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差一步苟到最后

0492皇19弟

差一步苟到最后 十阶浮屠 5925 2020-11-17 17:22

  一位永史郡王!一位禁军统领!

  两人此时就像两个小流氓似的,蹲在高高的宫殿基座底下,嘴里叼着半截烟不停的猛吸。

  “孙贵妃当年只是个贤嫔,生了个小公主,皇上特准她回娘家省亲……”

  金无命哀声道:“当时由十七公主陪同,我带队护送顺便换防,到了地方公主就请我喝酒,结果稀里糊涂就喝多了,第二天醒来一看,孙贵妃光溜溜的躺我怀里,公主坐在床边冲我笑,我吓的差点散黄!”

  “你这警惕性也太低了吧……”

  赵官仁没好气的说道:“妖月是什么货色啊,浑身上下全是心眼,肯定是那贱*人给你下了药!”

  “当年我还不是禁军统领,警惕性没有如今这般高……”

  金无命苦逼道:“下不下药我都干了,横竖都是灭九族,虽然这些年十七公主从不跟我提这事,但我知道她是等着关键时刻用,昨晚她跑过来跪着求我,我一时心软就答应了!”

  “你也真是老实人,换我提上裤子就不认账,捉奸得捉双……”

  赵官仁拍着他肩膀说道:“这事妖月她们不敢说,说出来就得给你陪葬,但皇上已经猜到是你在递话了,东宫只有你能进去,你得去照实跟皇上说,但千万别说同情妖月!”

  金无命惊讶道:“这、这如何说啊?”

  “你就说十七来找你求情,说她老娘被猫妖附体了,想请天师来驱魔,正好你也觉得事有蹊跷……”

  赵官仁低声道:“你答应将皇后带出来驱魔,帮皇上铲除秽乱的妖邪,可万万没想到十七把你也给骗了,竟找了个江湖术士来骗人,反正你没递过话,啥都不知道!”

  “可封禁东宫的都是我的人,除了我没人能递话啊……”

  金无命苦歪歪的看着他,赵官仁笑道:“你且去上朝,退朝后去找皇上,只说你也想不通怎么回事,咬定你手下人不可能背叛,不可能递话,剩下的事就交给我了,待会见!”

  “唉失足成千古恨呐……”

  金无命唉声叹气的往大殿里走去,顺尧帝正用他的“睿智”嘲讽众臣,王公大臣们各个垂头丧气,连铁齿铜牙的御史们都没脸见人了,唯独没有点名推波助澜的金无命。

  “退朝!”

  随着田公公上前一声喊,王公大臣们骂骂咧咧的走了,留下一群皇子去偏殿喝茶,金无命跟着皇上去了后堂书房,顺尧帝果然冷声问道:“你收了小十七多少好处?”

  “皇上!臣若是收了半点好处,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金无命猛地跪在地上痛心疾首,按照赵官仁的意思都说了一遍,田公公很机灵的溜出去关上了门。

  “哼你好大的胆子……”

  顺尧帝猛地将茶碗砸碎在地上,怒声道:“如果没人去东宫递话,皇后能演的那般逼真吗,你还敢欺瞒于朕,我看你的脑袋是不想要了!”

  “皇上!”

  金无命跪在地上哀声道:“臣也想不明白啊,肯定有人给皇后递了话,但不可能是我的部下,他们都是久经考验的老人,绝不会背着我*干这种事啊!”

  “皇上!永史郡王求见……”

  田公公忽然在门外喊了一声,等顺尧帝答应了一声之后,赵官仁笑嘻嘻的推门走了进来,笑道:“大统领!挨皇上的骂了吧,你没事得多读读书,让人卖了还替人数钱!”

  “怎么回事?”

  顺尧帝疑惑的看着他,赵官仁上前点燃了一根蜡烛,掏出一张白纸在火上烘烤了两下,很快就看空白一片的纸上,缓缓出现了两个大字——猫妖!

  “这是如何做到的,妖法么……”

  顺尧帝震惊的站了起来,赵官仁掏出一批米醋放桌上,笑道:“父皇!不过是白醋显字而已,这是后宫的秘密通信手段,有人把纸垫在食物下送进东宫,侍卫看不到字当然会放行!”

  “朕来试试!”

  顺尧帝好奇的走了过去,实验一番过后果然是隐形字,他转身就把纸扔给了金无命,笑骂道:“你窝囊不窝囊,让人在你眼皮子底下搞鬼,起来吧!没事多跟云轩学着点!”

  “多谢郡王爷出手相助,不然微臣可就说不清楚了……”

  金无命爬起来擦着额头冷汗,顺尧帝又说道:“云轩!中午咱们一同吃顿家宴,正好带朕见见你几位妾室,再跟你几位兄弟熟悉熟悉,你看要不要把你九哥也叫来啊,毕竟他没犯错嘛!”

  “我觉得不用,正好让他闭门思过,叫上小郡主就行了……”

  赵官仁知道老家伙又在试探他,顺尧帝这尿性是改不了了,毕竟篡位的皇帝疑心病都特重,而他这话自然也说到老家伙心里去了,爽快的带着他们往后宫里走去。

  “叩见陛下!皇上圣躬金安……”

  娘娘们早已接到等候旨意,见到顺尧帝等人步入宴席大厅,七八位地位最高的娘娘便上前跪迎,卞香兰等女自然也在其中,但这回是真的紧张了,头一回见到皇上连正眼都不敢瞧一下。

  “全都起来吧,一顿寻常的家宴,莫要拘束……”

  顺尧帝爽朗的抬了抬头,背着手朝前方走去,可卞香兰等女忽然一愣,一位龙袍王爷居然亲手扶起了她们,等她们忐忑的抬头一看才惊觉,竟然是自家男人穿上了龙袍。

  “今晚不叫爹爹,今晚得叫王爷……”

