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差一步苟到最后

0122我渡个劫

差一步苟到最后 十阶浮屠 5946 2020-11-17 17:22

  “你为什么要把她们都赶走啊,人家也不容易……”

  李诗诗趴在新家的窗户上,望着楼下臭气熏天的脂粉巷,脂粉巷中姑娘们不是跑了就是被抓了,店门敞着都没人去关。

  新家则是个很简单的小公寓,一室一厅带厨房和卫生间,家具什么的都是一应俱全,李诗诗还买了很多生活用品,虽然面积有点小,但在人满为患的江东大堡能算豪宅了。

  “不赶走咱俩怎么睡觉,楼房都要给她们震塌了……”

  赵官仁端着水杯走到了窗户旁,说道:“你不要以为她们是活不下去了,十个小姐有九个都是好吃懒做,况且现在安全套稀缺,一个得病就能传染一大片,赶走她们也是为她们好!”

  “你的第二份大礼是什么……”

  李诗诗回头看着他,赵官仁抬头望着晴朗的夜空说道:“黑老魔说只要我敢假发誓,不论何时何地必将五雷轰顶,但我觉得它是在吓唬我,这大晴天的怎么可能有雷!”

  “那就别发誓了呗,万一是真的呢……”

  李诗诗松开裤子放出了大尾巴,可刚想作个妖就被赵官仁拉开了,望着天空大声说道:“我发誓!我这辈子最爱的女人就是李诗诗,以后只爱她一个人,不碰其她的姑娘,否则就让雷劈死我!”

  “……”

  李诗诗立马惊恐的望向了夜空,哪怕自己真是他最爱的女人,赵官仁这种大渣男也绝不会守身如玉,可等了一会也没见落雷。

  “切”赵官仁嘲讽道:“我就说它吓唬我的吧,要是发个誓就遭雷劈,那我还不成雷震子啦,我看它……”

  “轰轰轰……”

  忽然!

  一阵沉闷的雷声打断了他的话,两人被吓的齐齐一哆嗦,只看晴朗的夜空突然风云变幻,大片的黑云遮蔽了繁星,一条条闪电不停在云层中穿梭。

  “不好!你快躲起来……”

  赵官仁撒腿就往门外跑去,李诗诗更是猛地扑进了卫生间,可就听“咚”的一声巨响,一道闪电居然劈在了窗外的晾衣架上,生生炸碎了一整面窗户。

  “噗通”赵官仁吓的一头摔趴在地,连滚带爬的往走廊里逃窜,不过躲在楼道里等了好一会,第二道闪电也没再劈下来。

  “好端端的怎么有旱天雷啊……”

  邻居们全都惊疑不定的出来了,还有女的在说道:“肯定是哪个大渣男在发毒誓,雷都劈家里来了!”

  “……”

  赵官仁满是尴尬的站了起来,垂着脑袋迅速跑回了家中,一看满地都是碎玻璃,铁质的晾衣架都被劈的融化了。

  “哼”李诗诗从厕所里走了出来,居然被电的尾巴毛都竖起来了,幽怨的说道:“自己渣就别害人嘛,老天爷都看不下去了!”

  “尼玛!这真是专门来劈我的啊……”

  赵官仁惊魂不定的走到了窗边,漆黑的乌云已然消散,再次露出了晴朗的夜空,仿佛是专程打了个车过来,教他怎么做人之后又走了。

  李诗诗走过来说道:“估计你刚才发的誓不够毒,只落了一道雷,你要是敢说自己是东江彭于晏,肯定有十道雷劈死你!”

  “这是谎言吗,这是事实……”

  赵官仁转身打开了沙发床,将上面的碎玻璃都弄掉后,说道:“还好只是发誓才会遭雷劈,要是撒谎就落雷,我^干脆不活了,你快把玻璃给扫扫吧,再弄盆热水过来给我洗脚!”

  “我是你小姨子,还未成年,你当我佣人啊……”

  李诗诗气鼓鼓的叉起了小蛮腰,但赵官仁却脱掉了臭袜子,笑道:“你吃我的住我的,给我当佣人不是应该的嘛,对了!今晚你花了多少钱,买了那么一大堆东西,估计有好几千吧?”

  “一万二!”

  “多……多少?”

  赵官仁猛地直起了身体,脸部的肌肉都在发抖,可李诗诗却鄙视道:“不就是花你点小钱嘛,你养的可是女神,又不是女佣,我姐要是在这,她肯定会花的比我更凶,你就知足吧!”

  “打水!我上辈子欠了你们姐妹俩的,老子认栽了……”

  赵官仁软软的躺在了沙发中,谁知李诗诗居然自己洗起了澡,等的他都快要睡着了,小狐狸终于头发湿漉漉的走了出来,可大尾巴却吹的蓬松又雪白。

  ‘我去!’

  赵官仁眯开眼缝暗自心惊,小狐狸竟然只穿了件大t恤,两条大白腿又直又长,上半身也发育的特别好,一股青春洋溢的气息扑面而来,再加上那条极具诱惑力的大尾巴,简直能要了人的命。

  “姐夫!”

  小狐狸娇滴滴的趴到了沙发床上,用大尾巴撩着他的脸,媚笑道:“进房间跟我一起睡呗,沙发睡的多难受啊!”

  “小狐狸!我跟你说……”

  赵官仁闭起双眼,摸着她的毛尾巴说道:“去了战武堂一定要把尾巴收好,让人发现了也别慌,直接让他们来找我,还有你要学会开车,万一再出现骷髅塔就赶紧跑!”

  李诗诗吃惊道:“十七座骷髅塔不是都出现了吗,怎么还有骷髅塔啊?”

