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差一步苟到最后

0385尸杀古堡

差一步苟到最后 十阶浮屠 6038 2020-11-17 17:22

  “轰”闪电不断在夜空中划过,这是个非常适合作妖的雨夜,可打死赵官仁都没有想到,他调戏的妹子居然是自己老娘,不!应该说跟他妈长的一模一样。

  “妈!”

  赵官仁的眼珠子猛然往前一突,下意识喊了对方一声,不过他马上就反应过来了。

  这当然不可能是他妈,两人的身材不一样不说,沙小红也不可能从国外瞬移回国,更何况这娘们没有魂魄,只有一团黑气凝聚在颅内,看上去比剥皮女更凶悍。

  “姐姐!我错了,我再也不敢拍你屁~股了,你就饶我一命吧……”

  赵官仁哭丧一般的往后退去,他不知道遇上个什么玩意,以前碰上的无相女倒是可以变幻成任何人,但眼前这东西怎么看都不像亡族。

  “呵呵”旗袍女又掩嘴娇笑了一声,扭着柔若无骨的腰肢朝他走来,可就在她迈开脚步的一瞬间,好似知道被赵官仁看穿了一样。

  沙小红的五官突然消失不见,变成了一张只有小嘴的白板脸,赵官仁终于确定这东西跟无相女一样,只是比无相女更高级,竟然可以变成他的亲人,而不是高千龙的老娘。

  “不要杀我啊……”

  赵官仁故意大叫着冲进了葡萄林,阴暗的葡萄林一样鬼气森森,可就算是女澡堂子他今天也得冲,他自然有一击毙命的大招,只是用在无脸女身上实在太浪费了。

  “唰”赵官仁猛地从腰后拔出了一根电棍,电棍足有他的小臂长,拧开后半截反过来装上,便成了一把锋利的刺刀,这是他逛了很多夜市才买到的武器。

  “嗯?”

  赵官仁跑着跑着突然懵逼了,明明在身后的城堡居然出现在了前方,等他下意识回头一看,差点又把尿给吓出来。

  “尼玛!”

  无脸女竟然举着红伞站在他身后,如同附骨之疽一般的跟着他,距离他只有几步之遥,他甚至可以看清对方身上的泥土,以及一股恶心的尸臭味。

  这娘们明显刚从坟堆里爬出来,可他居然脑残到去拍人家的屁~股,人家不跟着他才叫活见鬼了,这简直就是老寿星娶小寡妇――作了一手好死!

  “不要跟着我,不然弄死你……”

  赵官仁终于露出了一脸的凶相,谁知道无脸女就跟个花痴一样,咯咯一声娇笑之后,居然缓缓解开了旗袍的布扣,露出了一片白皙的皮肤。

  “听不懂人话是吧,不是那种弄死,是杀死……”

  赵官仁差点让她气的吐血,可无脸女又解开了一颗布扣,好像无声的在对他说,你摸了我就得对我负责一样。

  “滚蛋!老子可是正经人,对女尸没兴趣……”

  赵官仁心虚的大骂了一声,连忙转身往葡萄林深处跑去,但宽广的葡萄林就好像无边无际一般,不论他怎么跑都看不到尽头,他知道自己中了幻术,可无脸女也不见了。

  “噗通”赵官仁突然摔了个狗吃屎,眼冒金星的趴在了泥水当中,可等他抬起头来又吓的肝胆俱裂。

  阴森森的城堡就矗立在他面前,并且从地上的泥脚印来看,他居然一直在停车场上打转,根本就不曾进入过葡萄林。

  “惨了!哔了哈士奇了,好厉害的幻术……”

  赵官仁赶紧拄着电棍起身,一看无脸女正从庄园门外走来,身上的旗袍也不曾解开过,他只好硬着头皮冲向了古堡。

  宾客们已经全部上楼去了,大厅里连个鬼影都没有,只有四楼的宴会厅不断传来音乐声,他几乎是手脚并用的往楼上爬去,谁知刚跑上三楼就跟人撞了个满怀。

  “啊……”

  历翎惊呼着摔倒在地,她已经换上了一件华贵的白晚礼,手里拿的红酒泼了她一身都是,她立即坐起来怒骂道:“高千龙!你没完没了是吧,信不信我叫人打断你的狗腿?”

  “历总!你没事吧……”

  一位小领导愤怒的冲了过来,护花使者一样护住了历翎,可尚未来得及表现一下,历翎的泼辣脸色却猛然一僵,急退两步指向他身后,竟然张着嘴浑身猛烈颤抖。

  “怎么了?”

  小领导下意识的一回头,赫然发现身后贴着个没脸的女人,站在楼梯上举着把红纸伞,嘴角挂着浅浅的微笑。

  “啊!!!”

  两人几乎同时尖叫了起来,可小领导的尖叫声却戛然而止,无脸女竟然一把掐住了他的脖子,毫不费力的把他举到半空中了,“咯咯咯……”

  小领导发出了杀鸡一般的咯咯声,双腿无力的在空中乱踢乱蹬,无脸女露出了标志性的媚笑,竟然将对方拉进了怀中,好似情人一般吻在了他的嘴上,让赵官仁头皮一麻。

  “唔”小领导十分痛苦的挣扎了起来,皮肤也迅速干瘪老化,乌黑的头发更是变得花白一片,简直就像被十个老娘们给榨干了一样。

  “救命啊!有鬼啊……”

  历翎发出了一声惨绝人寰的尖叫,一看赵官仁正连滚带爬的往楼上跑,她也夹紧膀胱往楼上冲去,生怕一不小心吓出尿来。

  “不要跟着我!”

