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差一步苟到最后

0289鳄血旗

差一步苟到最后 十阶浮屠 5901 2020-11-17 17:22

  “咔咔咔……”

  三道雷电接连从空中劈落,显然是赵官仁的誓言太荒诞,一道雷根本解决不了他这个孽障,但刚从地下射出的红色身影,居然主动接下了这个恐怖的扛雷任务。

  “咣咣咣……”

  红影双手释放出百丈红芒,如同两把血红色的超长利剑,但他却突然把双手一并,两道红芒瞬间组合在一起,形成了一块硕大的红色光罩,不偏不倚的挡住了三道绿色闪电。

  “咚”光罩和闪电爆出了一团耀眼光芒,炸的整片黑荒原天摇地动,连铁桶般的冰障都开始龟裂,但光芒转瞬即逝,光罩和闪电双双泯灭,只剩下一道高瘦的红影傲立在空中。

  “鳄血旗!!!”

  魔王们纷纷退散到赵官仁身边,凝重的抬头望着空中的红影,只看对方一身红色布衣,外罩红纱,一头白发整齐的披在脑后,乳白色的皮肤跟北境公主如出一辙。

  “这男的女的,怎么比白溟还难辨雌雄……”

  赵官仁有些怪异的嘀咕着,鳄血旗乍一看跟个娘们似的,一双丹凤眼配着白色浓眉,蓝环火眼也看不出个等级来,隐约看着像三十岁出头了,但一张小白脸实在俊俏的像个娘炮。

  卡蛋说道:“据说是雌雄同体,可男可女,可攻可受,不过只有扒了他的裤子才知道!”

  “爹!”

  北境公主惊喜的欢呼了一声,有些狼狈的从地上爬了起来,看她的样子显然是不知道鳄血旗藏着,但赵官仁却接口道:“哎!好闺女,叫爹爹干啥,喂爹爹喝奶吗?”

  “你……”

  北境公主惊怒的瞪着赵官仁,魔王们全都哄堂大笑,这种时候也就赵官仁敢插诨打科了。

  “哼哼”鳄血旗粗俗粗气的冷笑道:“赵王爷果然名不虚传,一出手皆是阴招,但你连小辈的便宜都占,未免有失王爷风范了吧?”

  “不要瞎说!”

  赵官仁说道:“我才活了二十六年,你们都是几百上千岁的活闹鬼,我才是真正的小辈,我叫她一声好闺女,她可是捡了大便宜,再说她是我媳妇的媳妇,入了洞房一样得叫我爸爸!”

  “哈哈”鳄血旗忽然用很尖细的嗓音蔑笑道:“你可真是恬不知耻,什么烂话都说得出来,不过你就算嘴皮子翻上天也没用,我不是永夜或者血姬,我不会跟你说废话!”

  “冰障在复原,他们也有援军赶到了……”

  司命眯眼看向了冰障外,外面已经杀的血流成河,海量的尸兵正围着北境冬兵猛攻,但刚刚一面倒的势头没有了,龟裂的冰障正迅速复原,显然是鳄血旗带来了援军。

  “阴阳人!你不要吹牛皮……”

  赵官仁上前半步冷笑道:“你跟他们没有任何区别,否则你为什么要躲起来当缩头乌龟,因为你知道我既然敢引你们来,我就不怕你们包围,不信你就来试试看吧!”

  “唰”赵官仁猛地拔出了寒冰匕首,谁知道北境公主的面色却是一变,惊呼道:“你怎么会有冰魄神匕,这是我母亲大人的信物,你从哪得到的?”

  “不是!”

  赵官仁摆手道“你先告诉我,你究竟有几个爹妈,你是鳄血旗自己搞自己生出来的呢,还是他跟别人生出的你,你的家庭情况太特殊了,不说明白我实在分不清啊!”

  “天儿!不要跟他废话,待我杀了他……”

  鳄血旗双手一挥,全身立刻红气冲天,一瞬间化作上千根红色冰刀,如同箭雨一般猛地射向赵官仁。

  “上!!!”

  司命带头大喝了一声,魔王不管大小也全都动了手,但北境公主和八臂魔猿也不是吃素的,刚挨了半雷的魔猿恼羞成怒,从嘴里射出了一道金光,好似激光炮一般横扫众人。

  “咣咣咣……”

  大招对轰根本就看不清状况,特别是在这种被冰障包围的闷罐子里,回应跟折射简直要了人类的老命,吕大头等人类只能抱着脑袋狂奔,如此恐怖的大招挨点边就得挂。

  “轰”一股冰雪暴无端乍起,刮起的雪片竟然全都变成了冰刀,直接展开了地毯式的轰炸,小魔王们的实力根本抵挡不住,冰刀一戳就是个血窟窿,只有顶级紫火眼才能勉强抵挡。

  “咚咚咚……”

  三大无火级魔王狂攻鳄血旗,鳄血旗撑开了一只血色光蛋,稳稳地屹立在空中动也不动,嘴角还挂着很得意的狞笑,任凭司命等人如何疯狂,也打不破看似薄脆的“红蛋”。

  “南宫!先杀碧连天……”

  杜莎跃上半空也玩命了,背后“噗”的一声蹿出四条手臂,竟然一下变成了六臂人蛇,六只手各拿一把武器,迅速与南宫左右分开,悍不畏死的冲向了北境公主。

  “嗷嗷”双蛋兄弟也在此时狂化了,身体猛然膨胀了一大圈,带着难免和小六冲向了八臂魔猿。

  “咣”双方全都跟蛮兽一般轰然对撞,连南明跟小六都跟爷们一般硬碰硬,只有卡蛋突然一个跪地滋溜滑,猛地滑到魔猿身下猴子偷桃,疼的魔猿夹腿“嗷”了一声惨叫。

  “爹!救我……”

  北境公主惊恐的大叫了一声,她从没想过亡族也能同仇敌忾,组队的威力大了不止一成,她残余的手下一眨眼就被杀光了,连大金刚都被牵制,再没人帮忙她就得去见阎王了。

  “吾儿莫怕!”