  “不带换地方的吗,有备无患总没错……”

  赵官仁单手将她抱进了怀里,说道:“你要好好学,虽然战武堂的人自己都没弄明白,但至少能教你把基础打牢,要是再出现骷髅塔的话,唯一能救你的只有自己,姐夫身上可不止十八条锁魂链,还有整个永夜军团的仇恨!”

  “姐夫!我一定好好学,将来保护你……”

  李诗诗很感动的红了眼眶,谁知话没落音大门就被敲响了,赵官仁即拿上环首刀走到了门边,可透过猫眼朝外一看,居然是几个老鸨带人找上门来了。

  “咚”赵官仁猛地拽开了防盗门,扯下环首刀上的布套,冷笑道:“怎么?刚刚屎没吃够,想再吃点新鲜的是吧?”

  “不不!大哥您误会了……”

  一位丰满的老鸨急忙摆手道:“大哥!咱们有眼不识泰山,没想到来了一位战武堂的大人物,您故意把咱们给赶走,应该是为了那个……渡劫对吧?”

  “渡劫?”

  赵官仁下意识回头看了一眼,突然想起刚刚遭雷劈的事了,便冷笑道:“有点见识嘛!我刚刚要是不把你们赶走,劫雷就轰掉你们的鸡窝了,但你们怎么知道我是战武堂的人?”

  “我有个小妹就住您家隔壁,看到您车上放着战武堂的通行证……”

  老鸨子小心的说道:“大哥!我们在这做生意,的确打扰到您清修了,但我们在六栋有套三居室,可以跟您这交换一下,水电费我们都包了,以后找技师也不收您钱!”

  “你觉得我们家需要技师吗……”

  李诗诗傲娇的拖着大尾巴走了过来,老鸨立刻讪笑道:“不好意思啊!打搅二位雅兴了,妹妹这姿色绝对是艳压全城呀,但住在这不符合二位身份,三居室的钥匙您就收着吧!”

  老鸨直接把钥匙塞给了李诗诗,赵官仁便爽快的说道:“行吧!我也不挡你们发财,你们进来帮我把东西搬过去,以后没事离六栋远一点,本副堂主最近修为暴涨,说不准过两天又要渡个劫!”

  “唉呀原来您是副堂主大人呀,我们真是有眼不识泰山啊……”

  一群姑娘全都震惊的看着他,诚惶诚恐的跑进来帮他们搬家,但赵官仁却悄悄拉住了老鸨,指着一个清秀朴素的小少妇,疑惑道:“这是我家邻居吧,是不是刚下海?”

  老鸨竖起大拇指说道:“哥!您真是老江湖,例假刚走准备明天下海,您要有兴趣就给一块钱,帮她开个张!”

  “呵呵我就关心一下邻居,不干那种事……”

  赵官仁下意识抓了抓^胸口,等东西搬的差不多了之后,他们便在老鸨的带领下往六栋走去,三居室的房子可比小公寓强多了,不高不矮的三楼也挺合适。

  “好了!咱俩一人一间房,谁也不要骚扰谁……”

  赵官仁关上防盗门后,拍拍李诗诗的脑袋便钻进了卫生间,下意识推开窗户朝楼下看去。

  一群女人正叽叽喳喳的往外走,可小少妇好像听说了什么,很敏感的回头朝他看来,甜甜一笑之后,轻轻冲他招了招手。

  “接着!”

  赵官仁拿起一瓶未拆封的香水,直接扔到了楼下的草地上,小少妇立即跑过去捡了起来,指了指身后的大眼睛姑娘,大眼睛也笑着做了个剪刀手,还轻轻夹了夹,挽住少妇笑嘻嘻的离开了。

  “不给钱就不犯法喽……”

  赵官仁关上窗户嘿嘿一笑,痛痛快快的洗了一把热水澡,可开门一看却傻了眼,小狐狸正坐在客厅翘着二郎腿,冷笑道:“(双杀)是吧,还拿本小姐的香水当订金,你知不知道那是限量版的?”

  赵官仁面不改色的说道:“瞎说!什么订金啊,我觉得那姑娘人不错,想劝她从良而已,你小小年纪,思想别这么肮脏!”

  “那你敢不敢发誓,发誓说不想去找她们……”

  小狐狸气势汹汹的站了起来,指着他鼻子骂道:“你什么人品我早在冷库见识过了,你脱裤子拉人家下海,穿裤子劝人家从良,人和鬼都是你,你今晚要敢出这个门,我就……我就给你戴绿帽子!”

  “切你戴的不算……”

  赵官仁没好气的走进了卧室,可刚钻进被窝没多久,李诗诗突然跑进来惊恐道:“姐夫!我好像看见楚倩倩了,从对面的楼顶上一下跳过去了,穿着一身大红色的衣服!”

  “怎么可能,楚倩倩早死的连渣都不剩了……”

  赵官仁赶忙爬起来去窗户查看,可看了半天也没见到什么红影,反倒是李诗诗钻进了他的被窝,可怜兮兮的说道:“我没骗你,楚倩倩就是我的噩梦,我跟你睡吧,反正我大姨妈来了!”

  “你……”

  赵官仁鼻子都让她给气歪了,愤恨的说道:“你们水家的娘们,真是一个比一个狠,老子遇上你们是倒了八辈子……”

  “啊……”

  忽然!

  一声凄厉的惨叫打断了他,他猛地推开窗户朝外看去,果真看到一条红影在楼宇间闪过,而他之前居住的公寓楼则炸了锅,到处都是人在大呼小叫,他骇然色变道:“糟了!血姬派人来找我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