  赵官仁气喘吁吁的大喊了一声,高千龙的身躯实在是不争气,剧烈运动了一会连心脏都快爆了,但他没想到历翎也吓成这鸟样,恐怕她也被蒙在了鼓里。

  “救救我!”

  历翎跌跌撞撞的追上了他,下意识抓住了他的裤腰带,谁知道脚下突然一滑,居然拽着他从楼上滚了下来,双双摔趴在地扭成了一团。

  “撒手啊!别拽我……”

  赵官仁急赤白脸大的推着她,可历翎已经慌的不成样子,他越推历翎就缠的越紧,好似八爪鱼一样拼命纠缠着他。

  “噗通”小领导干瘪的尸身被扔在了地上,无脸女用猩红的舌头舔了舔嘴,可再扭头看去时,历翎正躺在地上被人拽着头发,“嗖”的一下拖进了转弯处,甩掉一只高跟鞋在地上打转。

  “嘘”赵官仁蹲在地上紧紧捂着历翎的嘴,口罩已经被他重新戴上了,历翎死死抓着他的手臂拼命哆嗦,可突然就听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原来是楼上有人正在往下跑。

  “鬼啊!”

  不知是谁忽然惊叫了一声,赵官仁连忙探头一看,居然是四个黑衣保镖冲了下来,可一看到无脸女魂都吓飞了,立马慌不择路的四散逃窜。

  “呵呵”无脸女松开了手中的红纸伞,纸伞竟然悬浮在她头上,一路跟着她移动,但赵官仁也顾不上多看了,突然跳起来一脚踹出,将一名刚跑过来的保镖狠狠踹翻在地。

  “跑!”

  赵官仁拽起历翎转身就跑,后方的惨叫声立刻此起彼伏的响起,两人都顾不上回头看一眼,使出吃奶的力气转弯冲刺,一口气跑进消防通道,直接冲上了五楼。

  “说!高洁和白明珠在哪……”

  赵官仁猛地将历翎按在了墙上,用电棍的尖刺凶狠地指着她。

  “哥!我跟他们不是一伙的……”

  历翎靠在墙上都站不稳了,带着哭腔说道:“白、白明珠被我老板带走了,我不知道她在哪,高洁在四楼的宴会厅,新郎和新娘已经过来了,潘总也在婚礼现场,你去问他吧,我是无辜的!”

  “呸”赵官仁揪住她头发怒道:“你~他~妈还有脸说无辜,你知道潘次郎他们在搞什么吗,这里被他们搞的到处都是僵尸,方雅已经被她诈尸的公公给吃了,下一个就轮到你了!”

  “我真的不知道哇,我就是个跑腿的……”

  历翎哭着说道:“天正大~师说能让潘老爷起死回生,还能帮他们父子俩延长寿命,但是得找到条件符合的处女,他们就盯上了新娘子和你女儿,抓白明珠是为了泄愤,没说有什么僵尸啊!”

  “蠢货!等死吧……”

  赵官仁抽了她一个嘴巴就走,迅速跑进四楼的走廊当中,一看无脸女还没有追上来,他赶紧跑到了宴会厅门口,急吼吼的撞开大门冲了进去。

  “哈哈哈……”

  嘈杂的笑闹声扑面而来,几十桌宾客全都在唱唱跳跳,服务员们也一起拍着手,甚至连新娘和新郎都在台上翩翩起舞,简直和谐到了诡异的程度。

  “高…高医生……”

  忽然!

  一个女人摇摇晃晃的走了过来,居然是新娘子的母亲,可她不但披头散发好似女鬼一般,还如同喝醉了一样,哆哆嗦嗦的问道:“人、人要是没有了心,还能活……活吗?”

  “你……”

  赵官仁的脸色一变,对方胸口竟然有个血淋淋的大洞,整颗心脏都被人给挖走了,血液流了她一胸口都是,而且血肉正在迅速的变黑。

  “糟了!”

  赵官仁这才惊觉大事不好,宴会厅里正萦绕着一股诡异的黑气,在宾客们的鼻腔里钻来钻去,大家表情也全都是疯疯傻傻,完全没有了正常意识。

  “有僵尸啊!快跑啊……”

  历翎屁滚尿流的跑了进来,妇人正好一头倒在她面前,胸口还“噗噗”的往外喷了几条血柱,整个人就像触电般扭曲了起来。

  “唔”历翎浑身一抖就想叫,赵官仁一把捂住了她的嘴,慌忙将她拖到了门后,震耳欲聋的音乐以及混乱的人群,成了他们俩最好的掩护,但他却凝重道:“不要叫,前面还有!”

  “……”

  历翎雷劈一般瞪圆了双眼,一位伴娘正蹲在桌子上,手里握着两颗尚在跳动的心脏,呱唧呱唧的吃个不停,可她就像一条黄鼠狼似的,屁~股里正源源不断的喷着黑气。

  “脱掉胸罩捂住口鼻,这娘们的屁有毒……”

  赵官仁急忙低语了一句,小伴娘正是剥皮女,撕开的女人面皮就耷拉在它肩膀上,露出了一颗黑乎乎的干尸头颅,但他还看到了一张熟悉的人皮,同样趴在地上吃的不亦乐乎。

  ‘田玉平!’

  赵官仁的双眼微眯,新娘子的父亲已经成了剥皮鬼,只是他没看到潘次郎和天正大~师,不知道跑到什么地方去了,但高洁却在舞台上浪的不行。

  ‘靠!这个小闷骚……’

  赵官仁突然急的暗骂了一声,高洁跟伴娘团正在台上伴舞,可她比人家新娘子还要浪,疯疯傻傻的到处抛飞吻不说,眼看着就要把裙子脱掉,让众人一饱眼福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