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078章女帝与农夫与佣兵

赘婿出山 李闲鱼 6968 2020-11-17 17:24

   一边是又脏又累的体力活,一边是疯狗一样乱咬人的马川,搬救兵也不管用,葛家和余家的那些亲戚半天也没扛过去,一个个纷纷走进余美琳的办公室递交辞呈走人。

  也就在当天下午,余美琳与沐龙赶去机场直飞云地。

  毕竟是关乎生存的生意,沐龙一定要去金瓜铜矿看看才能放心。余美琳也迫切需要做成一笔生意,变现应对即将到来的债务危机。闹了这么两回,余家豪肯定不会多给她一天的时间,到时候就会发难。所以,沐龙这边一提要求,余美琳就上携程订机票了。

  沐春桃开车送余美琳和美琳去机场,李子安也跟着去了。

  国内出行大厅里,余美琳将李子安叫了一边说话。

  “子安,我带沐叔叔去云地看看,估计要两天时间,这两天你在家里要小心一点,如果余家有人约你去吃饭什么的,你千万别去,等我回来再说。”余美琳说。

  李子安不以为然地道:“你怕他们打我吗?”

  余美琳沉默了一下才说道:“奶奶在我们家里,她手里有大江集团百分之二十的股权,包括我爸在内,三个儿子都想要,谁得到了,谁就能将大江集团彻底控制在手中。二叔家目前最为活跃,三叔家按兵不动,也不知道在打着什么主意。今天你打了余家豪一巴掌,我担心我爸会趁机出手。”

  原来她担心的是这个。

  李子安忍不住笑了,感觉第一次弄懂余美琳。

  四年前她就开始布局,通过三方公司投资了云地的金瓜铜矿。

  同样也是四年前,她将老太君林胜男送到了老家养病,由他这个赘婿照顾。现在看来,这又何尝不是她的又一次提前布局?

  在她的世界里谁都不是重要的,成功才是最重要的。

  余家三兄弟把她赶出了大江集团,可她的手里还握着老太君这张牌,她随时可以回去。即将崛起的新星公司也将成为她的一张牌,进可攻,退可守。

  “子安,你笑什么?”余美琳觉得李子安的反应有点奇怪。

  李子安笑了笑:“没什么,快进去吧,要不就赶不上飞机了。”

  “那我进去了,你这两天也小心一点。”余美琳又叮嘱了一句,转身进了安检通道。

  李子安看着她的背影,心里有点五味杂陈的味道。

  紫气东来照女帝,水猿张臂抱钱财。

  这是他在云地观星所得的卦辞,女帝、女帝,那卦辞其实已经说明了她是什么样的女人,而他却忽略了,一厢情愿的把她当成那种可以小鸟依人的女人来看,还幻想着感动她,征服她。现在看来,那天晚上就算余美琳肯跟他发#生#关#系,恐怕也会是她是攻,他是受吧?

  他觉得要是把余美琳放一部宫斗剧里,她一定是那个笑得最后的女人,制霸三宫六院,独享圣恩,甚至会成为武则天那样的女人,熬死皇帝老儿自己当皇帝。

  偏偏,就是这样一个厉害的女人是李小美的妈。她不走寻常路,不过正常的日子,搞得他也过不了想要的好日子,想离婚还离不了。

  “走啦,她就去一两天,你就这么不舍得啦?”一起来送人的昆丽说。

  李子安这才收回视线,淡淡的说了一句:“她就是两年不回来都没问题。”

  昆丽:“……”

  看懂了余美琳这个人,李子安的心也就淡然了。

  人家天生就是女帝的命格,淡亲情,重宏图大业,他还想跟人家过平平淡淡的小日子,那不扯淡吗?男人要征服这样的女人,那还不得打下一片大大的江山?