  赵官仁骚包的眨了眨眼,赵府女人顿时臊了个满脸通红,只有这货会不要脸的当众说骚话,但她们仍旧紧张的不得了,低眉顺眼的跟着赵官仁往里走,后面还跟着十多个王爷跟公主。

  “哇噻好大一张桌啊……”

  赵官仁步入宴席大厅一瞧,一张四四方方的大木桌,足够坐下三十多人,黄缎的盘龙桌围都点缀着宝石,桌子中间还有名山大川的石雕,上方则是个圆形的拱顶,正好是天圆地方、坐看江山。

  “无命!你不算外人,坐下来一同吃……”

  顺尧帝端坐到首位上,原本应该是皇后坐他身边,不过此时只有两位年老色衰的皇贵妃,空出了一个位置谁也不敢坐,妃嫔们则全部左右手,皇子公主都坐左侧。

  小郡主自然也是来了,不过她今天没敢作怪,老老实实地坐在十七公主的身旁,十七公主规规矩矩的坐着面无表情,眼神看上去十分的空洞。

  “这么多人围着看啊……”

  赵官仁带着两位夫人坐在皇上正对面,六六和罗檀没有坐下的资格,金无命也坐到了赵官仁身旁,当大厅中至少有几十位宫女太监,直接将他们包围在了中间,随时等着上前伺候。

  “云轩!你在抠什么,是不是在抠朕的宝石……”

  顺尧帝忽然用力敲了敲桌子,一桌老婆孩子都给吓了一跳,慌忙正襟危坐看向赵官仁,赵家女眷的脸色“唰”一下就红了,金无命也尴尬的咳嗽了一声,撇过脸不想与之为伍。

  “呵呵儿臣就是研究研究,看看真的假的……”

  赵官仁讪笑着举起了手,竟然从桌布上抠了三颗红宝石,看样子正准备塞进袖子里,宫女们慌忙垂下头想笑又不敢笑,只有白淑妃不屑的嘀咕了一句,土豹子!

  “瞧你们俩那点出息,一个惦记朕的画片,一个惦记朕的宝石……”

  顺尧帝指着他跟金无命笑骂了一声,说道:“右手那位就是兰台卞氏吧,今年进贡的烟草替朕特殊打造,隐藏*人物卡朕要十套,还有那个放大版、尖叫版和皇家特*供版,早些呈上来!”

  “好、好的!妾身领旨……”

  卞香兰慌张的起身掐腰行礼,谁知一位半大的皇子突然来劲了,站起来惊喜道:“原来你就是开烟坊的卞氏啊,黑吕布和神关羽有没有,隐藏*人物卡本王也要几套,你下午就派人送进宫来!”

  “本公主也要,水浒和三国全都要……”

  几位皇子跟公主全都激动了,唯有四位正惦记太子宝座的皇子,端着茶碗在那故作深沉,当了皇上跟太子要啥没有,小孩子才会伸手问人家要。

  “嫂嫂!人家要皇家特*供版的……”

  两位公主直接缠上了卞香兰,熊孩子们也一起挤了过来,卞香兰受宠若惊般的应付着,何曾想到自家坑人的东西,居然会如此受欢迎。

  “哈哈”顺尧帝挥手笑道:“你们去陪桌另开一席,好好哄哄你们嫂子,这种事不要与你们十九哥说,他连朕的宝石都敢抠,他就是一只铁公鸡!”

  “传膳!传舞……”

  田公公挺直腰杆喊了一声,御膳立即被源源不断的端了上来,乐师们也早就准备好了,只看一队环肥燕瘦的舞娘走了进来,大气优雅的跳起了舞来。

  “老金!我排行十九吗,十七可比我大了十多岁啊……”

  赵官仁纳闷的看向了金无命,金无命低声道:“皇上共有二十八位子女,有好几位已经夭折了,右手第四位原本是十九皇子,但你比他大几岁,他们自然得往后退一位,私底下也能管你叫十九爷!”

  “十七姐!老弟陪你走一个……”

  赵官仁贱兮兮的端起了酒杯,妖月公主冷着脸权当没听见,不过顺尧帝却突然来了句:“云轩!在京的兄弟们你都见到了,如果有一日太子被废,你觉得谁堪大用啊?”

  此话一出!

  顿时满场肃立,太监宫女们纷纷垂下脑袋,生怕惹祸上身,隔壁桌的熊孩子们都不敢呱噪了。

  娘娘们虽然表面上乖顺,可眼珠子都在滴溜溜的乱转,唯有四位大皇子挺直了腰杆,一本正经的盯着桌面,他们知道赵官仁绝不会正面回答,但都希望此人会是自己。

  “父皇!这话你应该问我十七姐……”

  赵官仁放下酒杯笑道:“十七姐可是女中豪杰,一向要谋略有谋略,要胆量有胆量,若不是女儿身,在座没有一个是她的对手,所以她将来支持谁,儿臣就看好谁,跟着十七姐有肉吃!”

  “哈哈看来朕真是培养了一个好女儿啊……”

  顺尧帝似笑非笑的看向了妖月公主,问道:“小十七!告诉父皇,你看好哪位皇子啊,随便说,家常闲话,说错了也不打紧!”

  “十九弟!你真是抬举姐姐了……”

  妖月公主同样是皮笑肉不笑,望着赵官仁说道:“父皇!在座没有一个能打的,十九弟用一根手指头就能摁死他们,所以女儿只看好十九弟,将来他一定能继承大统,荣登皇位!”

  “嘶”一桌人轻吸凉气,倒不是让妖月的“大不敬”给吓到了,而是突然意识到赵官仁也是个皇子了,这货要是蹦出来抢皇位的话,貌似真能把其他皇子都给干趴下。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