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687章喜联

赘婿出山 李闲鱼 5886 2020-11-17 17:24

  李子安和董曦从ZJ公司总部出来的时候,那群西方媒体的记者正围着黑丝布克扎总的助理伊莱卡采访。

  “扎总的助理一定在抹黑你。”董曦说。

  李子安笑着说道:“我的光辉形象岂是她想抹黑就能抹黑的。”

  董曦瘪了一下嘴:“你有光辉形象吗?我倒是觉得不用人家抹黑,你的形象也黑漆漆的。”

  李子安:“……”

  就在这个时候,有个纽约声音报的记者看见了李子安,跟着说了一句:“是他,黑锅公司的李子安,他出来了!”

  一大群记者又围了上来,那场面就像是一群苍蝇发现了一块五花肉。

  “媳妇,我们走吧,我们妈说了不要跟那些傻子玩。”李子安拔腿就走。

  董曦没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然后跟着李子安走。

  那群记者哪里追得上李子安和董曦的大长腿,他们过来的时候,李子安和董曦已经在十几二十米开外了。

  一大群记者面面相觑。

  从来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人,躲记者还用跑的!

  他们不知道公众有知情权吗,更何况是灯塔的公众!

  他们竟然就这么旗帜鲜明的站在了自由的对立面!

  甩掉那些记者,李子安在路边停下了脚步,掏出手机准备叫车。

  却没等他打开APP,一辆雪弗兰萨博班忽然停在了他和董曦的身边。

  李子安本能的挡在了董曦的身前,不过也就只挡了一秒钟而已,他刚刚挡在董曦的身前,董曦就绕开了他,又站在了他的身边。

  就这么一点时间里,雪佛兰萨博班的车窗放了下来,一张熟面孔也进入了两人的视线。

  是丁仕常。

  他坐在副驾驶位上,有一个墨西哥人给他开车,也不知道是中情局的人,还是路途公司的人。

  李子安的右拳蓄满了真气,如果丁仕常突然拔枪什么的,他就一拳头轰过去。

  那瓜肯定保熟。

  六目相对,几秒钟的沉默。

  丁仕常的手没动,只是说了一句话:“汉克的尸体在哪?”

  李子安看着他,只是看着他。

  “大~师,你别误会,我只是想知道汉克的尸体在什么地方,我没有任何别的意思。”丁仕常补了一句。

  他看上去虽然很平静的样子,可是眼神之中却有掩藏不住的紧张和畏惧。

  他很清楚汉克带了多少人去杀李子安,可是李子安现在回来了,汉克却人间蒸发了,面对这样一个人,他怎么能不紧张和畏惧?

  李子安这才开口说了一句话:“汉克,你说的是哪个汉克?”

  “大~师,你知道我说的是谁。”丁仕常显得很客气。

  李子安说道:“我就只认识一个叫汉克的人,他是我的妹夫,他是灯塔住魔都领事馆领事,他在魔都好好的,你却跑来问我他的尸体在哪,你是不是有什么毛病?”

  丁仕常点嘴唇动了动,却没有说出什么话来。

  “你又是谁?”李子安的眼神转冷。

  这人城府极深,这是有目的的接触。

  他很清楚丁仕常不可能跟一个傻子似的跑来问他汉克的尸体在什么地方,一定还有别的什么目的,可是很难猜到。

  丁仕常沉默了一下才说道:“我劝过汉克不要跟去罗斯追杀你,可他偏不听,他死在你的手中我一点也不感到意外,只是……”

  李子安很平静,给人的感觉就像是在听人说超市的牛奶高促销,一箱便宜2块钱似的。

  丁仕常以为李子安会说点什么,可是李子安什么都没说,他停顿了一下才把话说出来:“只是他身上的东西很有价值,路途公司很想拿回来,我们可以做一笔交易。”

  李子安的脸上露出了一个困惑的表情:“什么东西?”

  “大~师,你这样我们可就没法谈了。”丁仕常说。

  李子安笑了笑:“我妹夫身上有什么东西值得你们这么在意的,花呗吗?”

  丁仕常的脸上露出了一个奇怪的表情:“大~师,我是认真跟你讲的,不开玩笑。”

  李子安耸了一下肩:“我也没跟你开玩笑,你说了这么多,我都不知道你说了些什么,你们觉得那什么东西在我的手中吗?”

