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差一步苟到最后

0462阴阳师

差一步苟到最后 十阶浮屠 5788 2020-11-17 17:22

  “吼”祁半斤面目狰狞的扑进了茅厕,只不过他已经变成了半透明的生魂状态,胸口甚至萦绕着一股灰色的气体,有点像黑魂的黑死之气,但是远不如那些鬼东西凶猛。

  “噗通”赵官仁连忙缩头往侧面一条,状若疯魔般的祁半斤扑了个空,一头栽进了旱厕的茅坑中,屎花倒是没溅起一个,但整个魂却倒栽葱般插#进了坑底。

  “哈哈你说话倒是真算话,说做鬼就做鬼啊……”

  赵官仁迅速系好了裤子,走回坑边好笑道:“小爷我敬你是条汉子,不过你这是来帮我擦屁#股的,还是来给我送纸的啊,你这就叫一顿操作猛如虎,一看工资二百五!哈哈”“吼”祁半斤在粪坑中翻了个身,疯狂的在屎尿中扑腾,不过他这生魂明显是菜鸟级别,粪坑仅仅被它扑腾出了几个泡泡,而且衙门里的粪坑又大又深,它乱抓乱挠也爬不上来。

  “我妈不让我跟傻子玩,但我真好奇你是怎么做到的……”

  赵官仁有些恶心的蹲到坑边,将玄气凝聚在右手之中,抡起手掌狠狠地抽了过去,玄气果然可以攻击魂体,祁半斤被抽的在粪坑转了一圈,竟然满脸懵逼的看着他。

  “说!究竟是谁把你变成这样的,不说老子就用屎溺死你……”

  赵官仁用力在它脑门上拍了两下,可祁半斤显然已经变成了弱智儿童,疯狂的吼叫抓挠也上不来,但赵官仁知道他不会无缘无故变鬼,他去了停尸房多少次也没见过鬼,一定是有人动了手脚。

  “老爷!您在跟何人说话啊,是不是没带纸呀……”

  三姨娘纳闷的走到了茅厕外,她明显是看不见坑中的祁半斤,一看赵官仁独自蹲在粪坑边玩屎,她的小嘴瞬间张成了o型。

  “我有东西掉进去了,正在找呢……”

  赵官仁尴尬万分的挥手道:“你去烧壶水给我泡杯茶来吧,不是!送到值班房等着我,我方便完就过去喝!”

  “我给您打盆水去……”

  三姨娘满脸古怪的离开了,赵官仁突然被祁半斤抓了一把,左臂上瞬间就出现了三道血痕,疼的他猛然抽手骂道:“你特么给脸不要脸,老子今天非把你溺死在屎里不可!”

  “砰砰砰……”

  赵官仁跳起来朝它脑袋猛跺,玄气全部集中在脚掌之上,谁知道几脚就把它的不行了,软绵绵的靠了在坑中,他干脆又狠踹了几下,一下就把祁半斤踹成了烟雾状,缓缓在空中消散。

  “不是黑魂,谁干的呢……”

  赵官仁疑惑的走了出去,在疫病分署里饶了一大圈,里外都看了也没发现异常,便纳闷的走回了内院值班房,三姨娘正好拎着茶壶跟了进来。

  “老爷!您今晚要在这歇么……”

  三姨娘关上房门走到了桌边,低眉顺眼的帮他倒茶,赵官仁靠坐在单人床的床头,点上根烟问道:“蝴蝶!你知道什么人会招魂吗,比如可以召唤厉鬼出来害人?”

  “厉鬼?您说阴阳师么……”

  三姨娘放下茶壶惊讶道:“奴家听说泰平天国有一种阴阳师,他们可以召唤死者的冤魂,低级的只能吓唬吓唬人,厉害的能让冤魂杀人于无形,但奴家也不太清楚,毕竟泰平天国在海外!”

  “阴阳师?怎么又跟泰平天国扯上了……”

  赵官仁吸着香烟百思不得其解,三姨娘端起茶杯放在了床头柜上,跪在床边下意识伸出了舌头,可马上又捂住嘴说道:“对不起!我已经习惯了,看到主人就想伸舌头!”

  “人都没做好还学狗,起来坐着吧……”

  赵官仁躺下来说道:“从今天起你就是护士长了,负责管理小护士,谁学不好就给我罚站,口粮减半,不要把自己当成奴婢,我只是你们的院长,你们是我的员工!”

  “蝴蝶知道您是好人,不想让我们做狗,只是这心里一时适应不了……”

  三姨娘哀怨道:“我十三岁便让祁半斤霸占了,被调教了整整十八年,做狗已经成为了我生命的一部分,平常还好,可只要一被叫到小贱狗,我这脑子就像被摁下了开关,根本控制不住自己!”

  “他应该跟你说了很多关于地球的事吧……”

  “没发家前他什么都跟我说,我也特喜欢听他说地球上的事……”

  三姨娘坐到床边答道:“那时候年纪小嘛,说话方式也被他改变了,所以骗你时我才没有露怯,但刚刚看到他的尸首后,我有种大梦一场的感觉,特想上去踢他两脚!”

  “这就对了!没有人该被奴役,你应该挺直腰杆做人……”

  赵官仁顺手掐灭了烟头,三姨娘伏在他胸口说道:“腰杆子是直不起来了,已经下#贱半辈子了,我没脸回卞家也不想回去,只求能为老爷做些便好,谢谢您救了我们母子!”

