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差一步苟到最后

0491难兄难弟

差一步苟到最后 十阶浮屠 6468 2020-11-17 17:22

  打死赵官仁都没有想到,好端端的一个大顺早朝,居然演变成了群臣开光现场,玄阳天师直接在大殿外开坛做法,文武百官各个虔诚的趴伏在地,恨不得脱#光了给每根毛都开个光。

  “唉愚不可及啊!一群蠢货……”

  赵官仁靠在大殿里吃香蕉,可他不得不承认人家更专业,一张古朴的祭台上布满了伤痕血迹,八名男女弟#子在一帮为他烘托气氛,一会喷烟一会喷火,老道人将桃木剑舞的虎虎生风。

  “皇儿!你过来……”

  顺尧帝将龙椅搬到了大门口,望着门外低声问道:“你观这玄阳天师有几分真本事,据说他也战胜过泰贼阴阳师,你比他如何,他能否一举歼灭我后宫的鬼魅?”

  “父皇!阴阳师都活不长,您知道为何么……”

  赵官仁蹲在他身边说道:“阴阳有序,互不干涉,一旦逆天而为,必定折寿殒命,您可见我跟外人说我会阴眼通,昨天斩除了那批座獒童子,我念了一夜的大悲咒,杀鬼也是折寿的!”

  “哦?”

  顺尧帝惊讶道:“你这意思是说,这玄阳天师是江湖骗子?”

  “这话咱不能乱说,毕竟人家还没出手……”

  赵官仁笑道:“不过越是花里胡哨的东西,水分往往越大,你且看他演吧,待会肯定得从布袋里隔空抓只野猫,按在台子上一剑刺死,告诉您后宫之乱,皆是这只猫妖引起!”

  “呔!听我号令,天降仙霖,尔等速速受之……”

  玄阳天师忽然剑指苍天,可赵官仁刚想说他台词不行,他的桃木剑竟然射出了一团金光,“砰”的一下射上了天空,化作片片金光漫天飘落,激动的文武百官们大喊仙师。

  “嗯?这是如何做到的,当真是仙法么……”

  顺尧帝猛地直起了身来,几片光片正好从门外飘来,他和赵官仁各伸手接了几片,竟然好似雪花一般冰凉,慢慢在他们手心里融化。

  “皇上!玄阳天师看上去是真有本事,不似什么江湖骗子……”

  金无命站在旁边深深的点了点头,赵官仁也没看出什么门道来,只是本能觉得他的桃木剑有问题,于是他说道:“有真本事最好,正好一举灭了皇上的后宫之乱!”

  “不急!再观他一观……”

  顺尧帝任然保持着怀疑一切的态度,搓着下巴细细观察玄阳天师,谁知玄阳天师突然回头说道:“陛下!贫道已寻到猫妖的踪迹,东边有一座高阁,其中是否住有后宫之母?”

  “你说东宫么,皇后在那……”

  顺尧帝不置可否的看着他,玄阳天师又大声说道:“陛下!东宫妖气冲天,几成魔障,请速将皇后请来,不!贫道斗胆,为了陛下的后宫安危,请将皇后用囚车运来,以防猫妖逃遁!”

  “大胆!皇后凤体贵重,岂能用囚车运送……”

  金无命惊怒的大喝了一声,玄阳天师又鞠躬说道:“那就劳烦大统领,亲自将皇后请到台下,贫道给您一道仙符,只要将仙符贴在皇后胸前即可,但是万不可揭下来!”

  “准了!”

  顺尧帝轻轻挥了挥手,金无命便走出去接过了一道黄纸符,带领着一帮侍卫匆匆而去,而玄阳天师又大声说道:“各位大人!请与我一起颂念仙咒,消除体内业障,永保安康!”

  “谢天师!”

  文武百官虔诚的跪在地上念起了咒,顺尧帝用手指轻轻敲打着龙椅,忽然侧头问道:“皇儿!你怎么看?”

