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026章幕后金主

赘婿出山 李闲鱼 6120 2020-11-17 17:24

   黄布江边游人如织,夜色如画。

  马川早早的就站在明珠塔下的一个角落里,手里拿着一只文件袋,毫不避讳的把文件袋上的文字露出来。

  晚八点还没到,余家勇也还没有现身。

  李子安、余美琳和昆丽距离马川不远,位置刚好能看见马川,却又很难被被发现。三人都带着帽子和口罩,把脸遮得严严实实的。昆丽的手中还拿着一台单反相机,假装拍摄江景。

  “子安,我们聊聊吧。”余美琳打破了三人间的沉默。

  简简单单一句话,李子安却有点不适应的感觉,这四年来余美琳还从来没有主动找他聊过。

  “你想聊什么?”

  “就是随便聊聊。”余美琳看着李子安,那眼神仿佛想从他的眼睛里挖出什么秘密。

  李子安知道随便聊聊的意思,可他却找不到话题。

  “你算的卦很准,余字拆开二小人,你是怎么算出来的,还有那卦辞很有意思,是你随口说的,还是有什么讲究?”余美琳很好奇的样子。

  李子安摇了一下头:“这个很难解释,说了你也不懂。”

  余美琳的嘴角微微翘了一下,似乎不满这个回答。

  她等着李子安接着说下去,可是李子安却没话了。

  李子安是真解释不出来,他身体里有一只香炉,这样的事情说出来,女总裁怕不是要把他当神经病吧?

  “余家勇来了。”昆丽忽然说。

  李子安和余美琳的视线跟着移到了马川的方向。

  余家勇果然来了,缠着纱布的脑袋在人群中格外醒目。

  他一瘸一瘸的向马川走去,手里提着一只密码箱,抓得紧紧的。

  马川显得有些紧张,一只手伸进了裤兜。

  李子安瞧见了马川的动作,跟着把手机掏了出来,手机屏幕上出现了马川发来的微信语音通话请求,他点了一下。

  手机里很快就传出了余家勇的声音:“马川,你小子可以啊,居然敢敲诈我。”

  “余科长,你话可不要乱说,我这可不是敲诈,你让我^干^的事可是违法的事情,被抓住了就要坐牢,我不可能白干吧?”马川的声音。

  昆丽将镜头对准了余家勇和马川,拉近之后按下了快门。

  “我让你拍照,你把文件偷出来干什么?你^他^妈傻啊!”余家勇骂了一句。

  “我的手机拍照功能不好,拍不清楚,再说了文件那么多页,我担心在余总的办公室里待久了会被发现,所以就偷出来了,你还要不要啊?”马川的声音。

  “东西给我看看。”

  “那你把钱给我。”

  “妈的,我还缺你这点钱?”余家勇有些恼怒,将手中的密码箱推到了马川的怀里,然后从马川的手里拿走了那份文件。

  “余科长,密码是多少?”马川打不开那只密码箱。

  余家勇没好气地道:“你傻啊,在这里开箱子,你怕没人知道我们在做见不得光的交易吗?”

  “可是,我总得看一眼钱吧?”

  “密码是四个0。”余家勇没好气地道,然后打开了文件袋,将里面的文件抽了出来,又随手翻了翻。

  马川也打开了密码箱,里面装着一沓沓钱。

  余家勇一把将箱盖压了下去,冷声说道:“不会少你一分钱,拿着钱滚蛋,但你要是敢说出去,你不但要把这钱吐出来,你还要坐牢。”

  “马科长你放心吧,我不会说出的,我这就滚。”马川提着密码箱转身就走。

  余家勇也将文件装进了文件袋,转身往来时的方向走去。

  “我跟上去看看。”李子安关掉了语言通话跟了上去。

  “我也去。”余美琳追上了李子安的脚步。

  李子安没想过让余美琳跟着去,可也不好拒绝她。

  “我在这里等马川,你们小心一点。”昆丽叮嘱了一句。

  街上游人很多,余家勇的速度不快,但混在人群里却很容易跟丢。余美琳人斯文,不愿意跟人挤,走得不快。

  李子安干脆伸手拉住了她的手,拉着她走。

  余美琳轻轻的挣了一下,没挣脱,李子安却拉着她走得更快了。

  “我可不是占你便宜,我只是担心跟丢了。”李子安说。

  余美琳的嘴唇动了动,却没有说出什么话来。

  老公拉老婆的手,那是天经地义,可她和李子安^拉一下手,李子安还得跟她解释这不是占她的便宜。

  这话,说的人心里不是滋味,听的人心里也不是滋味。

  余家勇又往前走了一段,然后在路边停了下来。

  李子安和余美琳也在不远处停下了脚步,人行道上人来人往,倒成了很好的掩护。

  “如果余家勇叫车走了,我们怎么办?”余美琳从来没有经历过这种事情,显得有些紧张。

  李子安说道:“他叫车的话,我们也叫车跟上去呗,这路上这么堵,他走不远的。”

  余美琳看着李子安,沉默了一下才说了一句话:“这次带你回魔都,感觉你的变化好大,你怎么会这些?”