  “你已经入了良籍,以后就在这好好干吧,做大顺的南丁格尔……”

  赵官仁用双手枕头闭上了眼,三姨娘柔美的笑了一笑,伸手将煤油灯给拧灭了,隐约间只看到一双绣花鞋被甩落在地,可没一会便惊讶道:“不解么?老爷这是在等人?”

  “在等!不知道会是什么人……”

  “蝴蝶明白了,院长您躺着便是……”

  “这声院长叫的给力,护士长幸苦了……”

  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响了起来,院子里彻底安静了下去,随遇而安的女人们都进入了梦乡,只有破床传来的吱呀声……

  “咣”一声爆响炸的天摇地动,三姨娘吓的一屁#股摔下了床,院里也传来了女人们的惊呼声,不过赵官仁早已穿戴妥当,猛地抄起床边的钢刀,以最快的速度冲向了库房。

  “哈哈”赵官仁垂下钢刀大笑了一声,只看库房小屋已经被炸烂,瓦砾和碎砖飞的到处都是,四名巡疫不知生死的躺在门外,还有两个血肉模糊的黑衣人,正吃力的往外爬。

  “唔”两名黑衣人忽然同时抽搐了起来,赵官仁急忙跑过去揭开面罩,一看两人已经口吐白沫了,显然是口含毒药的死士,但这两个人他见过,全部是黑衣卫中的督旗。

  “果然没猜错,真是京督卫场出了内奸啊……”

  赵官仁一边摸索着尸体,一边抬头朝库房里看去,石匣子已经被炸了个稀巴烂,里面自然没有装着尸毒粉,但下面却连接了两颗土雷,只要拿起石匣就会爆炸。

  “唰”一道黑影猛然从后方袭来,赵官仁似乎毫无所觉,在千钧一发之际他才猛地扑进了屋里,只听“咣”的一声爆响,地上一具尸体突然爆开,将黑影凌空炸飞了出去。

  “咚”黑衣人猛地砸在墙上又摔落在地,手里的长剑当啷一下落了地,可他只是胸口的衣服被撕裂,身上的皮肉居然没有半点事,显然是个罕见的高手。

  “哦呦这么晚还加班搞刺杀啊,真是幸苦了……”

  赵官仁笑嘻嘻的走了出来,其实他早发现有人埋伏了,摸索尸体正是为了塞上一颗土制手雷,算好时间才扑进了屋里。

  “嗖”对方抄剑跳起隔空一击,一股无形的剑气直刺赵官仁,他精准的横起刀来猛地一挡,只听“当”的一声脆响,地级一品的军用钢刀居然火星四溅,留下了一道深深的刻痕。

  “欧阳大人!您就这么点本事吗,希望您嘴里没含毒药喔……”

  赵官仁露出了一抹贼笑,对面的蒙面人突然双目猛睁,发疯似的大喝了一声后,一蹬地面猛地朝他扑来,长剑上居然射出了一道青色气流,直接朝他头上横劈过来。

  “射他!”

  赵官仁侧头大喊了一声,蒙面人的动作顿时走了形,可一颗土制手雷却赫然到了他面前,燃线已经烧到了末端,等他察觉到不好的时候,手雷直接在他面前爆开了。

  “咣”对方再次被炸的倒飞而起,无数钢砂好似暴雨梨花针一般,将他脸上的面罩猛然撕碎,露出了欧阳仁杰白皙的帅脸,还划出了好几道深深的血痕。

  “死吧!”

  赵官仁猛地举刀冲了过去,谁知一套魂甲凭空出现在他身上,他甚至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一支黑色铁箭便猛然射在他腰眼上,一股巨力直接将他撞飞了出去。

  “咚”赵官仁一头摔在了地上,等他吃惊的转头一看,上百米外的房顶上居然站着个弓箭手,一眨眼便朝他连射了三箭。

  “唰唰唰……”

  三支黑色铁箭接连射来,这可不是普通的箭支,上面全都包裹着青色的玄气,至少也得是从一品的大高手才能射出,刚刚若不是魔王魂甲自动弹出,他早已横死当场了。

  “砰砰砰……”

  赵官仁就地一滚的同时,三支铁箭深深射进了地里,甚至连箭羽都一同没入其中,但欧阳仁杰也趁机一跃而起,闪电般朝着院外逃去,同时朝天上射出了一根响箭。

  “砰”响箭在空中爆出了一团红色火光,赵官仁连滚带爬的躲到了库房后,发现远处的“狙击手”也一同离开了,他没好气的骂道:“娘的!还放魔术弹,有种别跑啊!”

  “老爷!发生什么事了……”

  三姨娘和女人们惊恐的躲在院门后,赵官仁挥挥手让她们赶紧回去,看来值班的人都死光了,不然如此大的爆炸声不可能没人来,而且追魂眼也看不到个鬼影。

  “兄弟们!真是谢谢你们了,差点小命就没了……”

  赵官仁用力拍了拍身上的魂甲,其实这是魂甲残余的力量,跟他自身修炼的玄气无关,而他最近修炼的玄气,只够把青冥和白溟给召唤出来。

  “不对!没走……”

  赵官仁突然震惊的发现,神箭手已悄然来到了院外,隔着一堵院墙朝他接连拉弓,几乎一眨眼又射出了三支箭。

  “砰砰砰……”

  三根铁箭前后射穿了墙壁,一根射向了他的头颅,另外两根封堵他逃遁的路线,连提前量都给他算好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