  “儿臣坐着看!父皇已洞悉一切,何必问我……”

  赵官仁坐在了他身边的地上,只有他一人有这待遇,他算是真看出来了,顺尧帝是个很有城府且睿智的人,要不是昨天真被吓破了胆,根本不会跟他说自己是篡位。

  “放开我!本宫是皇后,谁敢对我无礼……”

  皇后疯狂的吼叫声忽然响起,居然披头散发的被押了过来,身上的袍服也是乱七八糟,简直就像个疯婆子一般,将文武百官们都吓了一跳。

  “大胆妖孽!竟敢冒充皇后,还不速速跪下……”

  玄阳天师抄起桃木剑爆喝一声,等皇后被猛地按在台阶下方,他冷笑道:“孽畜!本天师法眼通天,早已看出你猫妖的原形,但本天师念你修行不易,倘若你自行离开皇后体内,本天师便饶你不死!”

  “呸你才是猫妖,你全家都是猫妖,放开我!我是皇后,我就是……”

  皇后歇斯底里的挣扎了起来,大臣们全都吓的惶恐后退,议论纷纷,连皇子们都惊疑不定的躲到了一边,仿佛皇后已经在他们眼中变成了猫妖,还是恐怖的食人猫妖。

  “好!既然你冥顽不灵,休怪本天师无情了……”

  玄阳天师气势汹汹的绕过祭台,用桃木剑插起一张黄纸符,手腕一抖便无火自燃,跟着念了几句谁也听不懂的咒语,猛地剑指下方的疯狂皇后,大喝道:“孽畜!还不速速显出原形!”

  “轰”黄纸符猛然从桃木剑上射出,“砰”的一声打在了皇后胸口,一下就将皇后炸翻在地,化作了一团绿色火光,可皇后竟然发出了“喵”的一声惨叫,嘴里还吐出了一大口黑血。

  “漂亮!好功夫,好演技……”

  赵官仁拍手欢呼了一声,顺尧帝本能的皱起了眉头,可广场上的大臣们却集体炸了窝,望着不停在地上打滚,嘴里喵喵乱叫的皇后,全都惊恐的缩成了一团又一团。

  “猫妖!皇后真被猫妖附体了……”

  大臣们全都混乱的叫喊了起来,只看玄阳天师从腰里摘下个布袋,“妈咪妈咪哄”的念了几声后,突然一抖手腕厉喝道:“孽畜!本天师今日便用乾坤袋收了你,过来受死吧!”

  “喵”皇后突然瞪着腿浑身直抽抽,可乾坤袋中却忽然一鼓,凭空蹦出个东西在里面动来动去,玄阳天师猛地将它砸在祭台上,凶狠地大喝了一声呔,一剑刺穿了乾坤袋。

  “喵”乾坤袋中发出了凄厉的猫叫,鲜血很快就染红了乾坤袋,等猫儿停止挣扎了以后,玄阳天师打开乾坤袋用剑挑起,文武百官齐齐倒吸了一口凉气,果真是一只漆黑的猫咪在其中。

  “我怎么了?本宫为何会在此处,发生何事了……”

  皇后恰到好处的坐了起来,满脸“茫然”的四处观望,太#子#党人激动的爬上前喊道:“皇后娘娘!您让猫妖附体了,皇上请了玄阳天师来为您驱邪,猫妖已经被斩杀,您没事了!”

  “皇后万福金安!”

  文武百官赶忙重新跪起来山呼,皇后也激动的跪在了地上,拼命的磕头感谢天师跟皇上。

  “云轩!若不是你昨日亲手画出,纠缠朕十多年的女鬼,今日这场大戏搞不好朕就真信了……”

  顺尧帝托着下巴淡然道:“好在他们并不知晓其中真相,居然想用猫妖来给皇后洗脱罪名,真把朕当成猴来耍了,你去砸了他的摊子,让皇后滚回东宫听候发落!”

  “父皇!这事我做不方便……”

  赵官仁苦笑道:“儿臣又不是耍把戏的,真不懂其中的敲门,再说牵扯到的人实在太多,我去砸人家的摊子,王公大臣们还不恨死我啊!”

  “父皇这回可是在帮你,你还考虑得失……”

  顺尧帝一把揪住了他的衣领,瞪眼说道:“朕也给你提个醒,皇后被圈禁可是拜你所赐,信不信他们马上就把矛头指向你,说你是祸乱宫闱的瘟神,要帮朕清君侧,斩瘟神?”

