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差一步苟到最后

0610蛇蝎美人

差一步苟到最后 十阶浮屠 5963 2020-11-17 17:22

  万德钱庄的院墙足有三层楼高,墙头密布防攀爬的倒刺,并且前后都是只有半米宽的窄巷,赵官仁独自来到后院外时,发现欧阳天枢确实没有撒谎,但这里又是一个陷阱。

  “妈的!这娘们的套路可真多……”

  赵官仁开启追魂眼就发现了猫腻,吕大头被锁在后院的石屋中,屋里虽然只有四个人在把守,但房梁和隔壁还躲着两个人,不知道设计了何种陷阱,反正吕大头抖的跟筛糠一样。

  “噌”赵官仁一刀捅开了后门,漆黑的院里一点灯光没有,他凭借着追魂眼猫起腰前进,来到一座铁门铁窗的石屋外之后,卡蛋悄无声息的出现了,轻轻一跃就到了房顶上。

  “嗖”卡蛋忽然又跳了下来,在他耳边轻声说道:“房顶上有一股子火油味,怕是你一进去人家就会放火,而且房顶也是石头的,我看不准下面的人!”

  “咱先干掉隔壁那个……”

  赵官仁踮着脚来到了隔壁屋门边,卡蛋迅速从房顶上跳了过去,他将刀轻轻架在了窗户的铁栅栏上,在卡蛋故意在后窗外制造响动的同时,一记刀芒猛然射了进去。

  “噗通”一声闷响从屋里传来,屋里的刀手倒在地上不停的抽搐,可闷响声却惊动了隔壁的几个人,几人警惕的对视一眼之后,有人走到门边低喝道:“老牛!你在干什么,快回答我!”

  “……”

  一阵沉默让几人高度紧张了起来,连吕大头都发出了“呜咽”声,显然是有致命的东西让他害怕了,但屋里很快就点燃了油灯,一股鲜血也顺着门缝淌了进去。

  “老牛怎么死的,没听见动静啊……”

  四个人面色铁青的举着钢刀,石屋不过一个卧室大小而已,四面都是钱庄放钱的立柜,前后窗户都被柜子挡了起来,吕大头就被绑在中间的椅子上,嘴里塞着一团布,鼻中不停喷着粗气。

  “有种就进来,不要装神弄鬼……”

  一名壮汉站在门边大喊了起来,四个人全是一脑门的冷汗,未知的敌人永远最可怕,但就这么足足煎熬了好几分钟,屋外居然也亮起了灯光,一道人影在门缝下晃晃悠悠。

  “咚咚咚……”

  铁门忽然被人用力的叩响了,四个人紧张的攥紧了兵刃,门边的壮汉硬着头皮拉开了插销,高举钢刀大喊道:“门已经开了,有本事就进来,装神弄鬼咱们可不怕!”

  “吱”厚重的铁门忽然被拉开了一条缝,几人瞬间紧张到了极点,各个都面色狰狞的盯着门缝,可随着门缝缓缓被拉大,只看一名黑衣人站在门边,手里举着一根蜡烛。

  “轰”一张血淋淋的死人脸猛挤了进来,嘴里稀里哗啦的流淌着鲜血,壮汉被吓的猛然诈毛了,上前一脚踹开铁门就砍,可等他一刀削掉对方的脑袋时,自己的头颅也被“嘎嘣”一口咬掉了。

  “杀了他!”

  一名刀手大喝着砍向吕大头,可这一转身才惊觉,后方两名刀手已经倒在了地上,连房梁上都流下了血液,他们刚刚的精神实在太集中,完全没提防来自身后的袭击。

  “砰”吕大头猛地仰身往后翻去,连人带椅子一起倒地,对方的剑气从他头上一削而过,但一条黑狼也猛地从门外冲了进来,一下将他扑倒在地上,一爪就拍烂了他的脑袋。

  “呜呜”吕大头躺在地上拼命的闷叫,卡蛋抬爪将他嘴里的布团跳出来,笑道:“人都死光了还叫什么叫,不会吓尿了吧?”

