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251章疑罪从无

赘婿出山 李闲鱼 4215 2020-11-17 17:24

  余家豪恨恨的看了李子安一眼,然后快步走向葛军,声音里有着压不住的火气:“你说的照片呢?你倒是给我啊!”

   葛军硬着头皮说道:“照片……不见了。”

   余家豪顿时愣了一下:“你说什么?”

   葛军忽然抬手指着李子安,怒气冲冲地道:“一定是那小子搞的鬼!”

   李子安一脸无辜的表情:“表姐,我都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搞什么鬼?”

   葛军怒道:“你在卫生间里弄晕了我,删除了我手机里的照片,一定是你!”

   李子安耸了一下肩:“你什么时候偷拍了什么照片,你倒是拿出来看啊。”

   葛军说道:“不是我拍的,是我一个朋友拍的,她拍到了你和你的女助理在一家日料店里喝交杯酒!”

   这句话就像是往油锅里掺进了一瓢冷水。

   后院里顿时一片窃窃私语的议论声。

   “那姓李的不是美玲的老公吗,怎么会跟别的女人喝交杯酒?”

   “哎哟,真的是人心不古啊。”

   “我就说嘛,长得帅的男人没几个是靠谱的,十帅九渣。”说这话的是余家的一个小子,矮胖矮胖的,长得像一只冬瓜,说这话的时候更是愤愤不平的样子。

   高胜美阴阳怪气地道:“哎哟,真是看不出来呀,吃着美琳的软饭,还敢在外面偷吃,居然还有脸来这里给老三祝寿,真是不要脸啊。”

   余泰山指着李子安,恶生恶气地道:“你个吃里扒外的混&蛋,你最好给我解释清楚!”

   林胜男说道:“子安,这是怎么回事?他们说的助理是不是桃子,你倒是说话呀。”

   李子安的处境很被动。

   他虽然删除了葛军手机里的照片,可是他没法封住葛军的嘴。但如果他不用真气给葛军解毒,葛军要昏迷好几个小时才会醒来。余家豪肯定会去找葛军,一旦他发现葛军昏迷在厕所里,必然报警,那个时候是个人都会怀疑到他头上来,同时也坐实了他跟桃子有奸&情的事。

   所以,两相其害取其轻,他必须得让葛军醒来,直面现在的被动处境。

   “奶奶,他们讨厌我,针对我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他们说什么就是什么吗?如果他们说我杀了人,我岂不是就杀了人,要被拉去枪毙,凡事都要讲个证据,没证据说的话,那就是诬陷人。”李子安说。

   林胜男说道:“对啊,老二家的那谁,你不是说你有照片吗,拿出来给大家看看。”

   “我……”葛军我不出来了。

   李子安说道:“你说那照片不是你拍的,是你的一个朋友拍的,就算你手机里的照片弄丢了,或者干脆说是我删除了,你马上打电话给你那个朋友,让她再发一张过来。”

   “我……”葛军还是我不出来。

   电话他早打过了,可是玛丽手机里的照片也离奇的丢了。

   他搞不清楚这是怎么回事,可是他的直觉却告诉他,所发生的一切都是李子安搞的鬼。

   李子安的声音渐冷:“姓葛的,我可不是什么人想诬陷就能诬陷的,你要是拿不出照片来,你可别怪我不客气了。”

   葛军的神色顿时变了,人也忍不住的往后退。他不是没被李子安打过,他深知道李子安的手段。刚才一时嘴巴痛快,可是现在他就后悔了,也害怕了。

   李子安向葛军走去:“我觉得这不是什么照片不照片的事,而是你的皮皱了,看来我得好好给你捋一捋,给你捋平了。”

   葛军一边退一边摆手,紧张兮兮地道:“你你你别过来,我看过那照片,但是我……我拿不出来。”

   “老公!”余美琳快步走了上来,一只手抱着李小美,一只手拉 住了李子安。

   李子安停下了脚步,此时此刻,他的心里真的有些难受,他觉得对不起管家婆,也对不起他的小棉袄。

   “不要打架,不管他们说什么,我都相信你。”余美琳说。

   李子安的心中一片感动,他很想向关家婆坦白一切,可是那些话又说不出口。

   “别想了,抱着孩子。”余美琳将李小美递了过来。

   李小美张开了手臂,早早的就将身子倾斜过来。

   李子安伸手将李小美抱住,说来也奇怪,抱着小棉袄的时候,心中那些让人难受的负面情绪就像是阳光下的冰雪一样,快速消融。

   孩子是夫妻之间的纽带,孩子也是夫妻之间的润滑剂,这话真的很有道理。

   李子安的心中本来还有暴揍葛军一顿的念头的冲动,可是抱着李小美的时候,他一点都不想了,那冲动也被他很轻松的就克制了下来。

   李小美却瞪着葛军,奶凶奶凶地道:“我家有钱,不要欺负我们!”

   一秒钟后,她吐出了舌头:“略略略!”

   哪怕是一个孩子,葛军也不敢还嘴,拿不出证据,什么气他都得受着。

   李子安心中愧疚,轻声说了一句:“美琳,我……”

   “不用给我解释什么,我说过,相信你。”余美琳说。

   她不想把那层纸捅破。

   可她越是这样,李子安的心中就越是愧疚。

   不愧是女帝命格的女人,她真的很大气,有着绝大多数女人都没有的胸怀和格局。

   林胜男却不肯罢休:“老二家的那谁,你不是说有什么照片吗?给我拿出来,赶紧拿出来!”