  空中忽然响起了鳄血旗的声音,充斥整个冰障的冰雪暴猛然加速,冰刀和雪花突然全部变成了血红色,还形成了十几块硕大的红色冰球,带着毁天灭地之势轰向了地面。

  “快闪开!”

  杜莎惊呼着拍出了一掌,一下就把猛冲的南宫打飞了出去,可她自己却被一颗大红冰球“泰山压顶”,“轰隆”一声爆出了巨大声响,连飞出去的南宫都被空中二连击。

  “杜莎!!!”

  南宫在空中惊骇欲绝的大叫,十几颗大冰球如同哈雷彗星一般,轰隆隆的覆盖了一大片区域,他眼睁睁看着杜莎被砸中,冰球还恐怖的砸进地下,发生了惊天动地的二次爆炸。

  “咣”十几颗冰球同时一炸冲天,不但将八臂魔猿一同炸上了天,双蛋兄弟等人也一起被炸上天空,接二连三的砸在了冰障上,嘴里各个都狂喷黑血,不是筋骨折断便是四脚朝天。

  “啊”一声凄惨的大叫从空中响起,居然是杜莎凭空倒飞了出来,一脑袋撞在冰障上当场就晕了过去,吐了一胸口的鲜血,但她的花纹蛇身又一次变白了,显然刚刚是用“蛇皮换影”保住了性命。

  “死吧!小丑们……”

  鳄血旗突然在空中大喝了一声,三道红光一下缠在了白溟等人身上,好似蟒蛇一般紧紧裹住了他们,竟让他们三个无火级都动弹不得,可见双方的差距实在太大。

  “爹!我要白溟的头颅下酒吃……”

  北境公主满脸煞气的站了起来,高冷的表情全然消失不见,狰狞的就好似一头吃人妖女,但她却突然听人大喊道:“杨华勇,可敢与我一战?”

  “有何不敢!”

  鳄血旗猛地转身朝地面上看去,谁知他的脸色却猛然一变,只看赵官仁直接跪在地上说了句什么,然后狞笑道:“杨华勇!我就知道是你个龟儿子,收起你的魂盾别动!”

  “你……”

  鳄血旗的脸色再次大变,他竟然不自觉的收起了魂盾,可就在他想要抵抗“迷魂术”的时候,突然感到菊花一紧,有个妹子贴在他身后狞笑道:“火遁!菊杀之术!”

  “砰”鳄血旗一下被炸上了高空,嘴里发着凄厉的惨叫,屁&股冒着绚烂的火花,好似窜天猴一般直射骷髅塔天幕。

  “哈哈你个大沙雕,尝尝我们赵家的绝活吧……”

  秦碧青发出了猖狂的大笑,她一直没出手等的就是这一下,而司命等人也们猛然挣开了红光,笑道:“看到你们俩苟来苟去,我们就知道要出阴招,不然哪会这么轻易让他降住!”

  “爹!!!”

  北境公主惊恐的大喊了一声,可鳄血旗却在高空“砰”的一下炸裂了,秦碧青的“菊杀”可是无火级的大招,比赵官仁的吞龙诀只强不弱,一旦中招最少能去掉半条命。

  “他不是你爹!没听我刚刚叫他杨华勇,他都答应了吗……”

  赵官仁站起来冷笑道:“你爹早就被他占据了身体,死在了祭魂塔,我这把匕首就是在祭魂塔里找到的,他的本名叫做杨华勇,伽蓝秘境里的降魔大国师,八百万只为一人那个家伙!”

  北境公主愤怒道:“你胡扯!他就是我爹!”

  “哼你一个小白火,我有骗你的必要吗……”

  赵官仁不屑道:“这家伙还只是个分身,本体在第十九座镇魂塔里,正跟永夜一起盯着黑魔的尸体,谁也动弹不得,他伪装成鳄血旗就是不想让永夜察觉,否则永夜会跟他玩命!”

  “砰”一声爆响!

  铁桶般的冰障轰然爆裂,化成无数冰块散落在地,只见一道红色倩影极速射来,一下落到重伤状态的魔猿头上,一爪子插入它的天灵盖之中,硬生生将它的本命火抓了出来。

  “七煞!你怎么会在这……”

  北境公主惊呼了起来,七煞一口将本命火吞入肚中,直起身来傲然的甩了甩猫尾巴,像只冷傲的波斯猫一样说道:“难道没人告诉过你们,黑荒原是本女王的地盘吗?”

  “喵小咪!我们一起玩球球好吗……”

  赵官仁嘿嘿的淫笑了起来,可七煞却瞪眼骂道:“玩你娘个头!你把冬日兵团引到老娘的地盘上来,经过我同意了吗,而且你哪来的自信,可以对抗鳄血旗跟血姬联手?”

  赵官仁笑道:“我赌血姬不会来,因为她还有更重要的事要……”

  “那你这次可猜错了,你比任何事都重要……”

  一道白色的身影缓缓从天而降,轻笑道:“小官仁!没想到这么快我们又见面了,不过这次跟以前不一样,这次你见到的是我本人,意不意外,惊不惊喜?”

  赵官仁惊呼道:“卧&槽!怎么会是你?”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