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差一步苟到最后

0057众生相

差一步苟到最后 十阶浮屠 3743 2020-11-17 17:22

  差一步苟到最后苟者为王0057众生相“六十七个人,一个没少,全都在这……”

  曲妖精无奈的摊开了双手,大伙全都集中在了电教室内,五十二名师生全部坐在右侧,十五名校外人员集中在左侧,大家表情各异的望着赵官仁,不过基本都对他没个好脸色。

  “那就活见鬼了,难道这里还有第七十一个人吗……”

  赵官仁站在讲台上抱着双臂,眼神凌厉的扫视着众人,说道:“那人明明有对讲机却不拿出来,反而跑上楼偷偷藏匿,这可就不是针对我了,没有对讲机也就没有获救的希望!”

  “砰”陈眼镜愤怒的拍桌说道:“赵官仁!你少在这挑拨离间,人家有什么理由把对讲机藏起来,难道他不想活了吗?”

  “对啊!”

  一名女老师也反问道:“人家的动机是什么,为什么要自寻死路呢?”

  赵官仁笑道:“如果有人说我藏了对讲机,你们觉得我的动机是什么?”

  “你肯定是想害死我们啊,还能是什么……”

  陈眼镜一副没好气的样子,可赵官仁却一根粉笔砸了过去,骂道:“这么简单的送分题,你还问我要动机,这里就老子一个坏人吗,坐在左边的那些人,你敢保证没有一个坏种,没有一个罪犯吗?”

  “这……”

  陈眼镜诧异的转过头不说话了,十五名外界人士也面面相觑,他们都是从各个地方逃过来的幸存者,很多两天前还是陌生人,谁都不清楚对方的底细。

  “不不不!你打击面这么广,不是冤枉人么……”

  一位老板模样的中年背头男摆着手,说道:“你跟人家师生有矛盾,人家怀疑你很正常,可我们之前根本就不认识,无冤无仇的为什么要害人呢,更何况阻止获救对我们有什么好处,完全说不通啊!”

  “有句老话你应该听过吧,奸出人命、赌出贼……”

  赵官仁冷笑道:“你们我先不说,光在座的各位老师之中,就至少有两对秘密情人,这帮学生愣头青就更难说了,说不定自己的女友让人搞了,或者女神被人睡了,然后冲冠一怒为红颜,绿帽男什么事干不出来?”

  “胡扯!你简直是胡说八道,这里可是大学,你以为是什么地方……”

  “这种人就不该让他进来,他只会恶心人……”

  “对!让他滚出去,太恶心了……”

  师生们纷纷叫嚷了起来,连校外人士都加入了痛骂行列,只看有的人义愤填膺,有的人色厉内荏,还有的人怯懦沉默,众生相,不尽相同。

  “大家冷静一下,你们可以不相信赵官仁的话,甚至觉得他危言耸听……”

  张新月上前大声说道:“可你们应该不会忘记,有人偷偷把枪#送给了李云腾吧,他想把事情搞大、搞乱,这个阴险的小人就在你们之中,他跟藏对讲机的是同一个人,甚至是同一伙人!”

  “滚出去!这里不欢迎你们……”

  几名老师带头站起来吼叫,学生们一下就来了勇气,书本和纸团全都往讲台上砸来,叫嚣最凶的则是左侧的外校人士,他们显然组成了一个团队,在背头男的怂恿下拍桌子砸板凳。

  “邦”一颗子弹猛然打在了天花板上,吓的女生们一阵惊叫,嘈杂的电教室瞬间就安静了下去,不少女人都吓的往后直缩,只有陈眼镜举着手臂大喊道:“我们不怕你,打死一个我,还有千千万万个我,我们呃……”

  “……”

  全场人都尴尬的低着头,没有一个敢跟他同生共死,赵官仁拔出的可不是一把枪,连周淼都把手枪#拔了出来,愤怒的从头上拿下一团湿巾纸,用力朝一名女生砸了回去。

  “叫的最凶的那几个,我记住你们了……”

  赵官仁用枪#挨个点着一帮人,冷笑道:“不要说这里是什么校园,这里可全都是成年人,谁都不比谁干净,最好不要逼我点你们的名字,比方说那位睡自己学生的老师,我说出来你可就没脸做人了!”

  “……”

  整间教室瞬间变得鸦雀无声了,大部分人的表情都极为精彩,老师们都在努力营造“身正不怕影子斜”的态度,学生们则左顾右盼,仿佛课堂上一样交头接耳的议论。

  “好了!我相信赵官仁不会害我们,否则他出去时就不会那么拼命……”

  曲妖精走上讲台大声说道:“我恳请那位藏起对讲机的人,主动站出来承认错误,我们保证既往不咎,这里都是无辜的学生,你就算有天大的冤屈,也不应该把气撒在他们头上!”

  “是啊!要是错过了救援时间,对你有什么好处啊……”

  师生们基本都看向了一帮校外人士,也有人在偷偷观察自己的同学,但十五个外人通通表示自己是无辜的,七嘴八舌的解释了十几分钟也没人自首,学生们脸上也看不出什么异样。

  周淼忽然冷笑道:“严老师!我看这个阴险小人又是你的追求者吧,你干脆把你的追求者都指出来,我们挨个排查可就简单多了!”

