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差一步苟到最后

0448地下世界

差一步苟到最后 十阶浮屠 6060 2020-11-17 17:22

  “你是怕我诈尸,死的不够彻底是吧……”

  赵官仁满脸郁闷的划着乌篷船,迎着落日在兰水河上畅游,虽然已经换了身普通的黑色布衣,可脸上的浓妆尚未卸去,乍一看还以为是个变态阴阳人。

  “不要抱怨啦,你拔了本郡主三根腋毛,还摸了本主的胸胸,横竖都是一个死,现在能救你的只有本主啦……”

  小郡主惬意的靠坐在船尾,她也换了身朴素的青色纱裙,翘着二郎腿,绣花鞋得意的在半空中晃来晃去,而首领小太监则苦着脸跪在旁边,郡主出逃第一个死的就是他。

  “你到底想玩啥,兰台县压根没啥好玩的……”

  赵官仁没好气的说道:“知道你们要来,县里半个月前就开始扫黄打非了,船娘跑光了,青楼只做小保健了,听戏搓麻逛窑子,你一个小娘们也不感兴趣,还有啥可玩?”

  “只要不被关在院子里就好,外面哪都好玩……”

  小郡主掏出颗冰糖扔进嘴里,嘟囔道:“你是没在宫里待过,那里就像个大牢房一样,成天看她们争宠告状,烦都烦死了,好不容易跟爹爹出来一次,本主自然得好好玩玩!”

  “反正你就像刺|激是吧,我带你去玩刺|激的……”

  赵官仁加快了划船速度,他知道肯定会有大批人马来找他们,于是他直接将船划到了河对岸,大户人家都不住在河西这一片,但许多藏污纳垢之所,全都聚集于此。

  “主子!咱回去吧,殿下得急的上火了……”

  小太监扶着小郡主上了岸,可马上就被一句话骂的闭了嘴,只能一路扶着她往前走去,额头上急的全是冷汗。

  “不要扶着她,她的腿又没断……”

  赵官仁看他脱了太监服还是勾着腰,打开他的手呵斥道:“你的腰杆给我挺直了,不然人家一看就知道你是个太监,到时候被人报官给捉了,臭丫头说咱俩拐带,你就等着被砍头吧!”

  “你敢骂我,你才是臭丫头呢……”

  小郡主嗔怒的踢了他一脚,赵官仁将她一把搂进怀里,瞪眼说道:“出来了就得听我的,不然逼的老子落草为寇,老子先把你沉河,再去杀你爹、睡你娘,打进皇宫当皇上!”

  “噗通”小太监吓的一跤摔趴在地,小郡主也吓了一哆嗦,惊恐道:“可……可不敢胡说,这、这可是灭九族的大罪,让人听了去都得杀头的!”

  “啧啧原来你就是个纸老虎啊,我以为你胆大才喜欢刺|激呢……”

  赵官仁不屑的在她屁|股上捏了一把,小郡主被捏的惊呼了一声,俏脸一下烧的通红,羞愤的在他身上捶打,骂道:“登徒子!不要脸!你再敢轻薄我,本主就让你好看!”

  “闭嘴!杀你爹、睡你娘……”

  赵官仁又凶狠地瞪了她一眼,紧紧的将她揽在怀中,小娘们气呼呼的捶了他一拳,回头骂道:“死贱才!趴在地上做什么乌龟,还不滚过来伺候着,人家一句话就把你吓成这样啊?”

  “大人!莫说大逆不道之言,莫说啊……”

  小太监屁滚尿流的跟了上来,赵官仁满不在乎的往前走去,熟门熟路的穿街过巷,很快就来到了一条深巷之中。

  “哟赵爷!您今个稀客啊,怎么没去伺候钦差大人呐……”

  几名望风的打手笑着迎了上来,赵官仁搂着小郡主笑道:“捧臭脚哪轮得着我啊,我带小郡主出来见见世面,回头等我跟郡主洞了房,你们就得叫我驸马爷了啊!”

