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当道

第32章太逗了

赘婿当道 吻天的狼 4793 2020-11-17 17:27

  “萧玉若女士,这块泣血玉,五百万我已经要了,你那一百五十万,还是自己留着吧。”陈奇一脸的不悦。

  萧玉若仿佛没听到,紧紧看着张亮:“张先生,这块玉我要了,虽然我出的价格低,但是要先卖给我!做人要讲诚信,你说呢?”

  旁边几个古董店老板,也都纷纷点头附和。

  “是啊,凡事都有个先来后到。”

  “小兄弟,做人要有原则。”

  “你和萧小姐,还没谈好了,就要转卖他人,不合适啊。”

  几个古董店老板,无一例外的帮萧玉若说话,也难怪,箫家在本地古董界名气太响亮了,谁想在这一行混,都的巴结一下。

  “罢了!”

  张亮似乎很纠结,叹了口气后,冲着陈奇歉然道:“抱歉了先生。虽然你出五百万,但是我卖不了了,我得卖给萧玉若女士。”

  然后转头对萧玉若点点头:“我也不是贪心的人,既然一百五十万你要了,那就给你了,做人嘛,要讲诚信。”

  “唉,没想到你这么诚信,我出五百万都不卖!”陈奇撇撇嘴,一副难受的样子:“这块石头,至少值一千万啊!萧玉若女士,你赚大了!”

  一边说着,陈奇一边痛心疾首的摇头。

  这一刻,萧玉若却是说不出的兴奋,赶紧招呼一旁的王平:“快,给张亮先生付钱。”

  王平赶忙应了一声,就要询问张亮银行账号准备付款。

  “哈哈哈哈哈,太逗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直在旁静静观看的岳风,忽然笑了起来。

  哈哈,这陈奇和张亮,演的太特码逗了。

  “你笑什么?”看到岳风笑意中,透着几分的嘲弄,张亮皱眉道。

  这时,萧玉若也是秀眉轻蹙。目光带着询问。

  岳风瞄了一眼盒子里的玉牌,微微一笑:“看到一个假货被争来争去的,不可笑吗?”

  说这话的时候,岳风悄悄将事先编辑好的短信,发送了出去。

  信息是发给东海市刑侦队队长周琴的。

  上次徐向东挟持人质,被抓之后,周琴让岳风跟着去做笔录,不过当时岳风有事儿没去,所以双方就留下了联系方式。

  张亮和陈奇俩人,当着自己的面儿,想骗萧玉若,岳风自然不会坐视不理。

  但不得不说,这两个人的演技是真的好,不但骗过了这几个古董店老板,就连萧玉若都上当了。

  可此时此刻,古董店的所有人都愣住了。这小子说,那块泣血玉是假的?

  这小子有毛病吧?这里这么多古董店老板,谁都能看出来,那块玉是真的,偏偏这小子说是假的!

  张亮最先反应过来,冷笑道:“真有意思,这可是我们家的家传之物,传了好多代了,你说是假的?你谁呀?”

  这时其他人也都缓过神来,其中一个古董店老板,打量了下岳风,讶然道:“唉?这不是柳家的上门女婿么?”

  哈哈哈!

  一石激起千层浪。

  其他古董店老板,也都认出岳风来了。

  “哎呦,还真是。”

  “听说这小子,天天在家没事干,就知道吃软饭啊。”

  几人七嘴八舌的嘲弄了一番之后,隔壁店的李老板,似笑非笑的冲着岳风道:“唉,柳家女婿,你凭什么说这块泣血玉是假的?莫非你还懂得鉴宝?”

  此话一出,其他几人都哄笑起来。

  哈哈哈,他是东海市出了名的废物,他会鉴宝?

  “我看是找存在感的吧!”

  “这还用猜?肯定是在柳家没地位,跑出来找自尊来了,不过小子,你来错地方了这里可是古韵阁,你就别在这儿丢人现眼了。”

  几个古董店老板大笑着,萧玉若紧紧抿着嘴,静静的看着岳风,心里也有些复杂起来。

  眼前的泣血玉,无论质地色泽,还是雕刻工艺,都和自己以前看到的资料完全相符,他为什么说是假的呢?

