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858章下山虎猛不等闲

赘婿出山 李闲鱼 6282 2020-11-17 17:24

  星空浩瀚,繁星若尘。

  天之四灵在其位,诸般星相在其中。

  紫薇命星闪耀,光芒四射,运道看起来不错。两颗将星相伴,一颗将星远离,原本是三星拱卫,现在出现了一个缺口,也正好与他现在的情况吻合。莎尔娜和范才伟在他的身边,孟刚留在魔都看家。

  紫薇命星一侧有星云逼近,两颗妖星在星云之中隐隐若现,直奔那个缺口而来,非常有针对性。

  那团星云也非同一般,隐现虎形,十分凶恶。

  观星卦辞浮现:看似好运实不然,下山虎猛不等闲,虎后还有养虎人,出门向西问女神。

  大惰随身炉青烟袅袅,医、卜、星、相、武、推天图六图长亮。

  李子安大脑几乎没有去思考什么,可他对这次观星的卦辞却已经了了如指掌了。

  这段时间他的运气看上去不错,搞定了光刻机的黑锅,还泡上了风间美姬,另外康馨那边也有收获,破解了石碑上的一些契丹文,获得了一些有价值的信息。可其实不然,商人正在攻击问鼎集团的股票,国王潜伏在暗处威胁着他和他身边的人。

  下山虎是饿虎,要捕食,饿通饿,这是血光之灾。

  虎后还有养虎人,这句影射的是路途公司。

  不过又不单纯是路途公司,还有沙巴家族。

  卢比奥破坏风间美姬的工具,要带风间美姬离开华国,那是明目张胆的阻止这边制造先进的光刻机。这件事本来就是沙巴家族的家主康纳沙巴的授意,还特意请了商人帮忙。他一直防着路途公司,却忽略了沙巴家族。卢比奥这次又被抓紧了警察局,沙巴家族恐怕会派来援兵,所以他面临的不只是路途公司的下山虎,还有可能有沙巴家族的下山虎。

  出门向西问女神,向西,这是要他向西行。问女神,这女神自然是指天之女神,也就是姑师大月儿,这是要他西行去找姑师大月儿。

  “也是要见见姑师大月儿了,我老婆累死累活重建什么天下国,我这边也枪~林弹雨跟路途公司硬抗,现在又多了一个沙巴家族,她却躲在那里逍遥快活,凭什么?”李子安的心里这样想着。

  这个带着一丝怨气的念头一闪而过,观星意识向下飞坠。

  几秒钟之后,观星意识来到了这座小镇上空,小镇上所有的建筑和比安迪代工厂尽收眼底。

  范才伟租来的丰田埃尔法还停在原来的位置上,透过挡风玻璃甚至能看见他。

  一眼扫过整座小镇,并没有什么异常的情况。

  这座小镇上也有疗养院的人,一般人肯定分辨不出来,可是他一眼就能看出来。其实很简单,那些人看谁的眼神都有点凶,身上还有点杀气。

  这就在李子安认为一切正常的时候,一辆货柜车从一条马路上驶来。从它行驶的方向去判断,它要去的地方是迪安迪代工厂。

  那条马路的尽头是一道货车门,有地磅,还有地磅房。

  李子安的心中忽然生出了一个不好的预感,观星意识的注意力又回到了正在马路上行驶的那一辆货柜车上。

  李子安心念一动,观星意识来到了那辆货柜车的驾驶室中。

  司机是一个20多岁的青年小伙,面无表情,眼睛直盯盯地看着前方,就连眨都不眨一下。

  看似一个专心开车的样子,但这并不正常,因为正常人的眼睛平均两秒钟就会眨一下。这是大脑控制下的保护眼睛的动作,如果连眼皮都不眨了,那说明他的大脑已经不正常了。

  货车继续行进。

  观星意识也从驾驶室“滑进”了货柜箱中。

  货柜箱中装满了塑料桶,桶壁上贴着印有东瀛文字的标签。

  他之前听陈晴说过,生产芯片要用的光刻胶是从东瀛进口的。当年,灯塔逼迫东瀛签署了广场协议,东瀛的半导体行业也趴下了,直到今天都没有缓过气来,但是在原材料这一块却发展到了极致,垄断了半导体行业的光刻胶供应。

  这些塑料桶里装的多半就是从东瀛进口的光刻胶,看上去也很正常。

  货正常,司机不正常。

  这事有点奇怪。

  如果国王或者商人控制了这个司机的大脑,一个普通的司机能做什么?如果他驾驶这辆卡车去撞击比安迪代工厂的超净车间,不等他驾驶车辆碰到超净车间的墙壁,恐怕就被特警和疗养院的人打成筛子了。

  一个没有作用的棋子,国王或者商人还费神操控他干什么?

  难道这些光刻胶有问题?

  观星意识的能量消耗殆尽。

  李子安睁开了眼睛。

  他掏出手机,唤醒屏幕给董曦发了一条消息:有一辆货柜车就要进厂,货柜里装的是光刻胶,那个司机有问题,货柜里的光刻胶也可能有问题。

  他一直在董曦的视野之中,他拿手机发消息,董曦一眼就能看见。

  他刚刚发过去没过两秒钟,他就收到了董曦的语音信息。

  孤独的哨兵:我已经看见了那辆车,他快要到地磅房了,你确定那个司机和车都有问题吗?

