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差一步苟到最后

0605单刀赴会

差一步苟到最后 十阶浮屠 6024 2020-11-17 17:22

   清晨!

  历经百年风霜的姑苏城外狼烟四起、烽火连天,乌泱泱的大军遍布旷野与山林之中,但江边的码头只来了十多艘战船,靠岸后只有一人一马下船,不急不慢的往姑苏城行去。

  “轰”阻挡在路中央的大军轰然让开,齐刷刷让出了一条逼仄的小路,小路两侧长枪*如林、刀光斧影,精锐士卒皆是重甲,无数道森冷的杀气犹如实质,仿佛能把骑马之人生生撕碎。

  “嚓”赵官仁轻描淡写的低头点了一根烟,他只是一身普通的黑色劲装,全身上下一样兵器都没带,但胯下的黑马跟他一样健壮,慢悠悠的从大军中穿过,如入无人之境一般。

  “赵云轩!你胆子可真大啊,居然敢一个人来……”

  袁老二骑着战马来到了阵前,一身金色的龙鳞甲,双肩各有一颗金色的龙头肩吞,如同御驾亲征的皇上一般威风,身后的亲兵更是打出了黄色龙旗,造反的心思已经昭然若揭。

  “没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我凭啥不敢来……”

  赵官仁缓缓骑到他面前,笑着掏出一根香烟扔了过去。

  “少他妈来这套……”

  袁老二一巴掌将香烟拍飞了,冷声道:“老子知道我弟不是你杀的,但是我爹、我哥还有我弟全都死了,如今我家死的就剩我一人,今日天王老子来了也休想挡我!”

  “我可没想挡你,叶家自己作死,我凭什么替他们擦屁*股……”

  赵官仁吸着香烟说道:“我来这是为了找我兄弟,活要见人、死要见尸,还有冒充我的不动明王,老子怎么也得让他付出代价,你尽管去造你的反,我的人不会挡你!”

  袁老二眯眼问道:“你不灭毒了吗,叶家手里可还有两份尸毒?”

  “只剩一份了,顺国的那份我们已经找到……”

  赵官仁冷笑着说道:“最后一份已经不用找了,肯定在不动明王手上,我不知道那家伙究竟是什么人,但他绝对是叶家最后的底牌,干死他尸毒就没了,所以你尽管造反去吧!”

  “哼”袁老二冷哼道:“你凭什么说是叶家所为,现在嫌疑最大的人是你,所有人都怀疑你在兴风作浪,而且你远在金陵,为何对姑苏的事了如指掌,欧阳锦已经找到你复命了吧?”

  “如果我派欧阳锦兴风作浪,那晚她就不会放了你……”

  赵官仁说道:“叶子梅抓了欧阳锦的亲人,逼她将尸毒粉带回去,最后郑一剑当场毁了毒粉,欧阳锦只能带着锦衣卫离去,可她刚走不动明王就到了,不是叶家的人还能是谁?”

  “唰”一道黑光忽然从他腹中射出,卡蛋凭空出现在地上,黑色巨狼吓的众人一阵惊呼。

  “哮天犬?”

  袁老二牵起马后退了一截,皱眉说道:“你将这只哮天犬给了郑一剑,既然它又回到了你身旁,说明它那晚被不动明王打败了,所有事情都是它告诉你的,对吗?”

  “你说的没错,那晚本座一直在看着你们……”

  卡蛋开口说道:“不过本座私自下凡有违天条,只能偷偷动用百分之一的法力,所以我没能救下郑一剑,但那晚姑苏驿臣曹汝阳也在场,足以证明他们就是叶家的人!”

  “好!你怎么都是天上的神犬,我信你的话……”

  袁老二昂起头说道:“赵王爷!我可以用母亲大人的名义发誓,我会让人全力配合你灭毒,即使毒粉落到了我的手上,我也会送给你毁掉,说一说你两不相帮的条件吧!”

  “没有条件,只是觉得你打不过叶家……”

  赵官仁弹飞烟头说道:“你在军中的威望不足,不像你爹身经百战、一呼百应,你看似大军在握,实际上很多将领都在观望,你让他们跟着你去造反,我怕你连金陵城都看不到!”

  “谢谢你关心了……”

  袁老二不屑道:“我袁家的事不用你操心,只要你调开军队两不相帮,成也好、败也罢,全都由我一人承担,而且你一定有条件,不要再装腔作势了!”

  “你成我做驸马,你败我回顺国,要什么条件……”

  赵官仁笑着说道:“唯一的条件就是把明王找出来,一帮大活人不可能凭空消失,而且我得把防疫部队从关外调进来,万一尸毒爆发他们得治毒,可不能真的破罐子破摔!”

  “一言为定!”

  袁老二深深的凝视着他,赵官仁打马往回走去,说道:“我的护国卫队会调至江南道,全面构筑防疫工事,如果你真能攻破金陵城的话,禁军会亲自为你打开宫门,祝你好运!”

  ……

  一千龙骑兵已经全部过江,随行的还有两千名国卫军骑兵,浩浩荡荡的跟着赵官仁往事发地而去,袁老二也派了亲兵配合他们找人,海捕公文更是大量分发了出去。

  “局座!我咋觉得不大对劲呢……”

  一名战忽局主任跟赵官仁并骑,疑惑道:“袁家军已经开始搬运粮草了,最多十来天就能全部过江,但这屁*股后面的事就不管了吗,叶家在草原边上可是还有军队啊!”