  李子安苦笑了一下:“你什么时候又了解过我?”

  余美琳的嘴唇动了动,却没说出什么话来。

  她心中有愧。

  李子安其实也不好解释,如果不是继承了姬达的方士绝学,大惰随身炉附身,他恐怕也没有现在这么自信,更不可能料事如神。环境能改变一个人,但那很慢,可一个人要是有了本事,那改变却是很快的。

  他也低调,可是实力不允许啊!

  就在这时一辆劳斯莱斯轿车缓缓驶来,然后停在了路边,车窗打开,坐在后座的一个青年从车窗里探出了头来。

  李子安和余美琳的视线同时聚集到了那个青年的脸庞上,两口子都认识,那人是余家豪。

  李子安跟着掏出手机拍了几张照片。

  “东西到手了吗?”余家豪问了一句。

  余家勇将手中的文件袋递给余家豪:“到手了,二少你看看。”

  “干得不错,上车吧,路上再看。”余家豪说。

  余家勇绕到劳斯莱斯轿车的另一边,打开车门上了车,随后车子开走了。

  “我猜的就是他,可恶!”余美琳愤愤地道。

  “看来他知道你在云地有座铜矿,可他想干什么?”李子安好奇这事。

  余美琳想了一下才说道:“我也不知道,我得好好琢磨琢磨,我们先回去吧。”

  李子安转身往来时的方向走去,来的时候他拉着余美琳的手,不过那是事急从权,现在就连一个拉手的借口都没有了。

  为了小美,暂时维持这塑料夫妻的关系吧。

  一路上两人也不说话,快到之前的地儿的时候,余美琳终于说了一句:“子安,今天的事,谢谢你。”

  李子安微微愣了一下,然后回了一句:“不客气。”

  还好,还算有点良心。

  昆丽迎了上来:“你们看见余家勇跟谁接头没有?”

  余美琳说道:“是余家豪。”

  昆丽恨恨地道:“可恶,他想干什么?”

  “回去再说。”余美琳说。

  李子安看了站在角落里的马川一眼,马川的手中还提着那只密码箱。

  马川提着密码箱走了过来,将箱子递向了李子安,恨恨的骂了一句:“余家勇那狗^日^的,他只给了二十万,一定是他吞了那三十万!”

  李子安打开密码箱看了一眼,然后把箱子递给了余美琳。

  “你给我^干什么?”余美琳好奇地道。

  李子安凑到了余美琳的耳边,轻声说了一句:“这是证据。”

  余美琳这才明白过来,将密码箱收下了。

  马川尖起耳朵听李子安说话却没有听见,他也不敢靠太近,只是眼巴巴的看着。

  李子安移目看着马川,笑了笑说道:“余家勇那货还真是一个人才,说好了五十万却只给你二十万,他这是吃定了你不敢声张,你要是能找他要到钱,那钱就属于你。”

  马川愣了一下,不敢相信地道:“我要是要回来的话,真的给我?”

  李子安伸手拍了拍马川的肩头,一副打抱不平的口气:“这是你赌上未来的钱啊,不给你那不是昧良心吗?你放心去要吧,要到多少都是你的。”

  马川好像吃了一颗定心丸,激动地道:“行,有安爷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我一定会找余家勇要到钱的,他不给钱,我弄死他!”

  李子安说道:“我什么都没听见,我们也不会报警起^诉你,你走吧。”

  “多谢安爷,多谢余总。”马川转身离开。

  李子安说道:“明儿记得来上班。”

  马川回头,讶然道:“我……还能来上班吗?”

  李子安说道:“当然。”

  “好叻,以后余总和安爷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马川对李子安和余美琳深深的鞠了一个躬才离开。

  余美琳微微皱了一下眉头:“子安,这样的人你放他走就算了,你还让他回来上班,你当新星公司是什么地方?”

  李子安说道:“这马川是个真小人,这样的人,人要是欠他几十万,他是真有可能跟人拼命。那余家勇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就让他们狗咬狗去吧。另外,这马川人很精灵,虽然是个小人,但有些事情还就得交给小人去办,你就把他当成一条狗养在身边吧,你手里有他的把柄,他不敢背叛你。”

  余美琳看着李子安,眼神中带着一丝困惑,眼前这个男人还是月牙村那个山村青年吗?

  “真看不出来,你这人挺阴的。”昆丽说了一句。

  李子安笑了笑:“我就当你是在夸我了。”

  昆丽给了李子安一个白眼。

  脸皮真厚。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