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差一步苟到最后

0307黑魂

差一步苟到最后 十阶浮屠 6079 2020-11-17 17:22

   “你确定没有阴阳眼吗,你以前见过鬼没有……”

  赵官仁将车开进了第二人民医院,灭了车灯停在一条小路上,远远就看王若依等人在停车场下了车,但他仍然没有看到什么宫子涵,王若依挽着的就是他之前看到的李瑞尔。

  “没、没了!宫子涵不见了……”

  大车灯趴在车门上惶恐的说道:“我刚刚看到的不像是鬼上身,而是宫子涵坐在小瑞身上,她俩重叠在了一起,一会是小瑞,一会是宫子涵,我觉得我一定是疯了!呜”“别怕!跟我下去看看……”

  赵官仁挎上斜挎包下了车,大车灯哆哆嗦嗦的跟了下来,挽住他说道:“依依他们肯定没报警,我们马上就要参加招警考试了,要是能直接破案的话,对我们以后有好处!”

  “记住!待会不管看到什么,千万不要尖叫……”

  赵官仁牵着她一路往前走去,谁知道王若依等人进了住院部后,很快就从大厅里出来了,五个人直奔医院的最深处,消失在一片小树林后。

  “怎么往后面去了,后面就是一栋废楼啊……”

  这地方勾起了赵官仁不少回忆,当初他带着两个小空姐翻进来,水多多崴了脚跟他躲在假山里,树林后面就是那座假山。

  “你好!请问干部病房是在前面吗……”

  赵官仁叫住了一名正在巡夜的保安,对方摇着手电筒说道:“干部病房早就搬了,进大门左转第二栋楼就是,前面那栋是干部病房的老楼,出了点事之后就改精神科了!”

  “出了什么事?有凶杀案吗……”

  赵官仁掏出香烟递给对方,但保安却说道:“可不能胡说,没有凶杀案,但那地方有点邪门,接连有两个人发疯跳楼,还有几个正常人也突然疯了,后来就干脆改成了精神科,反正都是疯子嘛!”

  “谢了啊!我们去看个病人……”

  赵官仁牵着大车灯绕了个小圈,来到了当初他躲藏的假山之中,前方是一栋五层高的破旧大楼,外墙上长满了青苔和爬山虎,除了大厅走廊里亮着灯,其它房间都是一片漆黑。

  “怎么看不到人啊,去哪了……”

  大车灯纳闷的伸着头张望,赵官仁掏出罗盘看了看,指针轻轻晃动着并没有反应,模棱两可的结果让他非常糟心。

  “应该是进去了,咱们也过去看看……”

  赵官仁带着她缓步往楼里走去,昏暗的走廊里有两盏日光灯在不停闪烁,好似鬼片一样阴冷又阴森。尽头处还有一扇半掩的铁皮大门,上面写着——精神科一病区。

  “咦?这里怎么也没人啊……”

  大车灯走到了值班房的窗外,里面亮着台灯却看不见人,但是有半截香烟正在烟灰缸里冒烟。

  “打个电话问问他们在哪……”

  赵官仁握着罗盘往前走去,轻轻拽开半掩的铁皮大门,伸头看了看后照样悄无声息,横向走廊两侧的房门也全都是关闭的。

  “哥!我们出去吧,我感觉要尿裤子了……”

  大车灯带着哭腔掏出了手机,哆哆嗦嗦的拨通了一个号码,可楼里并没有电话铃响起,但电话却“咔啦”一声接通了,紧跟着就是一阵嘈杂的哭喊声,男的女的都在又哭又叫。

  “发生什么事了,你们在哪呀……”

  大车灯震惊的大喊了起来,如此大的嗓门在楼里格外刺耳,但楼上楼下却没有一个人出现,明显是不对劲。

  “哥!”

  大车灯一把抓住了赵官仁的手,煞白的脸蛋迅速扭曲,胸口剧烈起伏,用完全变调的声音惊恐道:“他们说在……在一楼大厅,大门被锁起来了,他们出不去了,小瑞还被人给抓走了!”

  “胡扯!”

  赵官仁猛地转身朝大门口看去,大门正好端端的敞开着,可突然就听大车灯一声尖叫,整个人冷不丁的朝后方摔去。

  “砰”赵官仁一把揪住她衣服,抡起罗盘狠狠往空处砸去,罗盘明显是砸中了看不见的东西。

  后仰的大车灯也一屁/股摔倒,几缕断裂的头发从空中飘落,好似被人揪住头发又松开了一般。

  “啊!!!”

  大车灯发出了一声惨绝人寰的尖叫,一把抱住赵官仁的腿拼命打哆嗦,赵官仁连忙四处挥舞罗盘,但是突然发现指针正在疯狂旋转,简直比电风扇转的还要狂野。

  “快出去!”

  赵官仁一脚踢开大车灯,猛地挥舞罗盘冲进了病区,谁知大车灯的尖叫声却戛然而止,等他震惊的回头一看,大车灯居然活生生的消失了,仅剩一只高跟鞋掉落在地上。

  “操!秘境……”

  赵官仁赶紧转头又往回冲去,这回他将罗盘收在了身后,走廊里的灯光立马一暗,耳畔瞬间响起了凄厉的尖叫声,只看一道白影正拽着大车灯的头发,顺着地面把她往前拖。

  “放开她!”

  赵官仁冲过去一记飞踹,居然踹了个结结实实,白影让他一脚踹到了闭紧的大门口。

  对方立即从地上一跃而起,居然是个披头散发的白衣女人,可整个人都是漆黑漆黑,但赵官仁马上就分辨出她的身份了,震惊道:“宫子涵!”

