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428章塑料父女情深

赘婿出山 李闲鱼 7135 2020-11-17 17:24

  回家了,李子安又回归到了家庭煮男的角色,一大早就起床做早饭。

  他出门就看见隔壁的门打开,然后汤晴从门里走了出来,眼睛红红的,精神也很差,一副没有睡醒的样子。

  “小汤。”李子安亲热的打了个招呼。

  汤晴有点腼腆的样子:“子安哥,你回来啦。”

  她其实昨晚上就知道李子安回来了,隔壁两口子闹腾了大半夜,不然她的状态也不会这么差。

  只是,这个就不好说出来了。

  余美琳对她家的隔音效果有着迷之自信,就让她一直自信下去好了。

  “你这么早起床干什么?”

  “我起床做早饭呀。”

  李子安温声说道:“我看你还没睡醒的样子,再回去睡个回笼觉吧,我回来了,我来做早饭就行了。”

  “那……我回去再睡一会儿。”汤晴又回屋了。

  她心里其实很想跟李子安一起做早饭的,可是又不想让李子安看见自己糟糕的状态,权衡一下利弊,还是回屋睡觉的好。

  李子安进了厨房,淘米熬粥,洗菜做菜,煲老婆羹,熟悉的岗位,熟悉的感觉,他整个人都踏实了。

  做早餐的时候,李子安也在琢磨着今天什么时候跟桃子见面。余美琳要去疗养院签合同,肯定不能带桃子去。

  这种齐人之福还真是头疼。

  早餐做好,李子安摆放碗筷的时候,楼梯上就传来了李小美的声音。

  “爸爸!爸爸!”小棉袄激动得很。

  余美琳在后面急:“你慢点跑,小心摔着咯!”

  李小美却把她老妈的话当成了耳边风,迈着一双小短腿就往楼下冲,一边跑一边叫爸爸。

  女儿跟爸爸最亲,这话诚不欺人。

  李子安担心小家伙摔着,连碗筷都顾不上摆了,慌忙跑过去,上几阶楼梯将小家伙抱起来。

  李小美捧着李子安的脸,小嘴吧嗒一声香了一下,咯咯笑道:“爸爸,你给我买什么好吃的回来啦?”

  李子安:“……”

  这是什么塑料父女情深?

  不过,李子安早就准备好了,他凑到李小美的小耳朵边,小声说道:“爸爸已经往你的兜兜里放了两块巧克力。”

  李小美跟着就伸手去掏。

  李子安跟着又说道:“不要拿出来,不然你妈看见了,肯定给你没收了。”

  李小美慌忙将小手缩了回来,又捧着李子安的脸颊香了一下。

  余美琳苦笑着摇了一下头,李子安的小动作她早就看在了眼里,只是懒得揭穿而已。

  林胜男拄着那根海黄拐杖也下楼了。

  李子安叫了一声:“奶奶。”

  “嗯,子安回来啦。”林胜男的脸上满是笑容,“你回来就好,你不在家我还真不习惯,想喝大利凤手汤没得喝,想唠叨人的时候,你又不在。”

  李子安笑着说道:“中午我就给你煲大利凤手汤喝,你唠叨我就听着。”

  林胜男的一张老脸笑开了花:“这个家里,就数子安最乖了。”

  李小美不乐意了:“祖姥姥,我呢,你是不是把我忘记啦?”

  林胜男跟着改口:“哎呦呦,小美最乖,你爸第二乖。”

  “嗯哒,我果然是最乖的那一个。”李小美笑得很开心。

  汤晴也从房间里走了出来,她画了个淡妆,不好的状态都被遮掩了起来。

  李子安给先给林胜男和余美琳盛了粥,然后给汤晴盛了粥:“小汤,这段时间辛苦你了。”

  汤晴腼腆地道:“子安哥,看你说的,你就不要客气了。”

  李子安笑了笑,又给李小美的铁饭碗盛了一碗粥:“小美,这段时间你学习也辛苦了。”

  “嗯哒!”李小美重重的点了一下头,“那是不是今天可以休息了?”

  李子安干咳了一声:“那这就要问小汤老师了。”

  李小美眼巴巴的看着汤晴。

  汤晴说道:“今天上数学课。”

  李小美的脑袋无力的垂了下去,小嘴也翘得高高的。

  李子安心疼,可是没等他开口说句安慰小棉袄的话,余美琳就看了过来,他就怂了。

  也倒是的,老师教育学生,他这个当爸爸的怎么能护犊子。

  吃过早饭,汤晴将李小美带上了楼,林胜男去阳台念经,李子安和余美琳收拾碗筷进厨房洗碗。

  “老公,昨晚你说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了,是什么问题啊?”余美琳的声音里带着关切。

  她不问解决问题的办法,反而关心“问题”本身,这显然是把老公的身体放在了比孩子还要重要的位置上了。

  李子安笑了笑:“我因为修炼真气,身体变得相当强悍,我的蝌蚪也变态的强,所以你怀不上,这就是问题。”

  “呃……还要这样的说法,你的蝌蚪有多强?”

  “很强很强,它们需要特殊的营养才能活下来。”

  余美琳一脸懵逼的表情:“那怎么解决这个问题?”

  李子安说道:“营养啊,我有一个秘方,我炼制一点炉身精血膏给你吃了,你的身体之中就等于有了我的蝌蚪需要的营养,那之后你就能怀上了。”

  “你的意思是,昨晚我们白忙乎啦?”

  李子安忍着笑,点了点头。

  “那你今天下午给我炼制一点,我晚上吃。”余美琳的心里已经开始盼天黑了。

  “那膏药得那个之前炼制,及时喝下去才行,还有我要从你的身上取一点头发和皮肤当材料。”

  “我的头发和皮肤?”

