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497章忍无可忍

赘婿出山 李闲鱼 3678 2020-11-17 17:24

  大~师抓住了军师的松紧带。

   他的脑子里就只有一个念头,他要办事!

   他太难了。

   在天竺境内,跟尼娅雅度在一起的时候,不管尼娅雅度怎么引诱他,他自己又有多想,他都忍耐了下来,控制住了自己。那种忍耐和控制其实是超出了男人的极限的,在那样的情况下他还能保持着心灵的纯洁,整体的忠贞,这真的是相当之不容易。

   他做到了。

   他骄傲了吗?

   没有,可是他现在忍不了了。

   因为,他挑嘴,品味太高,尼娅雅度不是他的菜,而莎尔娜却是符合他品味的,而且他在潜移默化里早就对人家有一点幻想,尤其是军师之月他幻想的次数最多。可即便是这样,他还是控制住了他自己,哪怕是跟她睡在一只睡袋里,他都没干出那种禽兽不如的事情来,可哪怕是神僧,那也架不住师太一直霍霍啊。

   就像现在。

   车开得好好的,她突然拉起了手刹,这不就是出车祸吗?

   有些车祸是要出人命的。

   那两条松紧带根本就不是大~师的对手,一下子就被提了起来。

   军师却曲起了腿,抵在了李子安的小腹上。

   这看似一个反抗的动作,却又在无形之提供了方便。

   大~师很轻松的就拉了下。

   帐篷里亮着灯,帐篷布上的线缝、褶皱什么的清晰可见。

   大~师的脑袋里嗡嗡直响,什么都不顾了,他开始拉他自己的。

   “不行,你要控制住你自己,不然就失败了。”莎尔娜反而冷静了下来。

   李子安的顿时僵住了,全身都僵。

   “你冷静一点,我们研究到现在这个程度不容易。”莎尔娜又补了一句,“人的精神力量究竟是一种什么能量,它的极限又在哪里,这是我想要弄明白的课题。”

   李子安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看着帐篷布上的线缝,愣了好几秒钟才说出一句话来:“那个……你真的在做研究?”

   “当然,这对我来说很重要。我把这个课题研究好了,写一篇论文,我就能拿到牛津大学的博士学位了。”

   李子安感觉就像是被浇了一盆冷水,他闭上了眼睛,不想去看帐篷布上的那条线缝,他真的担心它会裂开,然后灌进更冷的风来。

   “你是我见过的意志力最强大的人,你是极有研究价值的对象,帮我完成这个课题研究吧。”军师的语气很诚恳。

   李子安冷静下来了,他往后退了一点,避开了她的一双曲起的大长腿,然后打了个盘腿坐在了篷布上,闭上了眼睛,强迫自己进入冥想状态。

   可是,一闭上眼睛全是帐篷里的那条线缝。

   “你这样做有用吗?”莎尔娜凑了过来,观察着李子安的神色变化。

   李子安睁开了眼睛:“你研究这个有用吗?”

   “当然有,除了我的论文,这也是对人类科学做贡献。人类对自己其实并不是很了解,我们不知道自己的意识从何而来,我们甚至连自己的大脑都不能完全使用,普通人只能使用百分之二到百分之八,爱因斯坦那么厉害的人不过才使用了他的大脑的百分之十二的功能,我的研究能让人类更加了解自己,你说我的研究有意义吗?”莎尔娜巧妙的将球踢到了李子安的脚下。

   “给我一点吃的。”李子安懒得跟她聊什么课题研究。

   莎尔娜慢慢的伸过了手来,笑着说道:“我有好吃的,你要不要。”

   “呸!”李子安真对着她呸了,但是没吐口水,只是一团气。

   莎尔娜给了李子安一个白眼,缩了回去,从她的背包里拿了两块巧克力,还有一块牛肉干,也不递到李子安的手里,直接扔到了李子安的裤子上。

   一块巧克力弹起了一尺多高。

   莎尔娜微微愣了一下,脸上也露出了一个惊讶的表情。

   李子安给了她一个嫌疑的眼神:“我觉得你应该研究你自己,你的意志力也很强大。”

   “你这么一说我觉得有道理,要不你给我一些干预,帮助我反向研究?”莎尔娜的眼神之中充满了期待。

   李子安:“……”