  可惜大清早就没了。

  回去的路上,宾利轿车里就只有昆丽和李子安两人。

  平时李子安坐这车都是坐后座的,这一次他坐在了副驾驶座上。

  他想跟昆丽聊聊。

  “你居然敢打余家兴,真看不出来啊,你就不怕你岳父余泰山找你算账?”昆丽居然先开口。

  李子安说道:“我就算不打余家兴,美琳她爸也不会给我好脸色看,那小子没教养,我打他一巴掌让他长点记性。”

  “你打余家兴的时候,我就在三楼看着,你知道我是怎么看你的吗?”

  李子安笑了一下:“那你是怎么看我的?”

  “你是一个真正的男人,你不让美琳出手,我知道你是在保护她,你出手,余泰山和高胜美有火也只能冲你发,就凭这一点,你比那些表面一套背后一套的男人强多了。”昆丽说。

  李子安只是听着。

  “说句你不爱听的话。”

  “你说。”

  “第一次见你的时候,我觉得你是个吃软饭的男人,根本就配不上美琳。”

  李子安淡淡的笑了笑,岂止是她这样看,整个月牙村的人都这么看,他在乎吗?

  “我曾经建议美琳只接走她奶奶,把你留在那小山村里,可她执意带你走,现在看来,她是对的,你帮了她很多,我不敢想象如果没有你,她现在会是怎样一个境遇。”昆丽看了李子安一眼,“我说这些,你不会生气吧?”

  李子安耸了一下肩:“你看我像生气的样子吗?你别只聊我,也聊聊你吧。”

  “聊我?”

  “这段时间接触下来,我觉得你不像是什么助理,更像是一个职业保镖,你以前是做什么的?”李子安说。

  他给昆丽卜过一卦,那一次他用剖相术算出了她的年龄,还算出了她有一个男朋友,但已经过世了,她有克夫相,而且短命。

  卜卦能获得一个人一件事的特定信息,但并不是万能的。

  这世上从来就没有什么算无遗漏的神算子,江湖上有些自称是神算子的,前一刻还在给人卜卦算命,指点江山,为人逆天改命,下一刻收摊就被车撞死。还有的为人批生辰八字,婚姻良缘,结果老婆正在家里给他戴绿帽子。

  昆丽移目看了李子安一眼,没有说话。

  李子安也不着急。

  沉默了几秒钟后昆丽才开口说话:“你卜卦很准,就连铜矿的矿脉都能找到,你给我算过一卦,你说我短命,这是真的吗?”

  李子安说道:“卦象是那样说的。”

  “那你再给我算算,我能活多久?”

  李子安摇了一下头:“命数天定,通过一些秘法手段,我能算到一些东西,但不是万能的,我不知道你能活多大,大概也算不出来。不过如果你想试试的话,我可以再给你卜一卦。”

  昆丽的脸上露出了一个自嘲的笑容:“也对,如果一个人知道自己活多久,会在哪天死,那多无聊啊。算了,我不要再给我卜一卦了。”

  李子安安慰了一句:“你看开一点,我或许没算准。”

  “我吧……”昆丽停顿了一下才说道:“我是个孤儿,我不知道我的父母是谁,我在孤儿院长大,我也不知道我的生日,孤儿院的院长姓昆,她给我取了昆丽这个名字。十岁那年,一个外国女人来孤儿院里收养孤儿,她看中了我,我就跟她走了。我以为我的人生转变了,从此以后会有阳光,可那不过是我的一厢情愿的想法而已。那个女人是专门为佣兵组织寻找孤儿的人,她把我带到了一个荒岛上,在那里有许多从世界各地来的孤儿。我们在那座孤岛上训练射击、杀人,很多孩子都死了,剩下的都被训练成了没有感情的杀人机器。”

  李子安心中一片惊讶,他是真没想过昆丽居然还有这样的人生经历。

  “我在那座岛上训练了五年,然后成了一名正式的佣兵,我开始执行各式各样的任务。那几年,我都不知道是怎么过来的,我杀人,也准备好了去死。直到遇见了他,他叫展帅,但他其实一点都不帅,又黑又糙,身上的伤疤多得数不清。他在佣兵界是个有名的狠人,可对我很温柔,处处照顾我,不容任何人欺负我。我和他在一起三年,我和他一起执行任务,我和他一起滚床单,我们形影不离。后来,那次任务失败了,他死了……”

  说着说着,她的眼眶就湿润了。

  李子安想安慰她,可是不知道说什么好。

  昆丽苦笑了一下:“这事我连美琳也没说过,我不知道为什么跟你说了,不过这会儿说出来,我感觉好些了。”

  “有些事憋在心里的确很难受。”李子安想到了那个汉克。

  昆丽移目看了李子安一眼:“你还想听吗?”

