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差一步苟到最后

0503龙子妃

差一步苟到最后 十阶浮屠 5877 2020-11-17 17:22

   一场暴雨席卷了京城,赵官仁都懵逼了,万万没想到真下雨了,而被迫求雨的十七公主则一舞成名。

  她光着脚丫站在宫门前的大鼓上,披散着长发、手摇着银铃,迎风舞动的身姿,让无数著名画师描绘下来,一夜间传遍了京城的大街小巷,成为了大顺第一代国民女神。

  尤其是她背上若隐若现的金色符文,成了私通龙王三太子的铁证,这要搁在普通人身上绝对会臭大街,但放在神龙身上可就不一样了,十七公主现在有了个全新的昵称——龙子妃!

  ……

  “鸳鸯双栖蝶双飞,满园春色惹人醉……”

  秋季的上午阳光和煦、微风拂面,赵王府的东院中琴声悠扬,赵官仁光着脚来到了草坪上,惬意的坐在了阳光下的软椅上。

  距离皇宫之战已经过去了十天,十天来赵官仁一直闭门谢客,连宋吃猪都被挡在了门外,对外宣称他要沐浴斋戒,焚香答谢天恩。

  “真美啊!太美了……”

  赵官仁美滋滋的端起茶碗,身后是两层的精致木楼,前方是凉亭池塘,鸟雀百花,高高的院墙隔成了一方小世界,搁在现代就是顶级的景区民宿,没有上千块一夜拿不下来。

  “哈哈哈……”

  几位丫鬟在池塘边追逐嬉戏,几位美妾在草地上踢毽子,还有几位娇妻在凉亭中弹琴、看书,各个衣衫单薄、不遮不掩,抬手笑闹间的风光美不胜收。

  有一瞬间!

  赵官仁想要留在这不走了,哪地方都不去了,人生至此,夫复何求啊?更何况他发现自己来早了,有可能早了几十年。

  如今的吉国皇帝正值壮年,想等他的孙子开创天启年,没有几十年怕是等不到,他现在就算去了霸山灵塔,恐怕也得几十年后才能碰上吕大头,吕大头掉落的时间段可是天启元年。

  “卞大小姐!过来让本大爷赏玩赏玩……”

  赵官仁骚骚的喊了一声,昔日傲娇又矜持的卞大小姐,拎起罗裙大大方方的走出凉亭,坐到他怀中耳语道:“新做了蕾丝肚兜,黑的白的各一套,晚上我穿给你瞧好不好?”

  “咋地啦?”

  赵官仁诧异道:“平常都是我摁着你糟蹋,今个你居然主动求虐,难道是家里开销大了,银子不够花了吗?”

  “家里的开销都是宫里给的,哪有不够花的道理呀……”

  卞香兰犹豫道:“皇上赐了我娘家一座牌坊,建在兰台主街上了,我爹高兴坏了,正赶过来亲自向皇上谢恩呢,皇上还说过完新年就开恩科,给我娘家和谢家四个内定名额,至少正五品!”

  “卞大小姐!你这是身在曹营心在汉啊……”

  赵官仁戏谑道:“难怪你姐俩一早起来就开始浪,感情在我这使美人计啊,老皇帝放什么屁你不清楚吗,请不动我就找你来吹枕头风了!”

  “人家知道,皇上不就是想请你出去聊几句嘛……”

  卞香兰噘嘴道:“谁家没有几个亲朋好友啊,韩姨娘成天在我耳边磨,想让她堂姐也进府来做妾,罗姨娘的侄女儿都送上门来了,还有你从宫里带回来的那些娘娘,谁家身后不是一个大家族啊?”

  “赵夫人!拜托你动动脑子……”

  赵官仁没好气的说道:“我在宫里把皇上骂的狗血淋头,说最大的祸害就是皇亲国戚,转头你就让我帮亲戚走后门,你们这是在抽我的脸啊,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懂不懂?”