   “我……”葛军慌了,哪敢跟老太君顶嘴。

   林胜男怒道:“你没有照片,你在这里胡说八道,给我滚,我不想看见你!”

   葛军不住的看向了葛春兰。

   葛春兰美没好气地道:“你还在这里干什么,走啊!”

   葛军灰溜溜的走了。

   曾敏跟着说道:“大家别站着了,请入座吧,今天泰鸿五十大寿,这是喜事,不要被乱七八糟的事情坏了心情。”

   宾客们纷纷入座。

   李子安和余美琳在靠边的一张餐桌上坐了下来,这餐桌上没有适合李小美坐的椅子,他就把李小美在他的腿上。

   同桌的都是几个余家的旁亲,都有意无意的拿眼来看李子安和余美琳。

   李子安想跟管家婆解释,却没等他开口,余美琳就伸手过来抓住了他的手:“什么都不要说,我相信你,有些问题你需要时间来解决,我不急,我等你。”

   这话其实已经说得很明白了。

   李子安心中暖暖一片感动,他什么都没有说,其实是点了点头。

   如果说管家婆在吴镇为他挡车,不顾一切的推开他,因为那件事解开了他心中的疙瘩,那么现在这件事,他对关家婆就多了一份敬意,他跟管家婆之间的爱里面也多了一份恩情。

   一日夫妻百日恩。

   做夫妻做到后面,爱情会变淡,但恩情却会变浓。

   恩情,这个词在英语里面找不到,德语、法语、意大利语、西班牙语里面都找不到,这是华夏5000年文明独有的东西。

   “妈妈,吃了饭我们就回家,好不好?”李小美说。

   “嗯,吃了饭我们就回家。”余美琳一口答应了,她也不想在这个地方待多久。

   哪知,李小美又补了一句:“回去之后我们去超市。”

   “超市干什么?”余美琳预感到了什么。

   李小美说道:“去买糖呀,我们家有钱,我要买很多糖。”

   余美林移目看着 李子安,嘴上没说什么,可是那眼神似乎是在说,你看你怎么教的孩子!

   她不责备沐春桃的事,但她在乎孩子教育的事。

   李子安尴尬地道:“那个,我可没教她铺张浪费,我只是……”

   李小美打断了李子安的话:“爸爸说我们家有钱。”

   余美琳:“……”

   李子安无语的看着李小美。

   李小美同学,你是职业坑爹吗?

   席间,没人再找李子安麻烦,当然没人来敬一杯酒什么的。余家三兄弟三妯娌,还有余家明、余诗曼、余家豪都围着林胜男转,争先恐后的夹菜,说好话,敬酒,没人搭理李子安和余美琳对“落难夫妻”。

   两口子简单的吃了一点东西,便去了凉亭喝茶。

   “爸爸,不是说吃了饭就走吗?”李小美不乐意了。

   李子安说道:“奶奶还在餐桌上,等到奶奶我们就走。”

   “那我去叫奶奶这就走。”李小美从李子安的腿上爬了下来,迈着一双小短腿就去找老太君去了。

   “小美,你回来。”余美琳叫住道。

   李小美停下了脚步,回头看着余美琳,小嘴翘得高高的。

   李子安说道:“让她去吧,这样的事情孩子最好开口,我们反而不好开口。”

   余美琳想了一下,然后点了一下头,她也觉得不好开口。

   “小美,去吧。”李子安说。

   “嗯哒!”李小美沙腿往林胜男跑去。

   “老公,你说奶奶会跟我们回去吗?”余美琳问。

   李子安摇了一下头:“今天多半回不去,但过两天估计要我或者你来接她。”

   “你怎么这么确定?”余美琳好奇地道。

   李子安说道:“那几个长辈不断地给奶奶敬酒,奶奶脸都红了,他们一定会说奶奶喝了酒了,走不了了。”

   “可你为什么确定两三天后奶奶会打电话,让你或者是我来接她?”

   李子安说道:“奶奶要喝大利凤手汤,那汤只有我能煲,她舍不得那汤,她不回来,她上哪喝大利凤手汤?”

   余美琳笑了:“你还说漏了一点。”

   “呃,我说漏了什么?”

   余美琳笑着说道:“奶奶已经习惯了你的照顾,别人照顾她,她不习惯。”

   李子安也笑了,这点他得承认,过去的那四年,他最大的功劳就是照顾林胜男。

   这时,余诗曼抱着李小美走了过来。

   “爸爸妈妈,奶奶说话不清楚,我听不懂她说了什么。”李小美说。

   余诗曼说道:“姐、姐夫,奶奶今天高兴,喝酒喝多了一点,她年龄那么大,这个时候走那么远对身体不好,就让她在这里住两天吧,我会照顾好奶奶的。”

   说话的时候,她也在观察李子安和余美琳的神色。

   一切都在李子安的预料之中。

   余美琳笑了笑:“那我们就回去了,就拜托你照顾好奶奶了。”

   余诗曼没想到余美琳这么好说话,微微愣了一下才说道:“姐你就放心吧,我一定会把奶奶照顾的好好的。”

   李子安起身从余诗曼的手里报过了李小美,然后说了一句:“小美,跟小姨说再见。”

   李小美乖巧地道:“小姨再见。”

   “真乖,小姨去给你拿糖。”余诗曼说。

   李小美说道:“不用,我们家有钱。”

   余美琳移目看着李子安。

   李子安一副生无可恋的表情。

   回家之后,管家婆会不会给他找一个榴莲,然后让他用膝盖剥开?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