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576章从此阴阳2断人

赘婿出山 李闲鱼 6215 2020-11-17 17:24

   “你用一根手指在我的掌心之中随意写画,我让你停你就停。”李子安说。

  “在你的掌心之中随意写画……这是干什么?”黄刚的脸上是一个疑惑的表情,眼神之中也带了一点警惕。

  李子安说道:“我这是给你卜卦,看你有没有被什么脏东西染上,如果你不愿意那就算了,你自己去跟法官解释吧。”

  “不不不,我愿意。”黄刚慌忙抬起了一只手来,他的手上还缠着纱布,不过还有一根指头勉强可以动。

  他这一抬手,牵动了伤处,顿时疼得猛吸凉气。

  李子安有点不忍心,弯下腰去,然后将右手的手掌凑到了黄刚的那根勉强还能动的指头上。

  “闭上眼睛,随意写画。”李子安又提醒了他一句。

  黄刚闭上了眼睛,用那根勉强还能动的指头在李子安的右掌上写写画画。

  董曦直盯盯的看着李子安。

  李子安给人卜卦的时候,他的身上有着一种言语难以形容的味道,特别吸引人。

  不过,这不单单是吸引,她很想弄清楚李子安给人卜卦的基础原理。

  然而,她什么都看不懂。

  一分钟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

  李子安说道:“好了,停。”

  黄刚停了下来,眼巴巴的看着李子安。

  李子安闭上了眼睛。

  大惰随身炉青烟袅袅,武图、星图、相图长亮。

  大惰随身炉之前所吸收的信息转瞬间就以另一种方式呈现了出来。

  卦象浮现,那是两只手,一只手拿着一把滴血的尖刀,另一种手握着那只拿到的手的手腕,但两只手又明显不是一个人的手,一个粗粝,一个白净,前者是劳动者的手,后者更像是养尊处优的公子哥的手。

  滴血的尖刀,两个人的手。

  仅从卦象李子安便掌握了七七八八。

  这卦象其实可以总结成一个成语,那就是——借刀杀人。

  卦辞浮现:无端灾祸从天降,魑魅借刀害人命,可怜家中龙凤子,从此阴阳隔断人。

  果然是借刀杀人。

  魑魅,古代神话故事里代指山神,也指山林里的鬼怪,再后来就代指各种坏人。这卦辞里的魑魅,结合这黄刚的离奇反应,对应的似乎是鬼怪。

  这卦辞几乎是秒解,可最后一句却让李子安心中存疑,还有同情。

  从此阴阳两断人,这句卦辞说的是这个黄刚会死。

  可问题是,医生已经治疗了,黄刚都没有住进ICU病房,这就说明他没有生命危险,那他又怎么会死?

  “大^师,你、你算到了什么?”黄刚紧张兮兮的样子。

  李子安睁开了眼睛:“你放心吧,你是无辜的,我可以为你作证。”

  “真、真的吗?”黄刚顿时激动了起来。

  李子安面带微笑:“当然是真的,我还算到你的两个孩子是龙凤胎,他们将来都会很有出息,一个考上了北都大学,一个考上了华清大学,都是很有出息的人呐。”

  “呵呵,呵呵……”黄刚憨厚的笑了,他已经放松下来了。

  “大^师,你跟我出来一下。”董曦说。

  李子安点了一下头,然后跟着董曦出了病房。

  董曦带上了病房的门,然后往走廊尽头走去。

  刘军趁着董曦没有看见的时候打了李子安一拳,小声的说了一句:“你妹,这么久了都不联系我,空了找我喝酒啊。”

  李子安正要跟他说句话,董曦忽然回过头来看了一眼。

  李子安这边还没什么反应,刘军哗啦一下就立正了,目不斜视。

  李子安摇了摇头:“怂货。”

  话音落定,他又挨了刘军一拳,比刚才那一拳的力气大多了。

  他也不介意,笑了笑:“回头请你喝酒。”

  刘军笑了。

  李子安突然一手背敲在了刘军的裤裆上。

  刘军的笑容顿时僵在了脸上,嘴巴也张开了,只是没有叫出来。

  他打了大^师两下,大^师只还一下,这已经是很有仁者风范了。

  李子安跟着董曦来到了走廊的尽头。

  董曦开门见山地道:“我不信你跟那个黄刚说的,你卜的那一卦究竟是什么卦象卦辞?”

  “的确不是我跟他说的那样,我卜的那一卦,卦象是两个人的手,一个人的手握着一把滴血的尖刀,另一个人的手握着握刀的那个人的手腕,这是一个典型的借刀杀人的卦象。”

  “借刀杀人?”董曦很惊讶的样子。

  李子安接着说道:“对,百分之百的借刀杀人。”

  “谁借的刀?”

  “我有怀疑的对象,但不确定,你再听我说卦辞。”顿了一下,李子安说了出来,“无端灾祸从天降,魑魅借刀害人命,可怜家中龙凤子,从此阴阳隔断人。”

  “这是什么意思?”