  “想听。”

  昆丽接着说了下去:“他死之后我的心也死了,我主动申请了最危险的任务,跟随一支佣兵战队去中东暗杀一个目标。那次任务果然是最危险的,我们遇到了伏击,我中了弹,我以为我会死,可是我又活过来了,我从尸体堆里爬出来,我的队友都死了。那天阳光照在我脸上的时候,我突然做了一个决定,我要回国,我要在我死之前找到我的父母,我要问他们为什么抛弃我……”

  两颗眼泪从她的眼眶中滚落了下来。

  “我回到了华国,昆院子帮我办理了身份证明,还帮我找了一份工作,可惜我搞砸了。后来我来到了魔都,准备开启一段新的生活,可我前后干了好几份工作都不成。国内的房租很贵,生活成本也很高,我当佣兵赚的钱没过多久就所剩无几了,也就在那段最艰难的时期里,我偶然遇到了美琳。那天下着雨,几个流氓想打她的主意,我出手打跑了那几个流氓,她问我愿不愿意为她工作,从那以后我就跟着她了。她教会了我很多从前不会的东西,也一直在帮我寻找我的父母,对我来说,她就是我在这个世界上最亲的人。”

  李子安抽了一张纸巾递给了她。

  昆丽接过纸巾擦了擦眼角的泪痕,然后又说了一句:“我之所以告诉你这些,还有另外一个原因。”

  “你说。”

  昆丽瞅了李子安一眼:“你最好不要辜负她,背叛她,如果你伤害了她,我会杀了你。”

  李子安:“……”

  车子下了机场高速进入市区,红绿灯多了,车速也慢了。

  “对了,你认识一个叫汉克拜恩斯的人吗?”李子安最终还是没忍住问了一句。

  昆丽微微愣了一下:“你问他干什么?”

  “随口问问,你认识吗?”

  “不认识。”昆丽避开了李子安的眼神。

  李子安的嘴角浮出了一丝淡淡的笑意。

  她明明认识,不然也不会反问他问汉克干什么,可第二句却说不认识了,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

  “你别胡思乱想,美琳从来没有背叛过你。”昆丽又补了一句。

  李子安却已经懒得说什么了。

  车子在高臣一品的大门边停下。

  李子安下车之前说了一句话:“你要找的父母,我可以帮你。”

  昆丽微微愣了一下,继而又激动地道:“对,我怎么没想到,你能帮美琳找到矿脉,那你就能帮我找到我的父母,真是太好了,你帮帮我!”

  李子安说道:“我可以帮你,这几天你自己找找,找不到也找。”

  “找不到也找,你什么意思?”

  “你别管,你只管找,心里也要翻来覆去的琢磨这件事,等你心里想着的全都是这件事的时候,你再来找我,我给你卜一卦。”

  昆丽点了一下头。

  李子安又补了一句:“但我有个条件,把你知道的关于汉克的事全都告诉我。”

  昆丽忽然移目看着李子安,眼神之中带着一点怒意:“原来你想利用我!”

  李子安淡淡地道:“这不是利用,是笔生意。”

  “我要是跟你聊汉克的事,那我就等于是……”

  李子安把她没说出来的话说了出来:“那就等于是背叛了美琳,是吗?”

  昆丽沉默了,也算是默认了。

  “我不强求你,这生意你愿做就做,不愿做就当我什么都没说过。”说完李子安打开车门下了车,然后往高臣一品的步行门走去。

  昆丽从车窗里探出了头来:“你为什么非要问这个,换个问题行不行?”

  李子安连头都没有回。

  跟余美琳在一起过日子,不会做生意那怎么行?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