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差一步苟到最后

03351步之差

差一步苟到最后 十阶浮屠 5803 2020-11-17 17:22

   “月月!赵老板呢……”

  唐秋举着烛台走进了歌舞厅的包房,两个小空姐正在铺床,李诗诗在给枕头套枕套,包房里多了两张双人床,外面也多了一些桌椅板凳,显然是从酒店里弄下来的。

  “去搜查酒店了……”

  张新月直起身来说道:“仁哥担心光头强躲在楼上,他就带了几个人上去搜查了,顺便看看周围的情况,对了!孕妇那边怎么说呀?”

  “人家不愿意,怕出事情……”

  唐秋无奈道:“我老公还在那哀求人家呢,但他也不想想,一个大男人往自己肚皮里钻,想想就瘆得慌,而且一生出来就会说话,不要说人家产妇了,我都觉得一身鸡皮疙瘩!”

  “秋姐!”

  周淼坐到床上说道:“劝你老公安心等身体吧,光头强要是再杀个人,他不就有了嘛!”

  “可对我来说,他就是个陌生人了……”

  唐秋沮丧道:“刚刚被复活的女孩,根本就不让放哨的碰,说他一嘴烟味恶心死了,放哨的现在也后悔,他们完全就是两个陌生人,我老公要是变成个陌生人,我肯定也接受不了!”

  张新月疑惑道:“那你们说,爱一个人,究竟是爱他的身体呢,还是爱他的灵魂呢?”

  “我觉得两者缺一不可……”

  唐秋信誓旦旦的看着她,问道:“对了!你们两个死对头怎么回事啊,现在好的都快穿一条裤子了,不会一起爱上你们老板了吧?”

  周淼摇头道:“我们老板变态的!”

  唐秋捂住嘴吃惊道:“不会吧,他喜欢重口味啊?”

  “重死了!”

  周淼撇嘴道:“一言不合他就往你屁|股上抽,办事得跪着,得叫爸爸,敢看别的男人一眼,马上就打的你屎尿齐流,反正就是各种践踏你的尊严,一身的大男子主义,把你当奴才使唤他才开心!”

  “天呐!这么变态你们也受得了……”

  唐秋难以置信的看着她们,张新月低头研究枕头也不说话,一脸逆来顺受的模样。

  “唉”周淼叹气道:“我们老板多凶啊,大活人说杀就杀了,你敢说个不字吗,我们是上了贼船下不来了,只能认命喽!”

  “造孽啊!”

  唐秋痛心疾首的走了出去,可张新月马上就抬头问道:“淼淼!组长又不是随便的女人,你犯得着这样吓唬她吗?”

  “那你徒弟呢?”

  周淼没好气的说道:“我刚刚看到吕楠主动抱着死渣男,一个劲的往他脸上亲,你这当师父的还蒙在鼓里吧,这就叫知人知面不知心,组长也得防着,不要忘了她老公已经能烧纸了!”

  “不会吧?小楠她怎么能这样……”

  张新月又惊又怒的叉起了腰,但李诗诗却爬过来说道:“姐姐!你徒弟要给你戴绿帽了,我亲耳听到她跟我姐夫说,人家是第一次,你是我唯一的男人,哥哥你可不要辜负人家哦,恶心死我了!”

  “我真是教了一头白眼狼……”

  张新月气鼓鼓的坐了回去,两大一小又叽里呱啦的说了起来,而唐秋此时正贼兮兮的往楼上走去,楼梯道直通上方的酒店,虽然大楼倒塌了一半,不过还有一半可以用。

  “女儿!怎么样啊,有把握没有啊……”

  楼上忽然传来了声音,唐倩急忙躲进了二楼走廊,将消防门掩成一条缝朝里看去,只见一个老男魂正走下来,身边跟着一位披头散发的熟女,手里拿这两个牛肉罐头。

  “爸!反正我尽力了……”

  熟女擦了把头上的热汗,说道:“赵官仁可不是您女婿,那一身的蛮力我真招架不住,黄真那个贱|货又跑来截胡,后来我实在没力气了,只能拿了两个罐头出来了!”

  “他哪来的罐头啊,还牛肉的……”

  老魂纳闷的指着罐头,熟女笑道:“赵官仁多鸡贼啊,一大包的罐头和压缩饼干呢,这可真是我卖身换来的食物啊,我要不是把他伺候舒坦了,两包饼干就把我打发了!”

  父女俩说着便走远了,门后的唐秋立刻暗骂道:‘真是世风日下,为了几口吃的就出卖肉体,还让老公跟父亲把门,真不要……’

  忽然!

  一只黑手猛地捂住了她的嘴,唐秋浑身的汗毛一下就炸开了,她知道这不是一只人类的手,冰冰凉凉毫无温度,并且一股黑气直接往她嘴里钻去,一下就让她全身僵硬、动弹不得。

  “嘿嘿空姐!真不错……”

  一道熟悉的声音在唐秋脑中响起,唐秋一下就反应过来了,正是之前被打死的光头强,可她看得到听得到,唯独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感觉自己像被压缩了起来,成为了一名看客。

  “等我|干掉赵官仁,让你好好陪我玩玩……”

  光头强奸笑着拉开了门,唐秋拼命挣扎也没用,只看自己大摇大摆的走进了三楼通道,只看一个男魂抱腿坐在走廊上,诧异道:“唐秋?你怎么也来了,没跟孕妇谈妥吗?”