  李子安将卦辞简单的解了一下。

  “你说魑魅代指鬼怪,这世上有鬼怪吗?”董曦明显不相信。

  李子安说道:“鬼怪肯定没有,但你有没有想过病毒生物?”

  “你是说……汉克!”

  “虽然没有证据,但我怀疑是他,这是我根据卦象和卦辞得到的结果,多半是正确的,你查一查当时的监控录像,如果他在现场的某一辆车里,那就绝对是他。”

  董曦跟着就掏出了手机:“我马上让人调查现场的监控录像。”

  “不急,你再听我解一下最后一句。”李子安抓住了她的手腕。

  董曦看了一眼李子安的抓着她的手腕的手,但没有挣扎,只是说了一句:“你说。”

  李子安松开了董曦的手腕:“从此阴阳两断人,这最后一句卦辞,说的是黄刚会死。”

  董曦微微愣了一下,随即笑了:“我一直都很相信你卜的卦,可这一次我不相信,我问过医生,黄刚受的伤并不重,两天就可以出院。他的身体也很健康,没有别的疾病,他刚才还说了愿意给他作证,我看他已经放松下来了,怎么可能会死?”

  李子安说道:“我也是这么想的,可是自我出道以来,我卜卦还没有一次放空过,每一次都应验了。”

  “凡事都有个意外,你又不是神仙,总会有个出错的时候。”董曦说。

  她的话音刚落,走廊另一头的方向突然传出了一个哗啦的响声。那声音很大,走廊中间的护士站的两个护士也探头去看。

  站在走廊里的刘军忽然推开了房门,冲进了病房。

  董曦的神色瞬间就变了,她微微愣了一下,拔腿就冲向了那间病房。

  李子安也跑了过去。

  一进病房,他就看见病床上没人了,刘军和董曦趴在窗台上往下看。两人的身边躺着一把椅子,还有杂碎的玻璃碎块。

  不用去看,他也能猜到发生了什么事情。

  就在他和董曦离开这间病房的时候,黄刚从病床上爬了起来,用椅子砸碎了病房里的玻璃,然后从窗户上跳了下去。

  这是11楼,一个人跳下去会是什么结果,那就不用去猜了。

  不过李子安还是来到了窗户边,探头往下看了一眼。

  这扇窗户所对的水泥地面上躺着一个人,正是黄刚,他的尸体周围有着一圈泼墨似的的血迹。

  一大群人围着黄刚看,还有人拍照发朋友圈,拍小视频发抖音。

  这世道,没有什么东西是不可消费的。

  李子安缩了回来,心情沉重。

  他算到了黄刚会死,却没想到会这么快,而且是这样的死法。

  他本来还打算叮嘱董曦好好保护黄刚,他还打算建议等黄刚出院了,让张博士好好研究一下。虽然没有证据,但方向却是有的,假设是汉克控制了黄刚,那么汉克是怎么控制黄刚的,或者说是怎么影响黄刚的,这是很有研究价值的事情。

  他哪里知道,最后一句卦辞灵验如斯,他都还没有跟董曦提说他的建议,黄刚就直接跳楼自杀了。

  “我下去封锁现场!”刘军说了一句话,拔腿就往门外冲。

  警察出身的他很清楚现在该干什么,不用董曦交代。

  董曦也缩了回来,她看着李子安,她的眼神里多了一丝敬畏,还有崇拜。

  李子安叹了一口气,心里有很多话,可又说不出来。

  以往给人卜卦的时候,他最多的感受是意气风发,甚至还有点指点江山的优越感,可是这一次他的心情特别沉重,而且还有一种无可奈何和无能为力的感受。

  他算到了黄刚会死,那又怎么样呢?

  黄刚很快就死了。

  他连一丝解救的机会都没有。

  董曦沉默起码一分钟才开口说了一句话:“你说他会死,他就死了,你卜卦怎么这么灵验?”

  李子安苦笑了一下,不知道该怎么接话。

  “你卜卦这么灵验,为什么不救他?”这其实才是董曦想说的。

  李子安说道:“我也想救他,可是你也看见了,我都没有机会说出来。我想起了一句话,阎王要人三更死,谁敢留人到五更。这都是天命,改不了。”

  “我以前不信这些,可是现在……”董曦的语气唏嘘,“因为你,我相信了。”

  李子安说道:“打电话吧,让人调查一下现场的监控录像,另外……”

  “另外什么?”

  “这个黄刚挺可怜的,他不是故意杀人,却要背负着罪名去死。我算到了他的命运,却无力帮他改命,你就按交通事故处理吧,另外我这边给他捐一百万,他的两个孩子还小,孤儿寡母的挺难的。”李子安说。

  董曦点了一下头,忽然凑了上来,一把抱住了李子安。

  她被大^师的善良感动了。

  李子安微微僵了一下,也抬起手来放在了董曦的腰上。

  他也需要一个温暖的拥抱。

  这事太特么诡异了,让人背皮发冷。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