  “除妖孽!清瘟神……”

  果然!

  玄阳天师在门外高喊了起来,赵官仁一听顿时就火了,一个飞腿直接从殿内踹出去,猛地将祭坛从台阶上给踹了下去。

  “喔”文武百官们吓的一阵惊呼,玄阳天师也回身惊怒道:“你作甚,为何毁我祭坛?”

  “我他妈看不下去了,你这个妖言惑众的老骗子……”

  赵官仁猛地拽过了他的乾坤袋,一把撕开后居然露出了夹层,举在手上大声喊道:“大家快好好看看,黑猫一直装在夹层里,他给黑猫喂了瞌睡药,手指一勾机关黑猫就会掉下来!”

  “你放屁!这不是夹层……”

  玄阳天师急眼般夺过了布袋,可赵官仁又捡起了掉落的黄纸符,拿起两张在手里用力一撮,纸符竟然“呼”的一下燃烧了起来,冒出了诡异的绿色磷火。

  “看到了吧!纸符上抹了磷粉,燃点极低,用手一撮就能燃烧……”

  赵官仁瞬间引起了一片哗然,他又喊道:“他的桃木剑也有机关,用玄气打出冰晶冒充天降甘霖,这些都是最低级的江湖骗术,随便找个算命的都会,居然敢拿到皇宫里来丢人现眼!”

  “住口!难道本宫也是骗术吗,帮着他一起欺瞒陛下吗……”

  皇后色厉内荏的跳了起来,谁知顺尧帝突然蹿出大殿,一脚将玄阳天师踹下了台阶,怒声骂道:“你这个招摇撞骗之徒,居然骗到朕的头上来了,他们究竟给了你多少好处,不交代朕就砍了你!”

  “噌”金无命猛地拔出了腰刀,吓的玄阳天师大叫道:“别砍!我说,我是真会降妖除魔,但是……但是他们让我救皇后一命,贫道不得已才出此下策,以前可从未骗过人啊!”

  “混账!真是太可恶了,骗咱们白磕了半天头……”

  大臣们纷纷咒骂了起来,皇后也软软的瘫在了地上,脸色又一次惨白的不像个人,几位当托的大臣也抖如筛糠,他们知道顺尧帝迷信鬼神,但不知道赵官仁昨天真让他见鬼了。

  “好!你会降妖除魔是吧……”

  顺尧帝冷笑道:“朕再给你一次机会,只要你能在宫里找出一只鬼魅,朕就饶你不死,否则朕就将你凌迟处死,钦天监!你们陪他好好的找,找不到日落前就拖出去行刑!”

  “起来!”

  侍卫们如狼似虎般的扑了过去,将天师和他的子弟们一起捉拿,皇后也被人架回了东宫,绝望的表情比昨天还没救,而大臣们则骂骂咧咧的进了大殿。

  “无命兄!借一步说话……”

  赵官仁将金无命叫到无人处,无奈道:“你知道皇上为何信任你,你从不结交朝臣,从不吃请受贿,为何今天却晚节不保啊,其实皇上只要稍微想一想,便会得知是你给皇后递话,让她装疯卖傻!”

  “我……”

  金无命满脸惭愧的垂下了头,赵官仁拍着他的肩膀说道:“我大概能猜到怎么回事,太子和十七常用美色#逼人就范,我也被他们给坑了,硬往我床上塞了个妃子,咱俩是难兄难弟!”

  “什么?”

  金无命震惊道:“原来你也被他们坑过啊,那妃子你动了没有?”

  “废话!客气啥,两回就大了肚子……”

  赵官仁笑着拍了拍肚皮,金无命用力吞了口吐沫,结巴道:“你、你胆子也太肥了吧,我一回就吓的腿软了,你还敢两回,哪位娘娘啊,肚子一旦起来了,皇上准得发现!”

  赵官仁笑道:“关皇上什么事啊,齐……卧#槽!你把后宫的给干啦?”

  “你、你不是吗?”

  金无命一脸错愕,赵官仁同样错愕的结巴道:“我、我不是啊,我是东宫的妃子,不是皇上的妃子!”

  “我…孙贵妃……”

  “……”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