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差一步苟到最后

01720年杀

差一步苟到最后 十阶浮屠 5809 2020-11-17 17:22

  “火烤兽人菊!”

  赵官仁指着萨丹的屁%股一声狞笑,只看他左手上的金凤戒指火光一闪,只能发动三次的“火凤翎雨”瞬间被触发,上千根火羽一口气被射了出去,全部命中萨丹比磨盘还大的屁%股。

  “砰”“啊……”

  一声爆响!

  萨丹带着一串惨叫被炸飞了出去,身在空中屁%股上就燃起了大火,甚至冒出了一大股黑烟,好似一只巨大的窜天猴,高高的飞上了天空,又重重的砸进了树林,落了个菊开屁烂的下场。

  “哇!!!”

  王幺幺等人全都瞪着眼惊呆了,谁能想到赵官仁一招打飞了大魔王,萨丹那叫声比活活爆菊还有凄惨数倍,恐怕不死也得落个残废的结局。

  “全都抱头蹲下,谁站着弄死谁……”

  赵官仁嚣张的举起了残刀,江修军团的人哪还敢冒头,纷纷抱头蹲地,王幺幺也下意识的蹲了下去。

  “走喽!”

  赵官仁一个箭步冲了过去,猛地在她胸口掏了一把之后,立即带着吕大头撒腿就跑,王幺幺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自己居然被人吃了豆腐。

  “王八蛋!我弄死你……”

  王幺幺状若疯魔般咆哮了一声,抄起一把步.枪%就朝赵官仁扫射,吓的赵官仁躲到岩石后大骂道:“你%他%妈真开枪啊,小婊子你给我等着,再让我抓住就捏死你!”

  “咣”回答他的是一颗怒砸过来的手雷,炸的赵官仁跟吕大头玩命狂奔,但刚跑到山后就听一声怒吼,居然震的地动山摇,一听就是萨丹发狂了。

  “哈哈这傻缺……”

  赵官仁竟然幸灾乐祸的大笑,身上的锁魂链正在疯狂燃烧,萨丹的怒气可比白溟的大多了。

  “你别笑啦!被追上可就完犊子啦……”

  吕大头欲哭无泪的跟着他跑,以萨丹的速度他俩根本跑不脱,而且话音未落就听一声巨响,狂化的萨丹居然冲天而起,带着一大股浓烈的黑气,像颗炮弹似的砸向了他俩。

  “分头跑!”

  赵官仁飞快的蹿进了枯树林,萨丹“轰隆”一下砸在后方,硬生生把地面轰出一个大洞,崩裂的土石天女散花般乱飞,但他却狡猾的躲到了大树后,从容夺过了一片飞沙走石。

  “嗷”萨丹疯狂的从大洞里跃了出来,他的身体已然膨胀了一大圈,庞大的好似金刚一般吓人,浑身的黑毛如同钢针一样竖起,但大屁%股却是焦黑一片,爆掉的菊花还在稀里哗啦的流着黑血。

  “大哥!饶命啊……”

  赵官仁突然跑出来跪倒在地,悲哀万分的拱手作揖,彻底狂化的萨丹居然微微一怔,两颗紫亮的鬼火眼更是缓缓黯淡,甚至膨胀的身体都开始回缩。

  无中生友!

  解开锁魂链的第四份大礼,只要跪下来叫声大哥,不管什么人都能做上他二十秒的好兄弟。

  不过好东西也会付出巨大的代价。

  无中生友每天只能使用一次,一次消耗掉的怒气值,足以让一根锁魂链暴增三分之一,并且对方一旦清醒过来,将会产生十倍“杀父之仇”的怒气,不把他弄死誓不罢休。

  “呜”萨丹忽然发出了一声哀鸣,竟然痛心疾首的上前扶起了赵官仁,但赵官仁却突然从他裤裆下钻了过去,猛地翻身躺在地上,再次捅住他屁%股狞笑道:“火烤兽人菊!”

  “砰”萨丹再一次做了窜天猴,捂着屁%股“嗷”的一声原地起飞,血液就跟喷泉一样从屁%股后面喷涌而出,这次没等落地人就晕了过去,像块木头似的重重砸在了地上。

  “哈哈你也太狠了吧……”

  吕大头惊喜万状的钻出了树林,但赵官仁又一阵风似的冲了过去,举起残刀狠狠往下一捅,只听“噗嗤”一声闷响,烤焦的菊花再次惨遭屠戮。

  “啊!!!”

  萨丹活活疼醒了过来,抓住地上的枯草仰头惨叫,好像被无数壮汉给**米的老妇女,但很快又猛烈的抽搐起来,一双紫火眼竟然迅速熄灭。

  “不会吧!这就挂啦……”

  赵官仁惊讶的拔出了残刀,刀上黑的黄的粘了一大堆,可萨丹又“嗷”的一声干呕,只看一颗布满黑筋的肉皮大卵,迅速从他的大嘴里冒了出来。

  “吔?”

  吕大头跑过来好奇道:“这货怎么把蛋给吐出来了,难道他是个母的,临死前想再下个蛋,给自己留个后不成?”

