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差一步苟到最后

03599出十三归

差一步苟到最后 十阶浮屠 6288 2020-11-17 17:22

   黑魂似乎把三馆广场给遗忘了,无脸怪都没出现过一只,赵官仁带着人顺利扫荡了一座小超市,蹬着好几辆三轮车回到了博物馆,他当众宣布给大伙加一顿下午茶。

  “赵爷万岁!”

  大伙欢天喜地就跟过大年了一样,他们已经逐渐适应了这种生活,不再像之前那样神经紧绷了。

  “水多多!气氛搞起来,组织大家打打麻将,斗斗小地主……”

  下午茶刚吃完没多久,赵官仁便开始怂恿周淼了,有了物资也就有了赌钱的资本,什么安全套、卫生巾和洗发膏都能拿来赌。

  “吔老公!我爱死你了……”

  周淼兴奋的亲了他一口,展厅里马上就变成了麻将房,男人们也扎堆甩起了扑克,曲妖精还主动把他老婆推去打麻将了,但他自己依然忠于职守,楼上楼下的检查各个岗哨。

  “哟罗博士开工啦……”

  赵官仁来到了四楼的办公区,罗子萱等人正给人做心理疏导,有些心理脆弱的人悲观厌世,自己想不开就算了,还总把负能量传给身边的人,急需罗子萱他们的帮助。

  “嗨”小洋妞主动挥手打招呼,眼神很直白的暗示他再约一下,头上绿油油的满分出轨欲,12人次的经历值,赵官仁又看了眼她的卷毛男朋友,经历值仅仅只有两个人,说明是个挺规矩的小伙。

  “唉又是个老实接盘侠……”

  赵官仁摇着头往楼下走去,以前他对这种事没有什么负罪感,这种货色他不上也有别人上,但现在让他去主动勾引人#妻,还能看到别人老公规规矩矩,这感觉就完全不一样了。

  “咔”赵官仁打开了三楼的库房大门,几排货架上早已堆满了物资,杂七杂八的东西都扔到了里间,他直接弄了一张折叠桌放在门口,打开一袋花生慢悠悠的剥了起来。

  “仁哥!你让淼淼打麻将的吗,这也太松懈了吧……”

  张新月带着她组长一起走了过来,赵官仁靠在桌后笑道:“周淼就是个好吃懒做的混子,一旦闲出屁来,肯定得给我惹事生非,她安稳我才能踏实啊!”

  “哈你终于说实话了吧……”

  唐秋指着他鼻子揶揄道:“周淼才是你亲老婆,便宜都让她一个人占了,剩下的脏活、累活都是我们两个干,把我们俩当手下使唤!”

  “不能瞎说!月月才是我亲老婆……”

  赵官仁递了两瓶咖啡给她们,笑道:“周淼混吃等死没追求,但你们俩可不一样,你们俩不但聪明有理想,还是我最信任的人,对了!之前交给你们办的事怎么样了?”

  “没有任何收获,什么都没找到……”

  张新月丧气的说道:“现在唯一的线索就是杜斌,你前女友的未婚夫,不止一个人看到他跟战奴亲吻和牵手,但这也不能说明什么,搞不好只是战奴想拉他下水而已!”

  “继续监视他吧,是狐狸总会露出尾巴……”

  赵官仁说道:“郑十八绝对不会闲着,如果没有新人逃过来,那么他的人一定在我们当中,我怀疑之前偷看女人洗澡的家伙,他就是郑十八的潜伏者!”

  “真不是你吗?可是跟你很像啊……”

  两女惊愕的看着他,赵官仁好笑道:“我需要偷看吗,我想看谁敢不脱,对方是从楼上偷摸下来的男人,应该就是图书馆来的人,但他做了一定的伪装,所以才会跟我很像!”

  “不会吧!”

  张新月不解道:“他为什么要偷看女人洗澡呢,这样不就暴露自己了吗,还怎么带走罗子萱呢?”

  “他不是在偷看女人洗澡,他想看的是魔纹……”

  赵官仁说道:“谁身上有亡族的魔纹,谁就是魔王代理人,通过魔纹就可以判断出,有多少魔王参与其中了,否则连对手是谁都搞不清楚,他们还怎么营救罗子萱?”

  “明白了!”

  两个女人恍然大悟,赵官仁又吩咐了几件事情之后,她俩便手挽着手迅速离开了,而赵官仁又开了一罐红牛,然后就跟门岗里的大爷似的,悠闲的等待着什么。

  “赵爷!”

  一个中年男忽然走了进来,点头哈腰的说道:“我那个手气有点背,想预支明后两天的伙食翻本,您看可以吗?”

  “多赢点!说不定咱们今晚就能走了……”

  赵官仁丢给他一大袋子物资,让他签字画押后便让他走了,对方可能没想到会这么顺利,惊喜的跑出去大喊大叫,没多久就有一批人排着队来借粮了。

  “想借可以!”

  赵官仁把记录本往他们面前一扔,打开印泥说道:“九出十三归,兄弟们玩命弄来的东西,不能白白让你们挥霍,如果交不出利息的话,后面几天你们也别想吃饭了!”

  “应该的!我们都懂……”

  这些人全都抱着很快就能走的想法,十分痛快的按下了手印,上百人很快就抱走了将近一半的粮食,最少的也借走了两天的量,还有胆肥的家伙,一口气借了七天的粮食。

  “奸出人命赌出贼,又奸又赌下地府……”

  赵官仁继续耐心的等待着,过了大概半小时就出事了。

  “赵爷!您可得为我做主啊……”

  一位少妇哭着跑了进来,跪在地上哭诉道:“我家那个烂赌鬼,输光了我们十天的粮食,还问人家借了一大笔,现在他还不上了,逼我陪人家睡,可我又不是鸡!”

