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354章诡异的1卦

赘婿出山 李闲鱼 5861 2020-11-17 17:24

  摘下头套,李子安看见了张博士,还有他身后的玻璃墙。

  这一次玻璃墙后面的房间亮着灯,一眼就能看见躺在金属台上的精武女王,还有在房间里扑腾的小鸟。

  频繁的实验让精武女王的骸骨变得更加坚硬,难道是那些病毒生物从那些死去的小白鼠,小白兔的血肉之中获得了营养?

  李子安倒是觉得,张博士这样说,虽然没有证据来证明,但十有八九就是那样了。

  张博士说道:“我怀疑跟频繁的实验有关,但这只是我的猜测,没有证据来证明。”

  李子安好奇地道:“怎么会这样?”

  张博士说道:“不会,昨天我尝试用刀子刮一点骨粉下来,结果一点都没刮下来。精武女王的骨头,不知道为什么变得坚硬了,比钢铁还要坚硬。”

  李子安说道:“不是,那只麻雀在啄精武女王,不会损坏精武女王的骸骨吧?”

  董曦心中一动:“你发现了什么吗?”

  “等等。”李子安说。

  啄木鸟啄木头的声音从扬声器里传出来,很是清脆。

  玻璃墙后面的房间里,两只麻雀还在扑腾,有一只栖落在了精武女王的额头上,低下头啄了啄精武女王的眼眶。

  李子安移目看向了玻璃墙。

  “那我们出去吧。”董曦举起了手中的黑布头套。

  李子安说道:“没有了。”

  “大^师,你还有什么要补充的吗?”董曦问。

  这话有点欠妥,不过李子安也不在乎,他干这些事又不是为了听好听的话,他是为了实现理想来的。

  歪门邪道?

  董曦品了一下这话,点了一下头:“你说的有道理,科研方面的事由张博士来负责,其它的歪门邪道的事就由你来负责。”

  李子安说道:“话不能这样说,科学层面的事肯定行,比如那种铜锈色的岩石,还有病毒生物这些,只要付出努力就肯定会有结果。但如果是找天香,找炉人,还有天门什么的,那就不是张博士这样的科学家能办到的事。”

  “照你这么一解,那岂不是说我们现在的研究不会有什么结果,是吗?”董曦问。

  想必姑师大月儿不会介意背这个黑锅。

  李子安说道:“有可能。”

  [“会不会是那个白衣女子?”董曦问。

  这个说法他早就想好了,他就是炉身人,但他肯定不会说,更不会承认。如果这个秘密泄露了,那么下一个躺在金属台上的人恐怕就会是他。

  李子安说道:“万事只等点香人,这个点香人我觉得就是石屏内容中的炉人,具体是谁我也不知道。”

  “最后一句是什么意思?”董曦问。

  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

  张博士陷入了思考之中。

  李子安说道:“那个遗迹之中挖掘出来的东西,那可不是3800多年前的人随随便便能造出来的,所以不能排除这种可能性。比如传说中的亚特兰蒂斯,或许还有我们不知道的。”

  前面的天啊神啊,他听不懂,可这个他能听懂,而且非常感兴趣。

  “史前文明?”张博士一脸惊讶的表情。

  李子安沉默了一下才说道:“这个我就不知道了,我再解最后两句,前人自有前人命,万事只等点香人,这里的前人有两种解释,一种就是天下国的人,也就是我们在心地遗迹下面发现的大量的死者,另一种解释就是更为古老的人,或许是史前文明的人。”

  董曦也想问的,嘴巴都张开了,张博士问出来了,她就把嘴巴闭上了,直盯盯的看着李子安。

  “在哪?”张博士问。

  “那石屏之中的内容里有这样一句,它日炉人焚香之时,天门开启,孤当重返故里。这卦辞里也出现了天门,这说明这天门是真实存在的。”李子安说。

  “我记得,最后一句是青烟笼罩,归途漫漫。”董曦说。

  李子安接着解卦:“天门脚下万古枯,这句中天门就是画中的漩涡,至于万骨枯,我画工有限,就象征性的画了一点。董小姐,你还记得吗,我们去过的那座冥殿里有几座石屏,上面写了一些内容。”

  隔行如隔山。

  他能秒懂一道复杂的数学难题,掌握基因序列的奥秘,可是他听不懂大^师说的这些。

  张博士也是一头雾水。

  董曦一头雾水。

  李子安却摇了摇头:“不,我不相信鬼神之说,但我相信天的存在,自然万物的自有其秩序,有它的规则,这自然万物之间的规则和秩序,我的理解就是天。它是一种主宰一切的力量,就连这个房间里也存在着这种力量,可是我们看不见它,也感觉不到它的存在。”