  “我懂有何用,她们天天缠着我,我不求你能求谁呀……”

  卞香兰满腹牢骚的起身走了,赵官仁也没心情调戏她了,回屋换了身便装就出了东院,谁知没走几步就碰上了一群嫔妃。

  “王爷万福金安!”

  女人们娇滴滴的跪在草地上,一眼扫过去八位后宫里的娘娘,二十多名宫女跪在后方,一个个打扮的花枝招展,抹胸穿的一个比一个低,还有直接把肚兜露在外面的。

  “起来吧!眼看着入冬啦,多穿点别冻着……”

  赵官仁哭笑不得的抬了抬手,曾经的白淑妃娇声笑道:“不*穿少点怎么能行呀,东院的姐姐们各个美若天仙,夜夜承欢老爷身下,咱西院的姐妹们,不吃馒头也要争蒸口汽呀!”

  “你少来!你屁*股一撅,我就知道你想放什么屁……”

  赵官仁挥手说道:“没事带侍卫出去逛街、购物、花银子,别成天窝在家里各种闷骚,咱这里可不是皇宫,敢内斗我打断你们的腿,升官的事你们也别磨嘴皮子了,老子这就去开大门!”

  “呀!快喊起来呀,永史亲王开门见客喽……”

  娘娘们欢天喜地的叫喊了起来,宫女们居然把炮竹都拖出来点了,噼里啪啦的燃放了起来,但赵官仁这时候才知道,原来自己又被升为亲王了,只不过他连圣旨都给回绝了。

  “阿诺!泰龙!开门……”

  赵官仁背着手走到了王府门口,两名健壮的女侍卫将门打开了,可门一开却把他吓了一大跳,乌泱泱的人群竟然比赶集时还多,通通举着主家的名帖,你推我挤的喊着求见。

  “让开、让开!我三品大官,让我进去……”

  宋吃猪拼命从人群中挤了进来,守在外面的侍卫赶紧阻拦剩下的人,赵官仁也慌忙叫人把大门关了起来,震惊道:“尼玛!怎么来了这么多人,皇上干什么了?”

  “我的大亲王!您可真沉得住气啊,五天砍了上百颗脑袋啦……”

  宋吃猪拉着他往堂屋里走,正好进门就看到了白淑妃等女,嫔妃们全都披上了坎肩,他愣怔道:“呃大人!下官应该如何称呼诸位娘娘啊,这位是白尚书家的娘娘吧?”

  “什么娘娘,一群贱妾,出去玩去,别听墙根……”

  赵官仁大大咧咧的赶走了妃嫔们,坐到太师椅上点了根香烟,说道:“你随便坐别客气,这宅子太大我也不熟,总感觉住在别人家里,我到现在连佣人都没认全!”

  “楚亲王和载亲王要兵分两路,后天便去各地宣读旨意,什么国公、侯爷的贬了一大堆……”

  宋吃猪坐到他身边说道:“皇上也要亲赴边关整顿军务,带走了两位成年皇子,秦王也被押解回京了,将由太子和端亲王共同征讨泰平天国,皇上说出征前定要见你一面!”

  “啊?”

  赵官仁吃惊道:“这一家子能做主的爷们都走了,丢下皇宫就不管啦,谁来管理朝政啊?”

  “龙子妃啊!哦,十七公主监国……”

  宋吃猪灌了一口凉茶,说道:“夏阁老和许阁老组建了左右内阁,辅助十七公主监国,皇宫大门上挂了一行铜字,叫做天子守国门,君王死社稷,皇上这是下定决心要重整山河了!”

  “哈看来那晚他们受了不小的刺*激……”

  赵官仁幸灾乐祸的笑道:“妖月若不是个小娘们,绝对是他家唯一适合当皇上的人,但妖月可不是个省油的灯,顺尧帝就不怕回京的时候,妖月已经变成大顺女皇了吗?”

