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697章委任状

赘婿出山 李闲鱼 5869 2020-11-17 17:24

   西罗的身后跟着几个人,李子安的视线迈过西罗看了一眼,并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人物,都是来玩的游客。

  西罗在李子安的身前停下了脚步,两只眼睛透过墨镜看着李子安,他的眼神显得很复杂。

  就是眼前这个帅逼将他至于绝境,可是他却拿这个帅逼没有办法。

  他恨不得杀了这个狗大/师,可他却不得不隐藏心中的恨意,说话的样子也像是一条摇尾乞怜的狗:“大/师,求求你救救我吧,我好难受,我就快要死了……”

  李子安打断了他的话:“跟我来吧。”

  他往一个角落里走去。

  西罗跟着李子安来到那个角落里,一双眼睛在李子安的身上搜寻着什么。

  李子安的眼睛也快速的扫过了西罗的身上,也在寻找什么。

  西罗忽然扑通一下跪在了地上:“大/师,救救我吧,求求你了!”

  李子安说道:“我要的东西在哪里?”

  他没有动用圣光相素,一是不想辣眼睛,再就是这几天亏空太厉害了,得悠着点,就今天这个情况他怎么也要恢复一点状态,给桃子交一份60分的作业。

  他刚想到桃子,桃子就到了,一袭卡其色的风衣,搭配白色的毛衣和牛仔裤和马丁靴,带着一只墨镜,走路咔咔带风,那气场起码两米二,就跟电影里演的女杀手,女特工似的。

  李子安瞅了她一眼,莫名腿软。

  豪车都费油,他现在没加油币了。

  沐春桃张望了一下,很快就发现了李子安,然后就往这边走了过来。

  她没走几步,忽然看见一个人跪在地上,她微微愣了一下跟着就停下了脚步,假装没有看见这边的情况,若无其事的看着窗外的城市景色。

  她性格虽然野,身上也有一点公主的属性,可她也是一个识大体的女人,知道什么时候可以任性,什么时候不能任性。

  “药呢?”西罗眼巴巴的看着李子安,“先给我解药。”

  李子安皱起了眉头,眼神冰冷:“你还敢跟我提条件?”

  “不是,我……我只是想看一眼解药。”西罗快哭了,眼前这个狗大/师说的话,他真的是一个标点符号都不愿意相信,不看一眼解药,他怎么愿意把保命的东西拿出来。

  李子安打开了机关戒指的戒面,将里面的合金尖刺放了出来,用卫生纸擦掉了尖刺上的止行膏,然后在左手的十指的指头上扎了一下,一滴猩红的炉身血从指头上冒了出来。

  西罗心头一片疑惑,他不知道李子安在干什么。

  李子安说道:“这个血是药引子,把嘴张开,你先把这个药引子吃下去,我在拿解药给你吃。”

  西罗没有半点犹豫,一下子就将嘴巴张得大大的。

  李子安往西罗的嘴里滴了两滴炉身血,就把指头缩了回去,然后取出一只小瓶子,倒出一粒黑乎乎的药丸子投进了西罗的嘴里。

  这药丸子是他在家里用面粉和巧克力捏出来的丸子,没有半点药效,只是想给西罗一个真实的吃了解药的感觉。

  两滴炉身血下肚,一股清凉顿时顺着喉咙传遍全身,身上的骚.痒和痛苦一下子就减轻了许多。

  “东西呢?”李子安问。

  “你把装药的瓶子给我。”西罗还是不相信李子安。

  李子安冷冰冰地道:“你不要得寸进尺,我的忍耐是有底线的,再不把东西给我,交易就取消,你吃的药量不够,很快又会发作。”

  西罗硬着头皮说道:“可是我把东西给了你,你不给我解药怎么办?”

  李子安随手将小塑料瓶扔在了地上。

  西罗急忙伸手去捡。

  李子安一脚踩在了塑料瓶上。

  西罗眼见就要抓住那只小塑料瓶了,却抓住了李子安的鞋头。

  李子安说道:“最后给你一次机会,如果你还跟我墨迹,讲条件,我转身就走,你就回去等死吧。”

  西罗犹豫了一下,伸手从外套里取出了一只文件袋,递到了李子安的手中。李子安刚伸手接过那只文件袋,他就迫不及待的伸手抓住李子安的鞋头,想要将李子安的脚从那只塑料瓶上挪开。

  李子安脚纹丝不动:“你这么着急干什么,我得看看里面的东西有没有价值。”

  他打开了文件袋,拿出了里面的东西。

  那是几张照片,还有一张打印出来的文件,但他看不懂,是意塔利文。

  李子安先看了照片。

  总共四张照片,三张拍的是建筑,一张拍的是人物。

  三张照片拍了两座建筑,一张是一家老旧的杂货店,有个店招,但还是意塔利文,不知道上面写的是什么。另外两张建筑照片拍的是一座古老的城堡,外墙的岩石上爬了青苔和藤蔓,给人一种古老而沧桑的感觉。城堡建筑的周围没有别的建筑,只有茂密的树林和如茵的草坪,看样子是在郊外。

