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差一步苟到最后

0388不能回头

差一步苟到最后 十阶浮屠 5717 2020-11-17 17:22

   漆黑的古堡中安静到诡异,仿佛所有人都死绝了一样,只有连绵的阴雨落下的声音,但走廊里的气氛却凝重极了,高洁和历翎牙齿不停打颤,娇躯抖的就跟筛糠一般。

  “完蛋!被堵了……”

  赵官仁额头上也流下了一缕冷汗,前有老僵尸带人堵门,后有无脸女投怀送抱,即使他有本事一个人冲出去,但高洁肯定得死在这,还有不知所踪的吕大头也得嗝屁。

  “嗬”老僵尸缓缓跨进了长廊,喉咙里就像卡了一口老痰,但赵官仁知道它这是在威胁,因为它的双眼并没有看向自己,而是紧盯着后方的无脸女,似乎想让无脸女知难而退。

  “你们到房间里等着,爸爸去买俩桔子……”

  赵官仁轻轻挥了挥手,两个小娘们不知道他要买啥桔子,可还是忙不迭的跑进了客房,跟着就看他让开了两步,竟然冲着无脸女笑道:“来都来了,还客气啥呀,放开了整吧!”

  “嘻嘻”无脸女娇笑着朝他走了过来,似乎眼中只有他一人,根本没把老僵尸它们当回事,但就在高洁她们紧张万分的同时,赵官仁做了一个谁都想到的动作。

  “啪”赵官仁突然侧身一巴掌,用力拍在了无脸女的翘臀上,跟着猛地冲向老僵尸它们,大喊道:“上!咱们一起弄死它们,大的交给你,小的交给我!”

  “吼”老僵尸大吼着冲向了赵官仁,它浑身尸气暴涨,双腿一蹬就跳出了十几米之远,可赵官仁却猛地一个急刹,在它飞身扑过来的同时,突然转身跳到了一根柱子后。

  “杀呀!”

  赵官仁绕过柱子冲向了剥皮鬼们,老僵尸正好跟无脸女双双对撞,无脸女的红伞一下罩住了老僵尸的头颅,老僵尸双爪也拍在了她的胸口,两人几乎同时倒在了地上。

  “妹子你撑住,我去买个桔子来……”

  赵官仁忽然一个原地漂移,张牙舞爪的剥皮鬼们一愣,只看他速度极快的转弯跑了,但谁都以为无脸女跟他是一伙的,几十头剥皮鬼立即冲向了无脸女。

  “跑啊!”

  赵官仁急吼吼的冲向了高洁她们,两个小娘们这才反应过来,赶紧拎起裙子跟他一起狂奔,哪顾得上后面谁赢谁输,三人急赤白脸的往后门跑去,一头冲出了古堡的后大门。

  “快!这边……”

  赵官仁径直跑进了茂密的葡萄林,躲到了一座水泵房后停了下来,历翎气喘吁吁的问道:“爸!不是,哥!你跟那个没脸的女人认识啊,她已经救了咱们两次了!”

  “不是家里负担重,谁拿青春吃软饭……”

  赵官仁喘着粗气说道:“不过那娘们不是想救我,她是想一个人独吞我,跟狗子一样护食,我送你们俩去马路上,你们俩赶紧离开这个鬼地方,我还得去找天正老鬼!”

  “老板!我知道他们在哪……”

  水泵房的小门忽然被打开了,两个女人吓的同时摔倒在地,赵官仁也被吓的一激灵。

  谁知道竟是吕大头提着裤子出来了,身后居然还带着个女人,正是他找来的女演员,跟罗子萱长的有六七分相似,但她俏脸红扑扑的,浑身香汗淋漓。

  “我靠!”

  赵官仁没好气的骂道:“你个不要脸的东西,害的老子到处找你,你居然躲在这鬼地方玩^女^人,还不知道发条信息,我看你是茅厕里打灯笼——寻死(屎)是吧!”

  “哪啊!我是蚯蚓上墙,腰杆子不硬——无能为力啊……”

  吕大头冤枉道:“这该死的庄园根本出不去,绕来绕去又绕回来了,而且手机一拿就有鬼叫,我根本没办法打电话给你啊,干脆找个地方躲起来了,顺带跟这位美女做做运动嘛!”

  “你、你不是我爸……”

  高洁忽然惶恐的倒退了两步,指着赵官仁哆嗦道:“我爸是帝都人,根本就不会说东江话,你的腔调和神态也跟我爸不一样,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冒充我爸?”

  “我的确不是你爸,但我身体是你爸的……”

  赵官仁知道露出马脚了,无奈道:“你爸被黑魂陷害,出事前求我帮他,于是我就元神出窍,从东江飞来进入他的身体,但你们应该听说过,东江有个法师叫赵官仁吧,那人就是我!”

  “哦!我听过,群聊里都传遍了……”

  历翎恍然大悟的不停点头,女演员也同样被震惊了,但高洁却将信将疑的问道:“那我爸去哪里了,他还能不能活着回来?”

  “放心吧!我不死他就没事……”

  赵官仁上前安慰道:“你爸的灵魂被我保管起来了,等我除魔卫道之后他就能回归了,不过首先得干掉天正老鬼,否则他会造成无法挽回的灾难,大头!他们究竟去哪了?”

