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差一步苟到最后

0530红鸾

差一步苟到最后 十阶浮屠 5865 2020-11-17 17:22

   “王爷!救救奴家,奴家不想、不想……”

  秋宁从喉咙里发出窒息般的声音,她早已经吓的肝胆俱裂,眼泪和鼻涕一起往下流淌,正被拖行的身下还流下了一串液体,她就像吊死鬼一般伸着舌头,还痛苦的翻起了死鱼眼“呼”突然!

  一双大手凭空而来,一把拽住她的手腕用力掰开,几欲晕厥的秋宁猛吸了一口气,等脸上“啪啪”挨了两个大嘴巴之后,阴森的黄泉路居然消失了,她仍然躺在梅花林中。

  “王爷!”

  秋宁“哇”的一声哭了出来,猛地抱住蹲在她面前的赵官仁,赵官仁已经戴上了一副口罩,但他却质问道:“说!为何要背叛我,不说我就把你扔回去,让鬼掐死你!”

  “我没有,没有背叛你……”

  秋宁惊慌失措的哭喊道:“你是我的爷,我是你的奴啊,我也不是白领婊,我只是、只是瞒了你一些家里的事,我前夫没有对我不好,我是怕你不要我才这么说的!呜”“谁说你是白领婊了,这词谁教你的……”

  赵官仁凶狠地揪住她的头发,可秋宁却表情错乱的摇了摇头,说道:“奴家不知,这个词就一直在我脑子里,好像有个女人对我说,只要我听她的话,她就会让我成为、成为侧妃娘娘!”

  “难怪!你特么让人催眠了……”

  赵官仁摘下她腰里的皮水壶,打开盖子猛地挤在她脸上,掏出一副口罩递给她说道:“擦擦脸戴上口罩,阵眼附近有毒雾,吸多了就会让人产生幻觉,布阵的是个高手!”

  “谢王爷!”

  秋宁手忙脚乱的爬了起来,戴上口罩问道:“什么是催眠,我总觉得忘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想跟您说却怎么也想不起来!”

  “女刺客进大营来借水,你带她们进来的,还记不记得……”

  赵官仁认真的看着她,可秋宁却困惑道:“借水?我不记得有这事了,但我可以对天发誓,我真的没见过那名女刺客,再说您如此器重我,我不可能去勾结刺客呀!”

  “这就是催眠,人家把你迷了……”

  赵官仁拍了拍她的脸蛋,说道:“如果不是有内应,她们不可能在营盘里乱蹿,还不被咱们的哨兵发现,而你是有权力调动哨兵的人,人家迷了你做他们的帮凶,懂么?”

  “我一点都不记得了,什么时候迷的我呀……”

  秋宁惊恐万分的看着他,赵官仁又说道:“你够聪明却没江湖经验,人家想迷你并不难,接下来不要相信自己的眼睛,桃花渐欲迷人眼,这座桃花大阵就是迷幻阵!”

  “我知道了!我会小心的……”

  秋宁惶恐不安的点着头,赵官仁便继续带着她往前走去,此时永宁等女已经停止了哭喊,只有隐约的啜泣声从中央传来,但没走多远两人忽然一愣,几具尸体竟然出现在了前方。

  “为何又绕回来了,明明是朝另一个方向走的呀……”

  秋宁横起刀警惕的左右查看,但赵官仁却骂道:“他妈的!最讨厌这种迷路的破阵,平白浪费老子的时间,一点科学意识都没有,傻缺!”

  说着他便从掏出个指南针来,指南针并没有什么技术含量,只要让工坊做个铜外壳,再镶一块玻璃上去就搞定了,而指南针在这也没有失效,很快就把他们引上了正途。

  “原来指南针还能这样用啊……”

  秋宁再次佩服的五体投地,可赵官仁又蹲到了一块大石头后,从秋宁的战术腰带上摘下两颗铁壳土雷,说了句:“小奴儿!来给爷点个炮!”

  “哎!”

  秋宁熟练的拧开土雷盖帽,双手用力一拽两根拉索,土雷中立马冒出了两股白烟,但土雷引爆时间不太靠谱,赵官仁默数了两秒之后,赶紧朝着前方抛了出去。

  “砰砰”两颗土雷当空炸开了,威力不大却十分的吓人,前方的树林立马传来了一阵骚动,赵官仁拎着青白长刀一跃而出,在追魂眼的加持下看准两个,上去就是拦腰一刀。

  “啊!”

  两人惨叫着倒在了地上,剩下两个尽管追魂眼看不见,但抖动的树木却出卖了他们,赵官仁这段时间没事就炼气,青白长刀的能量充足,追上去接连两刀剁翻了两人。

  “不要乱动!我给你止血,一定要撑住啊……”

  秋宁机灵的现学现卖,将一个中年男人按在地上套话,不得不说女人比男人更方便套话,对方在濒死的情况下毫无保留,无条件的选择了相信她。

  “王爷!前方山涧,有二十多人……”

  秋宁擦擦手上的血跑了过来,眼神中透着一股讨好的兴奋,要是有个尾巴就得摇起来了,而赵官仁这次也一反常态,一巴掌拍在她的屁*股上,夸奖道:“孺子可教也!”

  “嘻嘻王爷教的好……”

  秋宁激动的脸都红了,捂着屁*股在后面一溜小跑,但赵官仁这回并没有继续深入,而是躲在了一棵大树后,低声道:“信号弹,一红一绿,落点在前方的山涧!”

  “嗯!”

