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差一步苟到最后

0228前世的记忆

差一步苟到最后 十阶浮屠 5758 2020-11-17 17:22

   “这、这……”

  秦碧青瞠目结舌的望着玉璧,光影上出现的并不是她的地盘,而是一座很美丽的古县城,可随着画面从街道上猛然一转,直接进入了一家名为“甘霖堂”的药铺。

  只见一位十六七岁的秀美女孩,身着一袭纱织的青衣,正趴在柜台上书写着什么,尽管比秦碧青年轻了许多,但那张脸几乎跟她一模一样。

  “这是我的家乡,我真正的家乡……”

  秦碧青大大的瞪着双眼,浑身剧烈发抖,她是一个没有生前记忆的人,连名字都是白溟给她取的,从来不知道自己来自何方,一切的一切都是在亡族中学来的。

  “爹爹!你来看呀……”

  少女清脆的喊了一声,拿起写满诗句的白纸炫耀,一位中年的郎中也走进了画面,还牵着一个半大的小男孩。

  “嗯!青儿写的真好,越来越有样子了……”

  郎中满脸慈爱的轻抚她的脑袋,牙牙学语的小男孩在叫着姐姐,玉璧前的秦碧青则流下了两行血泪,抚摸着玉璧颤声道:“爹爹!这是我爹爹,原来我也有爹爹呀!”

  “唰”画面忽然一转,秦碧青浑身一颤……

  美丽的县城被笼罩在了一片黑暗中,城中火光四起,尸骸遍地,街道上到处都是举刀杀人的尸兵,一座骷髅塔高高的耸立在城中央。

  “不!不……”

  秦碧青发疯似的拍打起玉璧,可任然阻止不了药铺里的人被杀,郎中被钢刀钉在了铺门口,抱着一名尸兵的大腿哭喊,身下还压着一个已死的妇人,大喊着青儿快跑!

  “爹!”

  少女秦碧青凄厉的哭喊了一声,抱起小男孩从侧门逃了出来,但一杆银枪忽然凌空射来,一下射穿了少女的后背,将她钉趴在了墙壁上。

  “不!不要杀我弟弟……”

  秦碧青跪在地上大声的哭喊,声音几乎跟少女一模一样。

  “哒哒哒……”

  一匹白色尸马跑进了画面,骑士一身白盔白甲白袍,跑到少女背后想要拔出银枪,谁知少女却从怀中甩出个孩子,猛地起身双手握紧银枪,哭喊道:“你快跑啊,快跑啊!”

  “噗”白马骑士猛地拔出了银枪,少女倒在地上的同时衣襟散开,露出了穿在里面的大红肚兜,骑士刺向小男孩的银枪%一下就停顿了,而画面又是一转,直接露出了白马骑士的正脸。

  “白溟!!!”

  秦碧青下意识惊呼了一声,那时候的白溟还只是个小魔王,完全是一副俊朗男武士的装扮。

  “呼”白溟忽然用银枪挑起了少女的红肚兜,一把抓在手里若有所思,过了一会才低头询问道:“绣工不错,这是你绣的吗?”

  “不…不要杀我弟弟……”

  少女奄奄一息的躺在地上,小男孩坐在她身后哇哇大哭,谁知白溟一枪%就捅翻了小男孩,将肚兜收进了自己的甲胄中,说道:“以后就跟着我吧,我喜欢你绣的鸳鸯!”

  “唰”白溟轻轻一挥手,一股黑气便涌入了少女的口中,少女马上就剧烈颤抖了起来,痛苦的双眼中也出现了两团绿火,成为了一个最低级的小僵尸。

  “唉”玉璧外的白溟轻叹了一口气,赵官仁也知道大事不妙了,秦碧青已经露出了白火眼,头顶上冒着浓烈的黑气。

  “白溟!”

  秦碧青咬牙切齿的站了起来,拔出刀来猛冲上前,嘶吼道:“难怪你会对我如此绝情,原来是你杀了我和我弟弟,还把我变成了你的走狗,此仇不报我天诛地灭!”

  “青青!你冷静一点……”

  赵官仁连忙拦住了她,说道:“你千万不要上这东西的当,这就是虚构出来挑拨离间的玩意,全都是假的!”

  “不是假的!秦碧青是我杀的……”

  白溟面无表情的说道:“可你也杀过不计其数的人,这就是我们亡族每天都在干的事,哪怕我不出手你们也会死,这几百年来,只有赵官仁一个逃出过骷髅塔的笼罩,但你没有他这种本事,我也没有!”

  秦碧青面目狰狞的指着她,怒声说道:“血仇必报!没有道理可讲,赵官仁你给我滚开!”

  “你们俩有事夫君,没事滚蛋,当老子什么人啊,站街牛郎啊……”

  赵官仁愤怒的指着秦碧青,说道:“你能不能动动脑子想想,白溟把你变成了亡族,可又是谁把她变成了亡族,始作俑者才是你们共同的仇人,不是永夜的逼迫,白溟会杀你吗?”

  “尸化白溟的人不是永夜,她是主动的……”

  司命忽然说道:“白溟追随过第一任万猷,两人生前的关系就非同一般,万猷曾经亲口跟我说过,白溟是主动让他尸化自己的,后来万猷被永夜杀了,白溟一直想给他报仇!”

