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差一步苟到最后

0258人算不如天算

差一步苟到最后 十阶浮屠 4294 2020-11-17 17:22

  “赵官仁从来都没有闲着……”

   不死鸟的声音压得很低,赵官仁调大了音量才听他说道:“亡族已经在打好人牌了,消息很快就会传播出去,郑家本身就不想决战,郑十八说了也不算,他们恐怕会临阵退缩!”

   赵官仁一愣,惊疑道:“这是谁,不会是血姬本姬吧?”

   “什么?他故意放过了郑十八,郑十八对他的评价这么高吗……”

   不死鸟忽然惊讶了起来,说道:“对!如果他想自立为王的话,的确不该放过郑十八,但形势不容许他再混日子了,一旦开战,永夜必然会先拿他开刀,他需要自保的力量!”

   “难道是……”

   赵官仁下意识直起了身体。

   “新月!我知道你了解赵官仁,可现在他的想法已经不重要了……”

   不死鸟说道:“我们准备了这么长时间,你愿意半途而废吗,而且永夜都开始启用人类了,一张好人牌打的我们措手不及,再拖下去只会拖死我们,我们真的耗不起了!”

   “张新月!我怎么把她给忘了……”

   赵官仁缓缓靠在了椅子上,捂着耳机五味杂陈,原来不死鸟是张新月的代理人,而烽火大寨本就属于赤山堡境内,恐怕不死鸟早就在为她做事了。

   “要打就趁现在开始打,把郑家绑上我们的战车……”

   不死鸟狠声说道:“大部分人类目光短浅,有奶便是娘,一旦松懈下来什么都完了,趁着人类还在同仇敌忾,我们必须要果断的发动进攻,三天之内我必定会让他们打起来,你赶紧备战吧!”

   不死鸟说完便结束了通话,响起了开关门的声音。

   “你们究竟哪来的勇气……”

   赵官仁摘下耳机点了根香烟,其实他也想人类反攻亡族,只是不知道张新月哪来的底气,永夜玩起命来可是很恐怖的,要是干不掉永夜,杀多少亡族都是白搭。

   “打吧!打起来我帮你们添把火……”

   赵官仁叼着香烟回到了咖啡厅,整个烽火大寨的人跑了一大半,等了一下午也没富婆来找他快活,妹子们也全都在楼上闲的呼呼大睡。

   “老板!出大事了……”

   吕大头忽然推门猛冲了进来,急声说道:“亡魔两族派了将近二十万大军,进了西山全都没影子了,现在大家都说是你搞的鬼,烈火堂的人还拼命带节奏,让你出来给大家一个交代!”

   “噗” 赵官仁将一口咖啡全喷了出来,站起来震惊道:“什么鬼情况,西山里面有黑洞吗,二十万人进去都能吞掉,你去让他们找永夜、找血姬啊,我要有这本事第一个先吞了他俩!”

   “我的哥!王幺幺也进去啦……”

   吕大头跺着脚懊恼道:“我们本来离得远远的,结果地下突然钻出了几个尸兵,幺幺为了救我被拽进了洞里,紧跟着地洞就炸了,最后它们抓着幺幺出现在树林外,一起冲进林子里消失了!”

   “他妈的!谁干的……”

   赵官仁惊怒的拍了桌子,吕大头又哀声说道:“谁都不承认,尸兵全都穿着运动装,亡族非说是黑魔人冒充的尸兵,还跟鸟人打起来了,但这摆明是在逼你现身啊!”

   “老子知道是谁了,竟然敢跟老子耍阴招……”

   赵官仁拉过吕大头耳语了几句,跟着杀气腾腾的冲进了卧室,取出所有装备后直奔山下,然后开上了自己的越野车,不过二十多分钟便到了西山,远远就看到一大批人聚集在营地中。

   “嗡” 赵官仁一把撕下了无相面具,直接飞车冲 进了营地,背上刀剑气势汹汹的跳下了车,用灭魂刀指着人群大喝道:“不死鸟在哪,给老子滚出来!”

   “赵官仁!!!”

   人群“嗡”的一声炸了锅,不少人惶恐的躲进了帐篷里,小魔王们更是齐刷刷的让开道路,一起低下头研究杂草的品种。

   “赵爷?”

   不死鸟愕然又孤独的留在了最中间,疑惑道:“您怎么来了,在下正是烈火堂不死鸟,您找我有什么事吗?”

   “你胆子不小啊,敢抓老子的女人……”

   赵官仁拎着刀怒不可遏的冲了过去,两名刀手连忙上前阻挡,谁知赵官仁直接一刀横扫了过去,两名到手立马“噗通”一声倒地抽搐,竟然无声无息的被^干掉了。

   “我去!”

   人群又猛然散开了一大片,烈火堂的人连忙护着不死鸟后退,但不死鸟却惊怒的说道:“我什么时候抓了你的女人,反倒是你无缘无故杀我的人,你再牛也不能不讲理吧?”

   “好!你要讲理是吧……”

   赵官仁停下来瞪眼说道:“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谁的人,我好不容易让三族和平共处,你非挑拨三族决一死战,还栽赃说是我布的局,你要是个男人就痛痛快快的承认,不然我把你女人也扔进去!”

   “我女人?”

   不死鸟一愣,忽然看见两道身影极速冲来,等她们猛然冲进营地后,居然是一个手拎胡韵芝的十三钗,而其她十三钗也陆续射了过来,列阵站在了赵官仁的身后。

   “哥哥!”

   胡韵芝惊恐的叫喊了起来,但不死鸟却怒声说道:“赵官仁!有什么事你就冲我来,不要伤害我的女人,而且我再重复一遍,你的女人不是我抓的,我更没有栽赃你!”

