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095章警民合作

赘婿出山 李闲鱼 7077 2020-11-17 17:24

   早饭后,余美琳说道:“子安,跟我去公司吧。”

  李子安一边收拾碗筷一边说道:“早晨我给自己卜了一卦,那个刘警官今天大概会找我讨论案情,我也想跟他聊聊,早日抓到凶手,我也好放心。”

  余美琳沉默了一下才说道:“那好吧,有事给我打电话。”

  李子安点了一下头,没有多余的话。

  他其实没给自己卜卦,只是单纯的不想跟她去公司。

  他又不是她身上的挂件,她走哪都得跟着?

  余美琳前脚出门,李小美就缠着李子安变戏法,李子安往她的小兜兜里放了一块巧克力,没过多久汤晴就来了。

  “子安哥,早。”汤晴打了一个招呼,脸上没有笑容。

  李子安感觉她有点不对劲,问了一句:“是不是家里又出了什么事了?”

  “没啊,那事都处理好了,为什么这样问?”

  李子安说道:“感觉你今天闷闷不乐,往天你不是这个样子。”

  汤晴的脸上露出了一个笑容:“我有吗,我很开心呀,见到你和小美我就开心。”

  李子安却看出她的笑容是强装出来的。

  “小美,该上课啦。”汤晴也没跟李子安多说,带着小美上楼去上课去了。

  她不愿意说,李子安也不好多事,跟老太君打了一个招呼便出门去买菜去了。

  出门的时候,李子安的腿不知道怎么的没往电梯间走,而是往沐春桃的家门走去。

  沐春桃的家门是闭着的,没有给他留门。

  这点反而有点不习惯了。

  李子安伸手准备按门铃,可犹豫了一下又把手放了下来。

  沐龙这个时候恐怕还没起床,他一个隔壁家的有妇之夫敲门去见人家的闺女算个什么事?

  李子安转身离开,坐电梯下楼。

  叮铃铃,叮铃铃。

  手机响起了来电铃&声。

  “不会是桃子打来叫我去她家吧?如果是她打电话叫我去,我就去。”李子安心里这样想着,掏出手机看了一眼,然后愣住了。

  电话是刘军打来的。

  早晨他跟余美玲撒谎说刘军会找他,结果刘军就打电话来了。

  他就纳闷了,难道自己卜卦的能力又增强了,已经达到了未卜先知的境界?

  短暂的愣神之后,李子安划开了接听键:“喂,刘警官你好。”

  “是李先生吗?”

  “是我,你有什么事吗?”

  “你现在在什么地方?”

  “我在电梯里,正准备上街买菜。”

  刘军说道:“我在你们小区外面,我开的是哈佛h6警用车,你不用记车牌,看顶灯就能找见我,我在车里等你。”

  李子安莫名有点激动:“刘警官,是不是抓到凶手了?”

  “见面再说。”刘军那边挂断了电话。

  李子安快步往小区大门走去,心里也猜测着抓到凶手的可能性。出了小区大门,他一眼便看见了停在路边的一辆哈佛h6警用车,的确不用记车牌,那车顶上的顶灯就是一个非常显眼的标志。

  没等李子安走进,那辆警车的副驾驶门就打开了。

  李子安走过去钻进了副驾驶室里,还顺手带上了车门。

  车里就只有刘军一个人,他也不说什么事,李子安上车之后他便启动引擎,开着车子上了路。

  李子安说道:“刘警官,究竟是什么事,你也不跟我说一下,开着车子就走,你要带我去哪里?”

  “经过天眼排查,我们找到了几个嫌疑人,请你去指认一下。”刘军说。

  李子安顿时激动了:“你们抓到那个白衣女子啦?”

  刘军一边开车一边说道:“等着你指认的嫌疑人都是白衣女子,至于有没有你说的那个白衣女子,那就要看你指认了。”

  李子安的心里回想着那个白衣女子的样子,心里有点小确信,如果那个白衣女子就在几个嫌疑人之中的话,他一定可以辨认出来。

  “刘警官,你通知康教授了吗?”李子安又问了一句。

  刘军说道:“康教授又没有见过那个穿衣女子,叫他干什么?”

