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差一步苟到最后

0496小郡主的另1面

差一步苟到最后 十阶浮屠 5658 2020-11-17 17:22

  第二天一早……

  皇宫里又出了爆炸性的消息,兵部尚书当廷跳脚骂娘,赵官仁被委任使团代表,过完年就要去吉国谈判,要回被侵占的霸山,如果泰平天国请罪的条件不满意,他还得率兵去征讨泰国。

  “啧啧皇上这是要把他往死路上逼啊,吉国岂是好惹的……”

  盐运司的属官喝着茶、摇着头,一位同僚也笑道:“色字头上一把刀,皇上的女人他都敢抢,不逼死他逼死谁,白尚书也是倒了血霉,皇上只给了一个象征性的安抚,孙女就让姓赵的抢跑了!”

  “这样了宋池柱还往跟前挤呢,真是胆大又无知……”

  几位官员全都笑的幸灾乐祸,正好盐运司一把手走进了衙门,一脸困惑的背着双手,几人连忙迎上去问道:“大人!吏部何事叫您去啊,宋池柱不会已经被贬了吧?”

  “贬什么贬,人家高升了……”

  盐运使走进衙堂一屁*股坐了下来,抱着双臂困惑道:“本官为官二十载,头一回见到如此怪事,宋池柱已经调去礼部了,正三品的右侍郎,连吏部的人都跟活见鬼了一样,一句话说不出来!”

  “……”

  一群官吏尽数懵逼了,刚刚还幸灾乐祸的同僚们,结巴道:“右、右侍郎可是个肥缺啊,而且从五品一口气升到正三品,上朝可以站到大殿内了,这哪位神仙帮他使的力啊?”

  “宋池柱拉了几车东西去了城东,还携家眷一同前往……”

  盐运使皱眉道:“本官以为他买了新宅院,谁知他竟去了赵府,赵府六扇朱红大门,门前两头铜铸麒麟,竟比端亲王府更气派,然后你们猜怎么着,白淑妃抱着孩子进去了,下人全是宫女和太监!”

  “不会是永史郡王府吧……”

  官吏们震惊的瞪大了双眼,盐运使也点头道:“全大顺只有他一个姓赵的王爷,不过有件事更他娘的邪门,有人看见大统领和永史郡王,趴在后殿的地上拍画片,田公公蹲在旁边嗑瓜子!”

  “拍画片?为何大统领也玩此物……”

  一位官员下意识掏出几张画片,其余几人也跟着掏出了几张,各种款式的都有,看来在京城中早已成了流行。

  “大统领素来不与王公大臣交往,田公公更是皇上的身边人……”

  盐运使摇着头说道:“如今他们三个蹲在一块玩,有人猜测是白尚书栽了大跟头,赵王爷不过是个说辞罢了,估计是皇上看他勤勤恳恳一辈子,想让他体面的告老还乡而已!”

  “原来如此!宋池柱果然有远见,这大腿抱的可真粗啊……”

  一群官吏终于恍然大悟,七嘴八舌的议论了起来。

  ……

  冷宫并没有固定的地方,只是皇宫中最偏僻的几处老旧宅院而已,可一旦被关入此处很难再翻身,熬不了多久不是疯了便是死了,能在此熬到老死的人没有几个。

  “王氏!你还记得这屋子是谁住过的吧……”

  赵官仁坐在堂屋中的破椅子上,昔日不可一世的皇后披头散发,一身白衣瘫跪在地上,而四十多岁的太子同样憔悴了不少,痛心疾首的蹲在旁边扶着他的老母亲。

  “妾身记得!前朝的皇后,就歪在您那张椅子上咽的气……”

  皇后有气无力的歪着头,赵官仁浑不在意的笑了笑,说道:“你倒是知道的很清楚,不过现在已经无所谓了,白淑妃已经被本王带出宫去了,其她几位妃嫔也招供了,你还有何想说的吗?”

  “有!”

  皇后忽然直起了身体,大声说道:“全是本宫干的,太子他不知情,太子也从未想过谋反,我设计陷害那些贱*人,不过是为了对付端亲王,请大人……郡王爷明察秋毫!”

  “当然明察秋毫,不然怎会查到你头上……”

  赵官仁说道:“我尽了最大努力保全太子,否则太子已经被废,但太子现在只有一线生机,一是你抗下所有的罪,二是无头尸查到端亲王头上,谋逆可比借种严重多了!”

  “谋逆?老九他如何谋逆了……”

  太子急吼吼的看着他,赵官仁摇头道:“阴阳无头尸是一种邪术,究竟是谁干的还不清楚,但我在皇上面前作保你们不知情,可要不是端亲王所为,他一定会成为太子!”

  “好兄弟!”

  太子急声央求道:“你帮帮大哥,老九一旦当上太子,我可就死定了,只要你能保住我的太子之位,出去后我什么都答应你,让我把太子妃送你都行,你一定要帮我啊!”

  “太子!你要不是成天走下三路,也不至于如此,你们好好聊聊吧……”

  赵官仁说完便走了出去,皇后母子俩在屋里抱头痛哭,但争夺皇位本来就是血腥残酷的,更何况他们母子俩手段下作,赵官仁非但不同情他们,反而觉得全都是活该。

  “兄弟!我母后有几句话想同你说,我、我先回东宫了……”

  太子抹着眼泪走了出来,失魂落魄的跟着侍卫们走了,赵官仁扔了烟头走回屋中,皇后正盯着死过老皇后的椅子,痴痴傻傻的笑道:“你的嘴可真毒啊,我当真要下去陪你了!”