  “哈哈驸马爷!您里边请……

  ”

  打手们自然没把这话当真,嘻嘻哈哈的把他们往里送,可小郡主却拧了赵官仁一下,不屑道:“你真是没见识的乡巴佬,娶了公主才能叫驸马,我将来的夫君叫郡马,笨蛋!”

  “骏马!奔驰在辽阔的草原上,钢枪紧握,战刀闪亮亮……”

  赵官仁牵起她的手高声唱了起来,小郡主则好奇的瞪大了双眼,在他们跨进大院的一刹那,仿佛进入了另外一个世界,烟雾缭绕、酒气冲天、粉香扑鼻,男女嘻嘻哈哈的搂抱在一起。

  “这是何处啊……”

  小郡主本能的抱紧了赵官仁,院中屋内都聚满了人群,挎刀提枪|的粗汉比比皆是,各种粗话脏话不绝于耳,还有个人刚被剁了手,仓皇逃窜了出去。

  “哈”赵官仁笑道:“你不是喜欢刺|激嘛,这就是大顺朝的江湖,民间最真实最刺|激的一面,没有捏糖人和耍戏法!”

  “赵爷!您晚上好……”

  “赵爷来啦……”

  男男女女都熟稔的跟赵官仁打招呼,兰台县都知道他什么身份,但在这里没人会叫他大人,这本就是个见不得光的地方,将各种勾当都浓缩在了一起。

  “汪汪汪……”

  一阵狂吠忽然从西院传来,小郡主拽着赵官仁挤了过去,没想到是有人在斗狗,两条狗已经咬的全身是血了,不远处还有个斗鸡的围栏,人们都举着银钱大喊大叫。

  “噫不好看!全是血……”

  小郡主满脸恶心的摇头走开了,可挤到另一处又是比武和摔跤,照样打的一脸都是血,但院子里都是这样的粗活,下注的也都是些玩命的粗汉。

  “哎哟”小太监娘们兮兮的挥手道:“好脏好脏!这什么下三滥的鬼地方啊,咱们快走吧!”

  “里头是什么呀,进去看看……”

  小郡主牵着赵官仁进了大屋,里面几乎全部是赌档,各种玩法各成一摊,小郡主东瞅瞅、西瞧瞧,看啥都新奇,还问赵官仁要银子想玩两把。

  “我衣服都让你扒光了,哪来的银子……”

  赵官仁递给她一杯鲜榨果汁,拿过一大把烤串分给他俩,小郡主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撸起烤串边吃边看,小太监也点头赞道:“这啥肉啊,比宫里烤的还好吃呢!”

  “地沟油烤的串,当然香啦……”

  赵官仁领着他俩往深处走去,穿过一条有人把守的乡道后,装修风格马上就变了,富丽堂皇,尽显土豪风范。

  忽然!

  两个穿渔网袜的“狐狸精”迎面走来,屁|股后面拖着长长的白尾巴,戴着毛耳朵的发箍,完全是一副现代人的打扮。

  “呀!狐狸精,有狐狸精……”

  小郡主吓的蹦到了赵官仁背上,两位狐狸精捂嘴“噗嗤”一笑,嘻嘻哈哈的钻进了女厕所。

  “主子莫怕!她们那尾巴是假的,不是狐狸精……”

  小太监赶忙过来安抚郡主,小郡主立马闹了个大红脸,赵官仁则嘲讽道:“就你这样还郡主啊,不要一惊一乍的行不行,人家会笑你没见过世面,连我都跟着一起丢脸!”

  “哼人家最怕狐狸精了嘛……”

  小郡主委屈巴巴的捶了他一拳,结果刚走进一间休息厅,一名身着大红官袍的女知县又走了出来,拎着袍子急匆匆的跑向厕所。

  “这这这……”

  小太监震惊的张大了嘴巴,小郡主也同样震惊道:“这是何处的女知县呀,官袍下面居然不|穿裤子,我都瞧见她屁|股了,莫非这里是教乐坊不成,可也不能穿官袍啊!”

