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127章沙尘暴

赘婿出山 李闲鱼 5457 2020-11-17 17:24

  沙丘无端坍塌,沙尘里诡异的活动筋骨的声音,一闪即逝的铜锈之光,以及康海川在那点时间里的奇怪反应……

  这些都不是什么好兆头。

  而且,后面这两句卦辞更为凶险。

  一生所求皆不得,这句话看似平淡,却是把前面的老虫化蝶和返老还童的好的一面全给否定了。事出反常必有妖,再加上否定了好的一面,剩下的不就是只是反常和妖了吗?

  生死路口两茫茫,这句话卦辞顺势而下,否定了好的,所求皆不得,现在的他已经处在一个非常危险的境地之中,面临生死选择,如果走错一步,他的黑白大头照就会挂在他家的墙壁上。

  这卦倒是解开了,可是李子安心情却也凝重了。

  这次考古之旅是他赞助的,追溯事件的本源,康海川也是因为他才掺和进来的,如果康海川死在这里的话,等于是他间接害死了康海川。

  遇事不要慌。

  康海川为人善良,教书育人,桃李遍天下,怎么看都不是短命之人,只要应对得当,定能逢凶化吉。

  这么一想,李子安又冷静了下来,他睁开了眼睛,看着康海川。

  卦象是一个人妖,可康海川的身上看不出半点人妖的特征。

  难道是康海川还没有“做茧”?

  李子安卜了卦,也解了卦,可他并不知道康海川怎么“做茧”,也不知道康海川会怎么化蝶,最后鸡皮又怎么褪尽,眼前这张老脸又怎么变成童颜。

  世上从来就没有完人、完事、完物,自然也就没有什么完全之卦。

  卜卦其实就是窥探天机,自古以来又有谁能真正把天机看破,知晓天意?

  这一行钻研得越深,负罪感其实就越重,到最后也没有几个有好下场,只是李子安刚入行不久,还没到那个程度,这方面的感觉也不强烈。

  “小李,你这一卦卜到了什么?”康海川问,李子安看着他不说话,他心里有点慌。

  康馨也瞅着李子安,等着他说卦解卦。她不止一次听闺蜜唐可儿在她的面前吹李子安卜卦的时候有多帅,有多厉害,可她从来没有看过李子安卜卦,她心里充满了好奇与期待。

  李子安沉默了一下才说道:“康教授,你在我手心里画了一个雌雄同体的人,既是女人,也是男人。”

  “啊?”康海川呆住了。

  康馨也是一脸懵逼的样子。

  李子安接着说道:“我再说卦辞,老虫做茧化成蝶,鸡皮褪尽童颜生,一生所求皆不得,生死路口两茫茫。”

  刚才,有那么一刹那,他想随便给康海川和康馨说一个卦象和卦辞,然后再瞎几把解一下。反正,他是大*师,他掌握话语权。

  可是,他最终改变了主意。

  他不能那样做,这事关系着人家的生死,他说出真相,康海川信不信是一回事,但不能忽悠人家。不然,康海川听了他的话,在他的手里写写画画,让他卜卦,那又有什么意义?

  他一个卜卦者知道真相,并不能改变康海川现在的凶险的处境。

  所以,他得把真相说出来。

  “这卦辞……什么意思?”康海川有点紧张了,前面两句他听不懂,可后面两句他能听懂一二,那绝对不是什么好卦辞。

  “大叔,你快解卦呀。”康馨催促道。

  李子安将默解的卦辞说了出来。

  康海川默不吭声,眼神里掩藏不住的紧张和害怕。

  康馨也紧张和害怕了:“不,这不会是真的,大叔,你是在开玩笑对不对,我爸好端端的,他做什么茧化什么蝶,还有生死路口两茫茫,我们现在都好好的,我爸怎么可能面对生死抉择?”

  李子安低头看着放在地上的骸骨:“可能跟它有关。”

  康海川和康馨的视线都落在了骸骨上,父女俩的脸上都是一副困惑的表情。

  李子安说道:“你们看这骨骸,此人生前是男是女?”

  康馨不加思索地道:“这骨骸这么高大,头戴铁盔,肯定是个男的,没准儿还是个将军呢。”

  康海川一言不发,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李子安指着骸骨说道:“这骨骸的盆骨很宽,这是女人才有的特征,我之前也没有留意到,也是刚刚卜了这一卦,我才想起了这一点。”

  康海川似乎明白了什么,紧张兮兮的样子:“小李,你说的卦象是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的结合体,这骸骨生前又是一个女的,你不会是想说……”

  他不敢说出口。

  康馨却说了出来:“大叔,你的意思不会是我爸被女鬼上身了吧?”