  “汉克死在了你的手中,那东西肯定也在你的手中。我们可以为TT海外公司争取一个更好的价格,白色房子不抽佣金。”丁仕常说。

  “你们的能量还真是巨大,能影响白色房子的决定,你们的老总是谁?”李子安观察着丁仕常的反应。

  丁仕常叹了一口气:“走吧。”

  这话不是跟李子安说的,而是跟那个司机说的。

  那个墨西哥人启动车子上了路,说走就走了。

  李子安和董曦看着那辆雪佛兰赛博班远去,消失在车流之中,直到看不见了才收回视线。

  “这个家伙在试探我们。”董曦说。

  李子安说道:“我也是这么想的,但是我猜不到他的目的是什么。”

  “你的处理是对的,不管是谁,也不管是在什么情况下,你都不能承认是你杀了汉克。”董曦说。

  李子安凑到了她的耳边:“我一直想跟你说,我回去之后美玲肯定会问我,我想告诉她,可以吗?”

  董曦犹豫了一下才点了一下头:“你可以跟她说。”

  “如果高首长问我呢?今天晚上他就会来我们家,我估计他会问这事。”李子安说。

  董曦沉默了一下才说道:“我来说。”

  “那不行,我说过,你是我媳妇,这黑锅得我来背。他若问起汉克的事,那他就一定掌握了相关的情报,我们否认反而不好,我就更他坦白。”李子安的预感向来很准。

  董曦说道:“这事很严重,你就不怕被抓起来吗?”

  李子安笑着说道:“我问心无愧,我为祖国抓害虫,我怕什么?”

  董曦叹了一口气:“你不要把有些事情想得太简单了。”

  李子安伸手搂住了董曦的肩:“这事我知道怎么处理,我们回家吧,妈还在等我们吃饭。”

  董曦给了李子安一个白眼。

  胡同里家家户户都贴上了对联,挂上了红灯笼和华国结,年味浓浓的。

  明天就年三十了,也该贴对联了。

  “阿曦,回来啦。”一个提着鸟笼子的大爷跟董曦打招呼,眼睛却在看李子安。

  董曦笑着回了一句:“王大爷,遛弯啊。”

  王大爷乐呵呵地道:“呵,得出去溜溜,阿曦啊,你男朋友出息,给你妈送到那些碧玉可馋死我们这些街坊邻居了,都是好东西。你妈说要切无事牌,你回去跟你妈说说,能不能把边角料给我一点,我也盘盘。”

  董曦说道:“好的,没问题。”

  王大爷笑着说道:“那我可就先谢了,也祝你们早生贵子。”

  李子安冲王大爷微笑了一下,算是招呼了。

  王大爷乐淘淘的过去了。

  李子安说道:“当时真该背一背包的玉石回来,这些好邻居一人送一块,多好。”

  董曦给了李子安一个白眼:“一人送一块,你想我妈打死我吗?”

  李子安:“……”

  的确,那些玉石在阿尔泰山脉里的那个山洞里就只是石头,但拿回来却就成了比黄金还贵的宝贝。他真要是背一大包回来,这些个邻居一人发一个,董玉梅还真是又可能揍董曦一顿,这太败家了。

  家里没人。

  董曦打电话去问才知道她妈去买菜去了,还让她去一个邻居家取对联,她跟李子安说了一下便出门了。

  李子安一个人待在家里闲得无聊,他给沐春桃发了一条信息,然后两人煲了一会儿视频粥。

  爱情这东西分好几个阶段,最初的是冲动期,见不着就心痒痒,见着了也心痒痒,总想着制造一点拍掌的声音。然后就是成熟期,少了冲动,多了稳定,几天不见也没什么。

  成熟期之后就是结晶期,爱情的结晶一出来,爱情就降温了,两个人都围着爱情的结晶转,孩子成了彼此心中最重要的人。这个时期一过,那就是哥们期了,你把我当兄弟,我也把你当兄弟,好兄弟有难同当,不好的兄弟就跟别人玩去了。

  他和沐春桃现在处在成熟期。

  董曦回来了,拿着一幅对联。

  李子安打开看了一眼,心中直乐。

  这对联是老丈母请一个会书法的邻居写的,但不是春联,而是喜联。

  上联:一世良缘同地久。

  下联:百年佳偶共天长横联:喜结连理。

  董曦一脸愁苦的表情:“老公,你说这对联贴还是不贴?”

  李子安想了一下:“还是先放一下吧,把高首长应付过去再说,他本来就怀疑我们有点什么,他过来看见这样的喜联,那不就坐实了吗?”

  “可是我妈让我贴。”

  “就说没买着胶水,明天去买。”李子安觉得他很聪明。

  董曦瞪着李子安,那眼神似乎想给李子安一拳头,很大劲的那种。

  李子安微微愣了一下,跟着就改了口:“没胶水也可以贴,我去看看有没有剩饭,我来贴。”

  董曦的嘴角浮出了一丝笑容。

  李子安却在心里暗骂了一句自己是猪。

  董媳妇这是在考验他,就连这点小小的考验都搞不定,不是猪是什么?

  喜联贴上,董玉梅还没有回来,高山却来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