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当道

第226章就问你一遍

赘婿当道 吻天的狼 4147 2020-11-17 17:27

  ();“我就问你一遍,钥匙呢!”羽墨手腕一番,一把匕首就出现在她手中,直接抵在岳风的脖子上:“钥匙给我!”

  卧&槽!

  岳风都能感觉到,那把匕首的寒芒。当时他没有半点力气,根本躲不开。

  “来来来,你杀我啊。”岳风也破罐破摔了:“你杀我,我死了之后,你爷爷就交给峨眉派处置了,你一辈子都救不出你爷爷。”

  “你还敢嘴硬!”羽墨稍微用力,匕首的利刃,已经将岳风的脖子,划开一条血印。

  “来啊,你动手啊。”岳风冷冷的说道。他已经笃定了,羽墨不敢杀了自己!

  “你..”听见他这话,羽墨紧咬着嘴唇,将匕首收回来,语气勉强缓几分:“岳风,你,你把钥匙给我好不好?”

  说真的,岳风第一次听到,羽墨用这么软的态度说话,心里有些莫名的舒爽,笑眯眯的看着她:“就这点诚意啊。”

  话音落下,羽墨赶紧走到一旁,拿起了一个苹果和水果刀:“我给你削苹果,好嘛?”

  羽墨何时这么低三下四过?这还是第一次为别人削水果。

  已经够诚意了!

  可是岳风依旧摇了摇头,笑道:“我不想吃。”

  这个人&渣!

  羽墨心里大骂了一声,她已经急的不行,跺了跺脚:“那你到底想干嘛?”

  岳风没说话,笑眯眯的打量着她,目光从上到下,嘴角含着一丝坏笑。

  今天羽墨穿着一件黑色牛仔裤,上面是一件运动衫,说不出的青春靓丽,性感迷人。

  这个人&渣....他想干什么?

  这种眼神,羽墨又羞又怒,浑身不自在,然而在这种情况下,又不好发火,只能忍耐着。

  岳风满脸笑容。之前我要海洋之心,你百般刁难,现在我怎能轻易给你?

  “想要钥匙可以。不过..”岳风收回目光,轻声开口:“不过我想先尿尿。”

  虽然岳风脸皮厚,但是说完这话,他还是老脸一红。

  这泼尿已经憋了一天了,估计再憋一会啊,都要憋出病了。

  羽墨脸上露出一丝的红润,没好气的说道:“那你就去啊!和我说什么?”

  “羽墨小姐,你看不见吗?我根本动不了,怎么去啊?”说着,岳风脸上笑意渐浓:“你不是想表达诚意吗?我就给你个机会,先扶我去洗手间。”

  什么?

  羽墨娇躯一颤,瞪了岳风一眼,无比的羞怒。

  这个人&渣,竟然,竟然让自己陪他去厕所。

  还能更无耻吗?!

  这种羞人的事儿,自己怎么好意思!

  感受到羽墨的愤怒,岳风一点也不慌,慢悠悠的说道:“我已经给了你机会,你不愿意的话,就走吧,我等我老婆回来再尿。对了,出去后把门给我关上。”

  “你!”

  羽墨气的不行,这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无耻的人!

  可是,如果自己不愿意,怎么拿到钥匙。一时间,羽墨又羞又怒,恨不得一刀杀了这个人&渣。

  “唉,我快憋不住了,你走不走啊。”岳风大声的叫着。

  他还真不是装的,他是真的憋不住了!

  羽墨深深吸了口气,恨的牙根直痒痒:“好,我扶你上厕所之后,你要给我钥匙!”

  “再说。”岳风淡淡的说道:“你扶我去之后,我要是心情好,没准就把钥匙给你了。但是我要是心情不好,那还是不能给你。不过可以肯定的是,你要是不扶我去,那我一定不会给你。”

  这一番话,给羽墨气的不轻。她好想反驳,但是却发现岳风已经闭上了眼睛,一副爱扶不扶的样子。当时也只好跺了跺脚:“好好好我扶你去。”

  一边说着,她一边将岳风扶起来。

  “唉,你抓着我的胳膊怎么行?要搂着我的腰,要不然我怎么走啊。”岳风嘟囔了一声,小心翼翼的下床,就怕伤口撕裂。

  羽墨忍着怒火,轻轻搂着他的腰,另一只手搀扶这他。

  一步,两步。。

  到了厕所里面,羽墨精致的脸,一阵臊红,忍不住闭上了眼。

  然而等了半天,也没听到动静。

  羽墨诧异的睁开眼,就见岳风正偏头,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

  这混&蛋不赶紧解决,这么看着自己做什么?

  羽墨心里莫名的一慌,完全没了之前那种娇蛮的气势,低声道:“你,你干嘛?”

  岳风无奈的一笑:“我裤子还穿着,怎么尿啊?我手臂不敢动,你,你帮我。。弄一下啊。。”

  唰。

  听到这话,羽墨还未褪去的红晕,再次涌了上来,忍不住啐了一口:“你怎么不去死?我才不要!”

  可恶。

  这个人&渣!

  “快点啊。你要不要钥匙了!”岳风绝望的说着。

  羽墨深吸一口气,勉强稳定住自己的情绪,终于还是紧咬牙关,仿佛做了一个天大的决定一样,慢慢将岳风的拉链拉开。。

  羽墨只觉得自己的脸,已经通红通红了。

  岳风长舒一口气,终于准备开始尿。但是旁边有个女人,竟然怎么也尿不出来!

  “我,我尿不出来啊。。”岳风都快崩溃了。

  “你这个人&渣,你是不是在找事!”羽墨气的不行,冷冷的说着。

  刚才不是说憋不住了吗?

  现在又尿不出来了。

  这混&蛋,分明就是故意的。

  心想着,羽墨浑身都禁不住颤抖起来,恨不得一脚把他揣进马桶。

  岳风一脸的无所谓:“那好吧,你不帮我,那咱们就在这里耗着。”

  “你!”

  羽墨几乎要气炸了,一股煞气从周身弥漫出来。

  然而下一秒,还是选择了妥协,在岳风笑眯眯的注视下,嘟起红唇,发出了声音出来。

  “嘘,嘘。。”

  “声音太小了,一点反应都没有。”岳风被她的样子都笑了,继续挑逗。

  “嘘嘘嘘。。”

  “好了好了。”岳风松了一口气,终于舒舒服服的尿了出来。

  在羽墨的搀扶下,回到床上重新躺下。这个时候,羽墨精致的脸,火&辣&辣的一阵羞红,好似熟透的苹果。

  呼。

  这个人&渣,终于好了。

  想到刚才的一幕,羽墨心里说不出的尴尬。

  这个人&渣上厕所,只有短短几分钟的时间,可在她的心里,有种度日如年的感觉!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