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509章低调的亿万富翁

赘婿出山 李闲鱼 3992 2020-11-17 17:24

   红色的法拉利开往东方疗养院。

  几百万的车也就几十码的速度,想快也快不了。

  大&师现在就是这种状况。

  回家了,枪&林弹雨什么的就不复存在了,李子安的生活又回到了常态。他最主要的职业不是专业背黑锅的大&师,而是家庭主男,兼奸夫。

  余美琳上班去了,沐春桃就成了他的司机兼秘书,这种去东方疗养院的事,肯定是要带上桃子的。

  “老公,我昨晚做梦梦见了你,没想到你今天早晨就来敲我的门了,你说我是不是有做大&师的潜质?”等红灯的时候,沐春桃跟李子安闲聊。

  李子安笑着说道:“我是想给你一个惊喜,这可不是你有做大&师的潜质,大&师什么的你就别想了,你学不会的。”

  沐春桃微微翘了一下嘴角:“老公,你每次出去背黑锅都不带我,我什么时候才能跟你一起去背黑锅啊?”

  李子安苦笑了一下:“别人遇见黑锅躲都躲不及,你还想着去背黑锅,你这想法还真是奇葩,你要是出了点什么事,我怎么办,我又怎么跟沐叔叔交代?”

  沐春桃的嘴角翘得更高了。

  她生性好动,性格也有点野,最喜欢干刺&激的事,结果李子安一次都不带她出去,她心里是有点不高兴。

  李子安哄她:“不高兴啦?”

  “我不理你了。”沐春桃将头扭到了另一边。

  李子安陪了一个笑脸:“别生气了,哪个男人舍得让自己的女人去冒那种险,我这也是为了你好,你要是想刺&激的话,回头我带你去坐最高的过山车,蹦最高的极怎么样?”

  沐春桃移目过来看着李子安:“不许骗我。”

  “骗你是小狗。”李子安伸手在沐春桃的鸽子窝下挠了一下,“笑一笑。”

  沐春桃装不下去了,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对了,跟你说件正事。”李子安转移了话题。

  “什么正事?

  “我今天去把安能公司诈骗安投&公司的4亿美金转给华投&公司,按照合同上的约定,我这次赚了6亿华币的佣金。另外我还从安能公司总裁的身上额外讹了2000万美金,加起来有7亿多华币,我打算给咱们黑锅公司的所有成员都奖励一套房,一辆车,再发一笔奖金,这事就交给你去办,有没有问题?”

  “当然没问题,这事就包在我身上吧,干别的事情我不行,但你让我花钱,这个我很在行。”

  李子安:“……”

  “你都给我买了房子了,这次我就不要了,你给他们就好。”

  李子安说道:“那不行,公是公私是私,这是黑锅公司的福利,你得收下,万一公司哪天倒闭了,资金被冻结了,我以后想给你买也没钱了,那怎么办?你收下,拿去收租也好,转卖也好,随你自由,这是你应得的。”

  “行了行了,你的道理长,我听你的,那就按照你说的办吧。”沐春桃同意了。

  “这次剩下的钱很多,公司的账户上留一笔运作资金就行了,剩下的你拿去投资。”李子安说。

  “万一亏了怎么办?”

  “亏了就亏了,我又不会怪你。”

  “可是现在各行各业都不景气,我们这边的股票又是一个大坑,我也不知道投资什么好。”沐春桃一副没信心的样子。

  “笨蛋,我做大&师这么久,那些人脉可都是一座座金矿,你就不知道利用一下吗?”

  沐春桃眼前一亮,咯咯笑了:“对啊,我男人是大&师,我拥有最顶级的人脉,我还愁有钱投不出去吗?回头我就给马化云打个电话,以你的名义约他出来喝茶,你看怎么样?”

  “行。”李子安也笑了。

  这次没有赚到什么股分,也就不好把黑锅公司的钱转给余美琳的公司。毕竟黑锅公司建设,还要继续招兵买马,往后肯定需要大量的资金,所以这次就不给余美琳的公司输血了。

  再说了,两口子分那么清楚干什么,不管是余美琳的公司,还是他的黑锅公司不都是这个家里的资产吗?

  说说聊聊就到了东方疗养院。

  沐春桃直接把车开到了16号房,进去等奸夫。

  李子安跟着董曦去了小楼,了结了合同,账上剩余的资金7亿6千多万。

  在月牙村种地的时候,李子安做梦都想不到自己有一天会这么有钱,可手上真有了几个亿的时候,那种赚钱的满足感觉却变淡了,感觉只是一串数字。

  7个多亿,这笔钱对于普通老百姓来说那无疑是一个天文数字,可对于富豪榜上的那些富翁来说却又算不了什么,只是一笔小钱而已。

  就拿马化云来说,人家身家几千个亿,区区7个亿算什么?可即便是马化云,如果拿他去跟欧美的那些大资本家,或者犹太家族相比,他的资产其实也就一般般,只算得上是小富。

  不过有了这7个多亿,往后再要赚钱就变得容易得多了。

  谁又敢断定,黑锅公司不会成为下一个菊厂,亦或者苹果公司呢?