  “为啥不离婚呢?离了不就跟你没关系了……”

  赵官仁吸着香烟打量着他,普普通通的家庭妇女,1人次的经历值,出轨欲也只有二十几,应该是个很本分的女人。

  “他以前不赌的,刚刚是上头了,我、我想再给他一次机会……”

  少妇可怜兮兮的看着他,但赵官仁却摇头道:“我帮不了你,物资又不是我一个人的,你要么赌债肉偿,要么跟你老公离,你总不能让我帮你还债吧,你又不是我姘头!”

  “……”

  少妇微微一怔,弱声说道:“只要赵爷您不嫌弃我,我……我可以是,陪您总好过陪别人,我还是高攀了哩!”

  “我顶多保证没人欺负你,不可能帮你还债,你也愿意吗……”

  赵官仁很认真的看着她,但少妇又轻声说道:“我又不是那种女人,只要您为我主持公道,不让别的男人欺负我,我有什么不愿意的,债就让他自己想办法去呗!”

  “过来坐!”

  赵官仁拍了拍自己的大腿,少妇明显有些小激动,手忙脚乱的爬起来关上了房门,然后扭捏着坐进了他的怀中,可赵官仁并没有来真格的,只是一番点到即止的苟且。

  ‘妈蛋!这程度果然不行啊……’

  赵官仁发现第三份“大礼”毫无反应,估计光打雷不下雨是不行了,但这种女人他实在下不去手,更何况人家有孩子有家庭,他实在不想丧尽天良。

  “好啦!你过关了……”

  赵官仁擦了把嘴上的口水,拎起一袋物资说道:“其实我是在测试你,你的人品很不错,是个有情有义的好女人,拿去帮你老公还债吧,让他以后别赌了,十赌九骗!”

  “啊?我这……”

  少妇难以置信的看着他,不过终究没好意思说什么,只能一脸失落的拎着东西出了门。

  “赵爷!

  一位白领丽人接踵而至,关上门笑道:“听说可以找您预支对吧,我想要两套干净的内衣,一身得体的衣服就行了,有化妆品的话,最好也给我来一些,全都记在我账上!”

  “哟肖美人这是想诱惑谁啊,肯定不是你老公吧……”

  赵官仁上下打量着对方,这轻熟女可是台正儿八经的豪车,足够跟江楠之流平分秋色,经历值也只有很少的两人次,但出轨欲竟然高达百分百。

  “我想诱惑你啊,谁让你这么坏……”

  肖美人用双手撑在了桌子上,娇嗔道:“洗澡的时候一直盯着人家看,鸡皮疙瘩都让你看出来了,但你既然这么喜欢我的身子,我#干脆送上门让你看喽,满意吗,我的大老爷!”

  “满意!不过这世上没有免费的艳遇,有什么话直说吧……”

  赵官仁靠回去看着她,肖美人立即瞪眼说道:“我什么条件都没有,因为我老公在我眼皮子底下偷人了,我想报复他,可我又不想委屈自己,只有你符合我的高标准,我应该也符合你的吧!”

  “符合!非常符合,我都举枪致敬了……”

  赵官仁起身就往里屋走去,肖美人很主动的挽住了他,进了房间两人便热烈的拥吻,可真等赵官仁将她拦腰抱起,猛地压在气垫床上时,她的身体却在猛烈颤抖。

  “怎么了?这么紧张啊……”

  赵官仁诧异的看着她,谁知肖美人的眼眶都已经红了,双手颤抖着解开了衣扣,抹了把眼泪泣声道:“没事!来吧,不用采取任何措施,最好让我怀孕,我要让他后悔一辈子!”

  “你老公偷谁了……”

  赵官仁一脸的怪异,肖美人哭着说道:“刘玉婷!那个开4S店的老女人,他们俩在楼梯间就搞上了,还预支了我们十天的伙食费,拿了一大半给她,然后输了个精光,我恨死他了!”

  肖美人说着又抱住了他的脖子,泣不成声的说道:“我没有出过轨,一次都没有,我真的好难过,你抱抱我再做吧,求求你了,呜”“不哭了!你是个好姑娘,值得珍惜一辈子的好姑娘……”

  赵官仁用力抱紧了他,肖美人立马嚎啕大哭,哭的撕心裂肺,哭的赵官仁都无欲无求了,如果这样他还继续上的话,他真是猪狗不如了。

  “他妈的!老子不要了……”

  赵官仁忽然愤怒的直起了身来,吓的肖美人浑身一颤,连忙说道:“不!你不要生气,我、我真的可以的,你不用管我,我哭出来就好了,真的!”

  “不是在说你……”

  赵官仁起身系上松开的皮带,问道:“肖美人!我也是个渣男,我的女人你两只手都数不过来,你为什么就觉得我很好呢?”

  “我……”

  肖美人张着嘴说不出话来了。

  “因为你爱他不爱我,我跟谁上床你都无所谓……”

  赵官仁笑道:“每个人都有犯错的时候,况且刘玉婷就是个公共厕所,她只是想骗你老公的钱而已,你们夫妻好好谈一次吧,不要为了这点小事分手,夫妻间最重要的就是包容!”

  “赵爷!您真的是个好人,谢谢您……”

  肖美人爬起来深深的鞠了一躬,整理好衣服默默地走了出去,但赵官仁则深叹了口气,说道:“赵子强!不管你究竟玩的什么花招,老子都不伺候了,你特么滚蛋吧!”

  “唰”赵官仁眼前忽然金光一闪,一副全新的画面跃然脑海,差点亮瞎了他的钛合金狗眼……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