  “龙子妃现在的名气可大啦,说她跳支舞就能天降甘霖,勾勾手就能引诱神龙,还上天宫吃过蟠桃宴呢……”

  宋吃猪纳闷道:“大人!龙子妃啥时候跟小白龙好上的,以前也没见她有这么大神通啊,这回真是惊艳全世界了,大家都说她就该当女皇,将来生个真正的龙子,能保佑我大顺风调雨顺!”

  “龙生九子,子子不同,为啥?姘头多呗……”

  赵官仁戏谑的笑道:“你可以跟皇上去汇报啦,告诉他我不去皇宫,想见面要么来我府中,要么找个馆子边吃边聊,对了!千叶玄是怎么说的,徒弟都被抓住了么?”

  “查实了!千叶玄师徒全部勾结泰贼,但夜鸣沙那小子逃了……”

  宋吃猪鄙夷道:“这回玉皇大帝都看不下去了,派二郎神灭了千叶玄,吉国大军连夜后撤了五十里,只可惜咱的天和宝殿了,让二郎神劈了个稀巴烂,但人家都说皇上是妄自尊大了!”

  “关皇上啥事啊?”

  赵官仁端起茶壶一脸的莫名其妙。

  “二郎神可是玉皇大帝的神将,相当于皇上身边的金无命啊……”

  宋吃猪摊手道:“这么大的神仙亲自下凡,你一个劲的祭天祭龙神,一颗桃都不给人家吃,换谁不是一肚子火,人家掐指一算就知你不懂规矩,劈烂大殿就是给你个教训,不然神仙的准头会这么差吗?”

  “噗”赵官仁将一口茶喷了出去,啼笑皆非的说道:“说的有道理,皇上是不懂基层的潜规则,你要没事咱下午去逛逛青楼啊,我来京城半个多月了,京城的四大名妓我还没见识过呢!”

  “嘿嘿我有大肥差……”

  宋吃猪神头鬼脸的掏出了一本册子,笑道:“抄家!田千岁的私宅,还有千叶玄的老窝,皇上说不论抄出多少女人和银两,通通都算你的幸苦费,只要你能出去活动活动就成!”

  “千叶玄家我得好好翻翻……”

  赵官仁起身说道:“千叶玄表面上无欲无求,可我就不信他背地里没有藏着秘密,田公公的外宅我也特别好奇,他究竟会养女人还是男人?”

  “男女混搭呗,老太监都好这一口……”

  宋吃猪站起来笑道:“查完了咱去平遥湖畔的教乐坊,京城四大名妓之首就在其中,而且你猜我发现了谁的家眷,咱宁州王知府的妻女,还有我老下属胡县丞的妻女,没想到吧?”

  “啊?”

  赵官仁吃惊道:“王知府家我倒是不奇怪,可胡县丞的妻女不应该在宁州教乐坊么,怎么被送到京里来了,他女儿还给我磕过头,求我安葬胡县丞,她在教乐坊接客了么?”

  “兰台县出了那么大的案子,她们自然会被送过来审个明白……”

  宋吃猪得意的笑道:“教乐坊的女子一般卖艺不卖身,不过咱可不是一般人哦,前几天我便睡了老王她媳妇,当时她那脸臊的跟猴屁*股一样,我折腾了她整整一宿,今晚咱就去开了她闺女的头彩,如何?”

  “我没问你王知府,胡县丞的妻女怎样了……”

  赵官仁没好气的看着他,宋吃猪抓头说道:“我忘问了,胡县丞媳妇陪我喝过一回酒,胡家闺女没见着,只听说当做红牌在调教,但那丫头长的不错,达官贵人应该不会放过她吧!”

  “走!咱们去教乐坊……”

  赵官仁急吼吼的往外走,宋吃猪连忙喊道:“你猴急个什么,教乐坊上午不开张,姑娘们梳洗打扮也得到中午了,咱们先去抄个家也来得及啊!”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