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591章有趣的寡人

赘婿出山 李闲鱼 3525 2020-11-17 17:24

  巨人公司的员工都回到了各自的工作岗位上,办公室里就只剩下了三个人,李子安、余美琳两口子,还有白雪。

   白雪还躺在沙发上,身上只盖着一件小西服和一条ol包臀裙。她还处在止行膏的药效之中,如果不给她解药,几个小时之后她才会醒来。

   余美琳走了过去,捡起了掉在地上的衬衣、丝袜和口罩什么的,了一句:“老公,你来帮个忙给她穿上吧。”

   “呃?”李子安怀疑他听错了。

   却不等又个什么明确的回应,余美琳一把就掀掉了白雪身上的小西服,然后对李子安道:“你帮我把她扶起来啊,不然我怎么给她戴上这个?”

   她晃了一下拿在手中的口罩。

   李子安苦笑了一下:“不是,老婆,她这样……我来帮忙不合适吧?要不我出去叫一个女同志进来。”

   “哪有那么麻烦,让你过来你就过来,真是的。”余美琳唠叨了一句。

   李子安忍着心中一股子乱七八糟的感觉走了过去,双手撑着不想的肩膀将她扶了起来,偏着头不去看人家的身子。

   余美琳伸手过来勾住李子安的下巴,将他的脑袋勾了过去。

   你不看?

   我必须让你看。

   李子安无语地道:“老婆,你这是干什么啊?”

   余美琳道:“寡人昨天晚上跟你过,这世间的美人你可以任意伐之,你以为我是在跟你笑吗?”

   李子安:“……”

   余美琳很认真的样子:“寡人没跟笑,寡人的是真的,这个白雪你也可以伐之,你甚至可以当着寡人的面伐之。”

   李子安的额头上多了几颗不明所以的汗珠。

   当着她的面伐之?

   管家婆肯定是不出这样的话来的,这种话的只能是天下国的女王。从这点来看,天下国寡人心胸之宽广,观念之开放,这世间恐怕没有一个女人能及。

   余美琳忽然又拿走了白雪身上的ol包臀裙:“寡人真没跟你开玩笑,要不你伐之试试。”

   李子安慌忙道:“老婆,我相信你,你是认真的,你没开玩笑,不过我要是这样伐之的话,我就得进监狱待着了。”

   余美琳微微愣了一下,脸上露出了一个尴尬的笑容:“呃,寡人倒没想这么仔细,寡人只是觉得你是寡人的丈夫,这世间的美人你想伐谁就可以伐谁,哪个女子侍奉你,那是她的福气。”

   “嗯嗯,老婆言之有理,赶快给她穿上吧。”李子安催促道。

   就白雪现在这个样子,他真的是不便直视。

   而且,寡人跟他三道四,对他而言又何尝不是怂恿和刺&激。

   可这就是余美琳的变化,接触这一天多来,他是真不知道这种变化是好是坏了。

   但就事论事,他还真是挺喜欢这个寡人的。

   寡人拿着口罩比划了一下,忽然放了下去,了一句:“寡人乃九五之尊,给她穿什么衣服?”

   李子安也不奇怪她会出这样的话来了,他道:“要不我出去叫个女同志来帮白小姐穿上衣服。”余美琳道:“你给她解毒,寡人让她自己穿上就行。”

   李子安心里也想看看寡人怎么控制白雪的大脑,点了一下头,跟着用合金尖刺扎了一下指头,捏开白雪的下颚,给白雪喂了几滴炉身血。随后,他又往白雪的身体之中注入了一股真气,促进血液循环,增强炉身血解毒的效力。

   短短几秒钟之后,白雪呻吟了一声,睫毛颤颤,就要醒转过来。

   “她要醒了。”李子安提醒道。

   余美琳的眼眸之中闪过了一抹绿芒。

   李子安什么都没有感觉到,可他却知道余美琳已经在控制白雪的大脑了。

   想来这也是正常的情况,增强的脑电波辐射,人的知觉怎么可能感觉得到?

   正常情况下,白雪就在很时间会醒来,但是没有,她的睫毛颤了颤,但眼睛却始终没有睁开。

   “老婆,是你让她不醒来的吗?”李子安问。

   “嗯。”余美琳起身往办公桌走去。

   李子安好奇的看着她,不知道她要干什么。

   余美琳拿了手机倒转回来,然后站在沙发边对着白雪拍照。

   原来是干这个。

   李子安讶然道:“老婆,你给她拍照干什么?”

