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差一步苟到最后

0049赤月妖刀

差一步苟到最后 十阶浮屠 5118 2020-11-17 17:22

  没有熟悉的鸟鸣,更没有喧嚣的鸣笛,赵官仁在一片昏暗中苏醒了过来,睁眼就看到了一张美丽的面容,呼吸正均匀的喷洒在他脸上,恢复了血色的脸颊白里透红,嫣红的嘴唇更是惹人爱怜。

  “唔”张新月忽然闷哼了一声,满脸无辜的睁开了双眼,可贝齿已然让人撬开,她羞愤的捶着身上的臭流氓,但锤砸很快就变成了搂抱,情不自禁的闭上双眼,倾力迎合。

  “你烦死啦……”

  没过一会张新月就不答应了,在昏暗中嗔怪的埋怨道:“你就不会好好的接吻吗,为什么每次都要动手动脚,摸那几下就能快活上天吗,真是一点都不知道浪漫!”

  “人有三急嘛,我自己也控制不住啊……”

  “这跟三急有什么关系……”

  “性急啊……”

  赵官仁恬不知耻的嘿嘿一笑,将小白兔压在身下可劲的蹂躏,小白兔逐渐失去了防守能力,无力的求饶也变成了含糊不清的喘息。

  “哎哟我的妈呀!不堪入目啊……”

  后车门忽然让人给拉开了,张新月下意识惊呼了一声,慌忙将身上的赵官仁一把推开,满脸通红的缩到旁边拉衣服系扣子。

  “你……”

  赵官仁满头恼火的捶了拳车身,指着周淼郁闷道:“水多多!有你这么不开眼的吗,你要想一起加入就直说,我现在就成全你!”

  “切怎么着?人家大姨妈护体,你还想闯红灯啊……”

  周淼拎着两个塑料袋钻了进来,倒出一大堆食物说道:“行啦!锅里的肉,兜里的钱,月月都让你上一垒了,你还怕她跑了呀,赶紧吃点东西补血吧,睡了十多个小时了都!”

  “什么?这么久啦……”

  两人全都给吓了一跳,一看手表果然是第二天凌晨了,只是外面活在黑罩之下根本分不清白天黑夜。

  “可不!幸好本姑娘机灵,睡了一会就爬起来堵门缝,不然楼上的烟非呛死咱们不可……”

  周淼关上车门说道:“有两个好消息带给你们,鹰身人全撤了,灯塔巨人也没发现咱们,官人果然没有说错,灯塔巨人只是热量探测,咱们躲在大火之下就没事了!”

  “月月!快吃,你可得多补点血……”

  赵官仁赶紧打开一罐八宝粥递给她,张新月昨天可是下面流着血,上面吸着血,双失血之下几乎晕厥,尽管一觉睡了十多个小时恢复的不错,可气色还是不如之前的好。

  赵官仁也撕开一袋牛肉大快朵颐,等他俩全都吃的差不多了,周淼便拿起血刀说道:“这刀我刚刚用了一下,的确有被吸血的感觉,可手掌却没有刺破,真的很邪门!”

  “对!的确很邪门……”

  张新月很秀气的擦了擦小嘴,说道:“威力越大被吸的血越多,如果全力出刀的话,我恐怕两三刀就会晕倒,甚至会因为失血过多而死亡,所以这刀千万得慎用!”

  周淼抬起刀问道:“你们注意到这上面的字了吗?”

  “有字吗?”

  赵官仁赶紧擦擦手把血刀给拿了起来,血刀通体呈暗红色,半掌多宽,略有弧度,很常见的雁翎刀款式。

  刀把上裹着有细鳞的红皮,没有血槽,可刀身就像被血液给浸透了一般,总有种血液在刀身内流淌的感觉,而两面都刻有一条骷髅巨龙,刀把上方还有两个龙飞凤舞的小字。

  “这什么字啊,怎么看着像小篆……”

  张新月靠过来一脸的疑惑,文盲加流氓的赵官仁就更加懵逼了。

  可看似没文化的周淼居然点头道:“没错!的确是小篆,这两个字写的是赤月,而女护卫的蓝刀上也有落款……沧澜!”

  赵官仁惊愕道:“赤月、沧澜?你没开玩笑吧,这可是尸兵的武器啊,怎么会有古代的文字?”

  “瞧不起人啊!我爸可是书法协会的主席,我从小就跟着他练书法,小篆算什么呀……”

  周淼白了他一眼又说道:“可尸兵的刀上居然出现了秦代的小篆,说明它们跟我们拥有相同的文化,说不定那些僵尸都是些古人,说的话很可能就是秦代的雅言!”

  “不可能!首先盔甲的样式就不一样,其次材质非铁非铜,那重量也就黄金能比得上……”

  赵官仁摆手说道:“不管它们是什么来路,咱们跟人家攀亲戚都没用,更何况它们各顶个的邪门,一出手不是火球就是隔空杀人,怎么可能是古代人,还是想想怎么逃出去吧!”