  “也对,这种事情还是少让他掺和为好。”李子安又想起了马福全,他可不希望康海川成为下一个受害者。

  刘军瞅了一眼李子安放在腿上的菜篮子,语气有点耐人寻味:“李先生,你居然亲自上街买菜?”

  李子安讶然道:“上街买菜有什么不对吗?”

  刘军说道:“昨天我跟康教授还有康馨同学聊了聊你,他们都说你是一个很厉害的大&师,你这种身份地位的人上街买菜,让我感觉有点奇怪。”

  李子安笑了笑:“我不但亲自买菜,我还亲自吃饭,刘警官也是亲自吃饭吧?”

  刘军:“……”

  警民话题卒。

  车子来到了一个警局,刘军停好车后带着李子安来到了一个房间里。

  这个房间有一面很大的玻璃墙,还有一张桌子,桌子上面放着一台显示器,话筒和摄影机什么的。

  一个年轻的女警员坐在那桌子后面,用好奇的眼神瞅着李子安,也不知道是看李子安手中提着的菜篮子,还是看李子安的脸和身材。

  长得太帅就这点不好,哪怕是提着菜篮子也会给人一种眼前一亮的感觉。

  李子安早就习惯了被女生这样盯着看习惯了,内心就连一丝波动都没有。他的视线落在了那面玻璃墙上,透过了墨色的玻璃,隐约能看见后面还有一个空间,但是看不清楚。

  刘军说道:“李先生,等一下几个嫌疑人会出现在玻璃墙后面的房间里,你就站在玻璃墙前辨认,你确定了嫌疑人之后,你就告诉我是第几号。”

  李子安点了一下头。

  刘军对着话筒说了一句:“这边已经准备好了,可以开始了。”

  他的话音刚落,玻璃墙后面的房间突然亮起了灯,之前看不清楚的景象一下子变得清晰起来。

  那是一个空荡荡的房间,玻璃墙所对的墙壁下站着五个女人,年龄最大的五六十岁,年龄最小的约莫二十岁左右,身材也是高矮胖瘦都有。她们都穿着白色的衣服,有的是白色的长裙,有的是白色的风衣,有的是跳广场舞的白色舞蹈服,从她们的穿着来看,还真都是白衣女子。

  李子安一一瞅过,没有一个是他看见过的那个白衣女子。那个白衣女子有一个很显著的特征就是眼睛是蓝色的,这几个白衣女子的眼睛都是黑白的。

  “有目标吗?”刘军问。

  李子安摇了摇头:“没有,她们不是。”

  “你再看清楚一点,不要漏过了真凶。”刘军提醒道。

  李子安说道:“我看见过的那个白衣女子的眼睛是蓝色的,估计是个白种人,手里还拿着很长一把剑,就这两个特征,她们没有一个符合,你是怎么找到她们的?”

  “剑可以扔掉,眼睛可以戴美瞳,甚至是脸型也可以通过化妆来改变,她们都是在马局长遇害的时间段里,在凶案现场附近出现过的白衣女子,有作案的时间,所以请你再仔细看看,不要漏掉任何一个嫌疑人。”刘军说。

  李子安又认认真真的看那一张张陌生的面孔。

  五个女人站成一排,一个个都显得有些紧张。

  每个白衣女子两分钟,这一次李子安足足看了十分钟才结束。

  “没有,都不是那个白衣女子。”李子安说。

  他也想抓到凶手,可是他不能随随便便指认一个不是凶手的人。

  “一个值得怀疑的都没有吗?”刘军并不死心。

  李子安说道:“那个监控录像你也看过,难道就不能通过天眼系统找出她的行踪,将她抓获吗?”