  “快出去!整个房顶上都是火油,碰一下就完啦……”

  吕大头急赤白脸的叫喊了起来,赵官仁冲进来一看才发现,房顶上居然架了好几口油缸,还有大量的磷粉用瓷盆装着,并且周围点了好几盏油灯,一不小心就能把他们烧成|人渣。

  “尼玛!没文化真可怕,磷粉也敢这样放……”

  赵官仁赶紧将吕大头拎了出去,跑进院子里才把绳索割开,吕大头终于爬起来松了一口气,心有余悸的说道:“欧阳婊子太他妈疯狂了,我真是被吓的一直滴尿啊!”

  “你还有脸说人家,你藏的毒粉呢……”

  赵官仁在他头上拍了一巴掌,吕大头郁闷道:“让欧阳天枢搜走了,不过有没有我的都一样,第三份毒粉就在不动明王手上,顺国那份我也查出来了,卡蛋应该告诉你了吧?”

  “什么都告诉我了……”

  赵官仁瞪眼怒道:“你特么就是脑残,没事听个兽人瞎逼逼,什么我不敢把感情放出来,只睡觉不恋爱,这时代的女人需要谈恋爱吗,这货脑子要是好用,他就不是兽人了!”

  “兽人怎么啦,你种族歧视吗……”

  卡蛋不服气的叫嚷了起来,可赵官仁又指着他骂道:“没事少偷听女人聊八卦,青冥的破嘴比我头发还碎,况且你自己都没活明白,还有脸教导人家,大头都让你聊成二.逼了!”

  “靠!我说你怎么变成感情专家了,原来你是听了八卦啊……”

  吕大头羞愤的指向了卡蛋,卡蛋嘿嘿一笑不说话了,但吕大头又说道:“你抓到欧阳天枢没,她给我吃了一颗蚀骨丹,半个月不服药压制的话,我就会肠穿肚烂而死!”

  “抓到了!跟我走……”

  赵官仁带着他一起跳上卡蛋的背,卡蛋四爪一蹬直接飞檐走壁,此时外面还是人山人海,没抢到钱的人都不死心,你推我挤的往前赶,还有许多看热闹的人在瞎起哄。

  “嚯这场面要是搁在现代,你够枪毙好几回了……”

  吕大头惊叹不已的摇着头,不知道有多少亡命徒会被踩死,不过荣马县真的是万人空巷,外围几乎一个人影都看不到,很顺利的来到了城墙附近。

  “云轩!”

  沈晴文忽然从巷子里蹿了出来,欧阳天枢仍软绵绵的趴在她背上,虚弱无力的道:“赵、赵云轩!你们出不去的,城门关闭,峡谷被封,你们还是等明王来谈判吧!”

  “谈你个头!爷马上就让你知道,什么叫漏洞百出……”

  赵官仁一巴掌抽在她屁|股上,抽的欧阳天枢闷哼了一声,拼尽全力把脸埋在沈晴文背上,沈晴文也赶紧背着她跑了出去。

  不过转了一个弯之后,他们便来到了城墙下的一座院落,欧阳锦迅速从院里闪了出来,看了眼她母亲后说道:“快进来,已经摆平了!”

  “锦儿!”

  欧阳天枢下意识唤了一声,可欧阳锦却冷冷的说道:“出去之后,我需要你给我一个解释,否则别怪我不认你这个娘!”

  “嘿嘿欧阳掌门!你也有今天啊……”

  吕大头幸灾乐祸的跳下卡蛋,一巴掌拍在欧阳天枢的屁|股上,谁欧阳天枢却扭头惊怒道:“混|蛋!你这贱|货也敢轻薄本座,你是不是活腻了,再敢碰一下我弄死你!”

  “你才是贱|货,凭什么我老板能拍,我就不能拍了……”

  吕大头羞愤的瞪着她,但欧阳天枢也瞪眼道:“人家是王爷,你又个是什么东西,你这种下九流的贱民,连本座的脚趾头都不配触碰,你给我等着,我看你什么时候肠穿肚烂!”

