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当道

第910章有何恩怨

赘婿当道 吻天的狼 3868 2020-11-17 17:27

  见张角自言自语,神情很吓人,寒冰一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大气都不敢出一下。

  就在这时,张角上下打量着寒冰:“刺我一剑那个女娃娃呢,是你什么人?”

  寒冰愣了下,整个人都是蒙的:“女娃娃,什么女娃娃?这里就我一个人啊。”

  这人怕不是失心疯了吧。

  此时的寒冰,还不知道,张角说的女娃娃,就是周琴。

  唔!

  见寒冰一脸认真,不像是说谎,张角眉头紧锁,目光落在她手中的长剑上:“好,你说你和那个女娃娃没关系,那你刚才拿把剑,站在老夫面前做什么?想杀我?”

  声音不大,却透着一股压迫性的气势。

  “我...”

  寒冰娇躯一颤,赶紧摇头:“前辈,你误会了,我刚才是想把你手脚的铁链斩断,然后把你好好安葬...”

  听到这话,张角目光闪烁,随即脸色缓和了不少,赞许道:“原来是老夫错怪你了,小小年纪,竟有如此善心,真是难得。”

  说着,张角想起了周琴,咬着牙感慨道:“真没想到,同样外表艳丽,却一个心如蛇蝎,一个心善如水!”

  寒冰清楚的感觉到,眼前这人身上的煞气收敛了不少,不过心里依旧忐忑不安,小心翼翼问道:“前辈你...你是什么人?”

  “哈哈...”

  张角大笑一声,神情露出几分的苍凉和寂寥:“我是一个被世间遗忘的人,女娃娃,你听说过天公大统领张角吗?”

  张角?

  听到这话,寒冰偏头思索,很是疑惑。张角是什么人啊,江湖中好像没有这号人物。

  寒冰毕竟还年轻,对历史认知有限,所以不认识张角。

  “这个名字没有听过!”寒冰心直口快,说着就冲着张角行了一礼,很是不好意思:“晚辈孤陋寡闻,还请前辈勿怪!”

  呃...

  张角表情一僵,很是尴尬。

  下一秒,张角露出一丝笑容,向着寒冰招了招手:“女娃娃心地善良,老夫怎么会怪你,来来,恳请你继续帮我斩断铁链吧。”

  说这些的时候,张角一脸的和蔼可亲,但目光中却闪烁着几分的阴冷。

  寒冰没有察觉到危险,点了点头,缓缓走了过来。

  嗡!

  快到跟前的时候,忽然间,一股强悍的内力,从张角身上爆发出来,这股内力,形成一股强大的吸扯力,直接将寒冰笼罩。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寒冰根本来不及反应,而且这股力量太强悍,以寒冰的实力,完全无法抵抗。

  寒冰惊呼一声,身子不由自主的被这股力量,给拽到了张角身边。

  就在寒冰准备挣扎的时候,就感觉一双大手,死死的掐住了自己的脖子,张角嘴角带着笑意,掐着她脖子的手,越来越用力!

  霎时间,寒冰感觉呼吸困难,精致的脸蛋憋的无比通红!

  “女娃娃,你不要以为自己装的很像,我就被你蒙蔽了。”张角满脸狰狞,冷冷开口:“你和之前刺我一剑的那个女娃娃,是一伙儿的,对吧,你别想骗我,因为你们修炼的内功功|法,是一样的。”

  上次被周琴骗了之后,张角变得无比谨慎。

  刚才看到寒冰的一瞬间,张角就清楚的感知到,寒冰修炼的内功功|法,和周琴一样,都是阴性,并且只有女人才修炼的功|法。

  张角不知道,寒冰和周琴都是峨眉派,内功功|法自然一样,但他断定,眼前的寒冰,就是周琴派来的。

  “前辈..”

  寒冰已经快断气了,很想挣扎,可没有半点力气,只能虚弱的开口道:“你误会了,我真的是一个人,而且,我也不知道你说的那个女娃娃是谁...”

  话还没说完,就被张角打断了。

  “你少假惺惺的。”张角咬牙切齿的说道:“若不是一伙儿的,为何你们的内功功|法一样?快说,那个恶毒的女娃娃藏在哪儿?是不是就在暗处等待时机呢?”

  说道最后一句的时候,张角疯狂的喊着,几乎失去理智!

  掷地有声!

  同时,张角的手,也是越收越紧。

  寒冰彻底喘不过气来了,焦急的喊道:“前..前辈,你说的那个人,也是峨眉派的吗?她长什么样子,前辈...能描述一下吗?或许我能帮你找到她!”

  说这些的时候,寒冰眼中充满了迫切,心里更是欲哭无泪。

  呼!

  见寒冰的表情,不像是装出来的,张角深吸口气,眼中闪烁着无尽的怨恨,冷冷道:“那女娃娃长的很美,比你年纪大,柳叶眉....”

  接下来的几十秒,张角将周琴的样貌,详细的说了出来。

  这....

  听完这些,寒冰娇躯一颤,紧紧看着张角,整个人都呆住了。

  他说的女娃娃,竟然是周琴?

  见寒冰的表情,张角冷笑一声:“怎么样?你和那个可恶的女娃娃,认识吧!”

  “认识!”寒冰紧紧咬着嘴唇,点了点头。

  周琴抢了娘的峨眉派掌门,还设计把自己母女俩抓住,关进了地牢里,这些恩怨,自己一辈子都忘不了。

  所以,自己怎么可能不认识她?

  心想着,寒冰好奇的问道:“前辈,你说的女娃娃叫周琴,她....她跟你有何恩怨?”

  “什么恩怨?”

  张角嘴角勾起,露出几分的森寒,狠狠道:“我和这个周琴之间的恩怨,不死不休,这个恶毒的女娃娃,亲口答应,只要我传了她不灭真经,就帮我离开这里,可等我把功|法传给她后,她却刺了我一剑,要杀人灭口。”

  说着,张角语气无比阴冷:“如此心狠手辣的女娃娃,不杀了她,难泄我心头只恨,既然你和她认识,那就先替去地府报个到吧!”

  最后一句落下,张角手握成爪状,猛然爆发内力。

  眼看着脖子被掐断,寒冰惊恐无比,惊呼道:“前辈,你误会了,我和周琴虽然认识,但不是朋友,和你一样,我跟她也有血海深仇...”

  说这些的时候,寒冰香汗淋漓,腿都软了。

  嗯?

  听到这些,张角愣了下,不过没有松开手,冷笑道:“既然有血海深仇,那你们为了修炼同一种内功功|法?我猜的不错,你们是一个门派的师姐妹吧?”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