  赵官仁怒道:“司命!你%他%妈想搞事情是吧?”

  “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你也不该让青冥被蒙在鼓里……”

  司命苦笑着耸了耸肩膀,秦碧青立即举刀喊道:“白溟!如果你是主动被尸化的,那你就是罪有应得,你最好不要否认,敢做就要敢当!”

  “我没什么不敢认的,我跟万猷曾是青梅竹马的师兄妹……”

  白溟说道:“我们整个门派在一夜之间,全部被永夜尸化,我回家乡探亲才幸免于难,后来万猷率领亡族来攻打我的家乡,我就主动让他把我尸化了,将一部分事情记在了肚兜里!”

  “青青你先等一下……”

  赵官仁急忙拽过了白溟,拉着她走到玉璧前说道:“是非对错都先看看你的过去,看完过去咱们再说,肚兜里的东西也不一定可靠!”

  “好吧!”

  白溟深吸了一口气,抬起头来朝玉璧上看去,谁知一上来就是座张灯结彩的府邸,画面忽悠一下就进入了浴室,一位妙龄女子正站在浴桶旁宽衣。

  “喂!男的都转过去,别看我媳妇……”

  赵官仁连忙挥着手遮挡,女子的身段一看就是白溟。

  “唉呀”一位老婆子突然跑进了浴室,急吼吼的喊道:“我的大小姐啊,你这一天要洗多少遍澡啊,马上就要上花轿了,来不及梳洗了,快去打扮吧!”

  “这不还有一会嘛……”

  青涩的白溟撅了撅小嘴,只好将衣服又重新穿上,问道:“五婶!人人都说赵公子相貌堂堂,这几天我总是梦到他,可就是看不清他长什么样,你能跟我仔细说说么?”

  “掀了盖头你就知道啦,着什么急啊,但赵大官人何止相貌堂堂啊……”

  老婆子笑盈盈的帮她穿衣服,谁知道地面忽然猛烈震颤了起来,明亮的天色也变得一片漆黑,跟着就是混乱的尖叫声和惨叫声,但不用说也知道是亡族在入侵。

  “媳妇!我就说不对吧……”

  赵官仁没好气的说道:“你这都要嫁人了,哪来什么青梅竹马的师兄啊,更何况你要嫁的是赵大官人,说明你上辈子就是我老赵家的女人,我就是你转世而来的夫君,跟你再续前缘来了!”

  “怎么会这样呢……”

  白溟难以置信的咬住了红唇,谁知道画面忽然一亮,白溟正孤傲的站在一块巨石上,眼中闪烁着两团血红的鬼火,显然已经成为了一名亡族。

  “永夜!!!”

  魔王们突然齐声惊呼,只看一个浑身冒着黑烟的人,缓缓悬浮在了白溟的身后,俯瞰着跪趴在前方的上千人类修士,发出了一阵桀桀的怪笑。

  “你蜕变的时刻到了……”

  永夜缓缓悬浮在她身后,说道:“这些都是你曾经的乡亲故友,但你想要站上力量之巅,就要抛弃没用的情感,用我教你的大尸化术,吸干这些废物,让他们成为你走上巅峰的踏脚石!”

  “谢主人!我不会对这些废物有任何的怜悯……”

  白溟露出了一抹狞笑,猛然抬起双手发动了大尸化术,竟然一口气将上千人吸了个精干,志得意满的在巨石上盘腿打坐。

  “主人!万猷前来领命……”

  一名身穿黑袍的男人进入了画面,背对着众人看不清长相,但司命却突然疑惑道:“这是何人?两任万猷我都熟悉,第二任刚被赵官仁杀了,莫非还有我没见过的万猷不成?”

  “万猷!你过来……”

  永夜指着还在打坐的白溟,说道:“这是个难得的好苗子,悟性极高,人也够狠,以后她就是你的徒弟了,我会把她的记忆抹去,给我把她调教成下一个大魔王,听到没有?”

  “遵命!主人……”

  万猷毫不犹豫的抱拳跪地,永夜便一掌拍在了白溟的头上,白溟当场倒地晕了过去,永夜也转身消失不见。

  “哼你以为我忘了,但有人在替我记着……”

  万猷冷冷的望着永夜离去的方向,居然从怀中掏出了一件鸳鸯红肚兜,肚兜内侧写满了蝇头小楷,落款则写着――师妹白溟!

  “师妹!有人会替你活着,她会继续你的复仇大计……”

  万猷爱怜的抚摸着红肚兜,蹲下身解开了昏迷女子的衣服,亲手将一件绣花肚兜给换了下来。

  “混%蛋!”

  玉璧前的白溟怒骂了一声,这时候众人全都明白了,原来是万猷把自己师妹的身份,套在了眼前的白溟身上,让她误以为自己就是白溟,甚至背上了不该有的血仇。

  “主人!血姬出现在东海境内,消息可靠……”

  一名女将忽然跑进了画面,万猷系上了白溟的衣服,起身说道:“白溟醒了就让她看看自己的肚兜,她自会明白一切,这段时间由你先带着她,不要让任何人知晓她的身份,明白了吗?”

  “遵命!主人……”

  女将连忙上前抱起了白溟,万猷也终于转过了身来,但他这一转身所有人都惊呆了,赵官仁更是倒退一步惊呼道:“我靠!开什么玩笑,这怎么可能?”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