你有事瞒着我对不对?”刘军的眼神锐利。

  李子安往刘军的脸凑了过去。

  刘军的脖子往后仰,没好气地道:“你干什么?”

  李子安又缩了回去:“我是让你看我的眼睛。”

  “你眼睛怎么了?”

  “眼睛是心灵的窗户,你可以通过我的心灵之窗看到我的内心,然后你就知道我有没有骗你了。”

  刘军:“……”

  李子安的嗓门忽然就大了,气冲冲地道:“我特么要是知道她是谁,我还跟一条狗似的追着她跑吗?我还给你打电话,让你来抓凶手?同样的问题,你就跟复读机似的非要问我八遍你才舒服吗?”

  刘军伸手抹了一下脸上的唾沫星子,平静地道:“你别激动,我这是职业习惯,人已经跑了,接下来我会请求通缉黄波,你也没必要留在这里了,我让小张开车送你回去。”

  李子安说道:“我想去黄波住的房间看看。”

  刘军连考虑都没考虑一下就摇了一下头:“那不行,不合规矩。”

  “你不是我们是朋友吗?”

  “别说是朋友,就是我爹来都不行,规矩就是规矩,你要是不要小张送你回去,那你就走回去吧。”刘军说。

  李子安真的很想掐他的脖子,可是最终还是忍了。

  打警察,几个菜才能喝到那种状态?

  “那你开车送我回去。”李子安说。

  刘军讶然道:“为什么要我开车送你回去?”

  “你不是说我们是朋友吗,朋友开车送朋友回家,这不是理所应该的事吗?”李子安反问。

  “行,我开车送你回去。”刘军迈腿就往外走。

  李子安却愣了一下,他只是想调侃一下国字脸,却没想到国字脸毫不犹豫的就答应了。

  他就纳闷了,难道国字脸真的把他当成朋友了?

  捷达车又往市区驶去。

  李子安看着窗外灯火辉煌的城市,心里想着的却是一身白衣的姑师大月儿。

  女要俏一身孝,这句话用在姑师大月儿的身上是再合适不过的了。可惜,他却连她的脸都没有看见。

  她总共跟他说了四句话,第一句话是她的名字,第二句说他太弱,第三句话说他会死,第三句话说如果有一天他能打败她,她就跟他聊聊。

  打败她?

  黄波那么厉害的人见了她就跑,四个警察脸面都没见着就被她打晕了,这么厉害的女侠,怎么才能打败她?

  最后,所有的问题归总变成了一个问题。

  “黄波要杀我,她却救了我,她不会真的是我的师妹吧?”李子安的心里琢磨着。

  “老李,你大晚上的在外面瞎逛,你老婆就不管你吗?”刘军打破了车里的沉默。

  李子安讶然道:“你刚才叫我什么?”

  “老李啊,我们不是朋友吗,叫李先生多生分,叫你老李多亲切,是不是?”国字脸说。

  李子安没好气地道:“我那老婆管不着我,老刘!”

  “小气,我24,你多大?”

  “我……”

  “比我大吧,哈哈,老李。”刘军笑得好开心,然后扯到伤处,又哎哟的惨叫了一声。

  李子安笑了:“哈哈哈!”

  男人的快乐有时候真的很简单。

  你问我笑什么?

  我哪知道啊。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