  “交给草原人收拾了呗……”

  赵官仁笑着说道:“只要草原部落出手,袁老二再派一部分兵力夹击,叶家军就只能龟缩在城池中,边军也是远水不解近渴,到时候就是五十万大军,在对岸围攻十几万叶家军喽!”

  “万一草原不出手呢,岂不是菊花让人给爆了……”

  龙骑千户说道:“他们这一路得攻下两座大城,两座大城全都姓叶,肯定是非常难啃的硬骨头,哪怕袁家军攻无不克,攻到金陵城怎么也得三个月吧,到时候怕是连边军都来夹攻了!”

  “袁老二既然敢动手,肯定是跟部落谈好了,不过皇上敢杀袁老三,手里自然也有不为人知的底牌……”

  赵官仁说道:“我觉得那个不动明王,他是故意把我引到这里来,恐怕是想一次性解决袁家人,最后握着尸毒粉跟我谈判,我只能灰溜溜的滚回顺国,从此让他们一家独大!”

  “一次性?”

  几位将领全都惊愕道:“谁能一次性解决掉五十万大军,五十万头猪也得杀上个把月啊,更何况袁家世代从军,手下可是有不少名将的!”

  “猪得一头头的杀,但人可以一股脑的投降……”

  赵官仁摇头说道:“我也想知道他们有什么底牌,所以我就顺着他们的意来江北了,咱们先去事发地看一看,今晚就驻扎在天禹县了,记得派人去接应入关的兄弟们!”

  ……

  “小二这是铁了心要造反啦,你有什么打算……”

  金陵城一座依山傍水的宅院中,贾不假正跟红鸾在花园中对饮,红鸾喝了口酒才说道:“离开呗!反正我武功已经废了,也是时候放手了,如果天*要*灭亡咱赵家,咱也不能逆天而行不是!”

  “你看开了就好,江山轮流坐,没有永远的王朝……”

  贾不假替她又倒了杯酒,说道:“不要看小喇叭嘻嘻哈哈,他这回可是真动怒了,一堆送上门的媳妇都不要了,不把那个什么明王给揪出来,我看他是不会罢休的!”

  “老爷!赵王爷来了,还有秋部长……”

  一位婢女急匆匆的跑进了花园,贾不假放下酒杯惊讶道:“怎么刚走几天又突然回来了,下午还听人说他在江北乱蹿,怕是发现什么重大隐秘了吧,快请他们过来!”

  “是!”

  婢女又快步跑了出去,没一会就看赵官仁和秋宁来了,两人风尘仆仆的样子像是刚赶回来,并且全都穿着带兜帽的披风,一副见不得人的样子。

  “小喇叭!你们吃了没有,赶紧坐下来边吃边说……”

  贾不假和红鸾双双站起来招手,不过红鸾忽然一愣,打量着秋宁纳闷道:“小秋宁!你怎么突然瘦了一大圈,而且你脸上不是长了豆豆吗……不对!你不是秋宁!”

  “唰”贾不假猛地抓向了秋宁,谁知秋宁的反应极快,双腿一蹬就跳了出去,身为大宗师的贾不假居然抓了一个空。

  “砰”一团冰晶突然在贾不假胸口炸开,毫无防备的贾不假顿时被击飞,一下子撞到假山上,猛地喷出了一口老血,抬头才发现是赵官仁在阴笑,面前已经悬浮了十几根冰锥。

  “老贾!”

  红鸾惊怒的掀翻了桌子,可她的丹田早已被废,秋宁一个飞脚就把她给制服了,而贾不假又遭到了一连串的攻击,大量的冰锥仿佛无穷无尽,如同火炮般疯狂的轰击他。

  “老爷!发生什么事了……”

  下人们全都闻讯跑了出来,可几名黑衣人却悄无声息的出现,一口气将他们杀了个干净,花园中的假山更是突然爆碎,烟尘稍稍消散的之后,只看贾不假浑身是血的趴在碎石当中。

  “不、不动明王,你究竟是什么人……”

  贾不假颤巍巍的抬起了头,只看赵官仁冷笑着撕下了脸上的人皮,但被摁在地上的红鸾却惊呼道:“叶云辰!怎么会是你……原来你是诈死,你个狗*杂*种居然还活着!”

  “哼我要是狗*杂*种,你不就是母狗了……”

  叶云辰上前踩住了她的脸,狞笑道:“整整五十年了,朕从鬼门关爬回来找你了,当年你是怎么迫害的朕,朕就让你全家百倍偿还,今日就拿你这条老母狗先开刀!”

  “你怎么学会了请神术,强哥没有外传过……”

  红鸾难以置信的望着他,但叶云辰却讥诮道:“老母狗!你听好了,根本没有什么请神术,我苦心钻研了六十年才知道,全是赵子强师徒的骗局,他们诓骗了全天下!”

  “噗”叶云辰突然拔刀插*进了她的后背,红鸾惨叫一声被钉在了地上,贾不假更是发出了凄厉的大叫,拼尽全力朝红鸾爬了过来。

  “老公!我…爱你……”

  红鸾虚弱的朝他抬起了手,可就在两人双手即将相握的时候,叶良辰又猛地拔刀砍向了贾不假。

  “噗嗤”一蓬鲜血溅了他满身都是,贾不假的手也猛然垂了下来,距离红鸾只有半步之遥,红鸾则痛苦万分的流下了眼泪,凝视着贾不假的尸体,缓缓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贱婢!这就是你卖国偷汉的下场……”

  叶云辰狠狠踢了红鸾的尸体一脚,扔下刀说道:“天枢!揭下他们的脸皮,咱们去下一家,今晚朕要血洗袁家,杀光袁家所有的老狗和小狗!”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