   “死到临头你还嘴硬……”

   赵官仁走到了胡韵芝身边,一把揪起她的头发说道:“我不是来跟你讲道理的,你想让她活就带人进西山,去把我的女人给救出来,否则我现在就把她扔进去,一命换一命!”

   “你的女人出了事,凭什么让我进去救……”

   不死鸟推开几名手下,可刚想补话赵官仁就一挥手,小九立马拎着胡韵芝一个大跳,眨眼间就冲到了树林边,将她双手举过头顶准备扔进去,吓的胡韵芝哇哇大叫。

   “你作的孽你就得弥补,去还是不去……”

   赵官仁恶狠狠地瞪着不死鸟,但不死鸟还是说道:“你这样逼我也没用,我^干^的我会承认,不是我^干^的我抵死都不会认,而你伤害一个无辜的女人,只会给你留下个恶名罢了!”

   “哈” 赵官仁讥讽道:“张新月到底看上你哪点了,怂包?不要脸?还是为达目的不择手段?”

   “我不懂你在说什么,但说话是你的权利……”

   不死鸟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但赵官仁却说道:“永夜都说我无耻,但我看你比我更无耻,可你也别想蒙混过关,害我的女人必须得付出代价,给我把不死鸟扔进去,谁敢阻拦格杀勿论!”

   “是!”

   十三钗纷纷抽出了沧澜宝刀,烈火堂的人见势不妙,立马一哄而散,只剩十来个心腹慌张的守着不死鸟。

   “赵官仁!你非要逼我是吗……”

   不死鸟阴冷的瞪着赵官仁,可赵官仁却招手将小九叫了回来,轻拍着胡韵芝的脑袋说道:“我是看不起你,敢做不敢当,芝芝姐!你不要再叫他哥哥了,他根本不配!”

   “你……”

   胡韵芝猛地抬起了头来,惊骇欲绝的看着他,而赵官仁则笑道:“你还欠我包店的钱没 给呢,不过无所谓了,咖啡馆我送你了,但你最好离开这个男人,他一点担当都没有!”

   “他不是我男人,他是血……”

   胡韵芝下意识想要说什么,可话没说完又惊恐的垂下了头,但赵官仁却震惊的看向了不死鸟,急声问道:“芝芝姐!你别怕,快点说,他究竟是血什么,总不会是血姬吧?”

   “哼赵官仁!你真是根搅屎棍……”

   不死鸟的声音突然变了,阴里阴气的说道:“我幸幸苦苦布了这么久的局,你一棍子就给我捅烂了,我一早就该杀了你,留着你谁都没有好日子过,今天我再也不会让你跑了!”

   “血姬?你什么时候变性了……”

   赵官仁难以置信的倒退了两步,十三钗也惊得连连后退,只有小魔王们猛然举起了兵刃,全都是一副如临大敌的架势,人类们更是连滚带爬的吓跑了。

   “呜” 胡韵芝哭着说道:“血夫人杀了我师兄,一直冒充他的身份活动,她以为我不知道,其实我早就看见了,但我不敢告诉任何人,每天都生活在恐惧中,求求你帮我杀了她吧!”

   “你以为他是谁,他唬得了永夜,唬不了我……”

   不死鸟忽然猛地一撑双臂,全身的皮肤“噗嗤”一声就撕裂了,只看她的身体迅速变大,露出了只有血肉没有皮肤的红色身体,一对山羊角也猛地从她头顶生出。

   “干她!”

   兽人带头大吼了一声,十八位小魔王带着手下一拥而上,赵官仁也在同一时间出手了,猛地打出了永夜的绝学――吞龙诀。

   “咣” 一声爆响轰然在众人间炸开,赵官仁只看到几面魂盾同时闪现,整个人一下就被气浪掀飞了出去,重重摔趴在了山脚下的林子边。

   “啊……”

   一连串的惨叫同时响起,几十位小魔王全都被炸飞了,包括十三钗都摔的七零八落。

   “血姬!”

   赵官仁的双瞳一缩,营地中间出现了一个焦黑大坑,还有一道庞大的血红色身躯,在烟尘中缓缓站了起来,正是阔别已久的血姬本鸡。

   “我真是小看你了,你居然学会了永夜的吞龙诀……”

   血姬恶狠狠地转头看向了他,胸口居然让吞龙诀打的血肉模糊,但这点伤对她来说只是轻伤,距离弄死她还差点很远。

   “我还有更厉害的,你要不要尝尝……”

   赵官仁起身将刀插回了腰里,开始活动筋骨准备放大招了,谁知他却突然脸色巨变,指着天空惊呼道:“永夜!”

   “永你祖宗的夜!你休想再骗我……”

   血姬一蹬地面跃上了天空,可就在她挥起拳头的同时,只听“轰隆”一声闷响,一道绿色闪电猛然劈在了她头上,凶猛地把她从空中劈落,砸在地上摔了个狗吃屎。

   “贱^人!他这次没有骗你……”

   一道冒着黑烟的人影猛然出现在了空中,还有十八道身影“唰唰唰”的射了过来,居然是永夜带着十八魔王到齐了。

   “唉” 赵官仁叹了一口气,无奈的苦笑道:“血小鸡!我好不容易说次真话,你怎么就是不信呢,你们慢慢打吧,决出了胜负发个朋友圈通知我,我还有个炮局,先走一步了!”

   “你哪都别想去……”

   永夜跟血姬竟然异口同声的大喊了起来,血姬更是怒叫道:“永夜!我们先联手宰了他,再一决胜负!”

   “好!正合我意,一起上……”

   “你们还要不要脸啊,有种单挑……”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