  “华投&公司让我转达他们的谢意,你为他们主持了公道,也让蒙冤的华投员工获得了自由。”董曦说。

  李子安笑着说道:“你不会还要给我发一张奖状,或者一面锦旗吧?”

  董曦给了李子安一个白眼:“人家是诚心诚意谢你,我也是诚心诚意传话,你这是在说什么风凉话?”

  李子安举起了双手:“我投降,我接受华投&公司的谢意,我也接受组织的表扬。”

  “算了,懒得跟你说这些,你需要休息一段时间,有合适的黑锅我会联系你。”董曦说。

  “我不是在背黑锅,就是在背黑锅的路上,我时刻都准备着背黑锅,有黑锅随时联系我。”李子安说得很溜。

  董曦没忍住,隔着办公桌一拳头打向了李子安。

  李子安躲开了。

  她的肩头一动,他就知道她想打他,他岂会让她得逞。

  “那个,没事的话我就回去了,春桃还在等我。”李子安说。

  沐春桃这么久没见他,肯定是要收作业的,他得找个地方交作业。

  昨晚跟余美琳卿卿我我,今天又跟桃子卿卿我我,这样算是渣男吗?

  老实讲他自己都觉得有点渣,可是这都是命,虽说不能全赖在余美琳的身上,可余美琳当初要是对他好点,跟他过正常的夫妻生活,他也不至于活成现在这个样子。他也没法去抱怨余美琳,他只能怨他自己不争气。

  还是那句话,自己摘的种的桃花,累死累活也要浇水施肥,照顾得好好的。

  “你赶着去跟沐春桃开房吗?”董曦冷不丁的冒了一句出来。

  李子安:“……”

  “你还真是可以啊,身体受得了吗?”

  李子安无言以对。

  “你就算再急也走不了,你得跟我去一趟实验室,张博士找你。”董曦说。

  “他的实验又遇到什么问题了吗?”

  “我知道的不多,我只知道你之前提醒他不要做那种实验,但他没有停止,一直都在做那种实验。”

  “你怎么不制止他?”

  董曦说道:“他其实不归我管,他只对老总负责,老总知道你的意见,但他有时候其实也是身不由己,这些事我就不跟你聊了,跟我去看看吧。”

  李子安点了一下头,跟着董曦走。

  他知道身不由己是什么感觉,这次天竺背黑锅,他跟军师那好哥们睡一只帐篷就是身不由己,他都不敢拿出来跟人说。

  熟悉的路线,熟悉的电梯。

  电梯下行的时候,董曦从裤兜里掏出了那只黑色头套,皱巴巴的,她捋开之后往李子安的脑袋罩落下来。

  一个本能的反应,李子安抬手抓住了她的手腕。

  董曦讶然道:“你干什么?”

  李子安有点尴尬地道:“我知道这是规矩,我只是……”

  董曦瞪着李子安:“只是什么?”

  李子安说了出来:“我只是想问一下,这头套你有没有洗过?”

  “没有,你每次戴过之后,我都跟我的袜子放一块的。”

  李子安:“……”

  董曦打了一下李子安的手:“手拿开,站好。”

  李子安心中无语,但还是把手放了下去,但站好是不可能的,他老大不高兴的瞪着董曦。

  董曦将头套套在了李子安的脑袋上。

  没有臭脚丫子的味道,却有一种香香的味道,那是董曦的体香,还有一点洗洁精的味道,以及一点说不清道不明的味道。

  大&师纯洁,不知道那是什么味道。

  不过他知道的是,她其实是洗过的,这么说只是故意恶心他而已。

  电梯停了下来。

  董曦拉着李子安离开了电梯,穿过地下基地,最后来到了那个实验室中。

  头套摘下来,李子安的视线恢复了正常。

  控制室里亮着灯,却不见张博士。

  玻璃墙后面的实验室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见。

  “张博士呢?”李子安问。

  董曦说道:“他在实验室里,可能要等一下,你不赶时间吧?”

  “不赶不赶。”李子安说。

  他估计他要是说赶时间的话,她的下一句话肯定是问他是不是跟沐春桃去酒店开房,他又不是傻&逼,自己往枪&口上撞。

  董曦看着李子安:“跟我聊聊。”

  李子安嗯了一声。

  “昨天晚上我问你还有没有什么要跟我说的,你的眼神有点躲闪,你一定有什么没跟我说的吧?”董曦的眼神锐利,仿佛能穿透人的内心。

  李子安苦笑了一下:“我知道你想知道罗盘面的事,我这样跟你说吧,有些事我没法跟你说,等时机成熟了,我会把什么都告诉你,但是现在我跟你说的话,对你甚至对组织都是有害无益的。你只要记住一点,我是站在你们这边的,这就是我要说的。”

  董曦沉默了一下才说道:“我相信你,我等你。”

  就在这时,玻璃墙后面的实验室亮起了灯。

  李子安递眼看去,顿时愣在了当场。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