  “对啊!”

  光头强笑着走到了他身旁,忽然伸手在他头上一抓,对方连惨叫声都没有发出,让它一口咬住脑袋吸了进去,然后满意的打了个饱嗝。

  “赵老板!”

  光头强嗲兮兮的敲了敲门,跟着就拧开门把走进了客房,房间里只有一位少妇正在穿衣服,笑道:“哟唐空姐也来啦,看来孕妇是谈崩了吧,但你已经来晚了,地主家也没余粮喽!”

  “谁说的?”

  赵官仁在厕所里嚷嚷道:“我日行一善也得看人,唐秋要多少都管够,唐秋你等一会,等我方便完就出来给你续上,黄真你赶紧回去做倒立,明天别来麻烦我了!”

  “不急的!你先方便……”

  光头强羞答答的靠在了旁边,黄真拿起几样食物走过来笑道:“大空姐!你慢慢的享受吧,这没良心的绝对比你老公厉害十倍,祝你一次就中……咦?我哥去哪了?”

  “你哥下去了,我刚看见的……”

  光头强连忙补充了一句,黄真不疑有他的走了出去,但赵官仁又在厕所里嚷嚷道:“唐秋!你在桌上拿点纸给我,过期罐头吃多了肚子疼,待会咱俩再洗个鸳鸯浴吧!”

  “嗯!都依你……”

  光头强走到床头柜边拿起把手枪,蹑手蹑脚的上了膛之后,快步走到厕所门口,一把推开房门直接开枪|射击,谁知马桶上根本就没人,只把瓷砖跟马桶打的破碎一地。

  “唰”一面破碎的旗帜猛然出现,光头强脚下一蹬就想跑,谁知小破旗却突然在空中变大,一下将唐秋整个人裹在其中,连它刚喷出的黑气也吸了回去,直接一头倒在了地上。

  “哼死光头!等你好久了……”

  赵官仁光着大膀子走了出来,望着正抽搐的唐秋不屑道:“你这水平还敢跟我玩阴的,赶紧说!到底是谁把你弄成这样的,是不是某个代理人,不说实话我就奸……煎炸了你!”

  “你放了我,我就说……”

  唐秋嗓音沙哑的大吼了起来,浑身就像触电般的颤抖,但赵官仁却笑道:“你不说我就自己查,不就这么点人嘛,但你连投胎的机会都没有了,省我点事我放你一条生路,我可以发誓!”

  “你先放了我……”

  “砰”旗帜里突然一声闷响,居然炸出了一堆灰烬,钻风旗也顺势恢复了原状,滴溜溜的滚出了一颗魂珠,但赵官仁刚捡起来就来人了,曲妖精等人都被枪声给吸引了上来。

  “怎么回事?秋姐怎么了……”

  张新月震惊的大喊了起来,唐秋的老公也跑了进来,不过唐秋直挺挺的昏迷了,手里还握着一把手枪,狰狞的面孔一看就知道怎么回事了。

  “唉”赵官仁叹气道:“我一直待在楼上就是等它来寻仇,可我没想到它上了唐秋的身,刚刚光头强已经被我|干掉了,但唐秋的魂也被它吞了,杨建荣!你节哀顺变吧!”

  “老婆!我的老婆啊……”

  杨建荣抱着唐秋嚎啕大哭,可马上就有个女魂挤了过来,急吼吼的喊道:“赵总!你让我进她的身体复活吧,不管什么条件我都答应,哪怕让我给你当小老婆都行!”

  “滚开!这是我老婆,谁都不许碰她……”

  杨建荣愤怒的大吼了一声,可他抬头又说道:“赵总!我老婆是为了我而死的,我想继续跟她生活下去,你就让我进入她的身体吧,这样我们就可以永远不分离了!”

  “我靠!你不是吧,你可是个大男人啊……”

  赵官仁难以置信的看着他,周淼也上前皱眉道:“杨建荣!我看你只是想活命吧,你要真想跟她在一起,干脆陪她一起死得了,带着一具躯壳有什么用,少在这里假惺惺的!”

  “我想活有什么错,我们家总得活一个啊……”

  杨建荣跪在地上急声说道:“赵总!这是我老婆,她死了我有权处置她的遗体,我请求你把我放进去,我真的太爱她了,求求你了!”

  “唉”张新月叹息道:“仁哥!不管他说的是真是假,他都是秋姐的老公,你就成全他吧!”

  “行吧!你躺上去吧……”

  赵官仁无奈的答应了,杨建荣立马感激涕零的躺了下去,赵官仁轻轻挥动了几下钻风小旗,杨建荣便缓缓跟唐秋融合在了一起,没过半分钟便浑身一抽,惊喜万状的苏醒了过来。

  “行了!你们先下去吧,枪声可能会引来魂怪……”

  赵官仁走到窗边灭掉了应急灯,将窗帘拉开一条缝隙朝外看去,不过等了半天也没发现什么状况,他便掏出光头强的魂珠,丢在地上说道:“光头强,把你没说完的话再说一遍!”

  “呜赵老板!是我呀……”

  “我靠!唐秋……”

  赵官仁一下就傻眼了,光头强居然没有变成魂珠,变成魂珠的竟然是大空姐唐秋,但她的身体已经让她老公占据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