  “你也给我等着,我迟早做皇上给你看……”

  吕大头气急败坏的叫骂,赵官仁赶忙把他推进了院里,欧阳锦带着他们来到了后院,进入厨房后铁锅已经被拿开,下面居然是条幽深的地道,赵官仁打开手电便跳了下去。

  “怎会有地道?”

  欧阳天枢张着嘴傻眼了,等沈晴文背着她跳下去之后,长长的地道居然有半人多高,看挖凿的痕迹已经存在很久了。

  “早就告诉你了,有钱能解决很多麻烦……”

  赵官仁得意的回头看了一眼,领着几人快步往前走去,等他们从地道另一头钻出来之后,已经到了城外的一片小树林,几名暗影密探已经在等着了,还牵了几匹骏马。

  “你们赶紧撤,按原计划行事……”

  赵官仁拍了拍一名密探的肩膀,抱起欧阳天枢跳上了卡蛋,将手电扔给了欧阳锦,他们三人各骑了一匹马,迅速跟密探们前后分开,朝着两个不同的方向撤离。

  “欧阳天枢!伺候皇上舒服吗,不!叶云辰应该叫太上皇吧……”

  赵官仁将欧阳天枢横放在大腿上,一只手揪起了她的头发,欧阳天枢痛苦的哼哼了一声,说道:“你、你怎么会知道,但陛下应该被称为无上皇,我就是他的皇后!”

  “美死你了!”

  赵官仁嘲讽道:“当年的正牌皇后早就自尽了,你这半路被临幸的村姑也想当皇后,也不翻翻你家的祖谱,你这贱|人配吗?”

  “我怎么就不配了……”

  欧阳天枢不甘心的说道:“我身世清白,十六岁起便侍奉陛下,抛头露脸也是遵循陛下的旨意!”

  “啧啧你真是裤裆里揣铃铛——想(响)的美……”

  赵官仁不屑道:“你以为身世清白就行啦,哪位皇后不是大家族出身啊,你有啥,你只有一双沾满鲜血的手,叶云辰打完仗就会卸磨杀驴,连你女儿他都不会放过,他绝不会让百姓知道,他有过一段黑暗的岁月!”

  “那我也心甘情愿,为了辅佐陛下,我什么都愿意做……”

  欧阳天枢不甘示弱的瞪着他,赵官仁则笑道:“对!反正你是个贱骨头嘛,为了讨好你的主子,亲生女儿都可以利用,但你主子要是知道,你今晚做了我的赵王妃,你猜他会怎么对你?”

  “你、你别开玩笑,我都一把岁数了,我女儿比你还大呢……”

  欧阳天枢惶恐的缩起了脖子,赵官仁在她耳边诱惑道:“你就不想给自己留条后路吗,万一你主子死在我手上,你做不了皇妃,好歹能捞个王妃啊,反正我不嫌你老,也不嫌你是个贱民!”

  “你杀了我吧,从我侍奉皇上之日起,我就没想过后路……”

  欧阳天枢闭上了双眼,但赵官仁又说道:“好!那咱们癞蛤蟆日老鹅——退而求其次吧!你怎么发现我过江的,尸毒粉又在哪,说出来我就让你清清白白的离开,否则郑一剑非但不嫌你老,死了他也会趁热!”

  “你们这帮畜生……”

  欧阳天枢惊怒的瞪着他,谁知就在赵官仁坏笑起来的时候,她突然“噗”的一声,将一颗小药丸吐进了赵官仁喉咙里,赵官仁一把捂住脖子猛咳了几声,惊怒道:“你|他|妈吐了什么在我嘴里?”

  “哈哈”欧阳天枢得意的笑道:“小王爷!你这点江湖经验还想吓唬我呀,难道没人告诉过你,漂亮的女人最会骗人么,但你也不用怕,不过是一颗会让你肠穿肚烂的蚀骨丹而已,哈哈哈……”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