  严谨面无表情的说道:“周女士!我承认这里有几名我的追求者,可你有什么证据说是他们干的,我要是把他们给指出来了,造成了误会怎么办?”

  周淼针锋相对的说道:“误会?这里就你们的嫌疑最大,不然谁会害我们家官人,我看睡自己学生的人就是你吧,否则李云腾为什么要为你拼命,师生恋好刺#激哦!”

  “李云腾跟严老师表白过……”

  不知是谁在后面嘟囔了一声,李云腾的脸马上就红了,站起来惊怒道:“我承认我喜欢严老师,可她还没有答应我,我也不是一个疯子,我妈还在这,我为什么要害这么多人?”

  “云腾!不要激动……”

  严谨面不改色的说道:“有脑子的人都知道不是你干的,况且男孩子喜欢女性不是很正常么,不要把这当做一件羞耻的事情,老师也是女性,我每年都会被很多男生表白,只是缘分还没到而已!”

  “就是!听到没有……”

  李云腾的老娘急忙拉他坐下,夹枪#带棒的说道:“人家过的桥比你走的路还多,什么样的男人没见过啊,瞎淌什么浑水啊你!”

  “行了!这样问下去也是没用的……”

  曲妖精无奈的说道:“不管这人究竟是谁,我都希望你不要再执迷不悟了,陈老师你带人在楼上封窗,李云腾你们几个跟我去楼上,看看能不能把对讲机翻出来!”

  “自己不出来是吧,那我可就悬赏了……”

  赵官仁忽然提高声音道:“我在外面等着大家来举报,哪怕只是提供重要的线索,我都会让他每天吃饱喝足,直到救援到来为止,而且我的饭可不是抠抠搜搜的饼干,老子会让你们吃火锅、啃牛排!”

  “咕嘟”不少人都用力吞了口吐沫,刚刚弄回来的食物都不够人手一份,每个人都饿的肚皮咕咕叫,而且大伙也不怀疑他的能力,赵官仁既然能从外面跑进来,弄点吃的肯定不是问题。

  “我等你们的好消息啊……”

  赵官仁笑眯眯的带着空姐们走了,曲妖精倒是挺关心他,叫上了一名附属医院的女医生,在办公室里给他跟张新月输液,挂的自然都是能“回血”的血浆等药品。

  曲妖精带着人上楼去找对讲机了,他传媒大学的老婆可能还活着,他比谁都想找到对讲机,而陈眼镜傻缺是傻缺了一点,干活倒是非常有一套,带着男人们拆了桌椅板凳,开始用木板加固门窗。

  “官人!我觉得就是严谨在背后搞鬼……”

  两人挂完水之后,周淼关上办公室的门说道:“她刚刚太镇定了,一点都不关心对讲机的事,她绝对是想报复你,揍她一顿她就老实了!”

  “我觉得不是她……”

  张新月坐在沙发上说道:“通过聊天我发现,严谨是个素质很高的人,她说并没有恨过仁哥,因为他们夫妻感情本身就不好,让仁哥这么一闹反而解脱了,况且名声臭掉的不是她,而是仁哥!”

  “张新月!你迟早会被你的自以为是给害死……”

  赵官仁讥诮道:“那娘们就是个虚伪的绿茶婊,不然我会那么欺负她吗,你也不动脑子想想!”

  张新月羞愤的踢了他一脚,质问道:“不跟你睡觉就是绿茶婊,那我要是也不让你睡的话,我也成绿茶婊了吧!”

  “那你铁定是超级绿茶婊啊,让摸让亲不让上,不是绿茶婊是什么……”

  赵官仁一脸无辜的看着她,气的张新月差点暴走跟他玩命,最后愣是在他肩头恶狠狠地咬了一口才解气。

  挂完水后赵官仁起身说道:“你们俩回去休息吧,我到楼上再去看看,要是有机会我就去食堂弄点吃的回来,眼下还是吃饱最重要啊!”

  赵官仁说完便迅速走了出去,连一句话的时间都没留给她们,周淼则狐疑的说道:“跑的这么快,不会又去跟哪个骚货约炮了吧,要不咱俩跟上去瞧瞧,怎么样?”

  “你真当他不要命啦,失了那么多血还约炮……”

  张新月笑着拉起她去了值班房,两女简单的清理了一番,便双双躺在了单人床上,瞎聊了一通之后张新月就坚持不了,抱着周淼沉沉的睡了过去。

  “死渣男跑哪去了,腿软了还出去浪……”

  周淼竖着耳朵倾听外面的动静,可等了半天也不见赵官仁回来,她有些担忧的拿起枪#下了床,但刚到门口就听到了一声尖叫,还有人在楼上大叫道:“杀人啦!赵官仁杀人啦!”

  “怎么回事?”

  张新月猛地从床上跳了下来,等她俩双双跑出门外一看,师生们也怒不可遏的冲了出来,竟然指着她俩怒吼道:“抓住她们,她们是杀人犯的同伙!”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