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140章野狼的嚎叫

赘婿出山 李闲鱼 3983 2020-11-17 17:24

  余家豪停下了脚步,转身看着李子安,语气淡淡地道:“你想干什么?”

   李子安向余家豪走去,一边说道:“你搞出这样的事情,一句解释都没有就想走,你是不是太不把我放在眼里了?”

   余家豪的嘴角浮出了一丝冷笑:“我从第一次见你就看不起你,又怎么会把你放在眼里?”

   二少就是二少,虽然心里也有点紧张,但不会输了气势,该豪横还得豪横。百度文学网,更多好。

   李子安在余家豪的面前停下了脚步,脸上露出了一个阳光般温和的笑容:“你以为我不敢打你?”

   余家豪说道:“你敢,但是你不能打我。”

   李子安又笑了笑:“我还真是好奇,你给我说说是什么原因我不能打你?”

   余家豪斜眼看了一眼余美琳,淡淡地道:“余美琳是我姐,我是余家的二少,你这个赘婿还没有正式进过余家的门吧?”

   李子安居然还很配合的点了一下头。

   余家豪心里不紧张了,面色也越来越平静了:“你要是打了我,余美琳如何在余家立足?余家的人不会再将她当成家人,你也永远进不了余家的门。甚至就连奶奶,她也会因为你打了她的孙子而不待见你,你再仔细想一想,你要是图一时之快打了我,你会失去多少东西,你手里捧着的饭碗还要不要了?”

   这一次他说的比较客气了,没说吃软饭的,说饭碗。

   “你说的好像有道理,可你能代表余家所有人吗?”李子安反问了一句。

   余家豪说道:“我是余家豪,我当然能。”

   李子安笑了笑,抬手指着余美琳:“你能代表她吗?”

   余家豪顿时愣了一下。

   李子安说道:“我告诉你,在我这里就只有一个姓余的说话管用,那就是美琳,除了她,任何姓余的在我这里都不管事,我也不在乎。你们余家的门是龙门啊,我那么想进?我现在就问一个姓余的人,她若是不让我打你,我就不打你,她若是点头,我就揍你,我他妈太想揍你个鳖孙了。”

   余家豪怒了:“你骂我什么?”

   李子安回头说道:“美琳,我想打他,但这事你来决定,你说不打我就不打他,你若点头,我就打他。”

   “我……”余美琳犹豫了,她没有想到李子安会当着余家豪的面让她做这样的决定,这让她很为难,也很被动。

   毕竟,余家豪是二叔的宝贝儿子,在余家之中也拥有仅次于三个父辈的声望,她若点头让李子安打余家豪,余家的人还真就会把她视作叛逆,她与余家的关系已经够糟糕的了,这么一来就真回不去了。百度文学网,更多好。

   昆丽皱起了眉头,她也不理解李子安为什么要让余美琳来做这样的决定,但她并没有说什么。

   李子安什么解释都没有,只是看着余美琳。

   他不是不知道这样做会让余美琳为难和被动,可他还是这么做了。

   他有他自己的原因。

   余家豪带着这么多西装暴徒来搞事,目的就是打他,还欺他是个赘婿不敢报复,他就想知道在余美琳的心中,究竟是他这个丈夫重要,还是余家豪和余家的亲戚更重要。

   还有一个原因,他想弄明白余美琳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女人。

   一直以来,余美琳给他的印象都是为了事业可以付出任何代价的女强人的印象,她招他入赘也是她所付出的代价,甚至是李小美也算是她付出的代价。

   他曾经给她卜过一卦,那卦辞对她也有定义,那就是“女帝”。既然是女帝,那就应该有女帝的人格,余家豪欺她,辱她的丈夫也就等于是在辱她,她这个女帝要是瞻前顾后,怕这怕那,那算什么女帝?对方都上门来打她的丈夫了,这样的情况她要是都不让打余家豪,那就说明,她最近所表现出的“和好”的迹象都是假的,他这个丈夫真的一点都不重要。

   “呵呵……”余家豪笑了,声音里带着轻蔑和不屑,“我说过,她不敢打我,你也不过是给自己找个台阶下而已。打我,不管是她还是你,都得想想后果。”

   李子安没有回应,只是平静的看着余美琳。

   打还是不打,你来做决定。

   远处传来了警.笛声,警察来了。

   余家豪更放松了,笑得也更开心了:“这下你又有台阶下了,也不用为难我姐了,我走了,但这事没完,我会找你聊个明白。”

   余美琳忽然说道:“子安,要是你被关起来了,我给你送饭。”

   余家豪脸上的笑容顿时僵住了。

   李子安却笑了。

   还真是女帝,他很清楚她做这个决定有多难,可她并没有犹豫多少时间,而且还考虑到了给他送饭这一层。

   李子安回过头去看着余家豪,眼神瞬间就冷了。

   余家豪刚才还淡定自若,可一看李子安这眼神,心中顿时虚了,也怕了:“警察来了,你、你敢打我?”

