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差一步苟到最后

0090背叛

差一步苟到最后 十阶浮屠 3406 2020-11-17 17:22

  “哈哈周大美女,怎么想起单独找我来了……”

   纪天齐坐在二层包房的沙发中,很放松的仰身靠着,双手十根指尖相对,在胸前做出了一个菱形手势,这种手势被称为“权力的钻石”,会给外人一种大权在握并且很放松的感觉。

   “纪总!咱们勉强算半个熟人吧……”

   周淼坐在他对面笑道:“您以前高高在上,我一个小空乘巴结您都来不及,但您的前大嫂正在勾引我老公,一进门就坐他怀里又亲又抱,我要不给她点颜色瞧瞧,她还以为我好欺负呢!”

   “呵呵愿闻其详……”

   纪天齐不置可否的看向了她身后,披头散发的张新月正站在旁边,脸上仍旧挂着晶莹的泪珠,不过张新月刚想说话他就收回了目光,笑容不减的点上了一根大雪茄。

   “我已经知道了,大水冲了龙王庙……”

   周淼说道:“贾玉纯想整死你大嫂,不过我老公肯定不舍得杀她,她最多再挨顿打,陪我老公睡上一夜也就没事了,但你大哥头上可就绿了,你这现任大嫂就真不想要了吗?”

   “周美人!我懂你的意思了……”

   纪天齐笑道:“你担心张新月跟你争宠,想让我出面把她要回来,但我跟你老公可是兄弟,早上闹出那么大的误会,赔他一个女人是应该的,不然她还能有什么作用呢?”

   “也对!你们纪家根本不在乎女人……”

   周淼点头笑道:“不过我是真心佩服你们哥俩,贾玉纯也是你的女人,现在又搭一个现任嫂子进去,你们哥俩连绿帽子都不在乎,我也无话可说了,这回是彻底服了!”

   纪天齐怒道:“你胡说什么,贾玉纯是我前大嫂,怎么能算我女人?”

   “这可不是我说的,我在门外亲耳听见的……”

   周淼好笑道:“贾玉纯说你小心眼,回去一定会检查她身子,今天只能跪式服务,下次再找机会出来满足他,还问我老公要了两颗手雷交差,不信你去问问她的保镖,她们在门外也听见了!”

   张新月震惊道:“纪天齐!你不会早就跟贾玉纯好上了吧,难怪你哥突然跟她分居,还说她在外面有人了,不会连孩子都是你的吧,她可是你大嫂啊!”

   “放屁!”

   纪天齐失态的叫嚷道:“孩子怎么可能是我的,我跟她是离婚之后的事,她早就不是我大嫂了,周淼你到底想干什么,你要想挑拨离间的话,我劝你赶紧给我滚!”

   “纪总!你别激动嘛,贾玉纯一个离异妇女,谁睡不是睡呢……”

   周淼轻笑着说道:“我找你可不是挑事来了,林蕊说你收买了严谨,那女人是我老公的姘头,我早看她不爽了,你要是能说出收买她的细节跟条件,我担保分你一半的物资!”

   “严谨?那个医学院的女教师吗……”

   纪天齐压下火气靠了回去,摇头说道:“大家既然是自己人,我没必要再隐瞒什么,想收买严谨的人是姜胖子,昨天他还让我跟他一块爽爽,估计他们俩是谈崩了,故意让林蕊嫁祸给我!”

   周淼惊疑道:“林蕊可是曲耀江的老婆,曲耀江不说你也知道吧,他是我老公的好兄弟,林蕊凭什么帮姜胖子陷害你?”

   “这个鬼地方,谁是谁的老婆,只有女人自己心里清楚……”

   纪天齐摊开手说道:“林蕊起初是唯一的医生,可后来让人给拆穿了,当时很多人要打她,她跑进我的办公室,只说了一句帮帮我,说完就开始脱衣服,然后我就帮了她!”

   周淼诧异道:“那她怎么又成姜胖子的人了?”

   “贾玉纯说她心机重,当晚就把她扔出去了……”

   纪天齐吸了口雪茄说道:“林蕊虽然长的不差,可毕竟不是年轻姑娘,她的存在感一直不强,我对她也没什么关注,但在你们来的那天,我看到她坐在邓彬的腿上,嘴对嘴喂酒给他喝!”

   周淼疑惑道:“邓彬是不是姜胖子的助手,那个瘦瘦高高的男人?”

   “对!邓彬是消防中队长,人家叫他邓火火,那帮消防员都听他的……”

   纪天齐漫不经心的说道:“林蕊有可能被邓火火利用了,但也有可能是恋奸~情热,真心在帮她奸夫做事,毕竟外人不懂我们的事,恐怕在她看来,姜胖子是稳操胜券吧!”