  “王氏!”

  赵官仁蹲到皇后面前说道:“这时候就不要再栽赃了,实话实话我才能帮到太子,还有皇上想知道究竟有几个野种?”

  “除了佟妃,六岁以下皆是太子的种……”

  皇后面瘫软无力的说道:“不要看周皇妃蹦的欢,她真要是聪明人就不会跳出来,只有端亲王一家子才能瞒住我埋尸,你别看永宁郡主小,那丫头可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主!”

  赵官仁问道:“秦贵妃呢?她有个秦王儿子,可也是太子人选!”

  “不可能!秦贵妃是个活死人,宫里宫外没有半点人脉……”

  皇后笃定的摇头道:“你莫要被障眼法迷惑了,后宫虽然看似乌烟瘴气,但大体都在我的掌控之中,我这皇后可不是吃干饭的,有能力埋尸御花园的人只有四个,我、永宁郡主、大统领以及千叶玄!”

  “千叶玄一代宗师,根本不屑于这么干……”

  赵官仁疑惑道:“大统领有把柄在你们手上,他更不可能干这种事,还有为什么你总咬着永宁不放,后宫最有权力的除了你,应该是她奶奶刘皇妃,她一个十五岁的丫头能做什么?”

  “王爷!四个人您已经排除了三个啦……”

  皇后冷笑道:“刘皇妃自然有能力杀人埋尸,但她没本事瞒住我,只有小郡主不在我的掌控内,她满皇宫撒欢的跑,手里又攥着一堆人的把柄,除了那个小妖精还有谁?”

  “我再问你一个问题……”

  赵官仁目光炯炯的问道:“炼气阁中的邪术,还有慈仁宫的密道,你真的不知道吗?”

  “炼气阁中怎会有邪术?”

  皇后惊讶万分的摇头道:“此事本宫真的不知,密道又在何处,本宫在慈仁宫住了十几年,从未发现过什么密道,事已至此我没必要骗你,真要有密道我也不至如此了!”

  “老皇后是谁送的终,有没有人时常来探望她……”

  赵官仁指了指地面,皇后想了想说道:“除了日常伺候的几位老婆子,应当无人来探望吧,再说前朝皇后谁敢来探望呀,倒是永宁小的时候不懂事,总喜欢跑来听她讲故事!”

  “怎么又是永宁?”

  “你真当她是无知少女啊,皇上翻牌子都得经过她的手……”

  皇后冷笑道:“出京前端亲王就觉得你是个人才,永宁说交给她来办,定能软硬兼施将你笼络,后来你将她拐进赌场,在船上与她恩爱缠绵,这些事端亲王都一清二楚!”

  “小葵子!他是你的内应……”

  赵官仁的脸色猛然一变,忽然想起小郡主的贴身太监来了,这次进宫居然没有看见他。

  “王爷!您总算反应过来啦,小葵子早被永宁灭口了……”

  皇后笑道:“永宁确实有几分喜欢你,但她知道不可能嫁给你,你娶了她就是个废物了,她需要你替她爹谋夺皇位,皇位之争没有退路,老九一旦败了全家都得死,小妖精承受不起这个代价!”

  “永宁!我确实小看她了……”

  赵官仁面色阴沉的站了起来,仔细想想确实不对劲,几乎每件事都有永宁的影子,连她奶奶说话都看她的眼色,包括大太监田公公,他们俩既是盟友也算师徒。

  “王爷!你可能觉得我们都是疯子,为了争权夺利无所不用其极……”

  皇后面色青狞的说道:“可你要是亲眼见过,活生生的妃子被扒皮冲草,塞进蒸笼里蒸熟之后,你就会明白我们在争什么,后宫妃嫔谁不是一边滴着尿,一边咬着牙往前爬,三尺白绫是最好的下场!”

  “娘娘!祝你一路走好,下辈子莫要生在帝王家了……”

  赵官仁拍了拍她的肩膀,皇后则趴下来给他磕了个头,惨笑道:“该死的帝王家再也不来了,只是难舍骨肉亲情,奴家求王爷给太子一个公道,他没有想过谋害皇上!”

  “皇宫之中没有公道,我只求问心无愧……”

  赵官仁背着手走了出去,一位老太监托着三尺白绫跨了进去,赵官仁走到院门外点了根烟,正好看到妖月公主独自站在甬道中,披散着头发像个女鬼一样失魂落魄。

  “我母后……走了么……”

  妖月哆哆嗦嗦的走到了巷口,赵官仁吸了两口烟走去,说道:“太子毕竟是亲儿子,她不扛下所有的罪,太子就永无翻身之日了,你把她葬到城外去吧,她说再也不来该死的帝王家了!”

  “你到底想做什么,皇上的鹰犬么……”

  妖月面若死灰般的看着他,赵官仁从她身边走了过去,头也不回的笑道:“做个俗人!贪财好色!一身正气!仅此而已!赶紧去嫁人吧,离开这是你最好的选择,你现在活的就像个僵尸,有形无魂!”

  “娘娘宾天啦!”

  随着老太监一声毫无感情的叫喊,妖月猛然跪倒在小院外,折腾了大半辈子的皇后就这么去了,在后宫中画下了一个残缺的句号……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