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418章金蝉脱壳

赘婿出山 李闲鱼 3688 2020-11-17 17:24

   出租车以八十码的速度往悉尼驶去。

  李子安想跟开车的司机打个招呼,但想想又放弃了。这又不是交朋友,这位司机同志也是组织上的人,有保密的需要,能不聊就不聊。

  却就在他这样想着的时候,那司机开口说道:“大|师,后座沙发后面给你准备了一点东西,你看看吧。”

  李子安回头去看了一眼,果然在沙发后面的挡板上看见了一只红色的购物袋,他将那只购物袋拿了起来,沉甸甸的,还发出了一点金属碰撞的声音。

  他将红色的购物袋打开,看见了里面装的东西,那是一支装了消音装置的手枪,还有三只弹夹,以及两只菠萝形状的手雷。

  司机说道:“大|师,这是给你准备的武器,你放心使用,这支手枪|和手雷都是无法追查来源的。”

  李子安客气了一句:“谢谢。”

  他不想杀人,更不喜欢用枪|杀人,不过拿着也好,关键时刻也有防身的武器。汤晴给他制作的那些道具固然是好,但遇上枪|战的时候,还是枪|好使。

  “大|师,过程都清楚吧?我这边需要确认一下。”

  李子安说道:“清楚,请你务必确保我女人的安全,将她送到使馆。”

  “放心吧。”司机就只确认了一下,然后就不说话了。

  杜林林的身子歪过来,靠在了李子安的肩头上,两只手也紧紧的抱着他的胳膊。李子安的那一句“我女人”,就像是戳中了她心里的某个点,一下子就幸福到飞起来了。

  李子安将手放在她的腿上,轻轻拍了拍。

  杜林林的腿突然并紧,锁住了他的手。

  李子安移目看着杜林林,一脸尴尬又诧异的表情。

  杜林林冲李子安笑,一副我就不放开你的样子。

  杜家是几百年传承的武林世家,家教之严可想而知,她从小就被培养成了知书达理的女孩子,坐要有坐姿,站要有站相,穿衣也有很严格的要求,不能穿那种露肩露背的衣服。可是,就是这样一个古典美人型的大家闺秀一尝到了爱情的甜头,一下子就变了,变成了一个调皮、活泼和奔放的女人。

  如果没有这样的变化,她怎么敢在这个司机的后面,跟李子安搞这些小动作。

  李子安以前也不是这个样子,以前在月牙村的时候,哪怕是跟余美琳结婚了,遇到漂亮女人看他,他都会脸红紧张,可是现在他已然堕落了。

  就现在,他的那只被锁着的手悄悄的拿捏了一个手枪|指,真气顺臂而下,那手枪|指瞬间就进入了神之一手的状态。

  杜林林的脸上顿时露出了一个奇怪的表情,嘴巴张开,差点就发出什么声音来了。她瞪着李子安,那眼神好像小老虎,凶巴巴的,随时都有可能扑上去咬李子安的样子。

  “那个家伙跟上了来。”司机忽然说。

  杜林林慌忙打开了她的锁,她没有选择,就算这司机不开口说话,她也坚持不了几秒钟。

  李子安将手缩了回来,抬起看了一眼后视镜。

  后视镜里,一辆丰田越野车正跟在后面,隔着大约七八十米的距离,看不见坐在驾驶室里的人,但几乎可以肯定是那个监视者。

  杜林林也从后视镜里看见了那辆丰田越野车,她凑到李子安的耳边柔声说道:“子安哥,答应我,一定要来使馆接我,好吗?”

  她不想说“你一定要活着回来”,那不吉利。

  李子安轻轻应了一声:“嗯,不出意外的话,晚上我就来接你。”

  杜林林没忍住,凑唇在李子安的脸颊上啄了一下。

  李子安将手放在裤子上擦了擦,握住了她的手。

  也就二十来公里的路,悉尼市区很快就到了,出租车停在了一家一行门口。

  李子安和杜林林下了车,进入银行办理转款。

  他给胡老头给的账号上转入了200万澳元,然后离开柜台往休息区走去。

  休息区里坐着几个人,其中一个华人老头戴着墨镜,脚下放着一只黑色的帆布包。

  李子安走了过去,坐在了老头的旁边,说了一句:“先生姓钱?”