  秋宁从战术背心里拔出两根信号棒,用打火机点燃后对准天空,两颗信号弹随即就被射上了天空,而秋宁的操作也非常精准,两颗信号弹不偏不倚的坠向前方山涧。

  “通通通……”

  突然!

  一连串的闷响从山外响起,龙骑兵的飞天炮发射了,实际上就是小*口*径的“没良心”炮,但发射.药都经过精准计算,炮兵每天更是抱着发射筒磨炼,撒一把叶子就知道风速多少,误差基本不会超过二十米。

  “咚咚咚……”

  一连串的炸药包当空爆开,其中的铁砂好似天女散花一般,一瞬间覆盖了整座山涧,还有延迟的炸药包掉进山涧,接二连三的在当中炸开,一时间炸的天摇地动,飞沙走石。

  “藏好了!不要乱跑……”

  赵官仁飞速往山下冲去,左臂一抬便出现股黑雾,卡蛋化作一条黑影巨狼蹿进迷雾,一道分身也顺势出现,举着刀不要命的冲在前方,马上就引动了前方的伏兵。

  “唰唰唰……”

  一连串的剑气从地下射出,将分身戳了个千疮百孔,几名黑衣人竟然从地下射了出来,见到后方还有个赵官仁顿时就傻眼了,再想腾挪已经来不及了,一刀就被剁翻了两个人。

  “他在这!”

  其余几人赶紧大叫一声避其锋芒,谁知赵官仁突然掷出了青白长刀,自动追踪的长刀一下洞穿了两人,但第三人居然大吼一声,一股气浪顿时破体而出,硬生生将长刀震飞了出去。

  “卧*槽!一品高手……”

  赵官仁没想到来了个大高手,这修为至少能挤进天榜前二十,他吓的扭头就跑,对方立即怒吼着追了上来。

  “不要杀我!”

  赵官仁猛地躲到树后哀嚎,只看对方赤红着一双眼珠,举着一柄长剑飞身刺来,可不远处正苟着一条卡蛋,冷不丁的从他背后蹿出,一口咬在他屁*股上。

  “嘎嘣”卡蛋竟然没能咬穿他的护体玄气,只是将他从空中猛地扑倒在地,但这一下就已经够了,卡蛋在他后脑勺上猛拍了一爪子,一头跃进迷雾消失不见,跑的比兔子还要快。

  “不好!”

  大高手突然惊呼了一声,双掌猛地一拍地面,整个人“嗖”的一下跃上了半空,但一抬头就发现了赵官仁,正在他上方高举青白长刀,用一股凝练的刀芒狠狠劈了下来。

  “砰”大高手竟然爆出一声闷响,头颅被劈开的同时,整个人居然都炸了,赵官仁被失控的玄气炸翻了一个跟头,一头砸在梅花树上龇牙咧嘴,血浆跟脑浆糊的满脸都是。

  “左边三个!右边四个,你左我右……”

  卡蛋如同疯狗似的从前方“刮过”,估计是兽人的好战基因又燃烧了,而赵官仁抹了一把脸上的血液之后,立即跳起来冲进了迷雾当中,不要命的分身又出现在前方。

  “啊……”

  惨叫声接二连三的响起,几名刺客虽然非常的专业,可根本不是他们这些苟货的对手,赵官仁很快就冲到了阵眼当中,郡主三姐妹果然被绑在树上,见到他全都惊喜的大喊大叫。

  “破阵吧!”

  赵官仁并没有急着冲上前去,突然跃上半空一记刀芒砍向地面,直接将整个阵眼拦腰砍爆,地下也不知道藏了什么东西,竟然同时爆出了三团气流,炸的泥土直冲上天。

  “小心!”

  永宁突然惊恐万状的叫喊,赵官仁头也不回就往地上一趴,卡蛋猛地从树林中蹿了出来,迅猛的朝他身后扑去,谁知就听“砰”的一声闷响,卡蛋居然被狠狠的打飞了出去。

  “不好!大宗师……”

  赵官仁突然感到一股可怕的力量,好似海水般朝他包围过来,这种感觉跟千叶玄锁定他时一模一样,等他猛地回头一看,只见刁美凤正凌空射来,完全用玄气构成的长剑直刺而来。

  “砰”赵官仁反手就是一刀,刁美凤居然一剑就给挡了下来,不过整个人也凌空一翻,稳稳地落在了三名郡主面前。

  “哈哈”刁美凤用玄气长剑斜指地面,戏谑道:“赵王爷!你这野驴尥蹶子,好像不是吹仙一脉的本事吧,你师父可从不这么狼狈哟!”

  “红鸾姐姐!你说你装什么逼啊,还刁美凤……”

  赵官仁拄着刀爬了起来,红鸾呵呵的笑道:“一百多年了,终于又有人说这句话了,不过本宫不用装,本宫本来就有,但你这小模样比你师父讨喜,快跪下来叫声小师娘,师娘饶你不死!”

  “我咋觉得你比千叶玄厉害呢,他可是天榜第三啊……”

  赵官仁疑惑的打量她,红鸾不屑的笑道:“天榜那东西就跟皇榜一个样,拧一把全是水,但你不要跟本宫废话,吹仙一脉的唠嗑术就是催命符,本宫现在数三个数,不跪下我就送你去见你师父!”

  “那就别废话了,干吧!老娘们……”

  赵官仁举起长刀指着他,红鸾立马愤怒道:“哼本宫不喜欢你了,我最讨厌人家叫我老娘们,我现在就送你去死,小王八羔子!”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