  “后面!有座酿酒工坊……”

  吕大头指着前方说道:“一直往前走就是工坊,听说早就停工了,潘次郎还不准其他人靠近,出事前我亲眼看见他和天正,带着几个人往那边去了,好像还扛着几个女人!”

  “走!过去看看……”

  赵官仁握紧电棍往前走去,古堡内已经燃起了大火,黑烟加黑气几乎遮天蔽日,哪怕站在大马路上,估计也不看见古堡里的状况。

  “赵、赵法师……”

  高洁忽然走到了赵官仁身边,低声问道:“你是不是已经来了好几天了,最近我后妈跟我爸吵的很凶,但我后妈这几天非常开心,这几天跟她睡觉的人,是不是你啊?”

  “你叫我仁哥就行了……”

  赵官仁单手搂住她笑道:“白明珠天天晚上缠着我要,我总不能不给吧,虽然我在她身上累够呛,但他们夫妻关系被我改善了,而且我这身体是你爸的,谁都不占谁便宜,你就不用谢我了!”

  “我没说你占她便宜,我知道她很苦闷……”

  高洁认真的说道:“不论如何我都得谢谢你,你挽救了我们差点破裂的家,还救了我跟我爸的命,但我还想求你救救我后妈,一夜夫妻百夜恩,她怎么也算你精神层面的妻子啊!”

  “小黄丫!你都学会套路我了啊……”

  赵官仁松开她说道:“能救我一定救,但现在什么情况我也搞不清了,大头你带她们几个从后面离开,我到工坊里去看看!”

  “好!”

  几个人同时加快了脚步,可没走多远五人突然齐齐一怔,刚刚离开的水泵房竟然又出现在了前方,但他们走过的泥地上却没留下脚印,而燃烧的古堡依然在他们身后。

  “老板!你也破不了鬼打墙吗……”

  吕大头很惊奇的看着赵官仁,赵官仁赶紧运起追魂眼,带着他们又往深处跑去,结果没几分钟又绕回来了,三个小娘们吓的脸都白了。

  “这不是普通的幻术,我看不^穿……”

  赵官仁有些紧张的回头看了看,古堡里已经变得没有半点声音了,四周都被黑气给笼罩着,他连忙打开手电说道:“我们可能走进了一种阵法之内,干扰了我们的判断力!”

  “仁哥!”

  高洁忽然抓住他的手说道:“你就没发现不对劲吗,之前有好多人冲出来了呀,可地上一具尸体也没有,残肢也看不到,这前面会不会有什么东西啊?”

  “不管了!先出去再说……”

  赵官仁擦了把额头的冷汗,说道:“历翎!你闭着眼上前开路,我在后面拉着你的腰,你每走三步就往右跨半步,这是我朋友教我的一种方法,大头你多盯着点后面!”

  “哥!你拉紧我啊……”

  历翎紧张的闭上了拴眼,赵官仁拽住了她的裤腰,而葡萄林全是笔直的一行行,往右跨出半步肯定会撞倒葡萄藤,但历翎跨了半步之后,竟然什么都没有撞到。

  “咦?怎么会这样啊……”

  历翎困惑的睁开了双眼,面前的路竟然还是笔直的,她就好像没有横移过一般,葡萄藤任然距离她半步之遥。

  “继续!”

  赵官仁关上手电说道:“古堡周围都被布了迷阵,这是种相当高明的阵法,我亲眼看着你跨出了半步,但前面的路却转变的很自然,不盯着看根本不知道改变了!”

  “你护着我点啊……”

  历翎硬着头皮继续闭眼前行,果然就跟赵官仁说的一样,历翎虽然一直在斜着移动,但前方的路始终笔直一条,只不过他们没有再绕回去,距离燃烧的古堡越来越远。

  “停下!到了……”

  赵官仁忽然拉住了历翎,只看前方几十米外,座落着一栋漆黑的工坊,他缓缓上前几步扫视道:“工坊里没有活人,恐怕他们不是进了工坊,而是直接从后面出去了!”

  “不是吧!”

  历翎狐疑道:“继续往前走是一座荒村,只有一条坑坑洼洼的小路,他们不应该放着好好的大路不走,硬闯那种鬼地方吧,听说以前还是枪毙人的法场呢!”

  “法场?”

  赵官仁心念一动,立即带着几人加速往前跑去,到了工坊外推门一看,里面果然半个鬼影都没有。

  “回头是不可能了,过去看看再说吧……”

  赵官仁顺着庄园后方的小路跑去,谁知道他们非但没有穿越黑气,反而被黑气给彻底笼罩了,能见度仅有五六米之远,但绕过了一座低矮的小山后,前方忽然警.灯闪烁。

  “警车!有警察来了……”

  三个女人惊喜的叫喊了起来,吕大头也如释重负,带头朝着小路上的一台警车冲去,可跑到近处一看却傻眼了。

  四名警察一水草绿色的老式警装,头上戴着跟军人差不多的大盖帽,并且是冬天的长袖制服,正在检查一辆过路的农用车,农用车驾驶员腰里还别着个机。

  “咱们这是穿越了吗……”

  吕大头用力揉了揉眼珠子,历翎猛地缩到了他身后,颤声道:“我觉得好像是撞、撞鬼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