   我协助你个锤子。

   吃了点东西,李子安爬出了帐篷,在雪地里抓了一把雪塞进了嘴里,融化之后又把雪水吞下去。这里没有污染,雪花很干净,用这种方式补充水分也就不存在什么卫生不卫生了。

   一股寒风从峭壁上吹向盆地中间,夹着着无数雪花,眼睛能看见的地方只有十几米远。这样大的雪,估计那个挖出来的雪坑明天一早就被填上了,还得重头再挖。

   “李,你在外面干什么?”莎尔娜的声音。

   “撒尿!”李子安没好气的回了一句。

   他不想要什么风度了,他觉得他得变成了一个粗鲁的人,那样的话她就不想研究他了。

   “呵呵。”莎尔娜的笑声。

   呵呵你妹。

   李子安开闸放水。

   一道水箭飞射出去,顺风的位置飞出了起码十七八米的距离才坠落在雪地上,眼睛刚好能看见。

   一不小心又创造出了一个世界纪录。

   忽然,就在那个方向有什么东西晃了一下。

   李子安眨了一下眼睛,却什么都没看见。

   刚才那一刹那间,他觉得他好像看见了一个穿白衣服的人影,但就是那么一晃就消失,感觉就像是一个3d投影。

   他跟着去看别的地方,可视线里除了纷纷扬扬的大雪再没有别的什么东西。

   “难道是我眼花了?”李子安心里这样想着,一双眼睛也在雪地之中搜索。

   还是没有看见。

   水放完了。

   李子安~拉上了松紧带,往雪地之中走去。

   他很快就走到了水箭坠落雪地的地方,刚才那道疑是白色人影出现的位置也就在这里,他的视线所能看到的最远的地方。

   雪地上有一个被水浇出来的坑,其实不是水,是冰疙瘩砸出来的坑。

   李子安的视线又往前移了一点,然后就愣住了。

   雪地上有两只脚印,跟他在来时的雪山上看见的脚印一模一样。

   雪花正将它掩埋,如果他再迟一些过来,很有可能就看不见了。

   很诡异,仍然只有两只脚印,除了他自己的脚印,四周再没有第二个人的脚印。那穿白衣服的人好像是从天而降,在这雪地里站着看他放水,放完之后又嗖的一下冲天飞起,不见了。

   看了好看的,连票都不买一张,就是这么嚣张。

   李子安看着雪地上的脚印苦笑了一下,自言自语:“是你吗?如果是你,你怎么也学会装神弄鬼吓唬人了?”

   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口中的她是谁,可是仅凭两只脚印,他也不能确定刚才突然闪现的人是不是姑师大月儿。

   “你出来啊!”李子安吼了一声。

   他的声音在盆地里回荡,很远的地方都能听见。

   可是没人回应。

   “你出来啊!”李子安又吼了一声。

   还是没人回应。

   身后传来了脚步声。

   李子安慌忙回头,一个人正向他走来,光线昏暗,看不清楚。他的第一反应是姑师大月儿,心中很是激动,可那人突然打开了手电筒,一下子就照花了他的眼。

   姑师大月儿肯定是不会打手电筒的,来的是军师。

   “李,你在跟谁讲话?”莎尔娜好奇地道。

   李子安说道:“刚才好像看见一个人,转眼就不见了。”

   “你不会是产生幻觉了吧?”莎尔娜关切地道。

   李子安指了一下雪地上的脚印:“你看,那是她留下的脚印。”

   莎尔娜拿手电筒照着雪地上的脚印,看了看,讶然道:“那不是我们来的时候在那座雪山上发现的脚印吗?”

   “对,一模一样。”李子安说。

   莎尔娜又照了照别的地方,脸上露出了一个奇怪的表情:“怎么又只有两只脚印?”

   李子安想去别处找一找,但是看见漫天的大雪,还有呼呼吹刮的寒风,想了想还是打消了念头。

   零下二三十度,又是大风大雪的,不管他是带着莎尔娜去寻找,还是将她留在帐篷里,那都是很危险的事情。

   “我们回去吧。”李子安说。

   莎尔娜跟着李子安走,一边走一边说道:“这或许是一个假象,有人在用这种方式吓唬我们,阻止我们探索这里。可是我又不敢相信,有什么人居然能在这样的环境里来去自如,如果真有那么一个人,那人肯定跟你一样厉害。”

   李子安心中一动:“回去之后我给你卜一卦,或许能获得一点提示。”

   “没问题。”莎尔娜一口就答应了。

   两人回到了帐篷里,李子安关帐篷帘子的时候往外看了一眼。

   大风大雪,还是不见那个熟悉的身影。

   李子安关上了帐篷帘子,然后将右手的手掌伸向了莎尔娜:“你用一根手指在我的手掌上随意写写画画,我叫你停你就停。”

   莎尔娜点了一下头:“我知道怎么做。”

   她将右手的食指放在了李子安的手掌上,闭上了眼睛,随意写写画画。

   一分钟的时间转眼就过去了。

   “停。”李子安说。

   莎尔娜将手指抬了起来,直盯盯的看着李子安,迫不及待想知道结果。

   李子安闭上了眼睛。

   大惰随身炉青烟袅袅,武图星图长亮。

   卦象显现了出来。

   李子安的大脑顿时当机了。

   我了个去……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