  刘军沉默了一下才说道:“我实话告诉你吧,就只有那个小卖部的监控摄像头拍到了你说的白衣女子,那四周的所有的监控摄像头都没有拍到,我们也搜索了天眼系统,甚至是交通系统的监控摄像头,都没有拍到过那个女子。”

  李子安心中一片惊讶和困惑:“那小卖部的监控摄像头又是怎么拍到的?”

  “我也不知道。”

  李子安忽然想起了什么,跟着说道:“那你们有没有查过高臣一品附近的监控摄像头?”

  “查过,可是也没有看见你说的那个白衣女子。”刘军直盯盯的看着李子安,那眼神锐利,仿佛要看穿李子安的内心。

  “你这样看着我&干什么,我真没说谎,那小卖部的监控摄像头不也拍到她了吗?”李子安说。

  刘军说道:“如果不是那个小卖部的监控摄像头拍到了她,我们恐怕要换个地方说话了。”

  李子安微微愣了一下:“刘警官,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刘军说道:“任何人都无法躲过所有的监控摄像头,现在的人脸识别技术也很发达,即便是她行凶之后换了衣服,我们一样能找到她。可是,除了那个小卖部的监控摄像头拍到了一个画面,再没有任何一个监控摄像头拍到,你告诉我,她是从天上飞来的吗?行凶之后,又从天上飞走了?”

  “她会不会是鬼啊?”李子安莫名紧张。

  “会不会是你心里有鬼啊?”刘军也问了一句。

  李子安:“……”

  “那个符号是从你手里出去的,人是因为那个符号死的,你跟我说你也不知道那符号的意思,你说我该不该相信你?”

  “我真不知道,我不是早跟你说了吗,我要是知道我为什么还要找康教授破解?而且,我之前都不认识马局长,更不知道他们当年在楼兰遗迹考古的事。”

  刘军眼神锐利的看着李子安:“这事还说得通,是你把侦查的视线转移到了那个白衣女子身上,你说你在高臣一品旁边的江堤上看见了那个白衣女子,那为什么我查过那附近的所有的监控都没有发现你说的白衣女子?”

  李子安觉得他有点胡搅蛮缠,也懒得客气了:“你问我,我去问谁去?我说你是不是怀疑是我杀了马局长,如果是,你也有证据的话,你就抓我吧。”

  刘军眼神灼灼的看着李子安:“你有事瞒着我。”

  李子安故作严肃的表情:“我告诉你,你不要告诉别人。”

  “你说。”

  李子安压低了声音:“我喜欢吃桃子。”

  刘军顿时皱起了眉头:“这是命案,你开什么玩笑!”

  李子安收起了玩笑的心思,但倒不是怕刘军发火,而是这事的确是命案,马福全尸骨未寒,他不能因为一点情绪就拿这事开玩笑。

  略微沉默了一下,李子安忽然想起了一点:“对了,有个大婶经常在外面小区对面的江堤上发传&单,胖胖的,五十多岁,逢人就叫帅哥,她也看见过那个白衣女子,我之前去找康教授,那也是看了她发的国学院的艺术展览的传&单才去的,你们去问问她,她会证明那个白衣女子在我们那里出现过。”

  刘军从桌上拿起了一支铅笔和一个本子:“给我描述一下她的面部特征,我画个素描。”

  李子安点了一下头,开始描述那个大婶的样子。

  十几分钟后刘军画出了一张素描,那给李子安看:“你说的那个大婶是这个样子吗?”

  李子安看了看说道:“很像,就是她。”

  刘军给了李子安一个白眼:“好了,你可以去买菜了,还有,手机保持24小时开机,我随时会联系你。”

  李子安讶然道:“刘警官,你不送我回去吗?”

  刘军没好气地道:“我用囚车送你回去,你坐不坐?”

  “那算了,我走了。”李子安转身离开,出门的时候又回头补了一句,“刘警官,记得亲自吃饭哟。”

  刘军愣愣的看着李子安,不知道为什么,他好想伸手去掐李子安的脖子。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