  本来萧玉若以为,这个岳风不像别人口中那样。殊不知今日一见,他还真是废物啊。怪不得别人都嫌弃他,他根本不懂古董,却在这装懂。

  这时候,张亮和陈奇对视一眼,脸上露出一丝笑容。

  还以为这小子什么来头呢,原来就是个人人看不起的上门女婿啊。

  尼玛,害的老子吓了一跳。

  下一刻,张亮如同受到了污蔑一样,看着岳风义正言辞的说道:“人家古韵阁的少东家,还有这几位老板,都看出来是真的。这些人都是赫赫有名的古董商!就你说是假的,今天你要不给一个合理的解释,小心我报警抓你,告你妨碍我们正常买卖。”

  呦呵?

  贼喊抓贼,还越演越起劲儿了?

  瞧着张亮做出来的一脸严肃,岳风再次笑了起来,拿起盒子里的泣血玉,在手上掂了掂,慢悠悠的说道:“泣血玉之所以叫泣血玉,是因为人血渗入玉器中,所形成的眼泪纹络才由此得名。”

  “这其中,关乎玉器的质地,以及环境的因素,再加上一些巧合,所以泣血玉的形成条件很苛刻,才会很稀有。而你这个,尽管里面也有眼泪的纹络,但却不是自然形成的,应该是使用特殊手段,人工制成的。”

  “抛开血色纹络不说,你这块玉牌的质地,虽说是上品,上面的雕刻工艺也很精致,但不是东晋的,应该是近代的产物。”

  讲到这里的时候,岳风拿起玉牌,仔细端详了下,默默点头:“嗯,上面还有湿土的气息,如果我猜得不错,你是为了做旧,故意在土里埋了至少一年以上吧,仿旧做的不错!”

  说罢,岳风将玉牌丢在盒子里,淡淡一笑:“所以说,它就是一个现代的仿品,所谓东晋时期的,完全就是扯淡。”

  掷地有声!

  岳风的声音不大,但此时此刻,全场听的清清楚楚!

  一时间,几个古董店的老板,都傻了眼儿。

  这小子说的头头是道啊!

  莫非,这块泣血玉真的是假的?

  自己之前都看走眼了?

  不过话说回来,几个古董店老板,对泣血玉这种稀有的古董,也都是只闻其名,从来没见过真货,所以此刻一个个脸色复杂,都没有吭声。

  萧玉若目光闪烁,紧紧的看着岳风,心里也是说不出的震动。

  他说的这些知识,自己也知道,但...但却没有他说的这么透彻!

  他是在那儿学的?

  而此时,张亮的面子也挂不住了,涨红着脸,冷笑起来:“说的还挺像那么回事儿,但我要问你一句,你瞎咧咧这么多,口说无凭,你有证据吗?”

  对呀。

  说了这么多,也要拿出确凿的证据出来才行啊。

  这一下,几个古董店老板,以及萧玉若,也都看着岳风。

  尤其是萧玉若,有些激动,还有些紧张。

  激动的是,岳风要是能拿出证据来,自己就能多涨一些见识了。

  而紧张是因为,一旦证明这泣血玉是假的,就证实了自己被骗的事实,自己可算是给家里丢脸了。要知道,萧家世代玩古董啊!自己虽然年轻,但自问在古董方面,整个东海市,未必有谁比自己强!

  “你要证据是吧?”

  岳风看着张亮,露出一个笑容:“很简单,自然形成的泣血玉,血液在玉中经过岁月的沉淀和挥发,是一种轻如薄雾的形态,但人工制成的,因为形成时间短,尽管在里面形成了眼泪的纹络,但是用特殊放大镜去看的时候,就会发现里面会有一些细小的颗粒,那是因为鲜血还没有彻底的挥发出来。”

  岳风说这些时候,店里的负责人王平,已经拿来了专门鉴定古董的放大镜。

  “真的有细小的颗粒。”很快,看了之后,王平惊呼出声。

  顿时,其他几个古董店老板瞬间围过去!就连萧玉若,都忍不住踩着高跟鞋走去。

  “你....”

  这下证据确凿,张亮脸色涨得通红,紧紧盯着岳风,指着岳风一句话说不出来!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