  人物的照片是一个老头,头上的金发稀疏,清晰可见头皮。他体型高大,脸上有几块老年斑,眼角也有好几条鱼尾纹。从脸部的特征来判断,他的年龄大概是60左右,是一个熟透了的年龄。

  李子安仔细看了看照片上的老头的脸,有点似曾见过的感觉,就在这个感觉冒出来之后,他的脑海之中也浮现出了一个画面。那是在北都灯塔大使馆里鹰眼所窥见的画面,那是路途公司圆桌会议的画面,照片上的老头就是其中之一。

  “这个人是谁?”李子安的视线回到了西罗的脸上。

  “那是我的舅舅杰纳罗,唐卡家族的教父,他的全名就是杰纳罗唐卡,他是路途公司的高层人物。”西罗说。

  “你居然出卖你的舅舅。”李子安说。

  跪在地上的西罗仰着头看着狗大/师,眼神里有话。

  尼玛逼啊!

  如果不是你会给老子下毒,老子会出卖自己的舅舅吗?

  当然,这样的话打死他都不敢说出来。

  李子安的嘴角浮出了一丝笑意:“不过干大事的人就要不拘小节,而且你这也没做错,你这是大义灭亲,所以不要有压力,接着说。”

  西罗面无表情的看着李子安,什么都没说。

  李子安将那张打印出来的文件递到了西罗的面前:“这上面写的是什么,给我念念。”

  西罗的心中极不情愿,可是他却连一秒钟都不敢犹豫,跟着就接过了那张打印出来的文件,开始翻译上面的内容。

  “鉴于汉克先生出色的能力,以及忠诚,经圆桌议会一致通过,批准汉克先生成为圆桌议会成员之一,同时授予汉克先生12月骑士称号。不过要成为真正的淘金者,需要相应的功绩,杀死李子安和他的妻子,你将成为真正的淘金者。”

  “淘金者?”李子安心中一片好奇,“淘金者应该是指一种身份,地位居然在议员之上,你见过淘金者吗,是什么样的人,是干什么的?”

  西罗摇了摇头:“我真的不知道,我把我知道的所有的东西都告诉你了,求求你,抬脚吧,把解药给我。”

  李子安这才将脚抬起来。

  西罗慌忙将那只小塑料瓶抓在了手中。

  他抓着的是一只小塑料瓶子吗?

  不,他抓着的是他的命。

  李子安忽然觉得他好可怜,那不过是几颗面粉和巧克力搓成的丸子而已,可他却如此紧张,给人的感觉就像是溺水的人忽然抓住了救生圈似的。

  “你说的都是真的吗?”

  “我发誓,我说的每一个字都是真的,这是圆桌议会给汉克的文件,这份文件是通过我舅舅传出来的,也是我舅舅让我给汉克的。如果杰纳罗不是我舅舅的原因,我这样一个小人物也不可能接触到这样的机密文件。”说完,西罗迫不及待的拧开瓶盖,然后扬起脖子将里面的药丸子全都倒进了嘴里。

  李子安看着他“吃药”,心里想着的却是别的事情。

  难怪汉克那么心急,从魔都追到北都也要暗杀他,原来是想从议员升级成什么淘金者。

  淘金者,这个称谓真的好奇怪。

  那些人肯定不缺金子,那淘的又是什么金?

  “这个承包就是路途公司的总部吗,它在意塔利?”

  西罗从地上爬了起来,冷冷的看着李子安。

  李子安又换了一张照片给西罗看:“还有这家小商店,它在什么地方,是联络的地点吗?”

  西罗冷哼了一声:“你自己不会看吗?你这该死的家伙,如果我们现在是在意塔利,我随时叫百十个兄弟来杀你。”

  李子安笑了笑:“你不说我都差点忘了,你在意塔利是混黑道的,你的舅舅杰纳罗也是唐卡家族的教父,叫百十个兄弟来杀我对你来说也是稀松平常的事情,可是……”

  “可是什么?”狗大/师的奇怪的笑意让西罗莫名紧张。

  李子安淡淡地道:“你只吃了解药,没有药引子,不起作用的。”

  他的话音刚落,西罗就将一根手指头塞进了嘴里,狠狠的咬了一口。一股鲜血顿时从咬破的指头里流进了他的嘴里,他迫不及待的喝进了肚子里。

  “不就是药引子吗,我现在喝了,我会回意塔利,杰纳罗是我的舅舅,他不会把我怎么样的,在意塔利没人能杀我,丁仕常也不能。”西罗已经恢复了自信,他冷笑了一声,转身离开。

  “西罗,小心丁仕常,他可能还会来杀你,有可能还是你舅舅下的命令。”李子安说。

  西罗回头看了李子安一眼,眼神之中充满了困惑。

  这狗逼是怎么了,怎么会这么关心他?

  李子安的脸上露出了一个善良而亲切的微笑:“慢走啊。”

  “有病,你去死吧。”西罗骂了一句,快步离开。

  李子安还看着他的背影,脸上微笑依旧。

  你能走多远?

  齐天大圣一个筋斗云十万八千里,却还是飞不出如来佛的手掌心。

  别说你飞回意塔利,就算你飞到火星,你也得乖乖回来,跪在地上求我。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