  “小心后面!!!”

  不知是谁突然大叫了一声,赵官仁立即回身一罗盘,将一道黑影重重的砸趴在地,但宫子涵也张牙舞爪的扑了过来,赵官仁赶紧拔出黑匕首,一刀掷向了她的面门。

  “噗通”宫子涵仰面倒在了地上,嘴里发出了一声怪叫,此时赵官仁又手起盘落,按住地上的黑影一顿拍,两三下就把对方拍成了黑气,“唰”的一下被吸进了罗盘之中。

  “嗷”宫子涵脑门上顶着匕首又扑了过来,赵官仁照脸就是一罗盘,宫子涵如同散架的沙雕一样,当空散了一团黑烟,让罗盘吸进去的同时,脑门上的匕首也“当啷”落地。

  “救命啊!”

  王若依和两个人从值班房里跑了出来,大车灯已经吓晕过去了,白色的裤子尿湿了一大片,但赵官仁拾起匕首抬头一看,一下就被眼前的恐怖景象给彻底惊呆了。

  病院还是这栋病院,只是墙皮不但斑驳的可怕,还布满了黑色的苔藓,桌椅板凳上罩着一层厚厚的灰,破损的日光灯也悬吊在半空,所有东西都像陈旧了几十年一般。

  “外面有鬼!”

  王若依蹲到他身边狂打哆嗦,可赵官仁的头皮也随之一麻。

  大量的黑影正从四面八方冲过来,楼外就像核爆后的末日世界,全部被笼罩在一层厚灰中,天空也是灰蒙蒙的一片,压抑又阴沉,只是所有的建筑都跟原本一模一样。

  “走!”

  赵官仁拽起大车灯就往后退去,可刚进来的地方却不是出口了,大量的黑影也冲到了门口,张牙舞爪的拍门吼叫,但每一个都是近乎疯狂的人,让赵官仁想起被僵尸包围的时候。

  “砰”赵官仁猛地在“入口”处一挥罗盘,好似划破了一只大塑料袋,有一股清风迎面吹来,他赶紧拖着大车灯上前一步,眼前果然又是一亮,一下就回到了原本的走廊中。

  “啊……”

  王若依等人全都惊叫着跑了出来,可最后一个女孩刚跨出来,马尾辫就被一直黑手猛然揪住,将她一把拽回虚无的裂缝中,连同尖叫声一起消失。

  “操!”

  赵官仁怒骂一声连忙伸手去拽,结果什么都没有捞到,虚无的裂缝好似突然关闭了一般,不论他怎么挥舞罗盘都打不开了,换了几个地方都一样,累的他一头都是热汗。

  “报警!快报警啊……”

  王若依瘫在地上嚎啕大哭,六个人只剩她跟昏迷的大车灯,还有之前查定位的眼镜男,但这小子也尿了一裤子都是,抱着腿缩在墙上不住发抖。

  “他妈的!不是秘境也不是亡族,这到底是什么鬼东西……”

  赵官仁脸色阴沉的可怕,头一回遇上这么邪门的事,亡族跟刚刚的东西比起来,简直就像小萝莉一样可爱。

  “你们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两个保安忽然从门外冲了进来,赵官仁知道这事没法隐瞒了,一下失踪了三个大活人,甚至连病人和医生都一起消失了,不到局子里走一趟,根本解释不清楚。

  “快报警啊!你们这里有鬼……”

  王若依哭喊着爬到了赵官仁腿边,大车灯也一下苏醒了过来,同样爬到赵官仁腿边嚎啕大哭。

  “快跟我出去……”

  赵官仁拽起她俩走出了大楼,眼镜男也连滚带爬的冲了出来,可一到草地上三个人又瘫了,两个保安也发现大事不好了,赶忙打电话通知医院领导。

  “你们冷静一下……”

  赵官仁拍着王若依的脸颊说道:“你们留在这等警察过来,看到什么就说什么,我去找大/师给你们求几个护身符来,省得被那些脏东西给缠上,拿到了护身符我就来找你们!”

  “你快点回来,我怕……”

  两个姑娘全都哭的泪流满面,赵官仁又安慰了几句才离开,开上车直奔棺材钉大厦,拿着秘境钥匙进入了祭魂塔。

  “赵老师!你怎么才来呀……”

  陈冉从修炼状态中站了起来,不远处就摆放着李雅楠的尸体,赵官仁连忙将刚刚的事情给说了一遍。

  “赵老师!他们是黑魂……”

  陈冉凝重的说道:“有人说黑魂是怨气所化,也有人说它们是人类邪恶的一面,生存在天堂与地狱的夹缝之间,但都只是传说,唯一可以确定的是,黑暗之主就曾是最强大的黑魂!”

  赵官仁惊疑道:“难道罗盘吸走的都是黑死之气不成?”

  “没错!”

  陈冉说道:“你送来的女尸体内就有黑死之气,全部集中在她的大脑内,但她不是黑魔人也不是亡族,应该只是单纯的为了控制她!”

  “陈冉!你有事瞒着我,黑魂的事为什么没有提前告诉我……”

  赵官仁眯眼看着她,但陈冉却摇头道:“哥!我是不能说,这些事赵子强都一知半解,他担心误导了你,所以让我碰上什么再说什么,剩下的事都得靠你去解开,否则就会功亏一篑!”

  “可我不能只靠罗盘去打它们啊,黑魂多到数都数不清……”

  赵官仁很郁闷的看着她,但陈冉又附耳说了几句话,赵官仁立马惊讶道:“靠!不是这么坑爹吧,我特么又不是唐僧!”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