   纪天齐说完就站了起来,让周淼带了几句后给赵官仁之后,看也不看张新月就离开了,两个小空姐也快步出了包房,回到了看台的调音室内。

   “我就说吧,纪天齐一定跟他嫂子有奸~情……”

   周淼关上门笑道:“纪家兄弟以前关系多好啊,可纪天洪离婚之后,纪天齐就再也没出现过,还辞职去了外地,估计是被亲哥捉奸在床了,你还替贾不纯背了一口大黑锅!”

   “是啊!人人都以为我是小三,实际上在我介入前他们就分居了……”

   张新月黯然道:“曾有人暗示过我,纪天洪跟我订婚不过是为了个脸面,当时我还想不明白,原来他只是在给离婚找个理由,不想让外人知道,他被自己的亲弟弟给绿了!”

   “对啊!当时所有人都觉得有问题,纪天洪不可能娶你一个小空乘……”

   周淼挽住她说道:“说你心机婊真冤枉你了,你居然会把黑锅当真爱,总算知道死渣男的好了吧,他只会玩弄你的身体,不会玩弄你的感情,今晚好好犒劳犒劳他吧,他真为你付出了不少!”

   “其实做了心机婊才不会吃亏,不然我永远会被蒙在鼓里……”

   张新月抬起头红着眼眶说道:“我终于知道我对纪天洪的爱,为什么会动摇了,他对我不是真爱,我对他也不纯粹,本质上我跟赵官仁是一种人,所以他才会给我致命的吸引力!”

   “本来就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嘛……”

   周淼笑着说道:“不要哭啦,姐待会教你几招,对付那个死东西,他已经被我榨成软脚虾了,你只要记住他几个弱点,今晚就不会受欺负,否则你就哭着叫爸爸吧!”

   “……”

   张新月缓了一会后,面色复杂的说道:“淼淼!你就像变了个人一样,你变简单了,对他的爱也很简单!”

   “唉呀九块九包邮的老公,要什么自行车啊……”

   周淼开心的笑道:“我没爱过别人,只希望跟他简简单单、长长久久,反正我就喜欢看他在我身上累个半死,那是我唯一能征服他的时候,那种自豪感真的是爽翻了,给再多的钱我都不换……”

   周淼滔滔不绝的说着赵官仁,张新月由衷的替她感到高兴,可心里却轻声说道:‘淼淼!世道不允许我们这么简单,以后复杂的那份就交给我吧,你一直简单下去就好!’

   ……

   “守住走廊!不许任何人靠近……”

   姜胖子快步走进了二楼包房,只看一位肤白貌美的少妇独坐其中,面容清冷的品尝着一杯咖啡。

   “严老师!你可想死我啦……”

   姜胖子略带激动的走到对方身后,拦腰抱住她在脸上亲了一口。

   “姜处长……”

   严谨轻轻拿开了腰上的胖手,面无表情的递上了一张纸条,说道:“这是藏货的地点,赵官仁他们一小时后将会出发,等你拿到你想要的东西,兑现你的承诺之后,再说想我也不迟!”

   姜胖子淫笑道:“你放心!我还想一亲芳泽呢,绝对会让你满意!”

   “我再送你一条消息吧……”

   严谨起身说道:“贾玉纯和赵官仁密谈了很久,具体谈了什么不知道,反正贾玉纯出来的时候,两个膝盖又脏又红,跪在地上过!”

   姜胖子摆手道:“这不算消息,谁都知道纪天齐偷袭赵官仁失败,大嫂都让他给绑了,不得再派个前大嫂过去,让人家消消气嘛!”

   “换成是你被偷袭的话,一个贾玉纯就能让你消气吗……”

   严谨冷声说道:“我看到贾玉纯手上有块绿石头挂坠,跟赵官仁身上那块一模一样,两人出来的时候都很开心,显然是达成了什么交易!”

   “绿石挂坠?你确定他们俩的挂坠一样吗……”

   姜胖子的面色瞬间凝重了起来,严谨很笃定的点了点头,二话不说就推开门走了出去,而姜胖子则眯眼说道:“糟了!原来他们俩是一伙的,全都是吞拿天的代理人!”

   姜胖子说完立即跑回到了办公室,一推门仍有位美~少~妇在独自等着,见他来了同样放下了张纸条。

   少妇起身笑道:“大处长!已经按您的吩咐办好了,藏货的地址在这里,赵官仁一小时后出发,这次他必死无疑!”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