   李子安忽然挥手,一巴掌抽向了余家豪的脸。

   老子打的就是你这个鳖孙!

   余家豪本能的抬手格挡。

   可是,他的结局和葛军一样,那抽过来的巴掌在空中突然改变了路线,变掌为拳,由上而下,狠狠的抽在了他的双腿之间的位置上。

   砰!

   余家豪的双腿都被抽离了地面,然后重重的摔在了地上,蜷缩成了一只虾米,双手也紧紧的捂着裤裆,张大了嘴巴却叫不出声音来。

   蛋碎的疼痛,那真的是比女人生孩子还痛苦。

   却不等余家豪缓过一口气来,李子安又猛一脚踢在了他的屁^股上,整条腿的力量都聚集在脚尖上,而脚尖所对的是他的菊花,所有的力量都作用在了那朵娇嫩的菊花上。

   砰!

   沉闷的撞击声里,余家豪终于叫出了一声来:“嗷欧――”

   又是野狼的嚎叫。

   两下也就够了,余家豪的蛋有没有碎不知道,但往后相当长一段时间,办事的时候恐怕会有点障碍。至于菊花,往后几天恐怕是拉不出粑粑来了。

   李子安站在余家豪的身边,居高临下的看着在蜷缩在地上,双腿抖个不停的余家豪,淡淡的说了一句:“你说我不敢打你,你以为你是谁啊,你是皇太子吗,你不过是一个二世主,我今天最后警告你一次,以后要是再敢搞事,我特么真废了你。”

   “嚯……嚯……”余家豪大口喘气,他恨不得杀了李子安,可是李子安就在他的身边,他却不敢用手指头戳李子安一下。

   “子安。”余美琳招了一下手。

   李子安走了过去,他的心情不错,他没有看错余美琳,而余美琳也没有让他失望。“警察来了,你快走,我来处理后面的事。”余美琳很着急很担忧的样子。

   李子安说道:“我不能走,走了就理亏了,后面会更麻烦。”

   “可是……”余美琳看着躺了一地的西装暴徒还有余家豪,欲言又止,她的心里真的很担心李子安会被抓起来。

   李子安笑了笑:“你不是说要是我关起来了,你会给我送饭吗?”

   余美琳嗔道:“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思说笑?”

   李子安说道:“放心吧,我不会有事,我倒了,别扶我。”

   余美琳顿时愣了一下:“你说什么?”

   李子安没有解释,走到马川的身边,双腿一软,倒在了地上。

   “子安!”余美琳着急了,慌忙上前,可是忽然想起李子安刚刚说的话,她又停下了脚步。

   她是何等聪明的女人,刚才不明白李子安说“我倒了,别扶我”是什么意思,李子安倒在地上她就明白了。

   这事是余家豪和葛军带着二十个西装暴徒来新星公司打架闹事,李子安凭一己之力打倒了十几个,他要是还好端端的站着,警察来了他还真不好解释。可是他这一倒,那就好解释了。

   倒地之后,李子安还用脸在地上蹭了蹭。他一个爱脸入命的人,这也算是下血本了。不过,他也只是蹭地上的灰,还有从马川脑袋上流下来洒在地上的血而已,他可舍不得把脸皮弄破。

   马川才是真的舍得下血本,直接拿橡胶棍子往脑袋上砸,他的脑袋现在都还在流血。

   “李总……我这样……做得对不对?”马川小声地道。

   李子安压低了声音:“回头我给你发奖金,待会儿你知道怎么说吧?”

   “知道,李总你放心啦……哎哟……”马川已经提前进入了状态。

   空坝是几个没挨打的西装暴徒看见李子安倒地,一个个都懵逼了。

   金刚软饭王这是受了内伤吗?

   拖到现在终于撑不住了?

   你^他^妈哄鬼啊!

   几辆警车到了大门口,守门的保安连问都没问就打开了大门。

   十几个警察下车,带队的警官手里还拿着家伙。

   余美琳大步迎了上去:“警官,他们来我公司闹事,打伤了我们的保安,我老公也被他们打伤了。”

   一个西装暴徒愤愤地道:“你胡说!明明是你老公打了我们!”

   “你才胡说,我们先打我们的马科长,我们李总下来劝架,你们连我们李总一起打。”

   “我们李总现在都还躺在地上!”

   “我们马总的头都被你们打破了!”

   “我们魏科长也受伤了!”

   一大群保安七嘴八舌。

   楼上,新星公司的职员有的站在走廊里,有的跑下来,也加入了声援的队伍。

   那些西装暴徒闭上了嘴巴。

   “救命啊……我要死了,我呼吸困难……”马川的声音很虚弱,一句话没有说完,一股血水就从嘴角涌了出来。

   那是真的血。

   他把舌头咬破了。

   李子安心里肃然起敬。

   这货是真的狠呐!

   然后,他闭上了眼睛。

   你们吵吧。

   我继续装死。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