  “知县算个屁,还有女知府呢……”

  赵官仁顺手撩开了前方的皮帘,里面是个金碧辉煌的宽大赌厅,体面的客人三五成群的围着小赌桌,兔女郎和狐狸精托着酒盘,在赌桌间往来穿梭。

  “真有女知府啊……”

  小太监再次傻眼了,场中尽是女知县和女知府,甚至连女千户都有,各个都半开着官袍,陪着赌客们打情骂俏,一口一个“本官、本官”的说着,完全就是一场古代的splay盛宴。

  “原来是假的呀,可这些人的胆子也太大了,竟敢穿官袍淫乐……”

  小郡主气鼓鼓的叉起了蛮腰,但赵官仁搂住她说道:“不要乱说,这里很多都是亡命徒,绿林好汉什么的,要知道你是郡主,真会绑了你问你爹要钱,我可打不过这么多人!”

  “敢绑我!我让皇爷爷灭他们九族……”

  小郡主瞪起了水汪汪的大眼睛,可嚣张的气焰明显弱了好几分,赵官仁偷笑一声往前方走去,但小郡主这回算是彻底开了眼界了。

  奢华的赌厅中歌舞升平、杯觥交错,舞台上的舞姬们翩翩起舞,客人们用的是玻璃杯,喝的是果汁酒,坐的是皮沙发,抽的是大雪茄,还有一座木架玻璃鱼缸,名贵的鱼儿在其中畅游。

  “这软塌为何是皮的,好软哦……”

  小郡主小心翼翼的坐到了沙发上,有些局促的左右张望,小太监同样是懵逼了,站在沙发旁不停眨眼,这里全是他没见过的新奇玩意,感觉大皇宫好似乡下牛棚。

  “贵宾吉祥!请随意挑选……”

  两位兔女郎推着小车过来了,第一台小车上全是各种新奇吃喝,水果糖和蛋卷之类都不算什么,奶油蛋糕和椰果奶茶才叫牛,奶茶杯还插着麦秆吸管,用一把迷你纸伞做点缀。

  “呃本……我要这个和这个吧……”

  小郡主像个乡下小土妞一样,紧张的点了两样没见过的东西,不过第二辆车上全是女人最爱,除了包装精美的胭脂水粉外,还有各种花样的包包,新款的首饰更是不在话下。

  “贵宾您好!这是本店推出的新款香水……”

  一位兔女郎蹲了下来,熟练的戴上了一副白手套,捧出了一只包金的小玻璃瓶,夸夸其谈的推销了起来,跟着又是丰胸仪、蕾丝裤和珍珠乳什么的,甚至连卫生棉条都出来了。

  “好好好!我喜欢、我喜欢,这两车东西本主全要了,小葵子,赏……”

  小郡主被哄的满眼闪亮亮,可小太监一摸袖兜,苦歪歪的朝她摊开了手,但赵官仁却笑道:“有我做担保人,你摁个手印就可以把东西拿走,等有钱了再还上就行!”

  “嘻嘻跟你出来玩真没错,你吃的开……”

  小郡主欣喜的抛了个媚眼,毫无戒心的在借条上摁下了手印,跟着将两台小车拖到面前,带着小太监一起开心的研究,赵官仁则笑着退后了几步,站在了一根柱子后。

  “爷!这谁家的大小姐啊,怎么让你拐到这来了……”

  一位洋装美人缓缓走到了他身后,亲密的抱住了他的腰,还在他脸颊上轻轻一吻,正是谢家大少最爱的小妾,观月阁的老板娘——柳氏。

  “你别管她是谁,反正是肥羊……”

  赵官仁邪恶的笑道:“待会送她五百两筹码,让月牙带她去玩小动物,输光了就让她借,要多少给多少,最后诱她去下重锤,把你压箱底的那些东西都给我拿出来!”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