  “对啊,身体发肤受之父母,我这边也要取一点血,还有……”他不说了。

  “还有什么,你说呀。”余美琳有些着急。

  李子安凑到了她的耳朵边说出了那样材料。

  虽然是老夫老妻了,余美琳的脸颊上还是浮出了一点红晕。

  李子安又补了一句:“到时候还得你帮忙取一下。”

  余美琳轻轻打了李子安一下,却又点了一下头:“嗯。”

  李子安看她羞涩的模样,忍不住凑过去在她的脸蛋上啄了一下。

  余美琳反过来啄了他两下。

  碗筷洗好,李子安接到了董曦打来的电话。

  “我已经在你们小区外面等你了。”董曦说。

  李子安说道:“我和我老婆一起去,她要去签字。”

  “好。”董曦挂断了电话。

  李子安将手机收了起来:“老婆,那个地方很特殊,外面就坐董曦的车去吧,让昆丽不要来接你了。”

  余美琳说道:“昨晚你说带我去那什么疗养院,早晨起来的时候我就觉得带昆丽去不合适,所以起床之后就给她打了电话了,我让她去公司,不用来接我。”

  李子安笑着说道:“不愧是管家婆,心细,想得周到。”

  “我还是第一次听你夸我呢。”

  “那我以后多夸夸你。”

  “我才不稀罕呢。”说是这样说,可余美琳的脸上却满是笑容。

  十分钟后,两口子从高臣一品大门里走出来。

  董曦的车就停在路边,还是那辆哈佛h9。

  李子安走到车门旁边,为余美琳拉开了车门,余美琳上车之后他也上了车。

  “董小姐,早上好。”余美琳打了个招呼。

  董曦转身过来,伸手与余美琳握了一下手,也客气了一句:“余女士,早上好。”

  李子安也伸手过去,董曦却把手缩回去了,他很尴尬的把手放了下去。

  董曦启动车子上了路。

  高臣一品,一阔景阳台上,沐春桃看着快速远去的哈佛h9,眼神儿有点呆,还有点儿痴。

  她的心中也是一片惆怅,好不容易把人盼回来了,可是面都没有见上就又走了。

  身后突然传来了脚步声。

  沐春桃被吓了一条,慌忙转身过去,却见是沐龙拖着行李箱正往这边走来,她跟着迎了上去:“爸,你什么时候回来的,你怎么不给我打个电话,我去接你的机啊。”

  “一个同志送我回来的。”

  “同志?”沐春桃愣愣的看着她的老爹,她感觉老爹今天有点不对劲。

  沐龙说道:“先别问了,快跟我去隔壁找小李。”

  “你……你找子安哥干什么?”沐春桃莫名紧张。

  沐龙说道:“闺女啊,这一次要是不是小李救我,我这条老命就交代在澳洲了……我……呜呜呜……”

  话没说完,沐龙忽然就哭了起来。

  沐春桃慌忙上前扶住沐龙,伸手拍他的背:“爸,你别哭了,你快跟我说说你遇上什么事了,他怎么救的你?”

  沐龙又哭了差不多一分钟情绪才稳定下来,哽咽地道:“我认识了一个女人,很有修养,很会关心人,我以为我遇见了真爱,哪里知道那个贱^人串通了一伙绑匪把我绑架了,向小李索要五百万澳元,不然就杀了我……”

  沐春桃目瞪口呆。

  “那伙绑匪把我囚禁在一艘游艇上,那个贱^人折磨我,羞辱我,我以为我死定了,还好小李从海里摸上了船救了我……不然,你就再也见不到爸爸……呜呜呜……”劫后余生,悲从心来,沐龙又哭了起来。

  沐春桃心里既心疼,又无语。

  她看过李子安发来的那个女人的照片,如果她老爹不是贪图人家年轻漂亮,会遇上这样的事吗?

  可是,看沐龙哭得如此伤心,她又不忍心说他。

  “春桃,走,我们一起去找小李,我要好好谢谢他。”沐龙说。

  沐春桃却将沐龙摁在了沙发上:“爸,你就好好休息一下吧。”

  “我哪里坐得住啊,我要去找小李。”

  “子安哥刚出去,我刚才在阳台上看见了。”

  “出去啦?”沐龙一脸失望的表情。

  沐春桃说道:“还有,爸,这可是救命之恩呐,你一句谢谢就够了吗?”

  “你爸我能是那么不上道的人吗?”沐龙瞪了沐春桃一眼,“他不是没车吗,我想给他送一辆车。”

  “爸,不用。”

  “不用?”沐龙用异样的眼神看着他的闺女。

  沐春桃说道:“子安哥那样的大^师,自己开车多掉面啊,他要去哪我开车送他就行了。”

  沐龙沉默了差不多一分钟才开口:“春桃,我问你一件事。”

  “什么事?”

  “那个,你是不是已经替我报恩了?”

  “呃,爸你什么意思啊,我听不懂。”

  沐龙换了一个说法:“你们是不是在一起了?”

  “我还是听不懂呀。”

  “我问你,你们是不是好上了!”沐龙急了,差点就说出“你们是不是睡了”的话了。

  “我看我还是去给你倒杯酒吧,你喝几杯再说这句话好不好?”沐春桃真去给沐龙倒酒,背对着沐龙往酒柜走去的时候,她的脸上露出了一个甜美的笑容。

  沐龙直盯盯的看着沐春桃的背影,那眼神狐疑,可不管心里有多怀疑,他却没有证据。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