  “哗”一只黑爪突然捅破了大卵,大量的粘液流淌了出来,然而还没等两人反应过来,一头黑色的大狼就从卵里钻了出来,连滚带爬的往前逃窜。

  “靠!原来是金蝉脱壳,快抓住它……”

  赵官仁举起刀猛追了上去,黑狼比正常的狼狗大上一圈,可能是刚出生的缘故,跑起路来无力的东倒西歪,但它的双眼中却是一对紫火,显然是萨丹金蝉脱壳了。

  “你把它往右边撵,我绕过去逮住它……”

  吕大头飞速追了上去,已经把萨丹给当成了一条野狗,萨丹也彻底没了大魔王的尊严,夹着尾巴如同丧家之犬一般的逃窜,嘴里还不停发出“嗷呜嗷呜”的哀鸣声。

  “唰”萨丹忽然一头蹿进了枯树林,这片林子不少枯死的灌木丛,萨丹一钻进去就没了影子,但赵官仁一开“追魂眼”就让他显出了原形。

  “我让你跑!”

  赵官仁猛地扑进了一片灌木丛,抡起残刀就往黑狼头上砍去,吓的黑狼往前猛然一蹿,这刀就落在了它的狼背上,但也砸的它嗷嗷惨叫,甚至疼的它满地打滚。

  “嗯?”

  赵官仁突然惊讶的发现,萨丹的本命火正在剧烈摇晃,好似蜡烛被人吹了口气一样,但残刀连它的毛皮都没砍破,更不可能伤到它的本命火。

  “莫非……”

  赵官仁下意识看了看手中的黑色残刀,于是又上前一刀砍在了狼头上,这次黑狼四爪一蹬肚皮朝天,好似触电一般浑身直抽抽,本命火更是猛然一黯,差点直接熄灭了。

  “哈哈我就知道这刀是个宝贝……”

  赵官仁惊喜的拽过了吕大头,说道:“这刀不是物理攻击,它能直击对方的本命火,死狗的本命火只差一点就熄灭了,我要是再补上一刀,不破防也能让它魂飞魄散!”

  “咱把它套起来当猎狗吧,遇上魔人就放出去咬……”

  吕大头从背包里掏出一小捆绳子,系了个绳圈套在黑狼的脖子上,黑狼奄奄一息的躺在地上,双眼中的紫火忽明忽暗,已经半点脾气都没有了。

  “别装死狗,不然劈死你……”

  赵官仁把残刀架在它脑袋上,黑狼居然吓的狠狠一哆嗦,但赵官仁硬是把它拽起来说道:“我知道你很快就能恢复,但我这刀你已经尝到厉害了,不听话我就让你魂飞魄散!”

  “呜”黑狼流下了两行屈辱的眼泪,它好歹也是新晋的八魔王之一,居然被人套起来当狗耍,可谁能想到赵官仁会如此缺德,竟然从体内发动爆菊攻击,简直防无可防。

  “起来!驮着我……”

  赵官仁骑到了黑狼的脖子上,一手牵着缰绳,一手拎着残刀,黑狼只得摇摇晃晃的撑了起来,垂头丧气的驮着他往下走去。

  “我去看看它身上有什么宝贝……”

  吕大头一溜烟的跑到了萨丹的尸体旁,谁知道这兽人近乎裸奔,身上唯一的兽皮都让它亲手撕了,只有腕上戴了一根青铜手环,而他只能勉强拿来当个铜腰带。

  “看什么看?没见过死魔王啊……”

  吕大头很嚣张的呵斥了一声,可躲在山后的一帮人早就傻眼了,贾奶莎更是惊恐的挽着王幺幺,颤声道:“他们……他们把萨丹给杀了!”

  “王妖精!你给老子等着,迟早爆了你的菊……”

  赵官仁骑着黑狼从前方缓缓走过,气势汹汹的挥了挥残刀,但这回王幺幺没敢还嘴,下意识捂住了小屁%股,紧张道:“快去找我爸,这家伙连魔王都敢杀,哪里还是人啊!”

  “我有一头小毛驴,我从来也不骑……”

  赵官仁悠哉悠哉的唱起了小曲,吕大头牵着缰绳跟在他身边,黑狼似乎有修为倒退的趋势,眼中两团紫火始终黯淡无光,垂头耷脑的样子,完全没有了兽人的血性。

  “老大!陈冉咋救啊,真要帮血姬找寺院吗……”

  吕大头下意识掏出了血姬的黑珠,可赵官仁却说道:“这珠子百分百是个追踪器,咱们到哪血姬都能知道,不过真要是让我找到了寺院,老子连她跟永夜一起灭了!”

  “嗯!”

  吕大头点头道:“只要能取得寺院里宝贝,永夜咱们也不怕了,而且血姬在没确定你的想法之前,肯定不敢伤害陈冉,但我就是怕撞上魔人大军,寺院附近恐怕会重兵把守!”

  “不可能!”

  赵官仁笃定道:“黑魔要是用重兵守护寺院,岂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它最多安排几个高手打伏击,到时候就让古侍他们去当炮灰,帮咱们摆平那些高手!”

  “啊?”

  吕大头惊讶道:“我身上的魔纹都没了,古侍他们应该找不到我们吧,而且他们正在寻找云溪县,搞不好都中计化成灰了!”

  “不要忘了永夜,它可是八魔王的老大……”

  赵官仁笑道:“我要是永夜的话,我就安排两个心腹当八魔王,让他俩去挑拨其它魔王内斗,这样他们就没精力造反了,而且一切都能在我的掌控之中,他们来秘境寻找白玉寺院,我又怎么会不知道!”

  赵官仁摸着黑狼的脑袋,弯腰说道:“萨丹!你这么蠢肯定不是心腹,但你要想看我说的对不对,你就等着看好戏吧,谁追着你一路过来了,谁就是你主子的心腹!哈哈”黑狼垂着头一声不吭,不过轻轻眨着眼睛,似乎正在仔细思考他的话,八魔王内斗的这么厉害,搞不好真是永夜在故意挑拨。

  微信关注“ ”看,聊人生,寻知己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