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725章龙游浅滩遭虾戏

赘婿出山 李闲鱼 6021 2020-11-17 17:24

  夜幕降下,慕尼黑却仿佛刚刚从一场梦里苏醒过来,身上有一股子邪劲,正准备干点什么。

   一辆宝马X6来到了快乐街,缓行了几十米,然后在路边停了下来。

   车门打开,一个黑人青年和一个金发女郎从车里下来,顺着人行道往前走。

   车里,孟刚说了一句:“小范,你化妆术真的很厉害,老板就像是一个真正的黑人。”

   范才伟说道:“我这个染料可是一绝,只要老板不脱衣服的话,夜晚的环境里没人看得出他是一个华人,老孟你要是想玩玩的话,我也可以把你染成黑人。”

   孟刚的脸上露出了一个奇怪的表情:“我染成黑人干什么?”

   范才伟想了一下:“说唱,RAP!鸡太美,鸡你太美,欧耶!”

   孟刚:“……”

   同在一辆车里的董曦的脸上露出了一个生无可恋的表情。

   男人有时候真的很幼稚。

   就在两个男人的无聊对话里,黑人李子安和莎尔娜已经走远了。

   董曦隔着车窗看着李子安和莎尔娜的背影,心里有些担忧,她很想替代莎尔娜,陪着李子安去完成这次交易,但是她不懂德语。如果两个人都拿着手机用人生管家跟那个地下军火商交流,很容易引起对方的怀疑。

   那个地下军火商约的地点是一个叫“水手”的酒吧,李子安和莎尔娜走到快活街的一半了都没有发现那个酒吧。

   两人继续往前走。

   街边站着不少衣着暴露的女郎,只要有单身男人路过,她们就会上去搭讪,问人要不要快活。

   再往前,这样的站街女更多。

   她们大概就是这条街为什么叫“快活街”的原因,这条街原来的名字,知道的人也越来越少了。

   这世上本来没有路,走的人多了,渐渐就有了路。

   这个地方是一样的情况,来寻求快乐的人多了,它就成了快活街了。

   除了这些出售快乐的站街女郎,这条街上还有别的见不到光的生意,比如毒品和枪*支。在当地的遵纪守法的人的眼里,这条街也是跟犯罪、罪恶这样的词汇划上了等号。

   一路走来,有不少出售快乐的女郎向李子安兜售她们的快乐源泉,甚至还有人提出可以三个人一起,但是李子安都不为之所动。

   大*师的品味何其之高,看得上这些公共用品?

   莎尔娜却跟李子安开起了玩笑:“李,我觉得刚才那个东欧的姑娘就不错,听她口音应该是乌克兰的,乌克兰美女可是举世闻名的,你可以试试。”

   李子安压低了声音:“再皮,我打你啊。”

   莎尔娜咯咯一串娇笑。

   在这样的环境下调剂一下心情其实也不错。

   两人不知不觉就走到了快乐街的尽头,再往前就是一条黑咕隆咚的小巷了,扑鼻一股屎尿味,连个人影都没有,更别说是什么酒吧了。一路走来,酒吧倒是看见过好几家,但没有一家是水手酒吧。

   李子安皱起了眉头:“那个家伙会不会玩我们?”

   莎尔娜说道:“地下网络上的人不会开玩笑,他们只为了钱,他们为了钱也什么都肯干,我们的订单是一笔大订单,他不可能拿这种事情跟我们开玩笑。”

   “那他怎么还不现身,这里也没有水手酒吧。”李子安说。

   “他在邮件中留了一个电话号码,说是我们到了就打那个电话,我现在打给他。”莎尔娜掏出了手机,拨出了一个号码。

   电话很快就接通了。

   “我们到了,你在哪?”莎尔娜开门见山地道。

   一个低沉的声音从手机的扬声器里传了出来:“从小巷里进来,我在里面等你们。”

   对方就说了一句话,然后就挂断了电话。

   莎尔娜说道:“他让我们从这条小巷进去,他在里面等我们。”

   李子安往小巷里看了一眼,只能看见二三十米远的地方,而且还很模糊,再往深处就一团漆黑。他心里也没什么明显的预感,眼前这情况居然也没能触发未卜先知。卜图点亮,未卜先知这门绝学倒是成熟了,但他还不太理解它,看来还得多花时间琢磨琢磨。