  “你是说这事跟神有关吗?”董曦讶然道,她觉得这报告不好写了。

  李子安说道:“这里的天不是你看见的天空,你可以把它理解成超乎自然万物的存在,各个宗教里的神灵住在天上,西方有天国,东方也有西天极乐的说法,神灵也在天之下。古代帝王要敬天,普通老百姓也要敬天,可见这天之大。”

  张博士忍不住抬头看了一眼,看到的却是天花板。

  李子安又沉默了几秒钟才开口说道:“凡夫岂可窥天秘,这一句说的是张博士,他一凡夫没有资格窥探天秘,这也就是说,我们想要破解的秘密跟天有关。”

  “你倒是说呀,急死人了。”董曦催促道。

  他的心中虽然已经有谱了,可是这一卦太过诡异,他得想好怎么表达出来。

  这倒不是他故意卖关子,而是他得酝酿一下。

  关键时刻掐断。

  李子安开始解卦:“凡夫岂可窥天秘,天门脚下万古枯,前人自有前人命,万事只等点香人。这是卦辞,结合这卦象,我觉得……”

  大^师人长得好看,但画画是真心丑。

  他的眼睛里有话。

  张博士也看了一眼那幅灵魂画作,脸上露出了一个奇怪的表情。

  “女人?”董曦忍不住又去看了一眼放在控制台上的灵魂画作,她真的看不出李子安画的是一个女人,她只看见了一个比较丰满的火柴人。

  李子安说道:“画中是一个女人。”

  “那个人是我吗?”张博士问。

  李子安开始讲解:“卦象是一幅画,落日昏黄,天空中有一个漩涡,铜锈色的漩涡,里面好像藏着什么东西。一个人站在那漩涡下,她身边堆满了白骨。”

  董曦又看了一眼大^师的灵魂化作,一脸懵逼的表情。

  李子安说道:“这是卦象。”

  “这是什么东西?”董曦好奇地道。

  内容是一点不差,可画工让人不忍目睹,有点灵魂画手的风格。

  李子安先画出了天空中的漩涡,然后画了人,最后画了几具骸骨。

  董曦和张博士都凑了过来,看李子安画画。

  李子安没有说话,走到了控制台旁前,拿起放在控制台上的一支中性笔,然后在一本便签上画画。

  “怎么样?”董曦又问。

  李子安没有答应,又过了起码二三十秒钟才睁开眼睛。

  张博士还好,依旧平静的看着李子安,仿佛把他当成了一个研究的对象。

  “大^师?”董曦有些着急。

  这卦辞也诡异。

  卦辞浮现了出来:凡夫岂可窥天秘,天门脚下万古枯,前人自有前人命,万事只等点香人。

  以往,卦象显现出来,李子安心眼一观,他的心里就会有几分把握,可是这一次他观了卦象,脑子里却是一团迷雾。

  画中,落日昏黄,大地上铺满了白骨。一个人站在白骨中间,身上没有衣服,背影婀娜,一只满月浑^圆挺翘,一看就是个女人。她的头顶上是一个漩涡,铜锈色的青光当头洒落下来,那漩涡里好像有什么东西,可是非常模糊,根本就看不清楚。

  卦象浮现,那是一幅诡异的画。

  大惰随身炉苏醒,青烟袅袅,武图长亮。

  李子安闭上了眼睛。

  张博士将那根当笔的手指抬了起来,木木的看着李子安。

  “停。”李子安说。

  一分钟的时间很快过去了。

  董曦直盯盯的看着李子安,她一直想不明白这有什么科学道理,可每次李子安卜卦却又那么准。难得看见李子安卜卦,她不想错过任何窥探李子安的秘密的机会。

  张博士将一根指头放在了李子安的掌心上,闭上眼睛开始写写画画。

  李子安将右手伸了出去,掌心向上。

  “好。”张博士是那种惜字如金的男人。

  李子安说道:“张博士,我来给你卜一卦,你用一根手指,闭上眼睛在我的手掌上随意画画,我让你停你就停。”

  董曦说道:“大^师,可以开始了。”

  张博士点了一下头:“目前来看是的。”

  李子安琢磨了一下,说道:“难道那种病毒生物只攻击哺乳动物?”

  张博士说道:“前天用了两条金鱼,昨天用了两只兔子,今天用了两只麻雀。鱼是用敞口的小鱼缸放进去的,没有任何反应,最后也还活着。昨天的两只兔子死了,死亡的过程和你上次在这里看见的那两只小白鼠是一样的,有点可怖。今天这两只麻雀已经放进去一刻钟了,目前都没有反应,估计也会活着。”

  “你还用什么动物做过实验?”李子安也想了解一下。

  “病毒对麻雀没有攻击性。”张博士的第一句话。

  那是两只麻雀。

  “下次再来看吧。”董曦将黑布头套罩在了李子安的头上。

  牵手。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