  李子安没有说这话,可是他心里却是这样想的。

  这个世上有鬼吗?

  他虽然是一个方士,可他并不相信鬼神之说,但他也不是绝对的唯物主义者,他也不反对唯心主义者的观点。就拿眼前这事情来说,康海川有没有被什么女鬼上身?站在唯物的角度去理解,肯定没有。可站在唯心的观点,那却是信就有。

  “哈哈哈……”康海川忽然莫名其妙的笑了。

  康馨担忧地道:“爸,你别笑了,你的笑声听起来怪吓人的。”

  她其实也害怕,她的爸爸突然捏一个兰花指出来,两腿一蹬,就像是东方不败一样嗖一下就飞走了。

  康海川不笑了:“我从来就不相信什么鬼神,更别说是被鬼上身了。我要去那个地方看看,你们俩要是害怕的话,你们就在这里等我,我老头子什么都不怕,我一个人去。”

  李子安说道:“我们跟你一起去。”他将放在地上的骸骨抱了起来,又对康馨说了一句,“康馨,你帮我提着工具箱。”

  康馨应了一声,事实上那合金工具箱就没有离开过她的手。

  三人从沙丘上下来,依旧是康海川走前带路。

  “大叔,你说有女鬼,你抱着这骨骸,你岂不是等于抱着个女鬼,你有什么感觉?”康馨笑着说了一句,她的笑容里面藏着一丝捉弄的意味。

  李子安笑了笑:“这女鬼很乖,它让我跟你打招呼。”

  “打什么招呼?”康馨一点都不相信,却想知道李子安想说什么。

  李子安说道:“它说它肚子好饿,想在你身上借一块肉吃,不知道你愿意不愿意?”

  说完,他将骷髅头往康馨的身上靠去。“啊!你别过来!”康馨被吓到了,撒腿就跑。

  康海川回头看了一眼,但是什么都没有说。

  李子安也没有去追康馨,走在队伍最后面。

  康海川刚刚回过头去,走在中间的康馨又回过头来,给了李子安一个白眼,奶凶奶凶的样子。

  她这个奶凶,那是土豪金plus版的奶凶。

  李子安假装没有看见,低头走他的路。

  直线距离也就一两百米,再往上翻个两三倍也不远,三人很快就走到了一座巨大的沙丘脚下。

  这座沙丘又高又大,在一片低矮的沙丘中间,它就如同是一个王者一般的存在。

  “我们到了,这次错不了,我们翻过这座沙丘就到了。”康海川很激动,也不管李子安和康馨是什么反应,这话一说完就手脚并用的往沙丘上爬。

  李子安和康馨跟在康海川后面也往沙丘顶部爬去,有了之前的拇指肇事事件,李子安这一次学乖了,他没跟在康馨的屁*股后面,而是与她错开了好几米的距离。

  这样,就算你从上面滑下来,我不在你下面,你就是顺着沙坡滚下去,那也怪不了我吧?

  往上爬了一段距离,康馨回头看了一眼,看见李子安没有在她的屁*股后面,眼神之中闪过了一丝失望的神光,爬沙丘的姿势却也更稳健了。

  三人爬上了沙丘,之前那个从沙丘之间的缺口看见的“盆地”展现眼前,足球场大小的面积上矗立着五座几十米高的小沙丘。

  五座小沙丘拼凑在一起,那形状就像是一朵梅花。

  之前看见的时候,李子安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也压根儿就没有想到什么花朵,这个时候突然就联想到了梅花,心中也多了一丝奇怪的感觉。

  康海川指着沙丘盆地中间的五座小沙丘说道:“就是那里,当年我和黄波就是在那里躲避沙尘暴,那座断墙在那个位置,那个残破的屋顶在那个位置……”

  康老头一边说一边比划,激动得很。

  “爸,你慢点说,不要这么激动。”康馨也察觉到她老爸有点不对劲了,很是担忧。

  就在这个时候,李子安突然扭头看向了来时的方向。

  那辆丰田皮卡车的火已经熄灭了,在那个方向,一片黑影正往这边快速移动过来。

  遮天蔽月的黑影之中,八只亮闪闪的东西忽闪忽闪,偶尔能穿透黑影投来一束雪亮的光束。

  那是车灯。

  八只车灯就是四辆车,不就是之前那一伙点燃了丰田皮卡车的败家子们吗?

  车是看清楚了,可那黑影是什么?

  李子安又仔细看了看,忽然看明白了,大吼了一声:“沙尘暴啊!”

  康馨跟着扭头过来,看见黑压压的沙尘暴往这边扑卷过来,眼珠子都快凸出来了,愣了一秒钟才尖叫出一声来:“啊!”

  康海川拔腿就往沙丘下冲去。

  他什么都没说。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