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274章教科书级的洗衣服

赘婿出山 李闲鱼 6415 2020-11-17 17:24

   吃过午饭,李子安告辞离开,杜林林说送他,他不好推辞,跟着她去了车&库,上了一辆劳斯莱斯轿车。

  大&师不会开车,但豪车却是坐了不少,而且司机还全都是极品大美女。

  这都是命。

  劳斯莱斯轿车沉稳大气,是标准的商业座驾,这也符合杜林林现在的身份。杜枝山老了,杜叔叔的大部分生意其实都是她在运作。

  车子驶出明月山庄,然后往魔都方向驶去。

  李子安坐在副驾驶座上看手机,他琢磨着要不要给管家婆打个电话,问他一下老太君的事,但想了想又放弃了。

  这也是一桩家务事,杜林林就在旁边,有些事两口子好聊,但当着杜林林的面不好聊。

  李子安又打开了微信看了看。

  桃子没有给他发消息。

  他的心里莫名其妙的冒出了一个想法,回去要不要给桃子展示一下新的绝学?

  就在他心里想着某些事情的时候,劳斯莱斯突然离开了主干道,进入了一条旁道,说是村级道路也不像,因为两边连人家都没有。

  刚开始的时候李子安还没有察觉到,等他察觉到的时候,杜林林已经将车子停在了路边。

  李子安好奇地道:“你把车子开这里来干什么?”

  “子安哥,你能跟我聊聊吗?”杜林林的声音里带着忧伤。

  李子安心中怜惜,他点了一下头:“嗯,你想聊什么?”

  杜林林却打开车门下了车。

  看样子,她不只是想聊聊,还想走走。

  李子安也打开车门下了车,他打量了一下这处的环境,路两边都是小树林,再往前就是松江,一眼就能眺望见滚滚江水。

  杜林林往前走去。

  李子安跟在她后面走,没走几步,她又放慢了脚步,与他并肩行走。

  说是聊聊,可是她又不说话,只是往前走。

  李子安知道她心里难受,也不问她想聊什么,只是默默的陪着她走。

  在家里吃午饭的时候,杜林林还有说有笑的,可是这会儿她的眼眶之中又有了泪花。

  李子安感受到了她的情绪变化,他打破了沉默:“你们家的事我不好说,但我要跟你说的是,不管怎么样,你都要对自己好好的,你爸也好,杜武也好,他们都不能支配你的人生,你得为自己好好活。”

  杜林林停下了脚步。

  李子安也停下了脚步,关切地道:“你怎么了?”

  杜林林突然一头扎进了李子安的怀里,双手抱着他的腰。

  震撼人心的碰撞。

  李子安的身子顿时僵了一下,下意识的想要往后退,可不等他做出什么动作,杜林林就趴在他的肩头上,哇一声哭了出来。

  李子安这就不好动了,就站在那里当她的撑杆,让她趴在他的肩头上哭。

  “呜呜呜……”杜林林哭得伤伤心心。

  李子安犹豫了一下,还是抬起手来拍了拍她的后背,温声安慰道:“哭吧,哭出来就好了。”

  杜林林哭了好几分钟才消停下来,李子安的肩头都被她的泪水打湿了,肩头上还留下了红红一团口红渍。

  李子安顿时头大了,带着这么明显的口红渍回去,要是被管家婆发现了,怎么解释得清楚?就算管家婆没回家,看不见,被汤晴看见了也会很尴尬。

  可是这个时候又不是说这个的时候,杜林林还撇着嘴角,眸子的泪花闪烁,随时都有可能哭第二场。

  “你感觉好些了吗?”李子安关切地道。

  杜林林突然又张开双臂,一把将他抱住,又埋在他的肩头哭了起来:“嘤嘤嘤……”

  大&师又被凸凸了。

  可他还是得耐着性子安慰她:“哭吧,哭吧,哭出来就好了。”

  杜林林又哭了好几分钟才消停下来,但是这一次她却抱着大&师的腰不松手了,而且比刚刚那一次抱的还要紧一些。

  刚开始的时候,李子安还能坦然面对,可是一分钟过去了,还不见杜林林双手,他就坦然不下去了。

  “嗯嗯。”李子安干咳了一声,这是在提醒杜林林,你是不是该松手了?

  杜林林却好像没有听见,或者是听见了却没有理解到“嗯嗯”的意思。

  汉语文化博大精深,嗯嗯更是其中翘楚,它能表达很多不同的意思。

  “那个……你没事了吧?”李子安换了一个方式来提醒。

  杜林林这才松开李子安。

  也不知道为什么,她的眼睛往下看了一眼。

  李子安心中坦然:“要不我们往前走走吧,我陪你散散心。”

  “嗯。”杜林林轻轻应了一声。

  李子安顺着路往江边走去,心里酝酿着再给她灌一壶什么鸡汤。

  “子安哥,你跟我爸在书房里谈的话,我都听见了。”杜林林终于开口说话了,“我知道,那些话你不只是说给我爸听的,也是说给我听的,对不对?”