  “月月!你这护腕不能戴了……”

  周淼忽然指着张新月的护腕,担忧道:“之前有荧光粉渗进来,我还以为车里有尸体,结果它们竟然钻进了你的护腕,而且王瑞峰说的没错,小绿点的确是片状的,里面……有人脸!”

  “人脸?”

  张新月吓的脸都白了,慌忙去摘腕上的龙鳞护腕,谁知道不管怎么使劲都摘下不来,连皮都抠破了也不曾有一丝松动。

  “我来试试……”

  赵官仁找了把平口钥匙往护腕里塞,结果张新月却疼的一声惨叫,他马上就惊声说道:“月月!这……这护腕跟你的皮肤粘在一起了,抠都抠不进去,你有没有什么异常的感觉?”

  张新月惶恐的摇头道:“这倒是没有,淼淼不提我都忘记它的存在了,感觉它就像我自己的皮肤一样……”

  “又来了!”

  周淼突然指着门缝惊呼了一声,只看三个小绿点从门缝中钻了进来,几乎跟小黄豆差不多大,但仔细一看的确是片状,好似萤火虫一般飘飘荡荡。

  “真有人脸……”

  赵官仁震惊的瞪大了双眼,绿片中有三张扭曲的人脸,并且全都是恐怖的死人脸,仿佛是生前最后一秒的遗照,而且三张人脸都属于不同的人,看发型应该都是现代人。

  “你别让它们过来呀……”

  张新月吓的挤到了箱子中间,赵官仁急忙挥手驱赶,谁知道小绿片全都非常灵活,即使让他一把抓住了,还是能从指缝里钻出来,跟着便“嗖嗖”的飞进护腕中不见。

  赵官仁紧张的问道:“月月!你怎么样,不疼吧?”

  “我知道这是什么了……”

  张新月猛地坐了起来,颤声说道:“这……这些应该是灵魂碎片,人死后被打碎的灵魂,刚刚有三个人在我脑子里嚎叫,求我不要吞噬它们,然后……然后就变成了护腕的能量!”

  周淼诧异道:“可它们是自己飞进来的呀,为什么还要求放过?”

  “不!它们是被护腕吸进来的,它们抗拒不了……”

  张新月面无人色的说道:“我觉得骷髅塔就是个破碎机,它把灵魂吸进去后全部打碎,然后再喷出来复活尸体,但这些灵魂是不完整的,一具身体还塞了好几个碎片,所以活尸才会变得嗜血狂躁!”

  “照你这么说的话,骷髅塔可不止是个破碎机,它应该是个加工厂……”

  赵官仁凝重道:“这些灵魂碎片肯定加了料,否则不可能复活尸体,更不可能听它们的控制,而你这护腕因为是顶级装备,所以会自动吸收能量!”

  “对!我刚才有一瞬间的感觉,护腕就跟手机一样,提醒我快没电了……”

  张新月说道:“护腕只剩四分之一的电量了,充电的速度还很慢,连吸三块碎片也没有百分之一,估计抵挡小火球对它的消耗很大,恐怕再用一两次它就彻底没电了!”

  “你没有充电器自然慢,估计在金衙内手里就不一样了……”

  赵官仁拉过她的手轻拍,说道:“既戴之则安之,至少它是在保护你,赤月妖刀也救了咱们的命,不管怎么说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接下来咱们洗刷一下,准备出发去郡主山!”

  “我给你弄了身新衣服在外面,你赶紧去洗个澡吧……”

  周淼拽着他的衣服嫌弃道:“你这身上都臭的能爬蛆了,月月居然还跟你亲的那么起劲,换成我早一口吐你嘴里了!”

  “哪有!我还没睡醒呢,他就耍流氓……”

  张新月羞愤欲死的开门跳了出去,周淼则跟赵官仁对视了一眼,两人眼中都有股奇怪的光芒在闪动,但两人终究什么都没有说,陆续下车,默默分开。

  “我去!真臭……”

  赵官仁也觉得自己实在太臭了,赶紧跑到门口左右看了看,见周围只有零散的傻活尸在徘徊,便抱了一罐桶装水进卫生间,从头到脚的开始清洗。

  “靠!”

  赵官仁猛地往后一蹦,惊疑不定的捂住了下身,这才刚洗到一半而已,一名白衣姑娘不知何时出现在了窗外,正歪着头冲他甜甜的微笑。

  “楚倩倩?你……你又换造型啦……”

  赵官仁匪夷所思的打量着对方,可楚倩倩好像不会对他这么笑,况且这姑娘着实笑的有点傻,但让他万万没想到,对方忽然冲他招了招手,跟着便魅惑的脱起了衣服……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