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差一步苟到最后

0509双生子

差一步苟到最后 十阶浮屠 6073 2020-11-17 17:22

  “皇上!微臣敬您一杯……”

  宋吃猪激动的肥脸通红,几月前他才是个七品芝麻官,卞谢两家都敢给他甩脸色,如今能跟皇上同桌饮宴,他感觉祖坟冒青烟都快冒的着火了。

  “允许!”

  太子放下酒杯说道:“我与老九即将出征海外,征讨泰平天国,但我大顺将士并不擅长海战,水军的战船也是年久失修,若想登陆怕是不易,不知兄弟可有好对策?”

  “造炮舰呗!软帆铁甲炮舰,图纸我都给你们画好了……”

  赵官仁轻松的笑道:“你们不要急着出海,到了海边先操练海军,然后资助泰人造反,规模小的先给钱,规模大的就给军械,再发下各级将领的人头悬赏,起步一颗给五千两!”

  “对啊!此计甚妙啊,咱们为何没想到啊……”

  太子眼珠子猛然一亮,可端亲王却摊手哀声道:“说起来是个好办法,可上哪去筹钱啊,国库这几年一直亏空,不要说开工大战船了,资助人家造反咱都捉襟见肘啊!”

  “哈哈”赵官仁笑道:“你们养了那么多蛀虫,不吃空国库就见鬼了,远的咱不说,你们猜猜我在田公公家抄出多少钱?”

  “肯定不少吧……”

  顺尧帝怒声说道:“死阉货这些年定然没少贪,甚至从宝库里偷走了许多宝贝,我估计他那院里能有一百多万两白银,七七八八的加在一起,超过三百万两也不稀奇!”

  “老宋!你给皇上报个实数……”

  赵官仁笑着吃了口菜,宋吃猪连忙说道:“启禀皇上!财宝田产众多,具体数额仍在估算当中,不过就眼下来看,臣估摸能有一千六七百万两,超过白银两千万两也有可能!”

  “多少?”

  两位皇子猛地蹦了起来,眼珠子瞪的滚圆滚圆,顺尧帝手里的酒杯也掉在了地上,张着嘴都无法闭合了。

  “皇上!你知道你养了多大一条蛀虫么……”

  赵官仁摇头说道:“老阉货的宝库用十二根立柱支撑,一根得两人合抱,每一根都是实心纯银铸造,大顺去年岁入才六千多万两,他一人就吞了将近小半个国库,这人我没让你杀错吧?”

  “嘶”两位皇子同时吸了口凉气,顿时感觉自己身为皇子真特么穷啊,哥几个叠一块也比不过一个老太监。

  “唉云轩啊……”

  顺尧帝抱着头哀声道:“你这一把帮我揪出了多少魑魅魍魉啊,我大顺竟腐败如斯,朕难辞其咎,难辞其咎啊!”

  “皇上!你就不用叹气了,银子我一两不要……”

  赵官仁将怀中的银票都掏了出来,连钱庄的大印都放在了桌上,说道:“打仗打的就是银子,吉国咱们以谈为主,以防为辅,泰国咱们直接以攻为主,以吓为辅,这几样都缺不了银子!”

  “朕说了都给你,哪能出尔反尔……”

  顺尧帝连连摆手,但赵官仁却笑道:“我花不了那么多银子,再说奇珍异宝我都拿走了,还挑了几处不错的宅院和田地,我家里那些娘们够打发了,剩下的你们都拿去备战吧!”

  “父皇!”

  端亲王有些激动的说道:“如果有了这一千多万两白银,咱们将泰贼灭国都有把握了,您就收下吧,云轩他根本不在乎这些,再说咱们帮助老百姓也得用钱啊!”

  “灭国耗费太大,有些得不偿失……”

  赵官仁提高声音说道:“如果他们愿意赔偿大笔银子,送几个嫡出公主过来做妾,再送两个皇子过来当人质,咱们就不必劳民伤财了,不过公主我至少得要两个,我得让她们儿子姓千叶!”

  “哈哈哈……”

  父子三人全都大笑了起来,这个梗只有他们才明白,不过金无命却突然大骂了一句外语,只看董名妓下意识跪地,用同样的语言喊了声什么,可喊完之后她却骇然色变。

  “他娘的!果然是泰贼……”

  金无命猛地拔出了腰刀,荡出一股刀芒朝前劈去,但董名妓裙下却爆出了一团白烟,“砰”的一声遮蔽了整个歌舞间,吓的艺伎们全都哇哇大叫,金无命也一刀劈了个空。

  “她跳窗啦!”

  赵官仁猛地扑到了窗户边,只看董名妓极快的跃出了墙头,闪电般射到湖上的一艘小船上,一下爆开身上的华服后,只穿着贴身小衣蹿进了湖中。

  “封锁平遥湖,抓泰贼董丝韵……”

  金无命趴到窗户上大喊大叫,外面的侍卫跟场卫立即出动了,御前侍卫们也冲了进来,将艺伎们全部按在了地上。

  “她俩没干系!你们到门外候着吧……”

  赵官仁将胡家母女拽了过来,太子惊怒的拍桌骂道:“他娘的!去问责京督卫场,怎么排查的密探,四大名妓居然是泰贼,将教乐坊的人好好查一遍,肯定还有泰贼!”

  “叮嘱他们!不要滥用私刑,我会进行监督……”

  赵官仁急忙补充了一句,等人全部都押出去之后,顺尧帝又惊讶的问道:“无命!你是如何发现破绽的?”