  李子安点了一下头:“我只是为了说服你爸爸,招赘不招赘,你得自己做主。”

  杜林林叹了一口气:“有时候我真的好羡慕美琳姐,同样是女人,为什么她就能嫁给你这么好的男人,我却要被当做筹码甚至是机器,要为家族赚取更多的利益,你是大&师,你能告诉我这是为什么吗?”

  “大&师也是人,大&师也有大&师的烦恼。”李子安说。

  “我不信,你这么大本事,妻子貌美如花,女儿又那么可爱,你有什么烦恼?”杜林林直盯盯的看着李子安的眼睛。

  李子安苦笑了一下:“有句老话说得好,家家有一本难念的经,烦恼本就是人生的一部分,人要是连烦恼都没有了,那人生就不完整了。”

  杜林林微微愣了一下,然后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你就知道哄我,你还真是大&师,说什么像什么,但我可不相信有人会把烦恼当成是人生的一部分。”

  李子安笑着说道:“你笑了我就放心了,这才是我的目的。”

  杜林林直盯盯的看着李子安:“子安哥,我知道说谢谢远远不够,可我还是要对你说一声谢谢!”

  李子安笑了笑:“一声谢谢就够了,我们现在是继续往前走,还是回车上?”

  杜林林说道:“我们去江边走走吧。”

  李子安点了点头,又陪着她往江边走去。

  路上,两人说说聊聊,杜林林的的情绪好转了许多。

  到了江边,杜林林说道:“子安哥,你把衣服脱了吧。”

  “啊?”李子安顿时愣在了当场。

  这里僻静无人,江边还有树林和草地,她突然喊脱衣服,她想干什么?

  杜林林的脸颊微微红了一下:“你是不是在想什么事情啊?”

  李子安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叫他脱衣服,现在又问他是不是在想什么事情,这情况真的有点复杂,他一时有点理不清了。

  杜林林的脸更红了:“你可别胡思乱想啊,我是想帮你把衣服洗一下,刚才我不小心把口红涂你衣服上了,你这样回去,你怎么跟美琳姐交差?”

  原来是误会了。

  李子安尴尬的笑了笑:“我可没想别的什么,你没把话说清楚,我只是好奇。”

  “想没想你自己才知道,你又不是什么正经人。”杜林林的声音小小的,只有她自己才听得见。

  她这种眼力的女人,难道看不出大&师跟沐春桃有猫腻?

  李子安听见她嘟囔了一句什么,但没听清楚,也不好问,他说道:“这会儿洗能洗干净吗,再说了,衣服打湿了,我穿什么?”

  杜林林说道:“回去的时候你把衣服拿窗外吹一吹就干了,你快脱吧,我给你洗一洗。”

  李子安说道:“不用,我自己来洗吧。”

  “那怎么行,衣服是我弄脏的,就得我来洗,再说了你一个大老爷们,你能洗干净衣服吗?”杜林林说着就凑过来要解李子安上衣的纽扣。

  李子安慌忙退后了一步:“我自己来就行了。”

  他把唐装的上衣了脱了下来,露出了一身精壮匀称的肌肉,每一块肌肉,每一条线条都仿佛出自雕刻名师的手笔,堪称完美。

  杜林林看得呆了一下。

  李子安瞅见了江边的一块石头,觉得那里合适,拿着衣服就往那块石头走去。

  杜林林这才回过神来,追上李子安,一把抢走了他的衣服:“你在旁边歇着吧,我来给你洗。”

  “这……”李子安有点不好意思。

  以前他是自己洗衣服,现在是余美琳给他洗,他的衣服还从来没有交给别的女人洗过。

  杜林林来到了江边,爬上了那块只比江水水平面高一点点的石头,然后蹲下去洗李子安的衣服。

  出门的时候,她倒是把高跟鞋换了,换了一双适合开车的平底鞋,可是相亲时穿的那件蓝白撞色的抹胸裙却没有换。

  那裙子很短。

  这一蹲,那蓝白撞色的布料下摆都快滑到她的腰上去了。

  一丁障目,其色为紫。

  江水之中倒映出了一轮圆月,其色如雪。

  空中月,水中月,月月相映。

  月中更有广寒宫若隐若现,诱以神秘。

  李子安好像是被施了什么魔法,整个人都呆住了。

  杜林林好像不知道自己出了什么情况,身后的大&师又是什么情况,她专心致志的洗着衣服。

  洗衣服是件让人快乐的事情,而且洗的是帅逼安的衣服,她洗着洗着就笑了。

  李子安一动不动的看着她洗衣服。

  毫无疑问,这是他这辈子看过的最好看的,教科书级的洗衣服。

  好一会儿之后杜林林才从那块石头上站起来,她这才发现裙子滑上去了,慌忙把裙摆往下拉了拉。

  “好了,洗干净了。”杜林林转身过来。

  李子安慌忙转身过去,大步往上走。

  杜林林说道:“子安哥,你去哪里?”

  “我去车里等你。”李子安走得更快了。

  杜林林微微了一下。

  大&师这是怎么了?

  还有,她好像看见了什么。

  她的嘴角浮出了一丝笑意。

  真是一个有趣的大&师呀。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