  “我姓送,送钱。”老头就说了这一句,起身就走,那只包就留在原地,没有拿走。

  李子安用脚将包勾到了脚下,等老头出门的时候,他才提起黑色的帆布大包往门口走去。全程杜林林都跟着,也不说话。

  出了门,李子安一眼便看见了停在路边的丰田越野车,他假装没看见,直接上了那辆出租车。

  司机启动车子再次上路。

  那辆丰田越野车又跟了上来。

  出租车里,李子安打开了帆布大包的拉链,里面装着一摞又一摞的澳币,他随手拿了一摞起来,捋开一看,却只有面上一张是真钱,下面的全都是有点硬度的白纸。

  这道具钱其实也就这里糊弄一下那个监视者的眼睛而已,就是装一袋子书也没问题,但胡老头却做得如此讲究,真的很专业。

  “大|师,再往前一公里会进入一个隧道,你做好准备在那里下车,然后上另一辆车。”司机说。

  “是你送我女人去使馆吗,万一你无法摆脱那个跟踪的家伙,怎么办?”李子安的心中有些担忧。

  司机说道:“大|师你放心吧,你下车之后会有一个人上这辆车,我这边再往前开两公里又有一个隧道,那个时候会有一个女同志上车,换下杜小姐,杜小姐坐那辆车去使馆。我会带着那个跟踪者绕一大圈,能甩掉他就甩,甩不掉他也没关系。”

  李子安这才放下心来,但还是叮嘱了杜林林一句:“林林,你到使馆之后给我发条消息。”

  “嗯。”杜林林应了一声,忽然控制不住情绪,一口吻住了李子安的唇。

  李子安很尴尬,但也从了。

  那个司机从后视镜里瞄了一眼,但也只是看了一眼而已,跟着就去看前面,什么都没有说。

  那个隧道很快就到了,一辆货柜车抢道行驶在了出租车的后面,宽大的车身挡住了后面的丰田越野车的视线。

  出租车又往前行驶了几十米,前面一辆皮卡车挡住了路,司机将车停了下来。

  皮卡车下来一个人,大步往出租车走来。

  “大|师,快下车吧。”司机提醒道。

  杜林林这才松开李子安。

  “等我来接你。”李子安打开了车门。

  “子安哥,小心点。”杜林林万般不舍。

  李子安没有拿那袋道具钱,他下了车,快步往前面那辆皮卡车走去,他上了皮卡车。开车的是一个华人男子,看上去有点年轻,他上车关门之后华人男子便挂档往前驶去。

  李子安回头看了一眼,那辆出租车也启动了,跟在后面,可是他看不见坐在出租车里的杜林林。

  “回去之后得尽快研究一下把蝌蚪变成青蛙的技术了,早点让她抓一只青蛙,也好了她的心愿,减轻我的负担。”李子安心里这样想着,嘴角浮出了一丝苦笑。

  他真的不是那种随便乱搞的男人,也有着自己的底线,可有时候真的是挡不住啊。

  这都是命。

  皮卡车驶出隧道,在第一个路口右转,离开了主干道。

  李子安回头去看,那辆出租车直接往前行驶,那辆丰田越野车跟着那辆出租车走了。

  “大|师,我送你到哪?”年轻的司机问。

  李子安说道:“往东走,快到沉船湾的时候把我放下来,然后你走你的。”

  “行。”年轻的司机驾车往东行驶。

  出了悉尼城区,约摸十七八公里的时候就到了海边,隔着好几公里都能看见那三座矗立在海边的山峰。

  那三座山峰的下面就是沉船湾。

  皮卡车又往前行驶了约摸1公里,李子安说道:“就把我放在这里吧。”

  年轻的司机将车停在了路边,回头说了一句:“大|师,保重。”

  李子安点了一下头,打开车门下了车。

  皮卡车调转车头往悉尼市区方向驶去。

  李子安离开路面,进入了路边的树林,然后从树林中往沙滩走,百十来米的距离之后,沙滩进入了他的视线,狭窄的一线,没有游人。

  李子安没有走出树林,而是盘腿坐在了树林里的草地上。

  两秒钟之后,观星意识升空。

  星相没有什么的变化。

  观星意识飞速下坠,几秒钟后便到达了沉船湾上空。

  那艘游艇停泊在港湾之中,比今天凌晨的位置又要靠后一些。

  鹰眼的视线移向了那个山洞的方线,没有火光,位于山坡上的山洞很隐秘,但是看不见山洞里的情况,也看不见山林里的情况。

  观星意识仅仅悬停了两三秒钟便向游艇飞去,随后在游艇之中轰然炸裂。

  跟今天凌晨侦查到的情况一样,游艇上还有四个武装人员,一个在驾驶舱,一个在船尾甲板上,一个在左侧的面向沙滩的甲板上,一个在一间舱房门外,沐龙就被关在那间舱房之中。

  碧昂斯也在那间舱房之中,她坐在椅子上,一只手还拿着一只酒杯,,一只脚踩在沐龙的背上,很惬意的样子。

  观星意识消耗殆尽。

  李子安睁开了眼睛。

  人质在海上的游艇里,敌人的“大部队”却埋伏在沉船湾的山林里,这对他来说是一个机会,不过现在还不是动手的时候。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