   “李,我们要进去吗?如果你有什么不好的预感,我可要试试叫他出来交易。”莎尔娜说。

   “给我一分钟时间。”李子安闭上了眼睛。

   观星意识升空。

   星空浩瀚无垠。

   天之四灵在其位,诸般星相在其中。

   紫薇命星的亮度增加了一些,但那颗妖星与紫薇命星的距离却又缩短了一些。

   三颗将星环绕紫薇命星,但其中一颗相当黯淡,几乎不见星光闪烁,给人的感觉就像是要陨落了一样。

   李子安心中一沉,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

   卦象浮现,依旧是全息卦象。

   灯红酒绿的街道,站在街边搔首弄姿挑逗单身男性的出售快乐源泉的女郎,还有酒吧和震耳的音乐,一片纸醉金迷的景象。

   这卦象里的街道正是身后的快乐街,李子安刚才从这条街上走过来,现在他却像是悬浮在这条街道的上空,以上帝视角俯瞰着一切。

   一个金发女郎躺在街道上,胸口中了一枪,鲜血不断的从弹孔之中涌冒出来,还冒着热气。

   这个金发女郎是莎尔娜。

   卦象不比未卜先知,那是真正的身临其境,观星的卦象最初只是一幅画,现在已经进化成了全息影像,更为清楚和直观,但不会持续太久,也不会像视频一样播放,这就是区别。

   卦辞浮现:龙游浅滩遭虾戏,将星护主魂相寄,破局还需血祭旗,强汉岂容番邦欺。

   大惰随身炉烟雾缭绕,这卦辞本就不复杂,秒解。

   龙游浅滩遭虾戏,这说的是他现在的境遇。他这条东方来的龙,是个人都想欺负他,从他身上捞到好处。

   将星护主魂相寄,结合着刚才的卦象来看,那是莎尔娜为了挡了枪,生死一线,所以才有“魂相寄”,这说的是她的性命寄在他的身上。

   破局还需血祭旗,强悍岂容番邦欺,这两句说的是要打破现在的困境,要用雷霆的手段,要杀人祭旗!

   出现卦象,出现卦辞,大惰随身炉这个方士副脑解卦,这看似一个复杂的过程,但一点都不漫长,也就两三秒钟的时间而已。

   观星意识飞速下坠。

   地球、欧洲、德意志、慕尼黑,最后是这条快乐街。

   观星意识悬停在了小巷的尽头。

   小巷的尽头还真有一家酒吧,但已经倒闭了,大门上有一块德文招牌,上面写了什么李子安也不认识,但估计会有“水手”两个字。

   小巷黑暗,可黑暗 对于纯能量形态的观星意识来说却不存在任何障碍,小巷里,小巷尽头的一切皆清晰的呈现在了李子安的脑海之中。

   小巷的尽头是一个“T”字形的路口,水手酒吧的两边都埋伏着一个枪*手,一个白人青年,一个黑人老头,两人的手里都拿着MP5。在鹅厂的穿越火线里,那可是巷战神器。

   董媳妇的直觉和经验是对的,这次交易果然有问题。

   李子安心念一动,观星意识从半掩着的大门进了水手酒吧内部。

   酒吧里没有喝酒的客人,也没有抓着钢管跳舞的女人,只有三个体型健壮的白人男子。三个人都是四五十的年龄,两个站着,一个坐着。坐着的那个留着大胡子,起码两百来劲,一身肥肉,面相也相当彪悍。他的面前的酒桌上放着一瓶威士忌,一杯酒,还有一只大号的军用装备袋。

   那只大号的军用装备袋鼓鼓的,装满了东西,就呈现出来的线条而言,应该是武器。

   那个大胡子看了一眼放在酒瓶旁边的手机,说了一句话。

   说的是德语,李子安的脑海之中有浮现,可听不懂。

   另外两个白人男子先后点了一下头。

   那个大胡子又拿起了手机,拨了一个号码。

   李子安以为他是给莎尔娜打电话,催促她快点,可是观星意识看见的号码却不是莎尔娜的手机号码,而是一个德意志本地的手机号码。

   李子安心中一动,观星意识瞬息间飞出了水手酒吧,回到了快乐街上。

   那卦象之中,莎尔娜是在快乐街上中弹,不是在水手酒吧里,所以这街上一定还埋伏了那个大胡子的人。

   观星意识来到了莎尔娜中弹倒地的地方,居高临下的上帝视角,只用了两秒钟就找到了目标。一个白人青年躲在一幢三层高的楼房的一个房间里,他将一支G36突击步*枪架在窗口,枪*口还装了消音装置。

   此刻,他正用那支G36突击步*枪锁定着街道尽头。从他的瞄准镜里去看,正好看见站在小巷入口的李子安。

   “砰!”枪*手的嘴里发出了一个模拟开枪*的声音,然后他的嘴角浮出了一丝残忍的笑意。

   观星意识消失。

   李子安的嘴角浮出了一丝冷笑。

   我特么正缺人祭旗,你就送上门来了。

   你说你傻*逼不傻*逼?

   刚才观星的卦辞之中的“破局还需血祭旗”,说的可不只是眼前这个局,这局太小了,根本不值一提。所谓“破局还需血祭旗”,说的是这次西行的大局。龙游浅滩遭虾戏,将星有陨落之危,这一切需要用血来祭旗,强汉岂容番邦欺!

   干就完了!

   李子安睁开了眼睛。

   “李,你发现了什么,里面是什么情况?”莎尔娜有点着急。

   李子安说道:“里面有埋伏,你找到的卖家想黑吃黑。”

   “啊?”莎尔娜顿时紧张了起来,“那我们赶快离开这里。”

   李子安说道:“不,我们进去。”

   莎尔娜讶然道:“明知道有埋伏还进去?”

   “我需要人祭旗。”李子安大步往小巷里走去。

   莎尔娜张开了嘴巴,想说什么话,但估计说服不了李子安,只得硬着头皮跟了上去。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