   余美琳道:“公司有员工报了警,警察肯定会来问询,寡人拍几张照片作证据。”

   李子安:“……”

   站在情感和道义的角度,她这样做是不对的。

   可站在解决问题的角度,她这样做又是对的。

   如果是从前的余美琳,她不会这样做,可她现在是进化版的余美琳,她既是余美琳也是天下国的女王,没有什么是她不能做的,为了达到目的,她会不择手段。之前汉克要让白雪跳楼,以此来要挟她,可她非但没有妥协,反而反激汉克快让白雪跳楼。

   她连白雪的生死都不在乎,又怎么会在乎拍几张不雅的照片?

   李子安感觉余美琳跟那些古代的帝王是越来越相像了,古代的那些帝王,又有谁是善良仁慈,还讲道义的?

   余美琳拍了几张照片,然后了一句:“白雪,把衣服穿上。”

   白雪突然就睁开了眼睛,什么都没有,直接从沙发上爬了起来,拿起放在沙发上的衣服口罩什么的一一穿戴上。

   李子安全程都看着,但他这个看不是偷窥,而是本着科研究的精神去看的。他观察着白雪的每一个动作,每一个眼神,没有漏掉任何一个细节。

   然而,一直到白雪穿戴整齐,他都没有研究出一根毛线来,反倒是受了点刺&激。

   余美琳道:“睡吧。”

   白雪又躺在了沙发上,闭上了眼睛,也就那么两三秒钟的时间就进入了睡眠状态。

   李子安讶然道:“她怎么这么快就睡着了,你这一手跟我的止行膏一样管用。”

   余美琳道:“寡人控制着她的大脑,睡眠也是由大脑控制的,寡人能让她的大脑快速进入睡眠状态。”

   “原来是这样。”

   “老公,你是跟着汉克来的这里吗?”余美琳还是问了这个问题。李子安点了一下头:“我担心他伤害你,所以就跟着过来了。”

   余美琳走到李子安的身前,伸手圈住了李子安的脖子,整个人依偎进了他的怀里。

   寡人现在难得展现出女人温柔的一面。

   李子安抬起手搂住了她的腰肢,那小蛮腰苗条柔软,还是从前的舒服感觉。

   可是他不知道此刻是哪个意识站主位,是从前的管家婆,还是天下国的女王,但这似乎并不妨碍什么,他越来越适应眼前这种一个老婆身,两个老婆魂的感觉了。

   “寡人不惧汉克,不过你能来,寡人真的好开心。”余美琳在李子安的耳边。

   李子安沉默了一下道:“老婆,我有一个问题想问你。”

   “嗯,你问吧。”

   “汉克身上的病毒生物是一个战士级,你身上的是一个王者级,你是天下国女王,他身上的病毒生物算是天下国的战士,战士见王,他对你那么不敬,你为什么处处忍让?”

   余美琳松开了汉克,腿了一小步,直盯盯的看着李子安。

   “不能告诉我吗?”李子安直视她的眼睛。

   余美琳也沉默了一下才道:“你看我是你老婆吗?”

   这是什么问题?

   李子安微微愣了一下,心中一片困惑,不过还是回了一句:“你当然是我老婆、”

   “那你看汉克是汉克吗?”余美琳又问。

   李子安忽然明白了什么,又回了一句:“汉克当然是汉克。”

   余美琳道:“这就对了,从你的问题的角度来看,他的确是一个战士,战士见王应该跪下,听寡人号令。可是他也是汉克,汉克是你的敌人,也就是寡人的敌人。那个战士在他的身体里,但并不代表他会臣服于寡人,就如同寡人虽然是王,却也是你老婆的事实一样。”

   李子安刚才只是一个模糊的明白了什么的感觉,听她这么一,他心中的迷雾就消散了。

   余美琳还是余美琳,汉克还是汉克,这话看似绕口,可却是正确的答案。

   两人身体之中都寄生着那种来自另一个世界的病毒生物,以进化的方式赋予了两人强大的能力,却也赋予了两人双重人格。那个新人格就是对应的病毒生物的人格,与宿主的人格并存,两者相互影响,同时进化,是一个新的存在。

   “如果知道你和他一样,而且你的身体之中的病毒生物是一个王,他会怎么样?”李子安还是想从余美琳身上得到答案。

   余美琳想了一下才道:“从人类的历史来看,战士见王要跪拜,听从王的命令。可它们不是,我身体之中的王太弱了,也没有权杖。他不会跪拜我,他甚至有可能杀我,取而代之。”

   “权杖,什么权杖?”李子安回想当初在地下冥殿开棺的情景,但那使馆之中并没有什么权杖。

   余美琳道:“权杖是神赐。”

   李子安心中一动:“姑师大月儿?”

   余美琳点了一下头。

   狗&日&的姑师大月儿!

   她的身上究竟藏着多少秘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