  李子安也发了一句语音:我确定。

  孤独的哨兵:我马上让人把那辆车拦下来。

  李子安:让去拦车的同志小心一点,最好厂区外截停它。

  孤独的哨兵:已经迟了,它已经进入地磅房了。

  李子安回头往地磅房的方向看去,却看不见地磅房。

  仅仅过了几秒钟,几个疗养院的便衣,还有一辆有特警LOGO的轻型装甲车往地板房方向驶去。

  反应还真是快。

  李子安也往那个方向走去,一边走一边拨号。

  余美琳没有接电话。

  估计进入超净车间不能带手机。

  迈过一个车间,地磅房进入视线,那辆货柜车正停在地磅上,但司机并没有下车。

  几个疗养院的便衣向那辆货柜车靠近。

  那辆特警驾驶的轻型装甲车往地磅房驶去,速度很快,比那几个先采取行动的疗养院的便衣先一步到地磅房,那辆轻型装甲车也堵在了那辆货柜车的车头前面。

  四个特警从车里下来,其中一个举枪呵斥道:“下车接受检查!”

  坐在货柜车驾驶室里的司机突然启动车子,一头撞向了那辆刚刚停下来的轻型装甲车。

  货柜车肯定没法跟轻型装甲车相比,但奇怪的是它竟然一头撞开了轻型装甲车,车头前面的保险杠只是有点轻微的变形。

  司机轰着油门,继续往超净车间方向飞驰。

  几个疗养院的便衣纷纷拔枪。

  “停下!”

  “不然开枪~了!”

  砰!

  一个疗养院的便衣对天开枪,鸣枪~示警。

  可是那个年轻的司机根本就没有理会,依旧轰着油门驾驶着那辆货柜车往超净车间冲刺过去。

  砰砰砰!

  几个疗养院的便衣,还有刚才避让货柜车,躲到马路旁边的四个特警都对着货柜车的车头开枪。

  然而,货柜车的驾驶室和车窗玻璃却没有被子弹击穿,只是留下了被弹头撞击过的痕迹。

  这辆货柜车竟然被改装过,具有防弹的功能!

  砰!

  董曦也开枪~了。

  一颗12.7毫米机枪~弹头飞向了货柜车驾驶室前的挡风玻璃。

  咔嚓!

  挡风玻璃出现了裂纹,但是没有完全碎裂。

  虽然是通用机枪~弹头,但不是穿甲弹,并不能击穿防弹玻璃。

  董曦显然也没有料到这样的情况,不然她就会带穿甲弹。

  货柜车突然提速,距离李子安越来越近了。

  迈过这个车间,再有几十米就是比安迪代工厂的超净车间。

  李子安有些着急了,他瞅了一眼,看见了路边有一根钢管。他心中一动,冲上去捡起了那根钢管。

  就在这个时候,董曦跟着又开了第二枪。

  一颗子弹飞射而来,击中了同一个位置。

  咔嚓!

  挡风玻璃碎了,但是弹头却耗尽了能量,掉在了仪表盘上。

  李子安将钢管举了起来,奋力一掷。

  钢管脱手飞出,一头扎进了被狙击步~枪打出来的窟窿之中,狠狠的撞在了那个年轻司机的胸膛上。

  嚓!

  年轻的司机的胸膛赫然凹陷了下去,那根钢管竟然活生生的扎进他的胸膛之中。

  年轻的司机当场毙命,趴在了方向盘上。

  可是货柜车仍然在往前冲刺。

  李子安对冲上去,一跃而起,隔空一掌推出,一团真气轰开碎裂的挡风玻璃,劈在了趴在方向盘上的司机的尸体上。

  司机的尸体往车门撞去,带动了方向盘,货柜车也偏离了道路,一头撞向了路边的一个仓库。

  李子安双脚落地,却不等他撤离,那辆货柜车突然爆炸。

  轰隆!

  一团蘑菇云伴随一道火光冲天而起,爆炸的冲击波瞬间将那座仓的墙壁和屋顶掀翻一半。

  李子安根本就来不及躲闪,爆炸冲击波将他掀飞起来,灼热的气浪和乱七八糟的碎片雨点一般打在他的身上。他的衣服碎裂了,皮肤上留下了道道伤口。这一刹那间,他感觉就像是被放进了火炉之中被烤熟了一样。

  却就在这恐怖的状况里,他的脑海之中却冒出了一个奇怪的念头。

  尼玛……千万别毁容啊!

  砰!

  李子安重重的摔在了地上,脑子里嗡嗡直响,浑身火~辣~辣的疼痛,差点昏死过去。

  下山虎猛非等闲。

  这就应验了,这下山虎还真是猛啊!

  就刚才这情况,若换一个人,哪怕是猛~男丘猛,十有八九也被炸死了!

  可大~师还能想着他的脸。

  别人是要钱不要命。

  大~师脸比命贵。

  简称,脸命贵。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