  “不是我!赵王爷认得她……”

  金无命收刀走了回来,赵官仁笑道:“这娘们是我在兰台碰上的阴阳师,当时她虽蒙着面,可她那双大眼睛我印象深刻,所以我故意让老金放走她,让她回去给泰王报信!”

  “为何?”

  几人全都不懂了。

  “你们不要看泰平天国小……”

  赵官仁低声说道:“实际上他们的战斗力很强,凝聚力也很高,倾全国之力都不一定打的下来,所以要吓唬才行,吓的他们赔钱赔人,然后用他们的银子打贸易战,不战而屈人之兵!”

  “嘿嘿”端亲王竖起大拇指笑道:“论谋略果然还是你鸡贼,如果真能不战而屈人之兵的话,咱们也不想枉添杀戮!”

  “皇上!我要三千精兵,熟悉吉国的边军最好……”

  赵官仁拱手说道:“眼看一个多月就要过年了,我打算过了正月十五就出使吉国,携有尸毒的张天生至今无影无踪,我怕他让吉国捉了去,或者落到了泰国手里,此人恐怕就是灭顶之灾的源头!”

  “如你所愿!”

  顺尧帝豪气干云的说道:“朕后日便亲赴边关,在边关与众将士过大年,到时我陈兵五十万,在边关与你共进退,吉贼若是敢在你头上耍花样,我必举倾国之力讨伐尔等!”

  “好!那我们就共进退吧……”

  赵官仁非常满意的拱手致谢,坐下来与几人吃喝了一会,便带着宋吃猪先行下楼,胡家母女也被他一起带了出来。

  “卑职见过赵王!”

  卫场的段指挥迎面走过来行礼,整个教乐坊的人都被控制了起来,摸排的人正排着队挨骂,他也是一脸日了狗的表情,不过他已经习惯赵官仁走到哪,哪就出大事的场面了。

  “老宋!董名妓你们谁玩过没……”

  赵官仁背手停了下来,宋吃猪低声道:“谁不玩她啊,端亲王和太子通通都玩过,只是在皇上面前假装不认得,前几天我也试了一次,不过也就那样,像条死鱼一样没意思!”

  “段指挥!我给你提供条线索……”

  赵官仁说道:“董丝韵是个阴阳师,与真正的董丝韵可能是双生子,因为刚刚跑掉的那个眉头未开、屁%股紧翘,明显是个处子,说不定你们还能再找出个董丝韵来!”

  “啊?”

  段指挥吃惊的看着他,但宋吃猪却砸手道:“双生子就说得通了,从京城往返兰台,少说也得半个月路程,董丝韵在教乐坊已有几年,不可能离开十几日都无人知晓!”

  “谢王爷!卑职这就去查……”

  段指挥赶紧带着人跑了,宋吃猪见礼部的人也来了,他只好也跟着去办公事了。

  “走吧!”

  赵官仁领着胡家母女出了后门,来到河边问道:“你们有何打算,胡县丞我已安葬在兰台碧阳岗了,你们若想返乡居住,我可以派人送你们回去,再给你们几百两盘缠!”

  “谢大人救命之恩……”

  母女俩忽然齐刷刷的跪下了,胡家娘子泣声说道:“大人!您不计前嫌救我母女于水火之中,还将我亡夫好生安葬,我无以为报,大人若是不嫌弃,我母女二人愿侍奉终生!”

  “母女我可吃不消,呃不是这个意思……”

  赵官仁急忙扶起了她俩,说道:“我知道你们刚出来没想到着落,干脆先随我回王府住到过年,过完年我就得出使吉国了,到时候你们想好去留,再告诉我也不迟,可好?”

  “谢大人收留!”

  母女俩楚楚可怜的答应了,随着他一起往木桥上走去,赵家女眷的画舫早就等在桥边了,可他刚走到桥上就发觉不对了,一船的女人居然没有半点声音,还有一股浓烈的煤油味飘来。

  “糟了!”

  赵官仁猛地停了下来,只看船头忽然出现个女人,浑身湿漉漉的举着个打火机,正是刚刚逃跑的董丝韵,她厉声说道:“滚上来!否则我让你一船妻妾给我陪葬!”

  “啊!”

  胡家母女吓的惊呼了起来,不过赵官仁却不急不慢的上前几步,笑道:“有话好好说嘛,你我也算开水锅里洗澡——熟人了!有什么诉求你且说,我可以送你姐妹俩离京,如何?”

  “哼你的鼻子果然比狗还尖……”

  董丝韵怒声说道:“狗官!让你的人去把我妹带出来,你也到船上来,亲自护送我们出城,敢耍花样我就跟你们同归于尽!”

  “灵芝!进去找段指挥,将真正的董丝韵带出来……”

  赵官仁笑着挥了挥手,跟着纵身一跃上了船头,看了看船舱里尽数被迷晕的妻妾,他笑道:“打火机收起来吧,小姑娘别玩火,玩火尿裤子,本人一向言而有信,说送你们出去就一定做到!”

  “你别给我嬉皮笑脸的,我手一动她们就没了……”

  董丝韵谨慎的退后了几步,教乐坊里很快就涌出了一大群人,顺尧帝等人也全都出来了,果然还有另一个董丝韵被找了出来,段指挥亲手将她五花大绑,愤怒的拎到了桥头。

  “没事!扔上来给我……”

  赵官仁笑着招了招手,段指挥迟疑的看了看顺尧帝,顺尧帝点了头他才把人拎上了桥,但赵官仁又摊手笑道:“董小姐!你是不是忘了留个船工啊,我可不会划船的!”

  “噗通”董丝韵踢来一捆绳子,大声道:“叫胡家母女俩上来划船,再给我把这狗官绑起来!”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